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无产阶级文学的短暂辉煌

    更新时间:2016-02-11 12:07:09本章字数:5053字

    第一节 应运而生的“工人文学”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八九一。在白桦派和新现实主义之后登场的是日本近代的无产阶级文学运动和艺术派文学。大正时代是日本社会从传统中觉醒过来的时期,具有近代意识的人们开始直面社会追寻和谐的人生之路。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大正文学顺应时代要求孕育了近代意义上的日本市民文学。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八九二。当大正市民文学达到顶峰后,以文学巨匠有岛武郎和芥川龙之介自杀为标志,大正市民文学开始由顶峰转入低谷,被无产阶级文学和艺术派文学所取代。这其中无产阶级文学是当之无愧的主流文学,艺术派文学则在与无产阶级文学的对立中实现了昙花一现的自我创新。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八九三。20世纪初叶,日本迅速跻于资本主义列强行列并卷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国内的阶级矛盾也日趋激烈。在这种矛盾冲突中,日本的“工人文学”应运而生。宫岛资夫、宫地嘉六、细井和喜藏等工人和下层劳动者出身的作家开始登上文坛,用文字揭露资本家的残酷剥削。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八九四。1921年前后受十月革命和社会主义思想影响,文艺评论家平林初之辅(1892~1931)在《群众艺术的理论和实际》、《唯物史观和文学》、《文艺运动和工人运动》等具有革命思想的论文中指出:无产阶级文艺运动是“利害与利益仇视,权利与权利对峙”。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八九五。在平林初之辅的理论指导下,1921年小牧近江、金子洋文等人创办文艺杂志《播种人》,举起了反对资本主义的旗帜,为无产阶级文学发展确立了方向。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播种人》杂志被迫停刊,但翌年一个更富有革命性的新文艺刊物《文艺战线》诞生了。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八九六。1925年以《文艺战线》为中心建立了日本无产阶级文艺联盟,结成了文学、戏剧、音乐、美术等方面的革命艺术家统一组织。自此日本无产阶级文学走上正轨,在文坛开始发挥巨大的影响力。《文艺战线》主要理论家是文学评论家青野季吉(1890~1961)。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八九七。青野季吉先后发表了《从事调查的艺术》、《文艺批评的一个发展的类型》、《自发成长和目的意识》等论文,强调“社会调查”对无产阶级文学创作的重要性,指出文艺作品“作为社会存在”批评的重大意义,主张无产阶级文艺应该“有无产阶级斗争目标的自觉性”。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八九八。《文艺战线》创刊后,随着革命运动高涨和各种思想的影响,日本无产阶级文学运动在几年间经历了数次分裂和重组。1927年,无产阶级文艺联盟发生分裂,叶山嘉树等人另行组建立工农艺术家联盟;紧接着又有部分作家退出工农艺术家联盟组成了前卫艺术家同盟。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八九九。1928年,无产阶级文艺联盟、前卫艺术家同盟和其他8个左翼文艺团体以及若干个人组成了全日本无产者艺术联盟。至此日本无产阶级文学团体走上了统一的道路,日本无产阶级文学运动也形成了高潮,大批文学新秀在运动中迅速成长,催生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品。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〇。这时形成了工农艺术家联盟延续《文艺战线》思想的“文战派”和无产者艺术联盟以《战旗》为核心刊物的“战旗派”两大无产阶级文学阵营。“战旗派”沿着激进的左翼文学方向发展,“文战派”则倡导社会民主主义精神,两派在一段时期互相对立并展开激烈的交锋。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一。《文艺战线》的主要代表作家是叶山嘉树(1894~1945)。叶山嘉树因参加工人运动多次被捕,1926年在狱中写成了长篇小说《生活在海上的人们》和短篇小说《水泥桶里的一封信》,这两篇小说是日本早期无产阶级文学的奠基作品,思想性和艺术性很高。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二。《生活在海上的人们》描写了一战时期日本海员的悲惨生活和他们自发的反抗,《水泥桶里的一封信》则通过描写一个工人掉进水泥厂球磨机里被碾碎又在转窑里被烧成水泥,深刻地揭露了资本主义的罪恶。叶山嘉树这一时期的作品对后面的无产阶级作家影响很大。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三。叶山嘉树先后参加过日本无产阶级文艺联盟、工农艺术家联盟、劳农文学同盟、无产阶级作家俱乐部等无产阶级进步团体,被称为无产阶级文学的先驱者。无产阶级文学运动遭受严重挫折后,他先是隐居山村,后来随移民团到中国东北务农,日本战败后在回国途中病故。

    第二节 不朽的《蟹工船》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四。《战旗》的主要代表作家是小林多喜二(1903-1933)。在“文战派”和“战旗派”两派进行大会战的关键时刻,战旗派杰出作家小林多喜二横空出世,以其代表作中篇小说《蟹船工》打破了两派对立的形势,为战旗派最终取得主导地位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五。小林多喜二是20世纪30年代日本最杰出的无产阶级作家,日本无产阶级文学的奠基人,日本无产阶级文学运动的领导人之一。1929年小林多喜二的代表作《蟹工船》问世,在当时的社会历史环境下,中篇小说《蟹工船》绝对称得上是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六。作为无产阶级革命作家,小林多喜二积极投身革命运动,在与工人的长期交往中积累了大量的现实斗争素材。特别是与海员一同参加罢工的经历使小林多喜二设身处地地经历了革命斗争最前线的惊涛骇浪和血雨腥风,他以此为素材创作了激动人心的中篇小说《蟹工船》。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七。当时日本发生了严重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为生活所迫的底层劳动者到渔船作苦工,在渔船上又面临着让人无法忍受的盘剥。在这样的故事背景中,《蟹工船》把焦点集中在“博光号”渔船的渔工与反动监工浅川的斗争上,为世人展示了一幅波澜壮阔的阶级斗争场景。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八。《蟹工船》真实反映了渔业资本家和反动军队野蛮剥削和残酷压迫海蟹捕捞加工船船工的情形,再现了渔工们由分散到团结、由落后到觉悟、由不满反抗到有组织罢工的全过程。这场斗争虽最终以失败而告终,但是觉醒的工人阶级提高了觉悟,满怀信心地迎接新的挑战。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〇九。小林多喜二以捕捞加工船为舞台,通过各个阶级代表人物的活动和一系列事件把小小的捕捞加工船同日本社会乃至整个世界密切联系起来,大大扩展了故事矛盾的空间和时间,丰富了思想内容,使得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大阶级的尖锐对立和激烈斗争在小说中一览无余。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〇。《蟹工船》的出现是日本无产阶级觉醒和无产阶级文学成熟的标志,它的问世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战旗派依靠《蟹工船》的巨大影响一举超越文战派,成为左右日本文坛的一股强大的文学力量。不仅仅在日本,甚至在全世界范围内,《蟹工船》都有着极其巨大的影响力。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一。《蟹工船》问世不久就被译成英、法、俄等多国文字,赢得了世界许多国家人民的赞誉。1930年,也就是《蟹工船》问世第二年中译本就出版了。《蟹工船》在中国文学界产生了积极而热烈的影响,鲁迅、夏衍等给予高度评价,中国迅速掀起了一股小林多喜二热。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二。除小林多喜二以外,小说家德永直(1899~1958)和文艺评论家藏原惟人(1902~1991)也是战旗派代表人物。1929年,反映印刷工人罢工的长篇小说《没有太阳的街》轰动文坛,产业工人出身的作者德永直一举成为日本无产阶级文学的重要作家。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三。1927至1932年,文艺评论家藏原惟人撰写了大量无产阶级文学理论文章,推动了无产阶级文学的进一步发展。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在镇压无产阶级运动的同时残酷遏制无产阶级文学运动发展,无产阶级文学团体也面临着进一步的整合。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四。1931年,在“文学布尔什维克化”的口号下,全日本无产者艺术联盟改组为日本无产阶级文化联盟,并在工厂推行文学小组活动。与此同时,一大批无产阶级文学家开始受到日本政府的迫害。而作为无产阶级文学运动领军人物,小林多喜二毫无疑问是首当其冲的。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五。1933年2月20日,从事地下革命文艺工作的小林多喜二不幸被捕。在敌人的毒刑拷打下,小林多喜二宁死不屈、顽强抗争,结果当晚就被迫害致死。小林多喜二的突然惨死不仅在日本工人阶级和文化界引起了巨大轰动,在世界范围内也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六。日本各地工农组织不顾军警特务的阻拦和破坏纷纷举行追悼和抗议集会,世界各国人民和进步作家纷纷致电哀悼这位无产阶级革命文学旗手。小林多喜二遇害时还不满30岁,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是为无产阶级解放事业英勇奋斗的革命精神却在人们的心中永存。

    第三节 拒绝“转向”的勇士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七。小林多喜二遇害后,在日本政府的疯狂镇压下,包括无产阶级文化联盟在内的无产阶级文学组织纷纷解散,日本无产阶级文学运动开始走向低潮。一些无产阶级文学家在各方面巨大压力之下不得不最终选择脱离无产阶级文学运动,逐渐形成了昭和时代的“转向文学”。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八。而在黑暗岁月中,还是有一大批具有战斗精神和革命气节的作家拒绝“转向”,仍然在坚持革命文艺创作,女作家宫本百合子(1899~1951)就是其中的先锋。宫本百合子原姓中条,生于东京著名建筑师家庭,17岁因处 女作《贫穷的人们》而被视为天才少女。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一九。《贫穷的人们》是宫本百合子即将中学毕业时写的一部小说,受到文坛泰斗坪内逍遥的高度赞誉,发表在著名的《中央公论》月刊上。1927年宫本百合子和研究俄苏文学的女友汤浅芳子到苏联和西欧考察,设身处地地感受到了资本主义的弊端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二〇。回国以后宫本百合子立即参加了无产阶级作家同盟和无产阶级文化联盟,秘密加入了日本共*产*党。小林多喜二死后的“转向”潮中,宫本百合子顽强地坚持不“转向”,并于1934年在《文艺》上发表评论《越冬的蓓蕾》,反击御用文人借转向问题对左翼文学的攻击。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二一。为捍卫自己的理想,宫本百合子付出了高昂的代价。1932年至1945年间她屡屡被捕入狱,数度被禁止发表作品,1942年甚至在肮脏酷热的牢狱中得了“热痉挛病”险些丧命。战后,宫本百合子来不及恢复多病的身体就立即投身到民主主义文学的发展中。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二二。宫本百合子以划时代的评论《歌哟,响起来吧》宣告了战后日本民主主义文学的诞生,还参与创建了民主主义文学统一战线——新日本文学会。与此同时,宫本百合子以无比的热情和惊人的毅力创作出《知风草》、《播州平野》等优秀作品,为民主主义文学树立了典范。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二三。《知风草》和《播州平野》描写日本战后的生活,猛烈抨击专制政治和侵略战争,于1947年获得每日出版文化奖。而宫本百合子由于劳累过度身体状况急剧恶化,险些失明。在这种情况下她反而加快了创作速度,1948年出版了《路标》、《女鞋印》等代表作。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二四。即使是医生发出了绝对安静和限制会面的劝告,顽强的宫本百合子仍然在病床上坚持写作,甚至还不时地从病床上爬起来参加群众集会,向群众进行争取和平的演说。1951年1月20日,正在带病坚持写作的宫本百合子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53岁。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二五。宫本百合子的作品情节曲折、结构谨严,善于在错综复杂的矛盾中塑造人物形象、刻画人物性格,心理描写生动而细腻。她在理想信念和文学创作方面所表现出的无与伦比的纯度和毫不妥协的精神,是明治时代女性的顽强气质和共产主义者的高度觉悟的完美结合。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二六。宫本百合子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德永直不顾警察特务监视也在坚持创作。1937年他发表《没有太阳的街》及续篇绝版的声明,从表现工人革命斗争转而暴露黑暗的现实。此后,他陆续创作了《八年制》、《辛勤的一家》等反映人民苦难、批判不合理时代的优秀作品。

    〈@日本史〉大和物语——日本文学〇九二七。战后德永直与宫本百合子、藏原惟人等共同创立了新日本文学会,被选为领导人之一。1946年德永直加入日本共*产党,展开对国内外反动势力的斗争。1958年德永直去世,他的《没有太阳的街》和小林多喜二的《蟹船工》是日本无产阶级文学交相辉映的双子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