• 第106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更新时间:2016-02-15 08:14:24本章字数:3024字

    师帅看到慕歌仍旧没有发现不对,倒也不惊奇,这毒秽煞水本就是要数个呼吸后,才会发挥其骇人的毒性。

    师帅如今是真正的释怀了,他的一切担忧都化为云烟,彻底消散,不复存在。

    他的底气也足了无数倍,对于现在的慕歌,他没有丝毫的畏惧。

    慕歌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力量,并且即将要死的废人罢了,还有什么好害怕?

    换做谁,都不会再对这样的人抱有任何的敬畏。在这个世界里,一切的尊敬和敬畏,都是基于实力的强弱。

    弱肉强食,万古不变的真理,现在慕歌没有了任何力量,他暂时还发现不了,但是一旦运转功力,便会立马封锁,无法散出体外丝毫。

    所有的力量,只能在体内四处冲荡,弄不好还有爆体而亡的危险,可以说,必死无疑,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师帅看着慕歌,就好像望着一只蝼蚁,慕歌现在对师帅造不成任何的烕胁,恰恰相反,慕歌能够给师帅带来无数的好处,这才是师帅真正看重的。

    慕歌正回味无穷的时候,师帅突然狂笑起来,笑声让人毛骨悚然,慕歌一听,眉头紧皱,呵斥道:“徒儿,为何大笑,如此失礼,成何体统,速速停下,否则......”

    还没等慕歌说完,师帅就接着慕歌上一句话:“哼哼,我看此生你在也无福享受了,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慕歌一怔,原本乖巧听话的师帅为何如此冷酷,大逆不道,可是慕歌是何等的心智,他立马就反应过来了不对,赶忙问:“你,你这是何意,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孽畜!”

    慕歌瞬间感觉到不对,师帅的话,实在是大逆不道,根本不是以前的他能够说出来的。慕歌甚至怀疑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师帅,可他并没有往中毒那一方面想。

    他的目光瞬间变得冷酷无比,紧紧的盯着师帅,似乎想要看出些什么端倪来,师帅一听慕歌的话,戏虐一笑,满脸不屑的说:“哼,我还以为我的师尊有多大本事呢,不过如此而己,哼,实在是太令我失望,实话告诉你吧,你已经中了我的毒秽煞水,就在刚才的碧玺大碗茶之中,哈哈,慕歌,你命不久矣,哈哈!”

    接着又是一阵丧心病狂的笑声,可是外界却是听不见丝毫,因为在慕歌把茶水完全喝下的时候,师帅己经在房间之中下了一道禁制。

    慕歌由于中毒,也就没有发现,此刻一听,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心中猛的一震,浑身仿佛被闷雷击中一般,一个哆嗦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冷血的人是他一向疼爱的弟子。

    他对于师帅的话,简直不敢相信,可是慕歌也不是一般的人,他一听师帅的话,立马把心神沉入体内,慢慢运转着力量,但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问题,一切力量都可以完美的在经脉之中运转,慕歌很是疑惑。

    突然,他的脑海之中猛的浮现出关于毒秽煞水的信息,慕歌饱读诗书,对子这种惊世骇俗的毒物还是比较了解。慕歌刚才一听师帅大逆不道的话语,被气恼冲昏了头脑,可是现在,他却是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心智也慢慢恢复了。他立马就想起了毒秽煞水的一切信息。

    他心中猛的一惊,不在继续运转力量,而是把丹田之中的力量朝外界冲荡开来,若是慕歌的力量扩散成功,恐怕整个天尊涅也要溃灭。可是慕歌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若是是成功施展开来,也就说明他没有中毒秽煞水的毒,想要补救,更是小菜一碟。

    慕歌现在心中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他希望师帅并不会对他干那种事情。 

    可是,当他把能量从丹田中抽调出来时,突然,一股暗黑色的气流一拥而上,仿佛一群恶狼,凶猛无比,慕歌的力量竟然无法抵抗其强大的冲击力,不出几个呼吸的功夫,那些力量竟然被活生生的重新弹回慕歌的丹田之中,随即,那些黑气再次追击过去,把慕歌丹田团团围住,似乎决定严防死守,无论如何,也不让慕歌的力量离开丹田丝毫,可是慕歌却被那些力量反弹回来的强大冲击力给伤了。

    他身体之中的五脏六腑为之一动,一口鲜血瞬间涌到了慕歌的口中,他的脸色也被涨得通红,看起来恐怖。

    师帅见了慕歌的样子,顿时知道了慕歌的所作所为,可是慕歌并没有把那一口血给吐出来,而是活生生的咽了下去,没有露出颓废的模样。

    “哼,慕歌,你还是不要反抗了,我相信你也明白毒秽煞水的威力。”

    “你不要如此执迷不悟了,束手就擒吧,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师帅戏虐的说,师帅一改以往的面貌,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魔,没有丝毫的人性,心中有的只是利益!

    慕歌这下算是真正明白,他是真的中毒了,而且还是毒秽煞水这种骇人的毒物,想要解毒,报本不可能,这毒秽煞水根本没有解药,慕歌是明白的,中了毒秽煞水,基本上可以说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黄泉。

    没有存活的可能,慕歌也明白这个问题,他欲哭无泪,上一秒,他还信心满满的准备启程去阴阳山,可是,仅仅一个片刻的功夫,慕歌的性命就己经不属于他自己了,这种反差,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接受。

    慕歌慢慢将心神退出丹田,他也不再反抗,而是静静的注视着师帅,可是心中却立马询问老祖,到底该怎么办。慕歌如此从容的一个原因也正是因为老祖的存在,老祖总是能够为慕歌出谋划策,帮助慕歌化险为夷,慕歌如今的成就,老祖功不可没。

    “老祖, 我中了毒秽煞水,我的力量根本不能逸散出体外,这下该怎么办!”慕歌急切的问。

    “你先别急,待我想想办法,先去拖住那个小畜生,免得遭他的毒手!”

    慕歌一听,心中哀伤不己,自然是因为自己和师帅的关系。

    这本是他最为喜爱的徒儿,慕歌早己把师帅当做自己的亲人,师帅的这番举动,彻彻底底的伤害了慕歌,慕歌不是傻子,他自然能够分析出来师帅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地位,为了财富,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慕歌的猜测没有错,师帅正是为了这些东西,才会对慕歌下此毒手。

    慕歌静静的看着师帅,可是眼中却是挑不出丝毫哀怨,有的只是惋惜。

    师帅一见慕歌的神情,不由得一震,可是他转念又对自己无数遍的吿诫,这才是的他没有产生丝毫的怜悯之心,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慕歌己经中了毒,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既然不可能挽回,那么师帅也就放心大胆的去做。

    他现在也无所顾及了,现在他的大业正在缓缓朝他走来,师帅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一旦错过,他可就一无所有了。

    师帅静静地看着慕歌,可是嘴角却始终上扬着,他现在看着慕歌,就好像看着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蝼蚁,想杀就杀,慕歌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商量的余地,慕歌这时竟然也噗嗤的笑了一声,随即摇了摇头,自嘲的意味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慕歌平静的问。

    他的情绪波澜不惊,没有丝毫诧异,没有丝毫哀怨,只是平平淡淡的问,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就好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一般,完全看不出来二人之间的深仇大恨,没有任何的敌意,没有任何怨恨。

    若是别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不敢相信,慕歌对于给自己下毒的人,竟然如此从容如此淡定,慕歌的表现大大出乎师帅的意料,他不敢相信慕歌是否还正常,慕歌全然没了当日的疯癫,甚至平静的让人惊奇。

    换句话说,他根本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无论是谁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平静,最起码也会歇斯底里的咒骂,可是慕歌并没有那么做,反而平静异常,好像新生儿一般的恬静,好像对一切都毫不知情,对一切都不曾抱怨,他现在可以说是一只脚已经迈入死神门槛的人,却是这般反应,简直骇人听闻。

    其实慕歌心中早已翻天覆地,整个世界支离破碎,不成样子,可是他早己不是当年那个慕歌,他现在的心智无比深沉,哪怕遇到生死危机,也不至子疯癲发狂。

    他一脸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波动,看起来平易近人,可是,在师帅眼里,却诞生了无数的猜测。

    “慕歌如此的淡定自若,难道他有什么底牌,根本不怕这杯毒秽煞水?若真是这样......”

    师帅想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慕歌真的像他想象的那般,那师帅也就没有生还的希望。

    可是,慕歌哪有什么底牌,这只不过是他对痛苦的一种表达方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