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人的电影梦

    更新时间:2015-11-18 20:33:19本章字数:1347字

    一个人的电影梦

    ——记神木基层露天电影放映员裴六一

    漫天黄土飞扬,沉默已久的孩子们飞快地脚步争相传告着一件惊天的大事,整个村庄沸腾了。今天晚上要在村子里放电影啦,这对于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孩子来说,看电影是村子里一年中唯一的一件大事。神木县大保当镇坚持了30多年的露天电影放映员裴六一回忆时,这样说。

    裴六一骑着一辆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刚到村口就被一大群孩子围住了,大家争先恐后地询问着影片的名及场次,这位孩子们眼中的六一叔一一作答。并一起推着自行车飞快的在土路上奔跑。说到这里老裴的脸面上充满了得意和激动的表情。放映前,大人小孩、老老少少都等不到天黑,早早围坐在村口等待观看。

    成千上万人围坐在村口或广场观看露天电影的壮观场面,已成为遥远的过去。那个年代,为看一场露天电影,可以步行几十里地,那种对看电影的狂热是现在90后、00后无法体会的,而当时神木电影院只在县城有一个且规模很小、放映次数少,只有少数县城居民光顾。

    现在年近六旬裴六一谈到神木露天电影发展变迁时,首先从他的放映交通工具说起的。他说,最早在六七十年代放映露天电影时非常艰难,放映器材是用牲口驮运或人拉平板车运送的,等上下大雨很多村子都因为路断了,而去不了。七十年代末虽然有了自行车,但多数村子都没有路。等到八十年代有了摩托车,便方便多了,那个时期,虽然有了电视机,但看电影的人还是很多。

    每当回忆起过往,裴六一都是感慨万千,30多年来,共计放映电影1万多场次,其间发生了多少故事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说,以前片源很少,一部片子连续放映好几遍也是常事。在他手上的放映机更新了四五代,现在的放映器材越来越好,但看电影的人却越来越少。他说,想当初曾去过晋陕蒙很多地方,记得在内蒙古大草原上放电影,那种牧民的热情、草原的辽阔以及他们对电影的炽热让他至今难以忘怀。

    近年来,神木电影放映走向了两个极端,即露天电影的萧条冷淡和电影院异常火热,形成两个对立面的冰火两重天。这种冰火两重天,应正了内地作家王朔那本书名——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现在裴六一依然坚持每周在大保当街道、庙会以及其他人多的地方放电影,然而看者却寥寥无几,有时只有他一个。今天,露天电影淹没在了形形色色娱乐媒体中,只有裴六一还坚持着他的电影梦。无论以前露天电影有多么的辉煌,都已是过去,裴六一一个人面对电影屏幕,他也是暗暗伤神、独自反思。

    现如今,看露天电影的观众还没有银幕上的主要演员多。在神木,面对没有观众的银幕和寂寞的放映人,不禁要问,露天电影到底将何去何从。再看神木新建的大兴影院装修气派,欧美大片和奥斯卡影片轮番上映,《致青春》海报、折扣票、宣传单满天飞,3D电影,更是备受90后、00后的狂热追捧。

    2013年,神木露天电影仅大保当放映100多场次,放映地点主要在各、小区、庙会等,放映的主要影片是革命战争题材和农技宣传片。裴六一告诉笔者,随着电脑、电视、3D电影院的繁荣,露天电影已彻底没有了观众。

    没有观众、荧屏是寂寞的,大保当放映的影片《英雄儿女》等在大屏幕液晶电视和火树银花的霓虹面前显得过时了,但那个激荡如火、贫穷但精神饱满的年代值得我们永远怀念。老裴笑侃,他的名字是所有的孩子的节日,以后“六一”还会年年过,不过自己永远属于那个贫穷的年代,属于那些贫穷孩子的裴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