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救。四少!

    更新时间:2015-11-24 22:38:29本章字数:2844字

    漆黑的夜,冷风萧瑟着周围的树枝,冰冷的中夹着恐惧与血腥的味道。

    黑夜中闪过一丝光芒,了无人烟的马路上,一辆玛莎拉蒂正在飞驰,一个美丽的女孩漫不经心的开着车,轻柔的秀发垂落香肩,性感的嘴唇轻启,如夜莺的歌声一般清脆优美的歌声给这无迹的黑夜带来一丝生机。

    “几个饭桶保镖就想困住我,也太小看我皇甫翎了”皇甫翎乐得豪不夸张地自语道,她从小就古灵精怪,那些看管他的保镖估计已经被她的混合剂(辣椒粉+芥末+薄荷)搞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皇甫翎,皇甫家千金,18岁,一个喜欢自由的女孩,可惜她从小就被怪病缠身皇甫凌烈对她更是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所以皇甫翎很少有出门的机会,今晚的月圆之月皇甫翎毫不犹豫的甩开保镖跑了出来。

    正当皇甫翎想要加速时眼前落入一个冰冷的物体,让她不得不急忙刹车道:“什么鬼?”皇甫翎惊恐的看着灯光前的不明物体,良久才缓过来。

    明亮的光芒照射在女孩冰冷的身体上,皇甫翎惊异的停下车并从玛莎拉蒂上走下,一头披肩的秀发垂直腰下,白皙透着粉红的脸上,黑色双眸清澈而明亮,配一身简单却不单调的浅蓝色紧身连衣裙,更显得她脱俗美丽。

    “小姐,醒醒”皇甫翎走到受伤的女子身旁,只见女子蜷缩着身子哆嗦着,她的眉头紧皱,好似在承受某种痛苦。皇铺翎扶起女孩的身体,试图叫醒她,迷糊中的女孩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她,就睁开双眸看着眼前这个女孩虚弱的哆嗦道“冷,好冷”,女孩再次晕了过去。皇铺翎借灯光看到满脸是血的女孩睁开双眸。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令她想呕吐,原来她受伤了。

    “小姐你怎么了?”刚从家里跑出来,现在万万不能回去,怎么办?皇甫翎心里纠结着,最终她选择了自己在外面的一处房子,虽然那里没有像皇甫家一样的医疗设备,但基本的医疗设备还是有的就活她应该不难,皇甫翎这样想着已经把女孩扶上了车,一道光芒闪过,带走了嗜血,带走了杀戮。

    枫林别墅

    枫林别墅区虽说只有几户人家其主人却都是首屈一指的富豪,当下正是夜生活的逛欢时期,那些用钱如泥沙的富豪怎么甘于在寂静的夜里安眠,剩下在枫林别墅区的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

    皇甫翎熟悉的扶着女孩走进别墅,借着灯光皇甫翎清晰的看到女孩的装扮以及身上的伤,一身黑色皮衣俨然一位杀手的模样,再看看脸虽说满脸的血却没有伤口应该是敌人的血,背肩有枚飞镖,附近的血肉已经变成了黑色,毒?而且还是黑蝎子的毒,见多识广的皇甫翎快速做出判断,这下麻烦了飞镖容易取可这毒不好解啊!

    皇甫翎看着受伤的女孩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接着便毫不犹豫的拿起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皇甫翎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人命关天,虽然猜到会是怎么样的后果。

    “接电话,快接电话”皇铺翎嘴里焦急的念叨着。

    “玹,这次回来不打算走了?”陌哲问道。时隔两年兄弟四人又有了‘凑成一桌麻将’的机会。今天兄弟四人齐聚酒吧,只为给北夜玹接风,在场的还有一旁沉默不语的宫勋耀,皇甫凌烈去了洗手间。

    陌尘。男。23岁。亚洲最大药商企业继承人。医学男界的奇葩,在他手上只有把死人医成活人,没有一次失败的案例,可是却无法医治皇铺翎与生俱来的怪病。

    “那是自然”北夜玹的声音很有磁性,他妖魅的双眼盯着手中泛红的液体,嘴角轻扬,如果此时有女性在场,肯定被他迷得七荤八素,殊不知那笑却代表着嗜血,家族战争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从他决定回来的那一刻就注定逃不掉。

    北夜玹。男。25岁。北夜财团唯一的正统继承人,正因为这样那些视财如命的亲戚对他虎视眈眈。

    一串悦耳动听,如云流水的钢琴声响起,陌哲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字眼,不由的皱眉,现在是午夜时分,翎儿不应该在休息了吗?陌哲心中打起一个问号。

    “喂,翎儿什么事?”手机响起一个深稳的声音还澎湃的音乐。

    “陌哲哥,你现在说话方便吗?”电话中皇铺翎的焦急声阵阵传来,这让陌尘不禁心泛涟漪,陌哲看着身边的两位伙伴。

    其中北夜玹递给陌哲一个懂得的眼神,陌哲便走出了包厢,多年的兄弟之情一个眼神就可以确定,无需怀疑。

    “什么事?你说”陌哲此时已经走出包厢。走廊里失了嘈杂的音乐,陌哲更能听得清楚皇甫翎的声音。

    “我有一个朋友她中毒了,好像是黑蝎子的毒,我想救救她”虽是很着急却也是万分柔和的声音。

    “什么,黑蝎子的毒?翎儿你没事吧”陌哲一听这话就急了,怎么会是种了黑蝎子的毒?

    “我没事,陌哲哥只是我的朋友受伤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电话的另一头皇甫翎哭了,陌哲心里一阵绞痛。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我这就过去你在哪里呢?”陌哲安慰着皇甫翎,此时他已经猜出皇甫翎肯定不在皇甫宅了,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枫林别墅,”皇甫翎悬着的一刻心终于放下了一半,有陌哲出手就不怕这个女孩死去。“不要让我哥哥知道”皇甫翎说道。

    “好”陌哲放下手机回到包厢内。

    顶级的包厢中播放着嘈杂的音乐。

    “翎儿又怎么了?”在旁边喝酒的北夜玹看到接电话回来的陌哲神色凝重便问道。今天是给北夜玹接风的,在场的还有宫勋耀,皇铺凌烈去了洗手间。四人从小就是好兄弟,这次北夜玹回来也是为了自家的企业打算。

    “哦!叫我去帮她一个忙,玹,我先走了,这杯酒当赔罪”陌哲又拿起一杯酒喝下后,拿起外套匆匆往外走。剩下的北夜玹和宫勋耀摇了摇头叹息。

    这样匆匆忙忙的样子让别人不相信没事都难,陌哲心里好像飘起了一块石头让他放不下,黑蝎子的毒?难不成皇甫翎糟到了黑蝎子的攻击?

    良久,包厢的门再次开了,进来一位男子,他的眼神漆黑深邃,高挺的鼻梁,完美的轮廓,他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令人震撼,不过此时他的西装已有些微皱,像是经历了什么打斗,但是神情确实异常的平静。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酒都喝完了”北夜玹不满的抱怨道,指着桌面上的空酒瓶子。今天是给他接风,一个见色忘义,一个不见踪影。

    “处理了一个麻烦”皇甫凌烈简单的回答道,对于一个小麻烦他并不想解释那么多。

    皇甫凌烈。男。26岁。皇甫集团的掌控人,商业界、黑白两道的无冕之王,尚有爷爷皇甫言在世,极致疼爱自己的妹妹皇甫翎。

    “陌哲呢?”回到包厢的皇铺凌烈没有看见陌哲便问道。摇晃的五色灯打在皇甫凌烈白皙的脸上,妖魅的双眸尽藏光底,让人看不清他冷酷的神情,亚历山大特别定制的西装显得格外成熟稳重。

    “翎儿叫走了”北夜玹撇了撇嘴无心答道。

    “翎儿?”皇铺凌烈听到这个名字马上变了脸色,皇铺凌烈对她这个妹妹可是疼到了极点。再说了现在可是三更半夜,不用猜就能想到结果,皇甫翎又跑出去了,为什么要叫陌哲?遇到麻烦了?

    “是”北夜玹应道。皇铺凌烈立即摔门而出,嘈杂的包厢萧然无声。

    “诶!这就走了,到底还是不是给我接风的”北夜玹饮下一口红酒抱怨道。一堆的烦心事在他的心里堆积着。

    “玹。这不是正常的吗?谁让我们兄弟四人也就只有翎儿这一个妹妹呢?走吧!看看去,陌哲的神情可不太好”宫勋耀叹了一声拿起一杯酒吞下,拿起外套和北夜玹追上。

    “玹,今天好像是满月”宫勋耀做出会所看着星空上的一轮明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北夜玹说道。

    宫勋耀。男。27岁,宫氏集团的掌控人。

    “怪不得翎儿敢跑出来,原来如此,走吧”听到宫勋耀这么说北夜玹也抬头看着星空,那明月就这么悬挂在天边,释放着它寒冷的光芒,北夜玹似乎明白了什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