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章 让你绝望

    更新时间:2016-03-19 08:24:54本章字数:3047字

    乌天穹的话说的谦卑,说的仿佛真的一般,其实这些只不过是乌天穹的谎话罢了,等那个高手出来后,他会再做打算。

    慕歌没必要躲躲藏藏,既然乌天穹发现了,正好,慕歌现身也少了一些麻烦。

    不过,慕歌没有以真实的面目出现,而是当日再造化门之中见乌天穹时所用的样貌。

    慕歌暗暗运转《千面相诀》,容貌立马就改变了,变成了当日的莫样。

    慕歌身形一动,顿时,慕歌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凌霄的身边。

    “哈哈,乌家主,别来无恙啊。”慕歌站在乌天穹的面前,打趣道。

    “慕掌门,怎么会是你?”乌天穹一见是慕歌,根本不敢相信,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慕歌,对着慕歌冷冷的道。

    乌天穹心中气愤,怎么会是慕歌?当时乌天穹可是给了慕歌不少好处,让慕歌来庇护乌家。可是,如今慕歌却前来破坏乌家,乌天穹能不生气么,虽然乌天穹不知道慕歌前来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心中却舒畅了不少。

    若是其他高手,他心里还没有底,可是,若是慕歌的话,乌天穹就能够预料到一些,毕竟他是和慕歌打过交到的。

    乌天穹冷冷的看着慕歌,心中火冒三丈,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乌天穹己经把慕歌杀死一百次了。

    慕歌也深深的感受到了乌天穹的幽怨,不过他也丝毫不在乎。

    在慕歌的认识之中,乌天穹己经和死人没有区别了。

    因为慕歌马上就要把乌天穹折磨而死。所以,任凭乌天穹蹦哒一会,也无伤大雅。

    慕歌静静地看着乌天穹,也不在意,两人就这样陷入了僵局。

    凌霄看着身边的慕歌,疑惑不己,慕少主怎么一时之间变成了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凌霄也猜测不到。

    不过,凌霄现在还惊魂未定,心中很是惊慌,也顾不得思考这些问题了。

    凌霄茫然的看着眼前对质的二人,心中却是在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

    刚才实在是太过骇人了,无论是什么人,经历了这些,心中一定不会平静。

    “慕掌门,你究竟是何意?莫非真的以为我乌家实力不济还是什么?”

    慕歌冷冷的看着乌天穹,终于,还是乌天穹先憋不住了。

    乌天穹心中还是有着一些推测的,他认为慕歌一定是以为供奉太少了,所以才会这么做,好让乌天穹加大供奉。

    不过,说实话,乌天穹给慕歌的供奉的确是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若是在让他加大供奉,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像乌天穹这种视财如命的人,能够拿出来这么多己经很让人意外了。

    当然,慕歌并不是为了这个,慕歌听了乌天穹的话,暗笑不己,他一个手指头就能够把乌家弄得永无翻身之日。

    “乌家主认为我是干什么来的呢?”不过慕歌也不直接说出来,而是反问道。

    慕歌满脸的笑容,可是,在乌天穹看来,却是有些发怵,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慕歌总给他一种压抑的感觉,一种由心而发的畏惧。

    似乎,在慕歌的面前,乌天穹就好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

    而慕歌是一只饥饿了很久的雄狮,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乌天穹,仿佛下一刻就会把他剥皮抽筋一般。

    不过,乌天穹也鼓起勇气,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恐惧。

    乌天穹望着慕歌,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他眉头紧锁,恶狠狠的看着慕歌。

    “慕歌,你不要得寸进尺了,不要以为我乌家就是软柿子。”

    “我告诉你,我己经到达了破地境的程度,实力就比你差着一丝一毫。”

    “你若是还想要増加供奉,我只能说,不可能,若是你执意如此,也别怪我翻脸不人人了。”

    乌天穹深恶痛绝的道。

    他被慕歌气的嘴都歪了,看着慕歌,心中痛骂不己,脸上也厌恶至极。

    乌天穹视财如命,若是让他把财产拿出来,根割肉无异。

    慕歌一听,先是怔了一下,立马,慕歌就知道了乌天穹所想。

    慕歌在一想,乌天穹正是这个性格,慕歌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看似是默认了。

    “慕歌,你个忘恩负义的畜生,拿了我的那么多好处,竟然还如此,你实在不是个人,我,我实在是看错人了。”

    乌天穹一见,心中更加窝火了,他暴喝道。

    乌天穹不住的咒骂着,眼中都要冒火了,若是他的怒气是真实的,那这里恐怕会成为阿鼻地狱吧。

    慕歌倒是丝毫不在乎,他淡然的看着乌天穹的双眼,仿佛无所谓。

    乌天穹心中更加的愤怒了,不过,他也知道,凭借自己的实力,也无法战胜慕歌,这一点从刚才就能够看出来。

    “你供奉给我的东西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还不是从邯山城百姓手中抢夺过来的,你这样的行为,与强盗有何区别?”

    慕歌看看乌天穹,微微笑笑。

    “哈哈哈,慕歌,难道你不明白吗,这个世界正是弱肉强食。”

    “只要有力量,就可以衣食无忧,只要有力量,别人就必须服从与你。”

    “而我,正是那力量的掌控者,所以,这只不过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而已。”

    乌天穹一听,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大笑道。

    “哈哈哈,乌天穹,力量是你的么,恐怕是你抢夺过来的吧。”

    “若是没有慕家,怎么可能有你昌盛的今日,若不是你毁灭了慕家,你怎么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你这样大逆不道的贼子,就应该被天诛地灭,而我,正是带着这个任务来制栽你的人。”

    慕歌听候,讪笑几声。

    最后几个字,慕歌一字一顿的说着,听着乌天穹心惊肉跳。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慕,慕歌?难道,难道你是......”

    乌天穹惊呼道。

    乌天穹心中瞬间想到了那个熟悉的人,不禁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慕歌,呼吸急促。

    “哈哈哈,不错,我正是慕家唯一逃离出来的人,慕歌,我今日就是来取你狗命的,受死吧。”

    慕歌微微一笑。

    乌天穹一听到这句话,浑身如同被闷雷击中一般,他两只眼睛跟铜铃一样大,嘴巴张得都可以塞进去一只鸡蛋了。

    乌天穹惊异的看着慕歌,而慕歌的面貌也慢慢变了回去,变成了清秀,朴素的样子。

    乌天穹一见,顿时有些发蒙,本来一直被他认为是废物的那个慕歌,竟然就是实力比他还要强大的人。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乌天穹难以置信,嘴中念叨着。

    乌天穹盯着慕歌看,目不转睛,似乎想要看出一些端倪。

    慕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也不说话,但是心中的怨气却是在翻滚着,他眼中煽动着一丝丝的血色,似乎立马就要把乌天穹撕成碎片一般。

    乌天穹看着慕歌,心中暗暗想着办法,如果真的是慕歌,那他和乌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乌天穹想着办法,想着如何逃跑。

    可是,这些怎么可能成功?慕歌是什么修为,若是让乌天穹如此容易就成功了,那真的就辜负了他通天境界巅峰的实力了。

    慕歌静静的看着乌天穹,好像在看着一直蝼蚁,没有任何的感情。

    慕歌的眼神冰冷,仿佛是万丈深渊,他也不害怕乌天穹有什么手段,否则,慕歌的强大实力就毫无用处。

    “你,你真的是慕歌?”乌天穹看着慕歌,疑惑的道。

    慕歌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乌天穹也不再多问,毕竟冒充慕歌根本没有必要。

    乌天穹城府极深,把所有事情串联起来想想,眼前之人定然是慕歌。

    “哈哈哈,慕歌,你来的正好,我正在四处派人寻找你的踪迹呢。”

    “你还是乖乖的把《朱雀诀》 交出来吧,说不定我能够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乌天穹豪迈的笑笑,他和当时乌普的话如出一辙。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你儿子被我打败前也是这么说的。”

    “不过,他快要死的时候,却把你们家族所掌握的另一半《朱雀诀》交给我了,你还要执迷不悟吗,乌天穹。”

    慕歌一听,噗嗤笑了。

    “什么,不可能,普儿怎么会被你打败,这不可能,你把他怎么样了?”

    乌天穹撕吼着,仿佛脱缰的野兽,对着慕歌撕心裂肺的吼叫着。

    “很遗憾,让他跑了,不过,你是不可能了,我也让乌普尝一下什么叫做家破人亡的滋味,哈哈哈......”慕歌耸耸肩。

    “哼,就凭你,还不足矣杀了我,即使我打不过你,可是,逃跑还是绰绰有余的,莫非你以为你是通天境界的高手不成?”

    乌天穹听到乌普跑了,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转念对着慕歌嚣张的道。

    “那你试试,看看你究竟能否逃出我的掌心。”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家破人亡,什么叫做绝望。”

    慕歌的嘴角上扬,他蓦然的看着乌天穹,仿佛在看着一只无知的蝼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