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意外

    更新时间:2015-11-22 11:21:24本章字数:3819字

    听说,是温容诚未来的岳父来找他了,还听说温容诚的女友很漂亮。

    老者约他在一家咖啡厅见面,在那天,温容诚难得穿上正装去赴约,不过回来的时候却整个人的脸是黑的。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三天。在回到店里的时候,温容诚瘦了一圈。来店里以后,他就常常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忘了吃饭,忘了睡觉,忘了关发工资……伍早岚抓狂了。

    “老板,十点了,我该关门了。”其实她还想说:今天你没发工资,我其实在给你最后一次提醒啊!

    明显,她的老板忘记了。

    “关啊!”温容诚眼神微滞,在对话中难得恢复了点人气。

    伍早岚挠了挠头,“老板,你不回去睡?”

    “不了,我在店里好了,你关灯好了。”温容诚继续在店里发呆。

    “老板,什么时候发工资啊?”

    “明天。”温容诚抬眼看了一眼伍早岚,看来风月的事情不能想太多,员工会催着他发工资的。

    伍早岚换了工作服就去楼上的寝室。

    一楼的温容诚,在四下都安静后,到地下室打开一间昏暗的房间,他打着手电筒,踩着年代久远的木楼梯下来找到了开关,打开了排气扇和照明灯。周围全是写着稀奇古怪文字的书籍,在书架上排了一列一列的。

    房间的东南角在一处偏僻的角落,有一个木纹的小木桌,木桌上有一盏水晶球。他坐在木桌前,长长的睫毛,在晶莹剔透的水晶球面前让他的眼睛更加流光溢彩。

    “水晶球,我知道你的威力。让我做一个关于和花恬在一起的美梦好不好?”温容诚的声音温润低,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像深谷中的泉水一样。

    原本只是在发光的水晶球,还是水晶球,突然之间水晶球不亮了……他以为水晶球会散发威力。

    片刻过后他才意识过来……

    断电了……这里年久失修,很少来人,它就断电了。

    此时在三楼的伍早岚是崩溃的,因为,三楼也断电了,她在洗澡。

    “要不要这么巧?”在浴室里的伍早岚摸黑穿了睡衣,发丝上占着水珠仓促出来。好不容易摸到手机,顺利打电话给电力公司,让他们赶快来维修。

    在三十分钟以后,已经十二点了,电路也恢复了正常。伍早岚送出电力公司的员工出门以后,她在上楼准备关灯的时候发现地下室楼道的灯是亮的……

    伍早岚做出了一个有史以来最窝囊的事情,她冲出去扯着人家一米八的汉子下楼看看。那位哥们是被伍早岚从车上拽下来的。

    当时,一米八的汉子看着伍早岚的眼神是嫌弃的不要不要的。

    “大哥,帮个忙!我多给你一百块!”那是伍早岚甩钱最豪迈的一瞬间!

    看在钱的面子上,电力公司的大哥壮了壮胆,说道:“在哪?带路!”

    “……”

    十分钟以后,伍早岚打电话给救护车去了,因为,地下室的排气扇在电路不良的情况下坏了,可能工作了一段时间,由于电路老化,还是罢工了。在不远处的木桌旁昏倒了一个人,还好,发现及时否则命休矣!

    伍早岚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注定不能安稳睡觉。她还要去医院陪同,明天还好是高望值班,否则肯定让别人陪同。

    伍早岚作为称职的员工当然一路陪护到底,直到温容诚醒过来。

    “小岚,我睡了多久?”在温容诚醒来他说的第一句话。

    “十八个小时。现在是,晚上六点。你饿吗?我去买点东西给你吃?”伍早岚瞧了瞧温容诚憔悴的样子说道。

    “我要吃混沌。”他倒也是够直接。 

    陪老板是轮班的。早上是赵姐,因为下午赵姐有事,所以又找了不在值班的伍早岚。

    为人打工的伍早岚只好在半天补觉,下午看护。她也不愿意啊!但是没办法啊!

    一天以后,温容诚出院,院方让温容诚多多调养。

    大概在一周以后,精神不正常的温容诚,总算恢复了一点正常。但是这个好现象仅仅维持了一周。

    那是一个下午,那天刚刚下了一场大雨,一个女的,坐了一辆轿车来,那十来寸的恨天高,看着都很有气质。女的容貌精致,如同从画里走出的美人。她叫花恬。人如其名和花一样,甜甜的笑,看上去那么自然。

    她直接来找温容诚。温容诚样子太憔悴了,加上还瘦了一大圈,那美人硬是没认出,她来店里问温容诚在不在?温容诚就坐在窗边看着外头的景色。这几天他一直都是穿着店里的员工服。所以花恬自然没认出他来。

    伍早岚看了眼魂飞天外但这几天知道带脑子回来吃饭的老板鬼使神差地摇了摇头。雅星收到了头儿的指示以后,连忙上前和花恬说道:“我们老板出去调查市场去了,不在店里你下次再来呗?”雅星那嘴是糖衣炮弹,没一会儿,花恬就被忽悠上车了。伍早岚看的出来,花恬的不甘心。但是为了让老板振作,出此下策了。

    伍早岚看着自家老板在那里做检讨,自己真的是有点贱啊!

    在车开走了好远,花恬收到了一条温容诚发给她的短信:“既然你选择好了路,就不要回头。我们各自安好,放手吧。”花恬抱着手机哭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真的无能为力。她必须为自己的家族做出牺牲。在这个故事的结局里没有对错。唯一遗憾的是,他们都爱的对方过深,放手太痛。

    “也不要再来找我,这样会显得你掉价。”温容诚看着远去的轿车,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又觉得像是一个巨大的绿色帽子闷得他喘不过气。

    事情稀里糊涂就这么翻过去了。那天伍早岚是直接撤了,她是直到三楼额宿舍里躺着。

    哪里晓得老板的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喂,温哥!什么事?。”打她电话这是打算发工资了?伍早岚窃喜。

    “小岚,你在哪里啊?”温容诚在电话那头语气淡淡地说道。

    伍早岚听着不像发工资。“三楼宿舍。”

    “地下室除了你以外还有谁知道?”

    “还有电力小哥。他是负责背你。我是负责关门的。”伍早岚想了想那天的事情,将原委告诉了老板。

    “来一趟地下室。”说完,那头就挂了电话。根本不给伍早岚拒绝的机会。“你是老板,你最大!”伍早岚对着电话埋怨道。没办法,她只好依依不舍地从她的被窝里爬出来。

    地下室里……

    电路全部都重排过了照明灯,排气扇也全都翻新了一遍。和上次比起来,伍早岚这次对地下室有了新的认识。木质的书架上成咧了一摞摞的书,上面写的全是稀奇古怪的文字,伍早岚看着就像八爪鱼在跳舞。

    上一次觉得阴森,模糊味道霉的。现在觉得明亮清爽,空气里还有一股淡淡的檀木香的味道。下来的地方还是木楼梯,但是总感觉比上一次结实了很多。伍早岚总感觉有哪里不对。仔细想来,这也不过才过了几天就,被收拾的这样好了,此中有蹊跷。

    在看见了温容诚,伍早岚是有一肚子的问题也没有问。东南角落的一个书桌前看着一个水晶球。

    “温哥?”

    温容诚指了指在书架旁边的门问她:“那扇门是不是你开的?”

    伍早岚顺着温容诚指的方向看去,那确实有一扇小木门。在两个书架之间颇为的张扬,要是一个不知道,便以为打开那扇门就能出去了。那扇门看上去好像虚掩着,在门的那头总有人影在隐隐约约在动。

    伍早岚转身问温容诚道:“怎么了?”

    “是你开的吗?”温容诚问道。

    “没印象了。”那天太匆忙了,伍早岚对那天的事情也没有印象。那天太匆忙,门又那么多,她哪里记得她开了哪扇门啊。她转身凑近去看,她试图透过门缝看看但是总是看不清,总觉得画面雾蒙蒙的。门上的手把也是锈迹斑斑。

    “这门谁开的就要谁关,所以,你亲自来关一下。”温容诚难得解释一下,这门还真不能让两个人来碰。

    哪里了晓得伍早岚的手特别快,快过思想。她想,反正门也开不如就再推开一点好了。她余光瞄见温容诚在一旁看着,本来也没有太在意。

    伍早岚就这么轻轻一推,门与墙才真正推开!

    “完了!”一阵强风直接穿过伍早岚的身体朝外出口飞去。伍早岚的脑子是空白一片。身体是死机的。

    温容诚看着此情此景更是目瞪口呆。“……”他的大脑正在重启。

    从门缝里传出淡淡的桂花香,伍早岚回当过神的时候闻到的就是这个味道。“温哥,刚才?”伍早岚指着出口不知所措。同时她看见温容诚的脸都绿了。

    “刚才飞出去的是桂树精。”温容诚淡淡地说道。接着温容诚又补了一句:“先前那阵狂风飞出去的是三界通缉的大妖。”

    “老板,你在和我开什么国际玩笑?”伍早岚听了这话神色放松了不少。怎么会有鬼怪呢?一定是骗她的啦!

    “真的。”温容诚平静地说道。

    “老板,你是不是失恋太痛苦得了臆想症?”伍早岚满脸担忧的说道。

    “我爷爷是一个修仙者。这些都是他留给我家的。”温容诚指着书架上稀奇古怪的书,语气凉凉地说道。

    不过伍早岚明显不相信。她拉着门把试图关上,但是年代久远的,锈迹斑斑的门把,“吧嗒!”它脱离了门。

    “要不要这样?”伍早岚回头看了一眼温容诚。

    “别关了,都跑光了。”话没说完,一只小狗从门后面跑了出来。

    温容诚以法力聚在指尖,微微在空中上扬。门便轻轻关上了。

    “这出去的能关进去吗?”伍早岚小声地问。

    “算了,这门就是这样设计的。”他拿过伍早岚手里锈迹斑斑的门把,往门上轻轻一合便粘在了上头,他又把门往上一提双重门影消失了。“老板,我闯祸了是不是?”伍早岚恨不得找块豆腐撞门。

    温容诚点了点头头。

    突然,门又开了。果然,还是不能关上,伍早岚也来试了一番,也没有效果。

    “你能捉妖怪回来吗?”伍早岚试探地问道。

    “……”温容诚不说话。

    就在这会儿那只小狗又自己蹦哒蹦哒地进去了。两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心里都在打鼓。“你爷爷不是修仙的吗?”

    “我不是。”重点在这里。

    “那我看你刚才不是还能用法术关门吗?”伍早岚想想刚才就觉得神奇。

    “那是水晶球离我近。”温容诚解释道。就在这时,桌上的水晶球不知是重力还是 其他原因,跌落在地上,碎了,就是碎的这么突然……

    “老板求不逗。”伍早岚觉得今天就是奇遇记。“这门不是我开的。”

    “……”温容诚抬眼看着伍早岚,眼神是吃人的样子。

    两人在门口沉默了一会儿后,门内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两人都吸了进去。一场暴风过后,地下室恢复了平静。

    伍早岚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她梦见一位满头银发,手拿拂尘体态微胖的老者,他一身白袍,看上去很有精神。胖的很有精神。

    “孙儿,她是谁?”那老者的声音不苍老反而还特别的浑厚,底气很足。

    一胖的温容诚显得难得的恭顺。

    “孙儿的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