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班会课

    更新时间:2015-11-18 10:14:44本章字数:2243字

    今天是星期五,按照惯例,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班会课。

    中午的时候,叶凡在传达室一直在想着张云倩的事儿,根本就无心睡眠。等到了下午的头两节课,他的瞌睡虫有开始上来了,于是他又趴在桌子上整整睡了两节课。

    到了第三节课,班会课开始了。

    班主任王近道和语文老师古博基本上是同一个鼻孔出气,都是一路货色。

    如果让他选择叶凡和周华龙当中的某一个,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一来在他看来,高考临近,对于已经成为废柴一个的叶凡来讲,他已经对他不报任何的期望了;二来就是周氏集团每年都会给学校捐助一笔数目可观的教学资金,得罪了周家就等于得罪了校长,这点利益关系他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于是当他下午在办公室收到周华龙偷偷交给他的那封叶凡写给郝梦玲的情书之后,他就已经盘算好了要在班会课拿这件事儿来说事儿了。

    “今天的这节班会课,我不讲其他的事儿,就讲一件事儿。”王近道一上讲台就直奔主题:“眼看高考在即,我们班上的某些同学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一道锐利的目光直接射向了第四组最后的那一桌,刀一般的眼神似乎瞬间可以洞穿一切,让人无所遁形。

    王近道收回目光,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扫视着整个教室的一举一动,接着说道:“我今天下午收到一封情书,相信大家不用我说就已经知道这封情书是谁写给谁的。在这里我不得不再次强调一下,眼下高考临近,对于即将参加高考的你们来讲,早恋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在这之前我已经跟大家三令五申,希望不要让我发现我们班上的同学有早恋的行为。可是就是有那么个别同学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我也说过,一旦发现有类似的行为,我一定会按照学校的规定严肃处理的。”

    当班主任王近道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全班大部分同学都低着头,只有那么一小部分的同学将目光投向叶凡那里。

    王近道口中所说的某人不用想就知道是叶凡了。

    让全班同学感到惊诧的是周华龙真的把那封情书交到了班主任的手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这是在报复叶凡同学。

    全班同学里最为感到惊诧的恐怕就是张云倩了。早上放学的时候,周华龙明明就已经答应她放过叶凡了,可是现在他却出尔反尔,将情书交到了班主任的手里。

    张云倩不明白周华龙为什么要这么做?

    低着头攥紧手里的圆珠笔,张云倩的心里开始担忧起叶凡来。

    他会不会因此被学校给开除了?

    然而,张云倩不知道的是周华龙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在有意的警告张云倩,让她不要忘记了晚上的约定。

    张云倩不敢再往下想,她只希望班主任所说的惩罚不会是被开除出学校。

    而此刻的叶凡倒是显得很镇静自若,对于班主任王近道的言辞批评更是置若罔闻。

    不就是一封情书吗?在场的男生有那个没有给喜欢的女生写过情书,班主任至于这么小题大做的吗?

    班上不少的男生心里都是这么想的,同时也在想着接下来班主任会如何处罚叶凡。

    将目光重新扫向叶凡,发现这小子居然神态自若,丝毫没有做错事的样子,顿时,王近道心中的怒火就烧了起来。

    王近道拿着手里的那封情书,直接走下讲台,朝叶凡那儿疾步走去。

    来到叶凡的所坐的课桌前,王近道“啪”的一声,直接将情书给摔到了课桌上,怒气冲冲的喝道:“叶凡,这封情书你写的吧?你给我站起来!”

    之前在班会课上,叶凡没少挨班主任王近道的批评,只不过像今天这样对他大发雷霆,以前还真没有过。

    正所谓死猪不拍开水烫,对于王近道的怒喝,叶凡倒也表现的十分平静,缓缓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道:“报告老师,这封情书的确是我给郝梦玲写的。”

    见叶凡一点认错的态度都没有,王近道顿时就火大:“你还有脸承认情书是你写的。人家郝梦玲的成绩那是有目共睹的,眼下高考在即,你自己自甘堕落也就罢了,现在还去影响人家郝梦玲,你不要脸不要前途无所谓,人家郝梦玲的前途可不能毁在你的手里!”

    对自己冷嘲热讽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说人家郝梦玲的前途被他给毁了,听到这话叶凡就是度量再大也忍不住。

    “不就是给女生写了一封情书吗,我怎么就不要脸?怎么就影响到人家的前途了?如此诋毁中伤自己的学生,有你这样为人师表的吗?”

    自己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几年,还没有那个学生敢这样当面顶撞自己,实在是太没面子了,王近道气得嘴唇发抖,脸色白一阵青一阵的,怒道:“早恋给人家写情书,你还有理了,居然一点错都认识不到,简直是岂有此理!”

    “老师,您好像搞错了吧,我只不过是写了一封情书而已,况且情书已经到了您的手里,这样并不代表我早恋吧?”

    “你……”王近道气得浑身发抖,鼻孔冒烟,伸着手指指着叶凡喝道:“下周一的月考你要是不及格的话,以后就不要来了。像你这种害群之马,留下来也是一个祸害。”

    “我没有犯什么大错,只是因为考试不及格你就要开除我?那如果我下周一的月考及格了呢?”

    “要是以前以你能力,随便考考也能及格,可是现在你想及格,做梦!”

    “如果我不能及格,我就自动退学?”

    对于叶凡的家庭情况,身为班主任的王近道是再清楚不过了。现在他有机会把这个自甘堕落的废柴给赶走,即便是将来叶凡找他理论,没权没势的,根本就不用担心他会耍出什么花样来。

    听到叶凡说月考不及格就自动退学,王近道心中大喜,忙道:“好,全班的同学都听见了,别的科目我不管,只要下周的月考数学一科不及格的话,他就自动退学。”

    “但如果我及格了呢?”叶凡似笑非笑地看着王近道。

    “你要是能及格,只要你以后不触犯法律,不影响他人学习,随便你做什么都可以。”

    “好。”

    见叶凡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王近道不禁有些怀疑起来,难道,这小子知道下周月考的试卷,已经弄到了答案?

    应该不太可能,这种无可救药的家伙,连作弊都懒得做的。

    想了想,王近道认为叶凡不过是死鸭子嘴硬,只要过了下周,这个碍眼的自甘堕落的废柴就要永远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