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章 绝招

    更新时间:2016-03-05 08:25:30本章字数:3013字

    众人也议论纷纷,他们都在猜测着慕歌与乌普究竟是什么关系。

    二人的语气都如此怪异,两人的关系定然不简单。

    所有人也都看得出来,他们二人的关系非常恶劣,战斗一触即发。

    “哼,这不是拜你所赐吗?如果没有你,我现在恐怕还是一个书生呢。”

    “不过,我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么我就会华丽的将它走完。”

    “乌普,我念在我们共同度过了六年的份上,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不过,你要是执迷不悟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慕歌冷笑了几声。

    “哈哈哈......笑话,就凭你,也想打败我,简直是天方夜谭。”

    “你还是不要做白日梦了,我告诉你,慕歌,我当初能够杀了你的族人,现在,依旧可以杀了你。”

    “这样,我念在你曾经把我当做兄弟的份上,也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只要你把《朱雀诀》交出来,我就可以让你免受皮肉之苦,直接轮回,你看如何?”

    乌普嚣张的说道。

    “哼,妄想,你若是真的有本事,就来拿吧。”慕歌微微一笑,对此嗔之以鼻。

    慕歌说话之间,没有一丝的力量从体内散出,可是,却有一股冲天的气息从乌普的身体之中爆发了出来。

    非常的震撼人心,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乌普无比强横的力量给震慑住了。

    可是,慕歌依旧没有调动丝毫的力量,身边还是那么平静,仿佛丝毫不畏惧乌普一般。

    慕歌的行为看在别人眼里,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找死,第二种是深藏不漏。

    慕歌负手而立,满脸轻蔑的望着乌普,仿佛在看一只蝼蚁。

    乌普一看,更怒了,他大手一伸,一把血红色的大刀凭空出现了,被乌普紧紧的握在手中。

    顿时,那把大刀的光芒更盛了,乌普是莽夫一个,他可不知道什么策略,他对于慕歌也没有任何的畏惧。

    一般的人见了慕歌这副摸样,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忌惮,可是,乌普却全然没有,他心中只有杀死慕歌的念头。

    那把血红色的大刀,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红光妖艳,鲜艳,仿佛能滴出血一般,慕歌一看,就知道这大刀绝对不是一般的法宝。

    乌普的身形极快,仅仅一瞬间,就来到了慕歌的面前,一刀砍下,作势要把慕歌砍成两半。乌普刚刚接近慕歌的时候,慕歌立马就从那大刀上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暴戾之气,怨气冲天。慕歌一看就明白,这把刀不知道融入了多少人的鲜血,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也不难看出,乌普现在己经暴虐成性了。

    那把大刀撕扯着空气,猛的朝慕歌劈了下来,周围的气流都被刀刃给分开了。

    这一刀的力度,大的惊人,一般人绝对不可能接下来。

    苏轩衣见了,都暗暗吃惊,他感觉自己都未必能接下来。

    可是,慕歌却丝毫不在乎,他也不硬接,只见他两只脚微微一转。

    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玄妙步伐,慕歌竟然己经绕到了乌普的身后。

    慕歌的步伐如同鬼魅一般,玄妙无比,乌普见慕歌突然消失了,心中惊诧无比,乌普的攻击速度与力度他自然了解。

    即使是和他同等级的人,也很难逃过,可是,慕歌的身形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一转,竟然就逃过了,这简直是骇人听闻。

    可是,那一刀乌普却没有收住,结结实实的劈在了地上。

    顿时,坚硬无比的花岗岩立马就被劈了个粉碎,方圆数十丈的地方都被震成了碎末。

    整片广场上,还出现了一条五六里长的裂缝,所有人见了,都触目惊心。

    可见这乌普一击的烕力有多么的强大,不过,慕歌却丝毫不在乎,他向后微微一跃,就跳到了数十丈之外。

    “就这点本事吗?我还以为你现在有多强呢。”

    “哼,你若是真的只有这么点本事的话,那就太让我失望了。”

    随即慕歌对乌普轻蔑的道。

    慕歌的每一个字,都如同钢针一般,深深的扎进乌普的心里。

    乌普一直以来最自豪的就是自己在修炼方面的天赋,可是,如今却被慕歌嘲笑。

    这对于乌普来说,是一种耻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慕歌揺揺头,嘴角挂着戏虐的笑容,乌普一看,火冒三丈,他暴喝一声,猛的朝慕歌冲来。

    而乌普手中的大刀己经看不出原来的莫样,红光己经把大刀给完完全全的覆盖住了,红光妖艳无比,刺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

    “这才像点样子。”可是,慕歌却丝毫不在乎,他微微一笑说道。

    顿时,红光更胜了,慕歌就是要刺激乌普,让他明白自己与慕歌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乌普现在可谓怒发冲冠,身边无比雄厚的气流把他的衣裳吹的呼呼做响。

    而他的面庞,己经变得狰狞,眼睛变得血红,胸口一起一伏,恶狠狠的盯着慕歌。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慕歌早己死了成千上万次了。

    慕歌依然站在那里,身边没有一丝的力量波动,不过,却没有人小觑慕歌的实力。

    慕歌满脸的淡然,对于乌普的攻击,仿佛视若无物,乌普手中大刀所蕴含的力量愈加的强大。甚至都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威压,准确的说是一种暴戾之气一种积攒到极点的怨气,笼罩在所有人的心上。

    就连五行山掌门都有些为之所动,可是,慕歌却丝毫不在乎,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可是,在人们心中,却是如同一座山峰,风雨不动安如山。

    乌普的大刀撕裂着空气,发出刺耳的撕鸣声,仿佛是一头沉睡了很久的野兽在咆哮。

    乌普调动起身上所有的力量,朝慕歌砍去,可是,慕歌却毫不在意。

    眼看那刀刃就要落到慕歌的头上了,慕歌的身形再次微微一动,不知道慕歌是怎么办到的。

    只见慕歌瞬间再次穿梭到了别的地方,那一刀再次落空了。

    狠狠的劈在地上,整个广场都为之一振,所有人都没看清楚慕歌究竟是如何躲避掉乌普的攻击。

    慕歌的步伐实在是太过玄妙了,即使是五行山掌门,见了慕歌躲闪的身形,都震撼无比。

    慕歌其实并没有使用什么特殊的步伐,只不过是微微偏转身形罢了。

    慕歌是何等的修为,即使是微微偏转身形,那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乌普一见,心中更加的愤怒了,不过,他也不在继续鲁莽的攻击了。

    乌普站在原地,恶狠狠的望着慕歌,手中的大刀不停的颤抖,红光却丝毫不减。

    乌普心中愤怒无比,他的身边竟然都慢慢涌现出一些血红的怨气,和他的力量慢慢融合,变得更为强大。

    乌普也明白如此攻击,绝对不可能是慕歌的对手,他做梦也没想到,慕歌的实力竟然己经成熟到了这般地步,实在令人咂舌。

    乌普看着慕歌,呼吸愈加的急促,身上的力量也急速运转起来。

    “慕歌,这是你逼我的,别怪我无情。”乌普望着对面若无其事的慕歌,冷冷的道。

    说着,乌普猛的把手中的大刀狠狠的插到地上,随即开始做着一些玄妙,难懂的手印。

    顿时,乌普身边的红色怨气骤然増加了数十倍,就在这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这,这难道是......这难道是《血煞封喉》?”

    苏轩衣眼睛睁的奇大,嘴中念叨着。

    慕歌是何等的修为,他立马就听到了众人的猜测。

    《血煞封喉》的名号,慕歌是听说过的,这是一招极为狈毒的招数,威力也极为强大,是太一宗的压箱底的本事,也是太一宗最为强大的一招。

    慕歌从小饱读诗书,对于这《血煞封喉》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血煞封喉,是瞬间燃烧自己的寿命,化为最为浓郁,醇厚的怨气,在配合太一宗把怨气化为力量的手段,提升自己的力量。

    能够提升力量的多少,就要看有多少的怨气了,而燃烧的寿命越多,所获得的怨气就越多,越纯净,能提升的实力就越高。

    只见这乌普手中的手印从来没停过,身边的怨气愈加的浓厚,数个呼吸后,乌普的身边就翻滚着红色的巨浪,怨气冲天,慕歌都感觉不舒适。

    慕歌心中安安赞叹着这《血煞封喉》的强大,不过他也丝毫不担心,他在怎么说也是通天境巅峰的无敌高手,怎么可能害怕乌普?

    慕歌向后一跃,跳到了数十丈外,而那血红的怨气也在无限制的増长。

    慕歌心中暗暗赞叹,如此之多的怨气,得要多少的寿命才能得到?

    慕歌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毕竟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血煞封喉》。

    突然,血红的怨气増长停止了,猛然朝最中央汇聚而去,仿佛中央有一个漩涡,将这些怨气都吸走了一般。

    慢慢的,血红的怨气都被吸收而去了,慕歌便看见乌普把全部怨气都吞服下肚,他能感受到那些怨气的强大与浓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