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章 不放弃

    更新时间:2016-05-07 07:47:28本章字数:3046字

    “前辈且听晚辈把话说完,我叫慕歌,是厄苍老人前辈叫我来此,说有东西留给我。”

    “所以我才特此前来,前辈—定知道些什么,吿诉我吧。”

    慕歌急忙道。

    “我不知道什么宝物,你若是再不走,就别怪我恃强凌弱。”

    那怪物听后,一拍旁边的把手,怒吼道。

    顿时,那怪物身边翻腾起层层气浪,就算是慕歌,都站不稳,连连后退,同时运转着力量稳住身形。

    慕歌心中一凉,没想到这人的实力竟然强横到了这种地步,一个意念就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力量。

    若是认真起来,慕歌还不是被瞬间秒杀了?不过,既然都到了这里,若是出去,就太窝囊了。慕歌不是这样的人,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勇往直前,一鼓作气。

    慕歌看他无缘无故发怒的样子,就知道这人定然知道些什么,不然反应不会如此的激烈。

    但是慕歌仍旧很难以理解,既然厄苍老人让自己来拿去宝物,那这人又是哪里来的?

    若是厄苍老人安排的,怎么会不让慕歌拿走宝物,这一切都说不通,慕歌快速的分析着一切,但是,却毫无头绪。

    慕歌一咬牙,索性硬着头皮跟这人摊牌,慕歌稳住了身形后,面色凝重了不少,他也不管什么别的,径直走向了那人。

    “前辈,我知道你的力量无比的强大,我也完全不可能将你打败。”

    “但是,今日无论如何,我也要拿走那件宝物,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拿走。”

    慕歌走了数步后,停下身来,理直气壮的道。

    最后几个字慕歌是一字一顿说出来的,也全然没有之前那么恭敬了,只有满脸的坚毅与凝重。“哈哈哈,好,说得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吿诉你。”

    “那宝物确实就在这里,而且就在我的手上,我是守护这宝物的人。”

    “我不允许任何人将他拿走,任何人,都不可以,你,也不例外。”

    “我劝你还是赶快滚吧,否则等我真正发怒时,你就在劫难逃了。”

    可是,那人听了慕歌的话后,却是如同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慕歌听后,眼中一亮,这宝物果然就在这里,慕歌果然没有猜错。

    不过,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是,这人不让慕歌将那宝物取走,即使知道了宝物在这里,又有什么用?

    慕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边的屏障竟然慢慢的散去了,就连慕歌身边的力量波动,都消失了。

    慕歌竟然停止了运转力量,连防御都卸去了,这让那个人很是不解。

    “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以为我不敢杀你?还是你觉得我根本杀不了你,狂妄自大的小辈。”

    怪人狐疑的看着慕歌,问道,那人轻蔑的看着慕歌,很是不屑。

    其实慕歌这样做也不是没有道理,原因有二,第一,这人的实力通天。

    慕歌也看出来了,即使自己全力以赴,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还不如索性把防御全部都卸去,显得坦然一点。

    其二,就是这样能够打消一些此人心中的戒心,说不定还能够顺水推舟,将那宝物夺过来。“并没有什么意思,前辈实力通天,我慕歌自然是自愧不如。”

    “若是前辈想要杀我,自然是易如反掌,即使我拼死防御,结果还是一样。”

    “还不如坦然一点,索性撤去自身的防御,倒显得轻快不少,你说是吗?前辈。”

    慕歌坦然一笑道。

    “哼,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不敢杀你,不过你说的倒不错,若是我想要杀你,你是逃不掉的。”

    “我还是那句话,速速离开,否则,我真的要大开杀戒了,到时候别怪我恃强凌弱。”

    那人听后,打个一个非常响的响鼻,冷哼一声。

    “不可能,除非我今天拿到那件宝物,否则我绝对不可能离开。”

    “前辈,你就把那件宝物给我,他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慕歌听后,把心一横道。

    “放屁,什么属于你的,那是我的东西,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若再不离去,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赶紧滚。”

    最后几个字这人鼓足气力说出来的,掺杂着强大的力量。

    慕歌顿时被这力量震得受了伤,七窍流血神色有些迷糊,看来这人想让慕歌知难而退。

    可是,慕歌怎是池中之物,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这一击生波无比的厉害,一下子就将慕歌给伤了。

    这人的实力果然无比的强大,已经到达了一种慕歌无法想象的程度。

    慕歌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七窍流着血,眼神迷茫而又恍惚,仿佛身受重创一般。

    慕歌紧握着手中的那颗珠子,力量慢慢的输送了进去,顿时,就产生了一股再生的力量,迅速的修复着慕歌的躯体,不出一个呼吸的功夫,竟然就全部修复完成了。

    慕歌慢慢站了起来,看着眼前一脸淡定的那个怪物,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的坚毅,慕歌此时的好胜心被彻彻底底的激发了。 

    这人彻底的践踏了慕歌的尊严,慕歌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这个怪物,双手紧握,呼吸有些急促。

    慕歌坚定的立在那里,眼神略带仇恨的看着眼前的那个人,面色狰狞。

    慕歌这下是豁出去了,这个人把慕歌激怒了,他践踏了慕歌的尊严,士可杀,不可辱。

    慕歌现在怒发冲冠,无比的愤怒,他的怒火甚至都要形成了实质,将周围的空间灼烧的,都扭曲了。

    “这宝物,我今天一定要拿走,无论如何,我都要拿走,不管你是不是要杀我,不管你力量是不是比我强大。”

    “我只有一句话,那宝物,我一定要拿走,谁也不能够改变,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慕歌愤怒的看着那个人,眼神异常冰冷,最后几个字,慕歌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怪物见慕歌这样,不禁一怔,他没想到慕歌竟然如此有魄力,在如此的威势下,竟然都不动摇丝毫,显得格外诧异。

    但是,尽管如此,实力的悬殊仍旧是存在的,即使慕歌如此的坚毅,仍旧无法弥补这实力的差距。

    虽然慕歌如此的强势,如此的咄咄逼人,但是,底气还不是很足。

    慕歌也不傻,也不是意气用事的人,这一点,他无比清楚的意识到了。

    但是,与其畏首畏尾恳求,不如索性坦然一点,慕歌就如同中流砥柱一般的屹立在那人的面前。

    不管有丝毫的畏惧,更是没有丝毫的恭敬,慕歌就好像和他平起平坐了一般,丝毫没有恐惧。

    “你莫非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好,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己经没有了。”

    “我也要履行我的话了,你的命,我收了,受死吧,愚妄浅薄的蝼蚁。”

    那人一脸玩味的看着慕歌,不屑的摇摇头道。

    听到受死吧,这三个字,慕歌犹如听到了晴天霹雳一般。

    慕歌顿时就泄气了不少,感觉刚才的行为有些冲动,他的确不应该如此的鲁莽。

    若是态度平和一些,说不定还能够有缓和的余地,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老祖在那屏障之外,根本不可能帮助慕歌,而他又绝对不可能有机会逃脱。

    毕竟这人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横了,仅仅一句话,就可以重伤慕歌。

    可见其无以伦比的力量,慕歌在他的手下,根本不可能逃脱。

    “哼,老怪物,你要杀就杀,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我慕歌自认是正人君子,为人刚正不阿,从没有把生死放在眼里。”

    “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要告诉你,不论如何,那宝物我一定要取到手。”

    “今天我若是取不到,就不会离开这里半步,即使你杀了我,依旧改变不了我的心态。”

    慕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索性和他拼了,他破口大骂道。

    “哼,以为你这么说我就能放过你吗?你太天真了,等你轮回的时候,就知道你的选择是多么的愚蠢了。”怪人不屑的冷哼道。

    慕歌冷哼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负手而立,把头偏向了一边,眼神之中尽是坚毅。

    “哼,你这只蝼蚁,真实不见棺材不落泪,就让你知道,执着,是什么后果。”

    那人见慕歌的样子,愤怒的猛地跳了起来,暴吼道。

    话毕,这个人,猛的鼓动起体内的力量,慕歌立马感觉自己的所有力量都无法施展了,被牢牢的锁在体内,不能动弹。

    没想到这人仅仅一运作力量,竟然将自己的力量克制的死死的,连动都不能动。

    现在慕歌就如同即将任人宰割的羔羊,没有了任何的反抗力量,只能够任由这个人摆布。

    慕歌感受到了死亡,正在慢慢朝他迫近,慕歌离死亡已经不远了,仿佛就在面前。

    但是,站在屏障外的老祖却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笑脸相对,这让人非常的诧异。

    慕歌现在是生死攸关之际,但是,老祖却没有丝毫的担忧,也没有丝毫的紧张,就那么面色平静,甚至还有些笑意的站在那里,仿佛在看一场戏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