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近代文学隆重登场

    更新时间:2016-02-02 06:25:48本章字数:4984字

    第一节 先行一步的现实主义文学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七七。明治维新后日本开始走上近代国家道路,封建秩序被彻底打破,资本主义社会逐步建立。与此同步,在以西方文化为主体的外来文化强烈地冲击下,日本文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长期借鉴和实践西方文学思想与和理念的过程中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日本近代文学。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七八。明治初期,虽然日本疯狂学习西方先进的政治、经济制度和科学文化知识,但文学艺术却还保持着江户时代的文学传统。当时以假名垣鲁文(1829~1894)为代表的一批江户末期作家以诙谐幽默的语言介绍西方国家的风土人情,展现日本社会文明开化中的世态。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七九。假名垣鲁文的小说《西洋道中膝栗毛》、《安愚乐锅》等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随着明治维新的推进,翻译小说和政治小说也逐步成为这一时期的重要文学样式。这些小说虽然都是西方题材,但并没有摆脱江户时代的文学框架,直到坪内逍遥的《小说神髓》出现。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〇。文艺论文《小说神髓》是日本近代文学启蒙之作,作者是日本现实主义文学先驱坪内逍遥。坪内逍遥原名坪内雄藏,美浓国岐阜人,明治时期著名小说家、戏剧家和文学评论家,其1885年出版的《小说神髓》提倡新的写实主义文学,是日本近代文学的重要理论著作。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一。小说(novel)一词在日本普遍使用即始于坪内逍遥,后经周作人由日本传入中国。坪内逍遥在《小说神髓》中主张“小说的主脑在表达人情和世态风俗”,这一观点对日本近代文学诞生产生了深远影响。此后,坪内逍遥停止小说创作致力于戏剧文学和演剧运动。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二。坪内逍遥之后二叶亭四迷(1864~1909)以文学评论《小说总论》完善了写实主义理论。二叶亭四迷原名长谷川辰之助,“二叶亭四迷”的意思是“你给我死掉算了”,据说是父亲反对他搞文学骂他的话,这个自嘲意味的笔名反映了他对社会现实的不满与愤慨。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三。1886年,深受俄国写实主义理论影响的二叶亭四迷发表了《小说总论》,在日本率先倡导写实主义创作手法。《小说总论》弥补了《小说神髓》的缺陷,系统阐明小说应通过现象反映本质,发出了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理论的先声,在日本文学史上写下了划时代的一笔。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四。第二年,二叶亭四迷为了实践自己的文学观发表了长篇小说《浮云》。《浮云》以一位正直的文化青年内海文三为主人公,通过对他被政府机构排挤和被情人鄙弃时各种情感纠葛的描写,塑造了日本文学史上第一个不满现实却无力反抗的“多余人”和其他的典型人物形象。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五。二叶亭四迷在《浮云》中首次运用了“言文一致”体。所谓“言文一致”指当时日语口语体,说白了就是日本白话文,二叶亭四迷之后日本近代文学用的都是这种文体。从这个意义上看,《浮云》既是日本近代现实主义文学的开山之作,同时也是日本文学近代化的标志。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六。可能是思想太超前了,《浮云》以连载形式问世后反响不大,这让二叶亭四迷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直至停止创作。此后他主要从事教师和翻译工作,翻译了大量“言文一致”的俄国文学作品。临死前几年,在同仁的鼓励下他创作了长篇小说《面影》和《平凡》。

    第二节 “红露时代” 的辉煌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七。当时与写实主义并行的还有古典主义。以尾崎红叶(1867~1903)和幸田露伴(1867~1947)为代表的作家开创了日本拟古典主义“红露时代”。尾崎红叶的父亲是当时日本著名象牙雕刻师,不过他没有子承父业,而是终其短暂的一生从事文学创作。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八。尾崎红叶在大学预科的时候就笼络了一批文学志士,成立了日本近代最早的文学结社“砚友社”。他们根据坪内逍遥在《小说神髓》中倡导的模仿理论,模仿井原西鹤的手法进行文学创作,以此来弘扬国粹,维护日本传统的文化精神。日本的拟古典主义文学由此诞生了!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八九。在尾崎红叶的努力下,砚友社作家队伍空前壮大,全盛时期竟然达到近200 名之多,涌现了一大批著名作家,留下了一大批传世佳作。砚友社出版了结社专用的文学刊物《我乐多文库》,这是日本近代文学史上最早的纯文学同人杂志,被誉为日本近代文学的奠基石。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〇。砚友社成立不久,尾崎红叶模仿井原西鹤采用“雅俗混合”文体创作了成名作《两个比丘尼的爱情忏悔》,并以此奠定了其文坛领袖的地位。他的作品文体华丽,情节跌宕起伏,深受读者欢迎,在当时盛极一时。此后,他还在小说《多情多恨》中完善了“言文一致”体。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一。从1897年元旦开始,尾崎红叶在《读卖新闻》上连载长篇小说《金色夜叉》。《金色夜叉》是一部让尾崎红叶在文学史上获得不朽地位的杰作,他在创作中延续了自己一贯的风格,采用“雅俗混合”文体,作品语句光彩夺目,场景历历如绘,读后让人手不释卷。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二。《金色夜叉》连载后立即引起轰动,尾崎红叶也在与病魔抗争中断断续续地继续连载,但终因胃癌恶化于1903年去世,年仅37岁。《金色夜叉》堪称世界爱情小说的惊世之作,其中对爱情场景的描写悲凄动人、美轮美奂,读者很难不被作品浓烈的感情氛围所打动。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三。造物弄人,如《红楼梦》一般,《金色夜叉》在故事进入高潮时因尾崎红叶的离世戛然而止,留下了千古遗憾;也如高鹗一般,尾崎红叶死后弟子小栗风叶等续写了《金色夜叉》,但却同样无法达到他的高度。看来遗憾注定是无法弥补的,恣意的弥补只会带来新的遗憾!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四。如今,《金色夜叉》中主人公贯一和阿宫诀别的地方热海温泉已经成为蜚声海外的旅游胜境,那里甚至还建有男女主人公的塑像。《金色夜叉》在全世界的粉丝无法计数,当年更是有位痴情女子在临终前立下遗嘱,希望《金色夜叉》续编成书之后供奉一册在她的灵前。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五。尾崎红叶留下他的《金色夜叉》撒手尘寰了,砚友社也随之彻底解体,昔日的热闹与辉煌顷刻间烟消云散,而“红露时代”的另一位主角幸田露伴也只能在日本文坛独孤求败、独领风骚了。尾崎红叶擅长描写女性,幸田露伴则以男性见长,两人的组合绝对是“绝配”!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六。幸田露伴本名幸田成行,出生于江户,自小受中日古典文学熏陶,学识渊博,文学造诣极深。1889年幸田露伴以处女作《露水滴滴》登上文坛,后来他模仿井原西鹤文体发表了《风流佛》等一系列力作,最后以《五重塔》一跃成为与尾崎红叶齐名的时代代表性作家。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七。幸田露伴的作品多描绘社会底层普通劳动者坚韧不拔的精神,作品的主题、人物、内容、风格与尾崎红叶有很大差异。幸田露伴的作品具有浪漫主义的文学特征,他的理想理念派与尾崎红叶的风俗写实派在文学风格上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成为文坛交相辉映的“双壁”。

    第三节 天才文学少女樋口一叶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八。“红露时代”的辉煌不只属于尾崎红叶和幸田露伴两人,在他们交相辉映的光芒后面,天才少女樋口一叶(1872~1896)以自己超凡脱俗的独特气质演绎了绝不亚于“红露”双星的文学传奇。在艺术领域我们必须接受的现实是:站在最高处俯视我们的只有天才。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四九九。樋口一叶就是一个千年一遇的文学天才。日本一千多年的文学史中,真正称得上天才女作家的只有两个人:紫式部和樋口一叶。更为难得的是,樋口一叶24岁就因肺结核病香消玉损,但她短短5年的文学创作生涯中放射出的耀眼光芒却丝毫不亚于紫式部的一生。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〇。樋口一叶的父母原本是山梨县的农民,因恋爱受阻私奔到了京都,父亲在明治维新前终于混了个武士身份,明治新政府成立后当了一名下级官吏。樋口一叶从小就喜欢读书,但因母亲的坚决反对小学四年级时她只得退学。樋口一叶退学后没有放弃,在家里坚持自学。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一。樋口一叶的父亲实在看不下去,就把她送到私塾学习和歌、书法和古典文学。也正是她父亲这个看似平常的举动,才成就了日本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一段不朽的传奇。又有了学习机会的樋口一叶如饥似渴地从书本中汲取营养,为日后的创作打下了牢固的根基。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二。好景不长,没过几年樋口一叶的家庭就连续遭遇变故。先是长兄病故,然后是二哥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再是父亲因经商失败而负债累累。被压力击垮的父亲很快撒手人寰,而承载着樋口一叶最后一线希望的未婚夫又在这个时候变心毁约,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风雨飘摇。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三。樋口一叶勇敢地扛起了生活重担,先后做过洗衣、缝补等杂工,但因收入太低无法解决家人的温饱。正当她为生计发愁的时候,一件事改变了她的人生:女友发表了一篇小说,稿费相当于小学校长一个月的薪水。19岁樋口一叶决定以笔养家,到《朝日新闻》做了记者。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四。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樋口一叶拜大众作家半井桃水为师学习小说写作技巧。在半井桃水的指导下樋口一叶很快适应了当时流行的文风,其处女作《暗樱》刊发后即令人刮目相看。但是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有差距的,对于一个文坛新手,微薄的稿费还不足以维持生计。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五。而且樋口一叶与半井桃水日久生情,两人谈起了师生恋。她因此受到了周围人的冷嘲热讽,不得不与半井断绝往来。失去了半井的帮忙,樋口一叶的生活更加困苦。无奈之余她和母亲搬到贫民区,在那里开了一间杂货铺谋生,但仅仅维持了9个月就因经营不善倒闭了。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六。正是在这9个月中,樋口一叶有了贫民窟的生活体验,对下层民众的困苦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体会,特别是那些长大以后必须卖身的女孩的苦难命运彻底改变了她的创作观。她一洗当时女作家特有的脂粉气,文风发生了急剧变化,文坛上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樋口一叶。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七。重新搬回故居以后,22岁的樋口一叶以“市井作家”身份再登文坛,其作品中没有了浓妆艳抹的冗词赘句,简洁有力的肺腑之言让人耳目一新。从1894年12月到1896年1月,在被称为“一叶的奇迹十四月”的时间,她连续创作了一系列轰动文坛的珠玑之作。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八。14个月,《大年夜》、《浊流》、《青梅竹马》、《岔路》、《十三夜》,这些不朽的名篇成就了日本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的奇迹。自古红颜多薄命。正当樋口一叶一帆风顺地向着文学创作的高峰快速迈进时,可怕的结核病魔也以同样的速度侵蚀着她年轻的肉体。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〇九。尽管在高烧与咯血之间顽强坚持着创作,尽管对其极为赏识的文豪森欧外请来医生诊治,但是无情的病魔还是夺去了樋口一叶年轻的生命。1896年12月23日,一代才女樋口一叶告别了这个仅仅生活了24年的世界,告别了她所热爱的文学创作事业,遗憾地走了。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一〇。24年的短暂生命,短短5年的创作生涯,樋口一叶留下了22篇中、短篇小说和70余册日记以及超过四千首的和歌,其创作量可谓是相当惊人了。樋口一叶居于东京一隅,冷眼看尽世态炎凉,妙笔写就众生欢愁,在与生命竞走的过程中为我们留下了这些美妙的文章。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一一。在那个变革的时代,樋口一叶这个“古日本最后的女性”以传统的文学修养和现代的文学思维,倾尽生命之力在文学史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她“观察有灵,文字有神;天才至高,超绝一世”,好像一颗彗星一样从明治文学的天空一掠而过,“其来何时迟,其去何早”。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五一二。超凡脱俗的樋口一叶用超凡脱俗的笔写就了一段超凡脱俗的文学传奇。她用短暂的青春写尽了封建意识下女性的悲哀与愤怒,不仅被誉为“明治时期唯一的文学天才”、“明治紫式部”,更以明治新时代妇女社会角色变化先驱的身份成为日本纸币史女性肖像人物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