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木之子

    更新时间:2015-11-18 20:01:43本章字数:1933字

    神木之子

    ——自序人物纪实文集《大道行远》

    十指为林

    生命之光、神木之子,每一次专访过后远不止是树立了一个榜样那么简单,更多的还有精神关照和心灵叩问。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而每个人内心又何尝不是一片森林,阳光照耀的地方,你可以发现无数个闪光点。唐太宗李世民说魏征是他的一面镜子,几千年后的今年,我们是否也应该找一面或更多镜子照一照。

    阅读中国古代史,多少帝王将相转瞬即逝、英雄人物沧海一粟,当涉足生命之流的那一刻起,就已注定明日复明日即成为历史。历史的车轮无论如何前行,都将会影响或将要影响到活在当下的人们。二十五史为例,无论是本纪、列传、表、志等哪个体裁下的人物,都将做为一面面无法阻挡的镜子,关照到后来者。不同的是,历史人物如一枚抛向天空的硬币,影响你我的总有两个面。

    前车之鉴、后车之覆,人的一生,总是在不断的探索中掌控命运。人生之旅,无论读书还是阅人,其间的影响势必将转化成一种促使我们走向远方的导航与启示。

    智慧善良的人也一定是谦逊而善学的人,历史长卷中我们总能窥见一位或者更多内心深处的“镜子”。相比之下,现实生活中我们是否也愿意寻找身边的“镜子”照一照,以正其身、以塑其神。生活贵在发现,善于发现他人的优点并加以学习,这才是正道,

    昔日古麟州,今朝神木县。素有塞上名城、英雄故里、能源新都美誉的神木,因丰富的煤炭资源和创新的免费医疗而名扬四海。在神木县域经济发展的浪潮中,各行各业都大浪淘沙,涌现出了一批值得我们学习的时代楷模。他们的生命之光,是当今神木不可多得的精神富矿。

    神木创业青年贾东一直在宣扬,靠近优秀、成就自我,这个“优秀”应该范围更广一些,至少包括最底层所有怀揣梦想的普通百姓。神木青年诗人马慧聪为绿色文学代言,不管这个“绿色”有多少现实意义,至少它给了我们很多期待与希望。神木青年诗人破破的诗稿不管我们能够读懂几行,至少他的高贵诗情寄于了远方与未来。

    再者,神木民间音乐奇人马政川,曾有机会三次考上中国音乐学院,但始终世事弄人,只能沦落民间,孤独的坚守着他的音乐梦想。两年前的一个夏天,我整整利用三天时间采访了马政川,他的故事三天时间也没讲完,他的坚守让我感动的落泪。至今我也弄不明白,他所得到的和失去的究竟谁比谁更多一点。每当我研究他整理创作的陕北民歌时,脑海总能浮现出另一个马政川,他高贵优雅,身穿燕尾服,指挥着庞大的交响乐团……。美好终究是想象中的那个美好,卑微也终究是那个现实中的卑微,我不禁黯然伤神、暗自叹息。

    生活中越是简单而平凡的人,我们便很容易在他们身上读到人生的真实。这份真实弥足珍贵,它有别于穿梭在大城市广告牌下、霓虹灯中一张张或猥琐、或毫无表情的面孔。

    那种真实是黄土地里长出来的真实,是神木农民刘慧斌的真实。我在《大道行远》这本书中,用了一万多字的报告文学记述了这份真实。刘慧斌这个人,说他是一个好人,太简单,说他是一个质朴善良、敬业守则、尊老爱亲级好的好人又未免太复杂。告诉大家刘慧斌家庭和睦,从未和妻子发生过一点点争执。这一点,想必很多人都不会相信,说我夸大其词。这里讲一段刘慧斌和他妻子的故事,让大家彻底信服。

    想当初,刘慧斌家里穷得叮当响,妻子张喜英自知他有些文化,又本分善良是个好男人,但每当想到丈夫一门心思花在教书和写作上而经常冷落她时,张喜英就气不打一处来。

    有一天,张喜英心生一计,想好好整整刘慧斌,哪怕和从未拌过嘴的丈夫大吵一架也好。张喜英中午做饭故意不放盐,刘慧斌吃饭时一声不吭,觉得没有放盐,便自己加了一些咸菜吃得很香。张喜英很无奈,便心生二计,下午做饭直接放了半罐子盐,心想看你还能吃得下,刘慧斌下午饭时也一声不吭,觉得太咸吃不下,便自己给锅里加了一壶开水,还是吃得很香,脸上也没有丝毫怨言。张喜英哭笑不得,心知丈夫的好,也就三十年如一日默默支持了刘慧斌当民办教师、村支书、业余写作等不挣钱的工作和爱好。

    时间的长河里,许多美好的东西不需要任何语言,不需要任何注释,正如此时此地的风与此时此地的安静。

    此时此地,我站在神木九龙山顶的至高处,仰望云卷云舒、俯看城市喧嚣,更多的则是眼前拥堵的风景和人工粉饰的建筑。我不明白,人世间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滑稽与糟糕,平庸的人总喜欢将自己的名字刻在石头上以求不朽,殊不知,他们可以走近世人的眼帘,却永远住不进后人的心里。

    书写是一种苦旅,美好的愿望和内心的深邃往往都不能完全极致的表达出来。文字总要停于笔端,而思想将会走向至高至远的人间大道。

    何为大道,生活中蝉翼般触碰到的真善与美好,让思索者一直无限可能的冥想、感动下去,并在冥冥之中乐享这份微言大义。多少年来,这也许就是我隐匿于世俗红尘中的最后追问。

    神木县九龙山观景亭

    二零一四年五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