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半路遭截

    更新时间:2015-11-06 17:39:18本章字数:2060字

    叶凡停下了脚下的步伐,看了一眼迎面走来的那个小年轻,暗道:靠,不会这么倒霉吧,遇上打劫的了?

    眼看着那小年轻迎面朝着自己缓步的走来,叶凡第一反应就是转身逃走。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身后的退路也已经被另外两个小年轻给彻底的堵死了。

    他么的,看来今天是插翅难逃了。

    眼前的状况对于叶凡来讲真可以说前又堵截后有追兵,对于他一个高三的学生来讲,一对三,绝对是毫无胜算可言。

    没一会儿,这一前两后的三个小混混就走到了叶凡的跟前和身后。

    “你们想干什么?”叶凡眉头一簇,裤袋中紧握双拳,斜侧着身躯靠在巷子的墙边,十分警惕的注视着身前身后的这三个来者不善的小混混。

    迎面的那个小混混显然要比叶凡身后另外两个小混混要来的“成熟”许多,应该是出来混的比较早,也是他最先开口说话的。

    只见那个混混冷哼一声道:“哼,小子算你倒霉,有人出钱让哥几个教训教训你,怪只怪你小子特么的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三位兄弟,有话好好说,小弟身上有几百块钱,要不各位兄弟拿去买烟抽,只要三位老大肯放小弟一马!”叶凡谄笑当中夹带着一丝苦笑说道。

    这时候的叶凡整个人已然被这三个小混混给逼到墙角,进退不得了。

    “这恐怕不太好办,兄弟们也是没办法,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算你小子倒霉!”混混老大一边捏着手指的关节咯吱作响,一边冷笑道:“哥几个,动手!”

    混混头子话刚说完,三人就提着拳头朝着叶凡的身上招呼。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可怜的叶凡只能用双手捂着头部,以免让自己的头部受到重击。

    就这样,无力还击的叶凡只能蹲在墙角,双手抱头任由那三个小混混对自己拳打脚踢。

    “你们干什么?”

    就在三人正对蹲在地上的叶凡发狠似的挥拳狠揍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大叫。

    没一会儿,那个喊叫的男人便骑着电动车赶到了。

    “住手,我刚刚已经打电话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

    来人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他手里正拿着手机,很显然他已经打电话报过警了。

    三个小混混正揍得起劲的时候,突然就被人给喊停了,自然是很不爽了。

    不过不爽归不爽,要是真的被警察给逮了去,那可真就得不偿失了。

    只见混混头子转过头来指着那个中年男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又重新将目光移回到抱头蹲在地上的叶凡,弯腰伸手拍了拍他的左脸颊,狠道:“算你小子走运!哥几个,咱们走!”

    没一会儿,那三个小混混便消失在了小巷子里的拐弯处。

    眼看着三个混混逃离现场,那个中年男人才从电动车上下来,把车停好之后,来到叶凡的身旁,伸手将蹲在地上的叶凡给搀扶起来。

    “小凡,你没事儿吧!”

    由于叶凡拼命的护住了自己的头部,所以除了嘴角被打破了一小块淌着血,身上挨了十几拳,倒也伤的不重。

    “张叔,我没事儿,刚才谢谢您了。要不是您吓唬他们,恐怕他们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原来中年男人的名字叫张明远,是叶凡的邻居,他刚才下班回来路过小巷,这次要不是他凑巧路过,那这回叶凡可真的是有的受了。

    “小凡,别怪张叔多嘴!”张明远叹了口气道:“虽然你义父至今还是杳无音讯,你一个人过的确是很艰难,但是张叔想劝你一句,日子就是再艰难,咱们也不能和社会上的那些小混混有瓜葛,张叔的意思你还明白?”

    看着张明远苦口婆心的样子,叶凡心里既觉得有些感动有觉得有些委屈。

    这半年以来,张明远一家对他叶凡可是没少照顾,每逢过年过节,都叫他到他们家里去吃饭。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张明远一家对他的恩情,叶凡会永远铭记于心的,迟早有一天他会报答他们家的。

    只是叶凡觉得有些委屈的是张明远认为他没学好,跟社会上的小混混勾搭在了一起。尽管张明远的那句话让他感到有些委屈,但是他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张叔,您的话我记住了!”

    张明远点点头:“嗯,记住就行。来,赶紧上车,你晚上不是还要去咖啡厅上班吗,张叔先送你回家吧!”

    “嗯,谢谢张叔!”

    从小巷子到叶凡的家也就一千多米的距离,走路也许要走上十几分钟,但是骑车的话只要三四分钟就到了。

    四分钟之后。

    “嘎吱!”一声,张明远的电动车在叶凡家院子的铁门前停了下来。

    叶凡从电动车上下来,很是礼貌的朝张明远笑了笑:“谢谢张叔!”

    “好了,赶紧进去吧,等会去上班的时候,自个小心点,不行就走大路,别走刚才那条小巷子了,听见没?”张明远十分关心的说道。

    “嗯,好的,张叔我记着了,天色不早了,您赶紧回去吧!”

    “那张叔走了,有什么事儿记得给张叔打电话啊!”张明远说着就骑车离开了。

    叶凡住的地方是一座只有一层的用废弃砖块砌成的,地方倒是挺大,房子前有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大院子,院子里杂乱无章的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废品和废弃的砖块。

    这块地是几年前叶应天花两万块钱买下的,虽然离市区有些远,但是地方倒也挺大。叶应天用它来盖了一层两个房间的砖头房,在房前清理出了一大快空地,作为院子,从那以后就干起了回收废品的生意。

    这些废品就是半年之前,他义父叶应天收购来的,自打他离开之后,这些废品就一直在院子里堆放着,无人问津!

    穿过院子,叶凡推开房门,刚一进门,突然,一阵劲风吹起,“哐当”一声,房门居然自己自动的给关上了。

    难道是见鬼啦?

    叶凡整个人顿时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景象给吓了一大跳,脊梁骨一阵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