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0章 心事

    更新时间:2016-04-26 07:50:06本章字数:3030字

    慕歌一听,满意的点点头,这是他一早就预料到的结果,果然不出慕歌所料。

    只要,慕歌一展露实力,那么,便没有什么人敢叫嚣,敢顽抗到底。

    毕竟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只有卑微和尊重,再无其他。

    慕歌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虽然他一早就知道会如此,但是进展的如此顺利也让他很是吃惊。慕歌本来以为司马信会顽抗片刻,才会妥协,没想到司马信这么快就同意了。

    司马信亦是无比的精明,自然能够很快的权衡出利弊,既然已经有了答案,何必要再苦苦挣扎呢,还不如坦然的接受来的爽快。

    慕歌很是欣赏的看着司马信,识时务者为俊杰,司马信自是如此。

    司马信眼神之中也多了一些别的东西,似是惊异,又似是难以置信,慕歌带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让他难以置信。

    仿佛慕歌就是一个传奇,一个神话,但是却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

    现在司马信想起刚才的力量,都深深的感受到心有余悸,那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足有毁天灭地的威能。

    司马信也深深知道,慕歌现在是无敌的存在,没有人能阻止他。

    更是没有人能抵抗过他的烕势,所以,还不如顺从,说不定还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恭送慕掌门,我司马信定然誓死效忠,誓死追随。”

    司马信听候,微微地点点头,随即突然单膝跪地,口中大声道。

    慕歌见了,很是满意,等到司马信抬起头看时,慕歌已然不在了,甚至连一丝丝的风都没有掠起,空间一丝波动都不曾发生。

    慕歌竟然就这么悄无声患的消失了,司马信不禁暗暗惊叹,慕歌的力量果然无比强大,已经是一种他无法想象的存在。

    “慕歌,你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啊,我们现在整个靠山宗都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若是败了,那我们靠山宗的一切自然也就付之东流了,希望我没有看错人,希望你就是能够统领一切的那个人选。”

    司马信见慕歌走了,便慢慢起身,他眯着眼,望着远方,嘴中念叨着。

    话毕,司马信便转身遁形而去,而慕歌自然是回到了天尊涅。

    此时的天色甚晚,黑暗笼罩着一切,不过,天尊涅却是灯火通明,处处都放置着月光石,使天尊涅在黑夜之中看起来,明如白昼。

    慕歌心中暗暗点头,这才是大门派的霸气与财大气粗,根本不是一般的门派可以比拟的。

    现在天尊涅正在慢慢朝着征途发展,而且速度极快,可谓神速,是一般的小门派所望尘莫及的。

    而这根本原因正是源于慕歌,或者说是慕歌的实力,正是因为慕歌的力量,才使得天尊涅如此神速的发展。

    现在慕歌的力量己经是无敌的了,手底下的势力亦是要成为无比强大的存在,这才能配得上他的身份,否则就太折煞他了。

    慕歌慢慢落到地上,负手踱步,此时门口的两名守卫已经换了,不过这两个显然是之前的弟子,对于慕歌很是熟悉。

    “属下叩见掌门。”慕歌刚露面,顿时,他们便精神一振,单膝跪地,恭敬的道。

    慕歌点点头,不过在没有多说什么,便径直走了进去。

    慕歌的意念一扫,顿时,发现戚香尘竟然独自站在门派之中,不知道在干什么。

    慕歌很是好奇,于是便朝戚香尘的方向走去,慕歌很是不解为何在深夜之中戚香尘一人独自流连,莫非有什么心事?

    片刻后,慕歌便看到戚香尘站在一片硕大无比的广场上,双臂背在背后,仰着头,看着天空。戚香尘的眼中有些惆怅与彷徨,表情亦是有些伤感,好像有什么悲伤的心事一般。

    慕歌猜测恐怕是因为萧薰儿的事情吧,戚香尘对于萧薰儿深切的爱慕。

    慕歌也能够感受得到,那种浓烈的感情,就算是慕歌都为之动容。

    可是,萧薰儿却从未正眼看过戚香尘,更不要说和他谈情说爱了。

    而这一切,正是因为慕歌,慕歌对此都感觉有些内疚。

    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慕歌若是阻碍了一对极其幸福的恋人,那可谓是真正的缺德。

    所以,慕歌也一直想方设法的将戚香尘的爱意透露给萧薰儿,希望时间久了,她可以接受。萧薰儿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感受不到戚香尘的意思,只不过,萧薰儿对他没有兴趣罢了。

    不知怎么的,萧薰儿对于戚香尘就是没有好印象,可能是因为当时他和慕歌一战的缘故吧,给萧薰儿的第一印象总是极其恶劣的。

    戚香尘对此自然也是很无奈,不过在怎么说,戚香尘也算的上正人君子,总不可能因为自己的爱意来强求萧薰儿的情感。

    这种事情切勿不可强求,否则绝不会幸福,强扭的瓜不甜,就是这个道理。

    戚香尘也自然明白,所以他现在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既不能够退缩,也不可以强求。

    就算戚香尘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他的心里,—直把慕歌当做自己的兄弟。

    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慕歌和萧薰儿在一起非常的甜蜜,戚香尘也不会打破这个微妙的关系。即使他知道慕歌并不爱萧薰儿,可是,看着他们二人,心中总是有着莫名的悲哀,有种莫名的妒忌。

    “香尘兄,现在时辰已晚,你一人在此望月感叹,莫非有什么心事,可否讲给我听听?”

    慕歌看着满脸惆怅的戚香尘,微微一笑,关切的问道。

    戚香尘望着月亮出了神,慕歌靠近他都不知道,慕歌的一句话倒是点醒了他。

    “我的父亲呢,怎么没有回来,莫非出了什么事不成?”

    戚香尘连忙转过身,看见是慕歌,挤出一丝苦笑问道,戚香尘顿时眉头紧皱,神色紧张。

    慕歌摆摆手,刚要说淸楚一切,可是,他突然想起了当时司马信和苏轩衣的对话。

    戚香尘对这一切都还从未知晓,若是这么贸然的告诉他,惹来了什么变故,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还不如暂时缓一缓,等司马信自己来做决断。

    “你的父亲这—次回去可谓收获颇大。”慕歌微微一笑道。

    “此话怎讲?”戚香尘随即问道。

    “呵呵,他继承了靠山宗掌门的大位。”

    慕歌解释道。

    “掌门,这怎么可能,究竟是怎么回事?”戚香尘满脸的难以置信和惊异。

    这靠山宗的掌门是什么样子的地位,他也有所耳闻,如此之高的地位,怎么可能拱手让给他的父亲呢?这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一般,使人难以置信。

    “具体的,等到你父亲仙游后,自然会慢慢吿诉你,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淸楚。”

    “不过,你的父亲现在很好,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以放心了。”

    不过慕歌也不打算欺骗他,于是打哈哈道。

    戚香尘听了,这才放心的点点头,脸上担忧的神色也慢慢暗淡了不少。

    看得出,戚香尘很是担优他的父亲,生怕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慕歌看着戚香尘,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与父亲温馨的场面,慕歌心中甚是酸楚,不过他的表情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戚香尘叹息了一声,打破了慕歌与他的沉寂尴尬,慕歌听到了他的叹息,猛的回过神来,看着他优伤的样子,之前的疑问再次萦绕着他。 

    “如此深夜,你孤身一人,在此叹气赏月,定然有什么心事吧?”

    “倒不如告诉我,让我帮你疏通疏通,你看如何,是不是萧薰儿的事情?”

    慕歌戏虐的道。

    慕歌满脸笑意,故作老成,戚香尘一听,顿时脸色有点脸红。

    不过片刻后,便立刻变得苍白,仿佛是一个大病初愈的人一样,看起来无比的虚弱,戚香尘无奈的点点头,抿着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我能够体会你的这种感受,不过,你要相信,我和薰儿绝对没有什么,我一直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看待......”慕歌安慰道。

    “可她却对你一往情深。”还没等慕歌说完,戚香尘便用着沙哑的声音哀伤的说道。

    听完对方的话,慕歌也有些无奈,事实的确如此,他也没有什么好争辩的。

    现在对于慕歌来说,最纠结的事情,莫过于自己兄弟深爱着的女孩却对自己一往情深,而慕歌却无可奈何。

    “香尘兄,你放心,我只要有机会一定会跟薰儿讲滑楚。”

    “只要你锲而不舍,相信薰儿迟早有一天会被你所感动的,千万不要放弃啊。”

    慕歌仍旧安慰道。

    “好了,如此良宵美景,何必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呢?”

    “你我兄弟二人为何不把酒言欢,坐而论道呢?”

    戚香尘听后,感激的看着慕歌,深深地点点头,随即便道。

    “好,哈哈哈,既然如此,我们便不醉不归,哈哈哈......”

    慕歌一听,顿时来了兴致,之前满脸的阴霾,顿时一扫而光,显得非常高兴豪迈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