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5-11-06 16:13:14本章字数:3261字

    李思思已经结婚了。这对于一直暗恋着他的陈自雄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可是能怎样呢?人家有自己选择男朋友的权利。可是这个女人一定是吃错药了,怎么会嫁给一个大他近20岁还是个离过婚的男人呢?陈自雄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女人啊!女人!陈自雄还听说李思思是破坏了人家的家庭关系才和那个年近半百的男人结婚的呢!许多传言和不堪入耳的诅咒、污蔑就更是让这个七尺男儿受不了了!

    如今,李思思据说还过得不错,自己那么优秀的男人追不到的女人竟然被一个老男人给骗走了芳心!想不通啊!想不通!

    确实,你看看人家李思思,坐着老男人的轿车竟然脸不红,心不跳!老男人是市里劳动局的局长。看上去财大气粗,膀宽腰圆,如果不走近了看,谁能看出他已经快50了?甚至和李思思在一起,别人也不一定分得清他们不是父女是夫妻呢!人就是那么奇怪!

    李思思皮肤很白,眼睛细细的,笑起眼睛像两个小月亮,酒窝就更增添了她的妩媚了。刚刚把一头乌黑的长发给剪了,只为了照顾和丈夫王朝德刚刚生下的那个小孩。李思思的母亲陈金莲是气得半死,不仅因为女儿的婚姻似乎在造孽,更因为女儿越来越不听自己的话了,话又说回来,一个成年人了,她把自己的头发弄成个什么样子还不是她自己的事,可是自从李思思嫁给王朝德——应该说是从她和他一起第一次回家,李思思似乎就已经不是她的女儿了。

    李思思最近或许是因为生了孩子的缘故,脾气特别的暴躁,而那王朝德就那么地容忍她,真是造孽啊!陈金莲已经看得出女儿对这个老男人的态度了,可是不喜欢又何必嫁给他呢!真是活该。然而在外人面前,李思思装得挺幸福的,村里人见他们回来了,就装模作样做其他事故意经过李思思家门口来探探消息已在别人面前可以说一说,炫耀一下自己知道的消息比较多。李思思们夫妻开来的车子是他们在电视里见过的车子。让人看见那车子沾了泥土都会心痛,会觉得可惜呢。这是李思思有了工作之后的第二次回家。第一次也就是两人初次出现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第二次就带着个小婴儿了。

    “我们很快就要转回去,你们就不要忙了。”王朝德对李思思的母亲陈金莲真是叫不出口,因为只小岳母6岁呢。

    “哦。你们就住几天吧!”陈金莲说着这话的时候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心里想说你们就不要回来丢人现眼了。

    “不,我要住几天。你回去吧。”李思思眼睛都没有看一下王朝德。

    “你不是说只回来一会吗?”王朝德咕哝着。

    王朝德走到妻子身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在孩子脸上亲了一下,孩子立刻不哭了。小家伙竟然笑了起来,逗得李思思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你去吧,我在我妈妈家住几天。”李思思态度好了一些。

    “哦。”王朝德被李思思的忽冷忽热弄得莫名其妙的,此刻他已经是万分感激了!“手机随时开着,我回去再给你充上一百元话费。”后面的话他已经不敢再多说了,生怕这个小女人又莫名其妙地发火使自己在丈母娘面前丢了颜面。

    “也好。我会照顾好她们母子的,你就放心吧。”陈金莲在小自己六岁的姑爷面前不得不学会做个“长辈”了!

    “我走了。”王朝德头也没回就钻进自己的轿车里,离开了。

    村子里的人在李思思和母亲没有发现的时候及时躲开了,人们摇头扼腕,谁也想不清楚陈金莲家的女儿是哪根筋错位了,在私底下都议论纷纷的。

    也有和她们家相处比较亲近的人借故来借东西,打听一下想知道李思思过得怎么样?李思思的叔叔李范在环保局工作,他对自己的侄女的做法态度似乎一开始就模棱两可,如果把李思思嫁给一个比她大20多岁的男人这个事当成一件奇怪的事,那么这个在环保局工作的李思思的叔叔李范对此事一言不发就更显得奇怪了。

    尽管这个人的话原本在家族中也没有什么地位,哪怕他有工作,但村里人是看着他从一个无恶不作的恶少成长起来的,如不要再坑害他们乡里乡邻的大家就烧高香了。于是人们也怀疑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李范先是一个初中没毕业的小混混,之后很快就在村委会做事,没多久就到了镇政府工作,又没多久就到了县上任职。这个过程让很多人想不通!为什么这样无恶不作的人事业上能够发展得那么快,而他们的孩子大学毕业也不见得有什么建树?当这个疑惑成为一种大家共同探讨的话题时,李范升职如爬梯,李思思嫁给大自己20多岁的老男人——这两个事就不知不觉被人们联系到一起了。

    李思思的父亲李正良就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小农民,他一生就只知道劳动,除了劳动似乎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几乎就被一家人排除在外了一样,所有家里的事他管不了,别人也不要他管。于是很多他要说的都被否定了,当一切已经成为习惯,在这个憨厚的农民那里,似乎天塌下来他也会乖乖地睡下去任它压。

    在街头巷口,在邻里乡里,人们逐步的对着对老夫少妻的婚姻默许了——这就是社会,人一旦在某种环境和生存状态下过得与人相安无事,不久就会被社会大家庭淹没了的。有人还在把这些当做谈资,但是不久也就觉得无味了。也有人说,不奇怪,因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有人说,你们不要少见多怪,现在有些高官就是在功成名就的时候喜欢像老牛一样啃几棵嫩草,以解多年以来的饥渴。还有人说,不要这么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像某某文化界名人也有这样的老夫少妻的美好事类,人家还不是一样过得很幸福!如此等等……

    “吃点吧。今天难得思思在家,你们就好好说说话,不要跟女儿生气了。好吗?”陈金莲把一瓶酒递给李正良说。

    五粮液?”李正良吃惊了一下,“他拿来的?”

    “管他谁拿来的,自己的女儿孝敬一下你也是应该的啊!”陈金莲也坐下来准备和女儿、丈夫一起吃饭了,她一边说一边给女儿发筷子,“思思,孩子给我,你先吃。吃饱了我再吃。”

    “不用。妈,我带着孩子能吃到饭。”李思思笑着对母亲说。

    “我不想喝。”李正良说着把酒推到一边去对陈金莲说,“添饭。”

    一家人就这样闷着头吃了这顿饭。李思思从没有看见父亲这么好的人也会发火,虽然她知道父亲为什么一直以来对自己不冷不热,也明白父亲是在强压住心中的愤怒才没把那酒摔碎了。那是王朝德拿来孝敬他的第二批上千元的好酒。以前的还在,可是李正良一直没打开,李思思想是自己的草率伤害了父亲!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儿,李思思眼泪忍不住了,偷偷地转过身让泪水掉落。

    李正良从小父母早亡。历经了生活的酸苦之后,在村里好心人的帮助下娶了陈金莲做老婆。有了这个勤劳持家的女人,这个家还算不错。然而不争气的两个儿子却一个也没有读成书,先后读不到初中毕业就回家了。唯一读到大学毕业的女儿李思思是他们家——乃至这个村里的骄傲!谁知这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子大学毕业没有多久之后不久就勾搭上一个有妇之夫——王朝德!那时候,这个不可思议的消息还在为数不多的村里人所掌握着,没想到当消息被证实了其准确性的时候竟然已经是两人回家宣布要结婚的时候!一家人气得咬牙切齿,而这个被李正良夫妇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竟然跟他们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新时代了,恋爱自由。李正良似乎从那一刻就不再想多说什么话了,他的全身气力都在那一刻极度的伤心与失望中用尽了!陈金莲里里外外又是劝女儿又是骂女儿,可是眼看着人家说孩子都有了,已经没有退路了。陈金莲也就放弃了阻止的想法,或许女儿跟上这样一个有地位有身份有钱有势的男人未必是一件坏事,何况一切已经无法改变了呢!

    李正良几乎是不和小自己几岁的“姑爷”说什么话的,他们来就来,王朝德跟他打招呼他有时就不回答,有时就用鼻子哼哼算是回答,而这一切他自己也知道是没有用的,反而会伤害了女儿李思思,可是无论如何他装不来,怎么努力去做一个岳父的角色表现出对女婿的礼貌他都做不来,仿佛一切这样的礼节在他这里已经消失了,永远不会有了。

    李正良唯一的爱好就是喝点酒,两个各自成了家的儿子就没有一个能给他一分钱去买点酒喝,他想着自己也快花甲了,大儿子李明的孩子大的都已经上初中了,小的还在上小学。小儿子李飞结婚后不久李飞到外地打工去了。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回来,目前有一个上小学的孩子。虽说女儿的婚姻不是那么理想但也见她过得还快乐,那个王局长被她使唤得团团转,不高兴了还生人家的气,看上去两人也还过得去,只是想想那么不堪的年龄差距就让人冒火。

    李思思决定在家还是不能呆得太久,以免使已经不比昔日的亲情显得彼此尴尬。

    没多久,李思思被王朝德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