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古色古香

    更新时间:2015-11-06 18:10:43本章字数:2077字

    只是片刻的功夫,当叶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看,刚才那两位大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门口只留下他一个人正在发愣。

    叶凡赶紧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仔细的看了一眼院子四周的状况,整个院子除了那一大堆杂乱无章的废品之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真是见了鬼了,这两位大叔究竟是是人还是鬼,怎么来无影去无踪的?难道自己这是在做梦不成?

    伸手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肉,顿时一股疼痛涌上脑门,这才让叶凡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做梦,刚才发生的那一幕的确是真实存在的。

    缓了好久,叶凡才从刚才的惊诧当中缓过神来,抬手看了看右手腕上的电子表,已经是六点四十五了,这才让他想起晚上还要赶着去咖啡厅上班呢!

    来不及在多想了,眼下得赶紧赶着去上班了,要不然就要迟到了,他可不想又被那些同事给说闲话,说他假惺惺的装可怜。

    于是他快步的回到房间当中,三下五除二的就换好了衣服,临走之际,他将目光投向床头底下看了看,犹豫了片刻,心里想着还是等晚上下班回来再说吧!

    锁好房门之后,叶凡就一路飞奔着朝市区的方向跑去了。

    紧赶慢赶,总算是在七点半之前赶到了那家位于市区东华路上的一家咖啡厅。

    这是一家名叫“山水相逢”的咖啡厅,咖啡厅的的老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名叫顾玉凤,是华东市本地人。

    顾玉凤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像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为人处世还算是比较容易亲近,知道叶凡的身世之后,对他也比较的照顾。

    自从半年之前,叶凡他义父叶应天留书出走之后,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为了生计,到了夜晚,他只能到“山水相逢”去打工,做兼职服务员,周末的时间他还要一大清早就起来去给人送报纸。半年下来,倒也凑足了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

    自打他有记忆开始,他就跟着他义父,走南闯北,到过不少的地方,最后在华东市这里安了家。虽然父子两的日子过的有些清苦,但是却也平淡,直到半年之前。有一天,叶应天突然就留下一封书信,就此人间蒸发了。

    义父叶应天的突然出走,无疑让叶凡的生活从那以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好学生,一夜之间竟然滑落谷底,最后连学校的老师见了都只能摇头的地步。

    叶凡心里有想过他义父,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的埋怨他,然而这半年多来,他还是努力的生活了下来,至少他凭借着自己的双手养活了自己。虽然在学校里他已经不是老师争相表扬的对象,但是为了生活,他别无选择。

    自从义父叶应天半年之前留书出走之后,叶凡不止一次的想过要去找他。然而天大地大,想要找到一个人,那是谈何容易,更别说他现在更是生无分文。

    叶凡想着等到自己高中毕业之后,就出去工作挣钱,等攒够了钱,他就去寻找义父的下落。他相信只要他坚持不懈,总有一天会找到义父的下落的。

    刚一进咖啡屋的大门,迎面就看见老板娘顾玉凤正在训斥一个男服务员。只见那个男服务员低着头,一言不发的任老板娘顾玉凤训斥着。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下次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那以后就别来上班了!”顾玉凤两手叉着腰,用手指着那个男服务员训斥道。

    “老、老板娘,我下次一定会小心的!”那个男服务员低着头小声翼翼的回答道。

    今天顾玉凤穿的是一套蓝色的职业装短裙,修长的大腿上套着一条黑色的丝袜,真可以说是风韵十足,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一个已经过了四十岁的女人。

    见叶凡开门进来,顾玉凤脸上表情立马就变成了阴转晴,笑眯眯的朝叶凡说道:“小凡,你来了,赶紧去换衣服吧!”说完之后又转过身去对着刚才那个做错事的服务生呵斥道:“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地收拾一下!”

    “是,老板娘,我这就去。”

    那个服务生点头应了一声,离去之前斜着眼,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柜台前的叶凡之后,这才到杂物间去取扫帚和拖把。

    ……

    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从咖啡屋里出来,叶凡便快步的朝不远处的公交站牌走去。

    每天晚上的这个时候,他都会乘坐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去。

    由于他住的地方离市区比较远,所以咖啡厅的老板娘顾玉凤特意让他九点半就下班,方便他能赶上这最后的一班公交车。

    没等一会,最后那一班公交车就缓缓开来了。上了车之后,叶凡找了一个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和往常一样,这一班公交车很是冷清,车上就坐着寥寥几人,再加上已经过了车辆的高峰期,所以一路上,公交车开的很快,大概过了二十几分的样子,叶凡便下了车。

    公交站牌里叶凡的家没多远,只不过这里是郊区,到了晚上,来往的车辆比起热闹的市区,就少了很多。

    没走几分钟,叶凡就回到了家中。

    一到家,他就直接来到了床前,蹲了下去趴在地上,伸手从床头底下拉出了一个用红木制成的古色古香的木盒子。

    木盒子的形状是长方形,大小要比一般的鞋盒来的小些,就跟童鞋鞋盒那般大小,发出一阵淡淡的清香。

    这个木盒子看上似乎有些年头,正面雕刻着两只青龙戏珠的图案,整个图案雕刻的栩栩如生,特别是那两只青龙,活灵活现的,充满着古朴的气息,同时又给人一种无比神秘的感觉。

    盒子的表面十分的光滑,竟没有丝毫的灰尘残留在上面,摸上去,手感十分的细腻顺滑。

    这只木盒子是叶凡的义父留他唯一的物件,要不是他几天之前收拾房间偶然发现床头底下有这么一只发着淡淡清香的木盒子,至今他还搞不清楚他义父的房间为什么总有一股淡淡清香萦绕在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