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章 拱手相让

    更新时间:2016-04-23 07:58:45本章字数:3046字

    慕歌有感觉苏轩衣一定做出来什么决定,否则,绝对不会有如此神情的。

    一般在暴风雨来临前,都会有一段极为平静的时期,看似平常,静谧,实则暗含凶险。

    慕歌看出了一些端倪,但是他却不太好插手,毕竟这是他们兄弟二人的事情,慕歌根本没有发言的权利。

    慕歌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观看罢了,苏轩衣微微一笑,并没有过多的反驳,毕竟的确是他做错再先,若是在据理力争,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再者说,苏轩衣已经彻彻底底的忏悔了,他已经决定将生命偿还给司马信了,不会在乎司马信的咒骂。

    “香尘还好吗?”苏轩衣话锋一转,看看天空,一丝释怀的微笑划过,他悠悠的问道。

    司马信一听,顿时更加的愤怒了,慕歌甚至都能够感觉得道,司马信身边的空气都变得滚烫起来,慢慢的扭曲。

    慕歌生怕司马信身上着起火来,通天境的高手是什么实力,—个念头就可以抹杀无数的天下苍生,心中的怒火更是可以随随便便凝结成实质。

    司马信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杀死苏轩衣,但是很显然,司马信正在压制着自己的怒气,使自己不会失去控制。

    “很好,非常好,怎么,你还想再抢走一次?还是想让他知道你当年对他的行为。”

    司马信脸上露出冷峻的笑容,他阴阳怪气的道。

    “好就好,好就好,没有事就好。”听了司马信的话,苏轩衣并没有丝毫的怒意,他嘴里嘀咕道。

    苏轩衣一个人在哪里嘀嘀咕咕,司马信见了,顿时怒由心生,他恨不得立马上前去抹杀了苏轩衣。

    司马信当然有这个实力,就算是司马信的一个念头,也可以让苏轩衣身受重伤。

    但是司马信却是忍住了,可能是念在往日的兄弟情义吧。

    苏轩衣看着天空之中刺眼的烈日,不知是被太阳照射的,还是因为心中的悲凉,苏轩衣的眼中慢慢滚落了几滴晶莹的泪水,在太阳的照射下,格外的耀眼。

    司马信立马就发觉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司马信总是觉得一股悲天悯人的悲哀,总是笼罩着他,使司马信都有些压抑,难以平复了。

    这种感觉司马信感觉非常的熟悉,甚至刻骨铭心,永远都不会忘记。

    可是,突然间却是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了,司马信的心中不知为何蒙上了一层阴霞。

    司马信感觉心头压抑,心中不知为何又有些悲伤,还没等他想起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苏轩衣再次开口了。

    “你还恨我吗?”苏轩衣慢慢把头转过来,一脸释然的看着司马信问道。

    “哼,你觉得呢,我做梦都痛恨着你,你的禽兽行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相信紫灵在天之灵,也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司马信克制住了心中的悲哀,冷笑一声。

    “那要怎么样,你才会不很我呢?才会原谅我呢。”

    苏轩衣听后,丝毫没有感到意外,他释怀一笑,接着问道。

    苏轩衣的话语轻描淡写,脸上表情自若,根本不像是两个深仇大恨的人见面,反到像两个多年未见面的故友在寒暄—般。

    而司马信则满目狰狞,颇有杀之而后快的神韵,苏轩衣见这司马信的样子,倒丝毫不在乎。苏轩衣仍旧满脸的笑意,身形自若,步伐稳健,没有—丝慌乱,没有一丝的不自然。

    苏轩衣也深深地明白,司马信只需要一个动作,自己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而司马信也随时有可能动手,但苏轩衣却丝毫不在乎,仿佛已经看破了生死一般。

    超脱了彼岸,无比的闲适自得,眼神之中的恬静是绝对不可能装出来的,这是由心而发的平静。

    能够坦然的面对生死,不为之所困,也不失为一种衡量君子的标准。

    不管苏轩衣以前做过什么,从现在他已经有了君子的兼性。

    君子坦荡荡,不为世俗所困,心怀天下,先天下之优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真正君子该做的事情。

    而苏轩衣的一席话,却是听得司马信不寒而栗。不知为什么,司马信后脑掠过了一丝凉意。

    “自然是要你死,你死了,我变可以舒心,相信紫灵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慰藉的,只是你这个贪生怕死的人,舍得死吗?”

    司马信的表情微微一怔,随即便恢复了,他眯起双眼,盯着苏轩衣,恶狠狠的道。

    在司马信的印象之中,苏轩衣绝对不可能为了别人去死。

    既然这件事情他都做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去偿还呢,所以司马信说此话时,没有丝毫的顾忌。但是,愈是如此,司马信心中的那种悲哀就越是的浓重,司马信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是,他们二人见面却全然不是那个样子。

    只有司马信无比的眼红罢了,不知为何,苏轩衣竟是如此的恬静,如此的释然,这是慕歌与司马信始料不及的。

    此时,司马信不知为什么,竟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紧张,紧张苏轩衣真的会去死。

    司马信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会紧张,为什么要害怕?司马信自己都不知道。

    “我不是希望他去死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这究竟是为什么?”

    司马信心中暗暗问自己。

    他想要得到一个答案,结果自然是明确的,司马信自然没有忘却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所以才会如此的顾忌。

    片刻后,苏轩衣开 口说话了,他的嘴唇很是干燥,脸色有些煞白。

    “看来你还是没有原谅我,唉......也难怪,若是我,我也会做和你一样的选择。”

    “既然你只有那样才能够彻底舒心,那我便如你所说。”

    苏轩衣挤出一丝的苦笑,摇摇头,自言自语的道。

    苏轩衣的声音很小,司马信听得断断续续,可是慕歌却是一字不差的听到了。

    慕歌顿时心中大惊,莫非苏轩衣真的要豁出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司马信的原谅。

    但是,慕歌却仍旧按兵不动,没有任何的行为,因为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一丝的关系,若是贸贸然的出手,反到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慕歌仍旧站在一边隔岸观火,看看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你,你一个人在那说什么呢,你今日叫我过来究竟所为何事?”

    司马信看到苏轩衣在窃窃私语些什么问道。

    苏轩衣听了司马信的话,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摇摇头,脚下一剁,顿时,就飞上了半空。慕歌和司马信也不知道苏轩衣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所以也就抬起头注视着苏轩衣,似乎想要看出什么端倪。

    苏轩衣飞上天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司马信,似乎想要把他刻进自己的灵魂,融入他的骨骼。苏轩衣的眼波之中有一种莫名的情感,让人不禁就感觉无比的悲痛。

    司马信一看,顿时,感觉心情压抑,仿佛被巨石压住了一般。

    突然,司马信的眼前灵光一现,刚才的那种感觉被他响起来了。

    那种熟悉而又刻骨铬心的悲伤,竟然是当年司马信与紫灵生离死别时的痛不欲生,一模一样,一般无二。

    司马信顿时感觉无比的纠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自己不是对他深恶痛绝吗,为何会不舍他的离去,这究竟是为什么,这一连串的问题,时时刻刻的折磨着司马信。

    司马信面色变得煞白,眼神迷惘,空洞,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狰狞。

    “我是你们的宗主,苏轩衣,从今日起,我苏轩衣退位,由你们的司马信师叔接位。”

    “所有人必须顺从你们信任宗主的命令,否则杀无赦,各个长老协助新任宗主统抬靠山宗,违令者全部杀无赦。”

    与此同时,苏轩衣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猛的凝聚力量,对着正厅之中的弟子,长老大声道。

    苏轩衣的声音响彻云霄,无比的雄厚,但是,听起来,却多了一份悲凉的感觉。

    所有的门人弟子听到了苏轩衣的话,全部从正厅之中走了出来。

    看见悬浮在空中的苏轩衣,立马驻足注视着他,如此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狠狠的撞击在所有人的心头,就算是慕歌和司马信都无比的难以置信。

    要知道,宗主,这是一个多么高的职位,代表着一派之首,整个门派都由他掌管。

    可谓真正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权利无比的大,没想到苏轩衣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拱手相让了。

    就算是司马信,都一时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苏轩衣,似乎想要看出什么端倪一般。

    而此时,慕歌心中却是在盘算着别的东西,他眼中闪烁着精光,慢慢看向了司马信。

    而众弟子此时却是如同炸开了锅一般,窃窃私语,议论纷纷,所有人都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因为历代以来,根本没有这种事情发生,所有人都巴不得紧紧握着宗主这个称号,谁都不愿意让别人抢去,更别说好无条件的送给别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