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天下太平送来的文学大餐

    更新时间:2015-12-08 09:43:10本章字数:2957字

    第一节有钱没地位的町人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二三。进入江户时代,日本过了270多年相对太平的日子,这期间町人文学开始繁荣。“町”在日语中既是长度和面积单位,还指街道或社区,作为长度单位,1町约等于109.09米;作为面积单位,约等于1公顷。16世纪,日本出现了“城下町”这种城市形式。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二四。城下町是以领主居住的城堡为中心建立的城市。日本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国家,别的国家共性的东西,在日本往往却是个性,城下町就是一个例子。世界古代城市大部分都是城墙包围整个城市,日本的城下町则只有领主居住的城堡才有城墻,平民居住的街道则什么也没有。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二五。日本独处于大陆以外,没有外来民族的威胁,只需防范内部的叛乱者即可。所以日本的防御工程学不同于大多数国家,几乎完全忽视用城墙来护卫城堡周围村镇的功能,城下町也就是这样形成的。现今日本人口在10万以上的城市,多数是从过去的城下町发展而来的。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二六。室町时代晚期,被称为“城下町”的工商业者从事为地方豪族城堡服务的工作,这就是日本最初的町人。随着城下町的发展,商人和手工业者队伍越来越大,逐渐发展为一个完全的阶级,也就是町人阶级。丰臣秀吉在其统治的后期,专门通过法令确立了町人地位和身份。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二七。到了江户时代,在江户幕府士农工商身份制度中,町人处于最后的两级。当时日本实行的是闭关锁国的政策,其经济的发展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单纯依靠扩大内需。这为町人阶级的发展创造了绝佳的条件,町人们依靠商业买卖和独有工作技能逐渐聚集了大量财富。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二八。后来,一些町人的财富甚至超过了武士阶层的大名。町人阶级和武士阶级的关系非常微妙,町人阶级既寄生于武士阶级,又与封建武士有矛盾和对立的一面:武士阶级政治地位虽高,但经济上却要受町人的剥削;町人阶级经济上虽有实力,但政治上却被武士阶级所统治。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二九。当时町人最大的商业活动是倒卖封建领主从农民手里搜刮来的米谷。而他们经营城市消费品和从事高利贷活动都是以大小武士为主要对象,在剥削武士的同时还受到封建主及武士的种种压迫。在这种状况下,经济富有但身份低微的町人阶级形成了特殊的思想意识。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〇。武士们十分歧视町人,日本话中有一个字眼叫“町人根性”,就是武士骂町人的话。在武士眼中,町人地位低下、好计算、短视、贪心、性格下三流,是给奴才做奴才的奴才!而町人们在武士的压迫中生存,虽然有几个破钱,但却没有相应的地位,心里也是极其不平衡。

    第二节浮世文化诞生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一。强烈的反封建意识使町人阶级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町人文化”。 町人文化的核心是颓废、虚无的享乐主义世界观。既然不可能在政治上取得满足,町人阶级只能不择手段地追求财富,结果是町人阶级的财富越积累越多,以至于到了手里赚着大把钞票花不出去的程度。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二。饱暖就已经思淫欲了,更何况是腰缠万贯的町人了!在大量攫取财富的同时,町人们开始追求肉欲上的享乐,为压抑的心态和被金钱撑得要破的钱袋寻找发泄的渠道。于是在江户时代中期,町人阶层中间开始形成了独特的以追求享乐为特征的町人文化——“浮世”文化。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三。“浮世”一词源于佛教,原指尘世间繁华放荡而又虚空的生活,后来被引申为人世间浮沉聚散不定之意。“浮世”思想非常契合町人阶层的心态,符合他们“有钱不花死了作废”的观念,因此很快就得到了普遍的认同,发展为一种追求时尚和大众化娱乐的新的文化形态。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四。而对于武士阶层来讲,因江户时代长久的和平盛世失去了用武之地,依靠朝廷俸禄衣食无忧的武士们也沉迷享乐,与空有钱财地位低微的町人们有了共同的爱好。于是不管是财大气粗的富豪,还是年轻气盛的武士,在“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这个问题上终于达成了一致。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五。就这样,豪华的祭祀、山野的游宴、炽热的歌舞伎和灯红酒绿的声色场所成了江户城中居民们的生活常态,以“浮世”为主题的各种文化形态层出不穷,包括著名的“浮世绘”。而在文学上,浮世文化催生了假名草子、浮世草字、俳谐、净琉璃、歌舞伎等文学艺术形式。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六。相对于贵族文学传统,这些文学艺术形式不拘泥于传统,富有创新精神,符合町人阶层和闲着没事干的武士阶层的口味,很快就风靡全社会。至此,新兴的“浮世”文学和江户幕府力推的“国学”——朱子儒学迅速渗透到了社会各个阶层,开始对日本文学施加影响。

    第三节文学盛世来临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七。在町人文化和儒家文化双重影响下,出现了元禄文学和江户文学两个鼎盛期。因以京都、大阪为中心,江户时代前期约150年被称为“上方文学时代”,又因这一时期文学创作在元禄年间达到鼎盛,又称“元禄文学”,主要有小说、俳谐、戏曲、国学四种表现形式。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八。日本的元禄年间指1688年至1703年这段时间,当时的天皇是东山天皇,幕府将军是德川幕府第5代将军德川纲吉。町人文化在元禄年间发展到了高潮。在被江户幕府视为“国学”的朱子儒学如日中天的同时,俳谐、小说和戏曲三大文学艺术形式也步入了巅峰。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三九。松尾芭焦在俳谐领域开创了日本韵文学的新时代;在小说和戏曲两大领域,浮世草子巨匠井原西鹤和人形净琉璃大师近松门左卫门也都取得了空前绝后的成就。这三位大师级人物同写世相、同写人情,同写身份制度压制下喘息、享乐的芸芸众生,并称“元禄三大文豪”。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四〇。从1603年江户幕府成立直到1867年“大政奉还”的270余年,是日本文学的“近世文学”阶段。相对于近世文学,1192年镰仓幕府以后的文学现象被称为“中世文学”,794年迁都平安京以后被称为“中古文学”,而794年以前就是“上古文学”了。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四一。“近世文学”最重要的特征是町人文学的发达。经历了“元禄文学”的辉煌以后,日本町人文学继续发展和演变。18世纪初期的享保年间日本政治中心稳定在江户地区以后,日本文学的重心也开始从“上方”东移,由京都和大阪转移到江户,开启了“江户文学时代”。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四二。“江户文学时代”在文化、文政年间(1804~1829)达到鼎盛阶段,俳谐、戏曲、小说、国学等文学表现形式继续着井喷式的发展。因松尾芭蕉逝世一度衰落的俳谐因为与谢芜村和小林一茶的出现迎来了中兴期,人形净琉璃和歌舞伎在戏曲领域也先后各领风骚。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三四三。在小说创作领域,各种题材的作品应运而生,“黄表纸”、“洒落本”、“滑稽本”和“人情本”等形式的文学作品粉墨登场,读者群不断扩大。最后,随着江户幕府长达两个半世纪封建统治的终结,日本开始走上近代化国家道路,日本文学也进入了“近代文学”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