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章 我不怕你

    更新时间:2016-05-08 08:05:48本章字数:3062字

    “唉,这个厄苍老头,死了都这么不消停,唉......也不知道慕歌有没有被吓到。”

    老祖嘴里还在嘀咕着。

    说着,老祖微笑着摇摇头,而慕歌,站在如此威势的面前,心中一阵无力,背后冷汗不住的流。

    但是慕歌依旧没有退缩,他知道只要自己退缩了,那么,不但得不到法宝,性命还要交代在这里。

    可是,若是站在这里,也会死在这里,这让慕歌进退两难。

    “哼,蝼蚁,你死定了。”终于,那人停止了咆哮,恶狠狠的盯着慕歌看,冷冷的道。

    话毕,一股伟岸无边的力量,从他的体内释放了出来,慕歌感觉胸口压抑,几乎快要室息了。如此的力量,简直骇人听闻,这力量已经不是凡人所能够理解的了。

    只有一种可能,能够解释这种力量,那就是仙人,只有仙人能够拥有如此伟岸的力量,除此之外,在没有别的可能。

    慕歌早就看出来了,这个人不简单,就连慕歌都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这天地间见能够如此轻易战胜慕歌的,也就只有仙人了,若他真的是仙人,那么慕歌可就真的无计可施了,只有任刀任宰的份。

    但是,慕歌仍旧一脸的坚定没有丝毫的慌乱,没有任何的恐惧,仿佛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能够对他造成威胁一般。

    这个人将力量猛的释放了出来,均匀的分配在身体的各个部分,使他的身体变得无比的强大。慕歌能够感觉得到,只要这个人挥一挥举头,他立马就会被砸成肉泥。

    对方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而且慕歌的所有力量都被封锁住了,根本不能够突破重围,重新回归他的调配。

    “莫非我慕歌今日就要交代在这了,我的大业还没有完成,怎么可能交代在这里呢?”

    “我只不过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为何会变成这个样?这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慕歌的身后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心中竟然萌生了一股寒意,他心中暗暗道。

    慕歌心中异常的愤怒,他不平于现在发生的一切。

    但是,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慕歌强迫着自己以一种坚毅的面貌来面对。

    所以,从慕歌的脸上根本看不见丝毫的恐惧,甚至连—丝丝的情感波动都没有。

    那人见了,飞但没有愤怒,但是,脸上反倒挂起了一丝笑容,这笑容转瞬即逝,一下子就不见了。

    慕歌倒是没有看到,他现在疯狂的思考着究竟该如何脱身,究竟该如何拿走宝物。

    不过,现在确实没有一个办法能够让慕歌离开这里,并且带走宝物。

    “哼,死就死,十八年后依然是一条好汉,没什么好怕的,来吧,来杀了我吧,哼,我不怕你。”

    慕歌把心一横,心中暗道。

    此时,那人的身影已经朝着慕歌飞快的奔跑了过来,犹如瞬移一般。

    一瞬间,他便出现在慕歌的面前,离慕歌仅仅只有一尺之遥,慕歌甚至都能够看清那人脸上的汗毛。

    此时的慕歌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心中放空一切,眼神之中多了一丝丝的释怀与洒脱。

    那凶神恶煞的人的脸上,不知为何,也多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虽然慕歌并没有注意到,但是,这确实是真真实实存在的,这人的身影离慕歌越来越近。

    慕歌不知道为何,此人的速度极快,一切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内完成的。

    不过,在慕歌看来,却是很慢,犹如动作投影一般,毎一个细节都淸淸楚楚,这恐怕就是死亡来临前的那一份宁静吧。

    此人已经贴近了慕歌,似乎想要以强大的冲击力把慕歌冲剂的支离破碎。

    慕歌也深深的感受到了此人体内的力量,莫说冲击了,仅仅一根手指头,都可以将他给抹杀。此人已经在慕歌的面前了,离慕歌不足一尺远,慕歌都能嗅得到此人身上的恶臭。

    慕歌慢慢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可是,本应在一瞬间后,慕歌就会命丧黄泉,但是,数个呼吸后,却仍旧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一切都静悄悄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慕歌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那个人竟然满脸微笑的坐在王座上,慈祥的看着他。

    老祖刚才却是看得清淸楚楚,这人在慕歌的面前时,眼看就要冲击到了慕歌的身上了。

    可是,就在这时,那人的身影突然变化成一道虚影,从慕歌的身体穿透过去了。

    而那人,早已坐到了王座之上,赞赏的看着慕歌,眼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着什么,慕歌战战兢兢的睁开双眼后,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人,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人也看出了慕歌的疑惑,不过,却久久没有开口,只是那样慈祥和蔼的望着慕歌,有一种厚重的寄托在那眼波之中,完完本本的传递给了慕歌。

    “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杀便杀,何必故作高雅。”慕歌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随即问道,一脸的不屑。

    慕歌认为这只不过是这人羞辱的手段罢了,可是,这人却没有理会慕歌的话语。

    “你没有让我失望,慕歌,你现在己经足够强大了,你的心智已经足够坚毅了。”

    微笑的摇摇头,欣慰的道。

    “莫非这只不过是一个试练,试练我的心智究竟够不够坚定,是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慕歌听后一头雾水,他暗暗猜测。

    “你这是什么重思?这一切莫非都是试练?”慕歌这么一思索,底气顿时足了不少,他问道。

    那人点点头,随即双手一动,凭空结出了一个手印,瞬间,这人的样貌体型竟然开始慢慢变化了起来。

    就连衣服,都变化了起来,一个呼吸后,这个膀大腰圆的蛮夷大汉,竟然慢慢变得小巧,体型变得和慕歌差不多。

    身上的衣着也变成了一袭白色长袍,直拖到底,样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变得苍老。但是却异常有精神,看起来仙风道骨,异常的平易近人,精气神如日中天,无比的强烈。

    一改刚才的样貌,这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隐居多年的超级高手一般,浑身散发着深邃的气质,使人一眼就能够感受得到此人身上的气质。

    不过,唯一有些不同寻常的是,此人的身体是透明的,没想到,他和老祖一样,竟然也是一个灵魂。

    不过,灵魂居然有如此之大的力量,实在让人有些费解,就算是老祖这种存在,变成灵魂后,力量都所剩无几,只是有这一些记忆罢了。

    不过,此人的力量不但能够拥有,而且如此的强大,可见其的力量一定非凡。

    若不是超越了老祖,就是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可以将自己身体的力量保存在灵魂之中,否则灵魂之中是绝对不可能保存力量的。

    “厄苍老人。”但是,眼前这个人慕歌却是认得,他大叫了出来。

    眼前此人俨然就是当日隐藏在《朱雀诀》之中的厄苍老人,没想到,那个凶神恶煞的巨人,竟然是他变的。

    厄苍老人听到慕歌的叫他后,欣慰的点点头,眼中尽是慈祥。

    片刻后,厄苍老人微微抬头,看到了屏障外的老祖,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的酸楚。

    老祖也悠悠的看着他,这两人并不需要什么话语的交流,一个眼神,便能够彻底领会对方的意思。

    两人对视了良久,老祖欣慰的点点头,示意先解决了慕歌的事情。

    “刚才那个的确是一个试练,恭喜你,慕歌,你已经通过了,我设置这个试练。”

    “我就是想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成熟,能够拿走那件宝物。”

    “若是你依旧轻浮,贪生怕死,这件宝物恐怕在你的手里也不会长久。”

    “这件宝物非同小可,你一定要拿好,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拿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天地间,恐怕就会再次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你并没有辜负我,丹逸的期望,成功的走到了这里,而且拿走了那样宝物。”

    “我很欣慰,相信丹逸也很欣慰,不要让我们失望,我的力量己经消耗殆尽了。”

    “这只不过是我的一缕残魂罢了,我留下了一部分的力量,就是为了等你到这里。”

    “现在,我终于等到了,我也应该放心的把宝物交到你的手里了。”

    “不过要记住,无论在谁的面前,都不能够显露这件宝物,否则,你会引来杀身之祸。”

    厄苍老人自然了解,他慢慢看向了慕歌道。

    慕歌点点头,有些不舍的看着眼前这位慈祥和蔼的老人,心中很是不舍。

    这老者与慕歌素不相识,却为他做了这么多,实在让人感动。

    厄苍老人深深的看了一眼老祖,微微一笑,随即走下了王里,转了过去,面对王座,手中做着许多慕歌根本理解不了的手印。

    这些手印无比的玄妙,慕歌莫说模仿了,就算是记住,都几乎不可能。

    它们实在是太过玄妙了,毎一个手印,都透射着玄之又玄的力量,而毎做一个手印,厄苍老人的身躯就会暗淡几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