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弥补曾经的错

    更新时间:2016-09-11 00:48:36本章字数:3136字

    冰冷的房间里,冰块不断散发出丝丝冷气,一进去就让人全身抖擞。冰床上的女孩皱着她的柳叶眉,迷迷糊糊的泥泞着某种痛苦,这几天身体里冰与火的战争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在地狱的边上徘徊。

    很快蓝允恋和陌哲来到了冰房,蓝允恋和陌哲相视一眼,都有着同样的心镜,看着皇甫翎的样子实在心疼和不忍。

    蓝允恋上前做到一旁的椅子上,伸手把了把皇甫翎的脉象,她冰冷的血在皇甫翎的身体中完全处于下风,这是蓝允恋完全没有想到的,她认为她血里的物质已经很强烈了,皇甫翎身体里的似乎更强烈。这样子的话,寒灵芝在皇甫翎体内的作用甚微,根本不能完全治愈,除非。。。。。。。

    “怎么样”?陌哲语气里透着焦急和担心。

    “还有救,只不过她体内的东西似乎比我想象的更强烈,我上次注射进出的根本就没有办法压制,我想如果不是我们提前回来的话,翎儿可能撑不过七天”去琉璃基地之前,为了皇甫翎能够多傲几天,蓝允恋提取了她血了东西注射到皇甫翎的体内。

    蓝允恋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玻璃容器,容器里四壁染上了一层白色的雾气,蓝允恋打开盖子,寒灵芝依旧娇艳,丝毫没有因为离开了更而暗淡。

    “这是,灵芝”陌哲被惊到了,他一直很好奇蓝允恋他们要去偷什么,结果不过是一株灵芝而已。

    “这种灵芝要多少有多少为什么还要去偷”陌哲看了看灵芝,也就看起来不一般的灵芝鲜艳,最多是灵芝中的极品,没什么特别,以皇甫凌烈和他们的能力要多少有多少,根本用不着去偷。

    “你怎么那么笨啊”,蓝允恋忍不住瞥了一眼陌哲,眼神中透着满满的鄙视。

    “我笨”,陌哲瞪大眼睛,他堂堂医学界的天才居然被人说笨,孰可忍君不可忍。额,不过再大的火气也只能往肚子里

    蓝允恋把灵芝伸到陌哲面前,“你那天救我,我身上的寒气感受到了吗,那是因为它”

    “什么”不提这件事他倒也忘了那天晚上他的确感受到了,陌哲想要伸手触碰寒灵芝,还未触摸到却因为一股寒气让他急速收回了手。

    “这个什么东西”陌哲问道。

    “用人血培养出来的寒灵芝”,蓝允恋一脸平静的说道。

    “人血”这东西也太变态了,陌哲看了一眼寒灵芝,想要远离,想要嫌弃,转念一想着东西能救皇甫翎的命,还是释然了。

    这是皇甫凌烈刚好走进来,脸阴沉着,好像还在为刚刚的事情不悦。

    “东西拿回来了,怎么治?”皇甫凌烈看了看冰床上痛苦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转过眼看蓝允恋问道。

    “有点棘手了,翎儿体内的比我像想象的要强烈,需要至亲的心头血做药引。”蓝允恋的声音比平时小了几分。她不知道如果皇甫凌烈知道要用那个人的血,会什么反应,比较他们刚刚针锋相对。

    药引,是引药归经的俗称,指某些药物能引导其他药物的药力到达病变部位或某一经脉,起向导作用。

    “用我的血”。皇甫凌烈毫不犹豫的说道。

    “不行,你的血里也含有,不能做药引”。蓝允恋摇了摇头,她知道这让皇甫凌烈为难了,这里的每一个人只有皇甫言的血可以做药引,可是皇甫凌烈和皇甫言之间的矛盾是一道坎。

    “我知道了”。皇甫凌烈垂下眼眸语气稍有黯然,说完皇甫凌烈转身跨着长腿便出去了,不出一会儿又返了会来,只不过后面多了皇甫言和月幽影,蓝允恋以为皇甫凌烈拉不下脸去拿皇甫言的心头血,可他却这么做了。

    “丫头,你要用我的心头血救翎儿,难道你们拿到拿到寒灵芝了”。皇甫言惊讶的着蓝允恋,问道。皇甫凌烈并没有告诉他皇甫言拿到寒灵芝了,听到皇甫凌烈说要用他的头血救皇甫翎他立刻救答应了,不仅是因为他已放下执念,也因为要为曾经犯下的过错赎罪。

    这个,蓝允恋的寒灵芝捧起来,“嗯,需要药引”蓝允恋应道。

    皇甫言凝望着寒灵芝像是在看一个久别的故人,热泪盈眶。他也曾培养寒灵芝,也曾尝试进入琉璃基地偷过寒灵芝,说他无能也罢,反正就是失败了。

    “皇甫先生你怎么了吗?”蓝允恋一脸不解的看着皇甫言,有瞄了一眼皇甫凌烈,皇甫凌烈并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丫头,你怎么得的寒灵芝?”皇甫言问道。琉璃基地极度凶险,处处都是毒物和机关,不熟悉的话走错一步都会没命。

    “偷来的”蓝允恋回答。

    “好了,现在不是聊家常的时候”皇甫凌烈冷冷的打断他们的对话,那语气仿佛让人坠入冰窖。

    “陌哲”

    “走吧”陌哲会意瞥了一眼皇甫言,语气稍微缓和。

    皇甫言跟着陌哲去取心头血,心绪却在蓝允恋身上,能够进如琉璃基地偷取寒灵芝,而且还完好无损的出来,除非琉璃中人,看来有机会要找那个女孩谈谈了。

    “以后,你不用跟他说太多”皇甫凌烈的眸光幽沉,深冷淡道,既然来到了他的身边,以前的那些不想让她再涉及,之后的那些也不想让她插手。

    “那是你爷爷”蓝允恋立刻回道,不明白明明是那么亲近的亲人,为什么要象仇人一样。

    “摆设都不算”皇甫凌烈嗓音清冷的回答。爷爷,一个可以把亲儿子害死,把亲孙女推入火坑的,怎配当他的爷爷。

    摆设,蓝允恋也觉得比起她的奶奶,皇甫言已经很仁慈了,至少皇甫言只是让皇甫翎受苦而已,她呢,她的奶奶要她的心啊。

    从琉璃基地回来的时候她就在想,即使出来了,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也不能安心啊,得要回一趟琉璃,只是那时候还能不能回来又是另一挥事了。

    看着皇甫翎的样子,蓝允恋突发奇想:“皇甫凌烈,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一定要把我的骨灰撒入大海”。因为那样子会被鱼吃掉,成为鱼的一部分,听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不守过往,不忧未来,转身的瞬间就已遗忘。

    “不,你不会死的,相信我,我会让你好好活着”听到蓝允恋这么说的皇甫凌烈感到从未有过的慌乱,他知道眼前的女孩有这跟皇甫翎一样的病痛,她这么说是在担心她自己吧。

    “你是不是傻,就算不生病,也会老啊”蓝允恋轻笑道。只是那笑容这一丝牵强,又带着一丝完笑。

    “那从现在开始到你老去之前,你的时间都是我的,可好?”皇甫凌烈一脸认真的看着强颜欢笑的蓝允恋,眼神中是从未有过的真诚和温柔。

    “啊!”蓝允恋的嘴型变成了o形,她这是被告白了吗,蓝允恋回过神,感受到皇甫凌烈炙热的目光,蓝允恋霎时脸一红滚烫滚烫的,“我,我去煎药。”蓝允恋捂住自己红彤彤的脸离开皇甫凌烈的视线。

    皇甫凌烈的唇角扬起,这小妮子真容易害羞,不过,嗯!很可爱。

    良久,蓝允恋端的一碗药进冰房,因为平常人碰不得寒灵芝的关系,熬药,端要这种活蓝允恋也只好亲力亲为了。

    冰房里,皇甫凌烈,时刻守在皇甫翎身边的陌哲,有接到消息立刻赶来的北夜玹和宫勋耀,还有月幽影都在,蓝允恋一勺一勺的把整碗药给皇甫翎喝下去,五双眼睛盯着,各有所思。

    “好了,不用担心了,今晚就可以好了”蓝允恋笑起来道。

    听到蓝允恋这么说,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忙了那么久,你也去休息吧”皇甫凌烈道。从到琉璃基地,再到回来,蓝允恋都没有怎么休息,脸色略显疲惫,看着也揪心。

    “嗯”蓝允恋也不拒绝了,毕竟她是真的很累。

    蓝允恋刚走出刚走到门口便觉得大脑一阵眩晕,眼前一片模糊,随后就向后倒去,皇甫凌烈慌乱的快步上前扶起蓝允恋,“蓝允恋,醒醒,蓝允恋,陌哲”皇甫凌烈唤了几次无果,把蓝允恋抱了起来,转眼叫了一眼陌哲。

    “烈,今年怎么了,治好了一个又倒下了一个”。北夜玹看着消失的背影,不禁感叹起来。

    宫勋耀深邃的眼眸中,泛着波澜,静静的看着发生的事情,他总感觉皇甫凌烈有事满着他们,从来到皇甫宅的时候,皇甫凌烈时而看这蓝允恋,那眼神中透淡淡的爱意,和担忧,连一向疼爱的妹妹都不怎么看了。

    “喂,想什么呢?”北夜玄把手放在在宫勋耀面前晃了晃。

    “哦,没什么”宫勋耀回过神来道,“玄,你觉得有没有可能烈喜欢上蓝允恋了”

    “啊。你脑洞也太大了吧。”北夜玄瞪大眼睛,一副收惊了的样子,如果此时他的最里含有水的话,一定会喷出来。“不过,要是他们真在一起,也没什么坏处啊。”转念一想皇甫凌烈的目光,北夜玄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说道。经过皇甫翎晕倒的事件,北夜玄也算认识了蓝允恋。

    ”可是……”宫勋耀若有所思的说道。

    “可是什么啊,以前没见过你这么婆婆妈妈的,就算烈喜欢你也不能阻止啊”额,是谁之前还说要防备来着,宫勋耀只能默默扶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