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运被救

    更新时间:2015-11-25 19:18:44本章字数:3312字

    『在人生中的某一刻你一定会和某个人相遇,那个人可以是魔鬼为你带来眼泪和伤痛,可以是天使为你带来笑容和欢乐』

    和煦的阳光透过光洁的玻璃窗跳跃在洁净的地板上,清风越过窗台吹动着窗帘犹如跳舞的精灵般美丽。

    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女生,柔亮的黑发,精致的小脸,完美的五官,就连皇铺翎为她清洗脸上的血迹之后也不由得惊叹,从未见过比她还美上几分的女生。女孩动了动僵硬已久的手指,缓缓的睁开水灵的眼眸,强烈的日光射进眼眸,女孩看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欧式风格的房间,温馨而典雅,女孩想坐起来,肩膀上却传来一阵剧痛,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女孩想把手提起来,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女孩扒在床的旁边睡觉,大概是十八岁的样子,一头栗色的长卷发,翘起长弧度的睫毛,樱桃般的嘴巴,皇铺翎感觉到有异样,柔柔了水灵灵的大眼睛,可爱极了,皇铺翎看着女孩看着自己微凝的双眸。

    “你醒了?你觉得还好吗?”像夜莺一般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充满了关心和温暖,对于这个陌生的女孩,皇甫翎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

    “你是?”蓝允恋朦朦胧胧的醒来,虽然惊讶着自己居然还活着,但她关心的是谁救了她?

    “我叫皇铺翎,这是我的家”皇铺翎盯着女孩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确实美得惊人。

    皇铺翎?皇铺集团的大小姐,女孩听她的奶奶说过这个名字,不过这么一个好女孩,却有与生俱来的怪病。真是可惜了。

    “你叫什么?”看着女孩发呆之际,皇铺翎拉回了出神的女孩。

    “我……”女孩犹豫着,那些黑暗的日子里的戒备之心在女孩的心中涌起,毕竟在杀戮中长大了她说没有谨慎是不可能的。

    “蓝允恋”但是对于这样的一个女孩她没有防备,况且琉璃集团的消息是封闭的,外面的的根本不知道琉璃姓什么。

    是的!她是蓝允恋,那个琉璃集团的继承人。那个让人想要拥有的珍宝。

    “蓝允恋,你的名字真好听”皇铺翎微信道。

    “我怎么会在你家?”蓝允恋问道,她记得她被追杀,晕在马路上,后面的事情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呀?晕倒在马路上!还好遇到我,不然你就惨了”皇铺翎说道,看到蓝允恋清醒,她也彻底放心了,那天晚上的折腾情景却不断在脑海里浮现。

    “晕倒在马路上?你把我带回来的?”蓝允恋心中有疑问,怎么可能,那天晚上她明明是寒气发作的时间,任何人都碰不得的。

    “对啊,不过我没有把你带回这里。是我哥把你抱回来的。说到这皇甫翎的思绪有忍不住飘回了前天晚上。

    皇甫翎带着受伤的蓝允恋去了自己私人别墅,皇甫翎一到别墅就清洗女孩,因为没有佣人皇铺翎只好亲自动手了,皇铺翎小心翼翼的帮蓝允恋换下皮衣,白皙的皮肤呈现在她眼前,皇铺翎擦拭着蓝允恋身上的血迹,然后为她穿上衣服,漏出了受伤的位置,等待着陌哲的到来。

    “翎儿”陌哲没按门铃就闯进来,看到皇铺翎没事,心里放心了好多,却感受到一丝凉意,四处搜寻终于在床上看到了一个绝美的女子。

    “翎儿,她是?”陌哲看着如此美貌的女子,脸上却泥泞着痛苦的表情,陌尘在看到了旁边的血水,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可是在皇甫翎的朋友录中却从来没有过眼前这个女孩的痕迹,而皇甫翎说她是朋友,怎么回事?

    “陌哲哥,先救救她吧”皇铺翎祈求道,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想救醒她,也许是一种心灵之间的链接吧。

    “好,翎儿,你先别担心,我看看”陌哲放开皇铺翎走向躺在床上的蓝允恋,陌哲越走进,她就能感受到女孩身上散发这一股寒气,现在已过午夜时分,女孩身上的寒气也渐渐退却,但却还是让陌哲打了一个哆嗦!

    怎么有一丝寒气,这女子是谁?陌哲在心中打起了一个问号?陌哲摸着女子的手异常的冰凉。

    “陌哲哥,怎么了?”见到陌哲琢磨不透的神情,皇铺翎走上前问道,心里实在着急,皇铺翎走到床边拿起毛巾替蓝允恋擦去额头上的汗。看到皇铺翎如此从容,陌哲心里一大堆的疑问产生,难道翎儿没有感觉到寒气吗?如此的从容。

    “翎儿,你有没有感觉有点冷?”陌哲心里已经有一点怀疑,为什么会有寒气?翎儿却不受影响?

    “没有啊,刚才帮她清洗我现在还有点热呢,怎么会冷”皇甫翎一脸疑惑的看着陌哲道。

    “那她是谁?”尽管心里已经有了一点猜测,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早听闻隐世组织琉璃的三位继承人身具寒气,皇甫翎犹豫着,“你别骗我,你的朋友里面什么时候有过这个人了”作为皇甫翎的哥哥之一,对皇甫翎在清楚不过了,连皇甫凌烈都逊色几分呢!

    “我不知道,我在跑出来的路上看到满身伤痕的她就救她回来了”皇铺翎如实的回答。

    “陌哲哥,你快救她?”皇铺翎看着蓝允恋痛苦的皱眉头,不断的祈求着陌哲。

    ‘琉璃’人出现在皇甫宅外围,他们想干什么?有看看蓝允恋身上伤痕累累,这个女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皇甫翎感受不到这女子身上的寒气?一系列的问题涌现在陌哲的心头。

    怎么救?她散发的寒气长时间待在身旁必然会冻僵,正当陌哲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女孩身上的寒气却渐渐消失了。

    陌哲默默的为女孩治疗着。

    ——————————————————————————

    打斗中的黑蝎子发现一旁受伤的女孩不见了,怒斥黑牡丹和白虎,黑蝎子要去找女孩,而在往前就是皇甫家的地盘,黑牡丹和白虎的势力没有黑蝎子那么强横,对皇甫集团还是很忌惮的,不过为了即将到手的珍宝,牺牲点也没有什么,想着他们还是进入了皇甫家的地盘。

    “少爷,不远处发现黑蝎子,白虎,黑牡丹朝这边来,还带了不少杀手”保镖急急促促的走来像皇铺凌烈报告情况。

    皇甫凌烈风风火火的赶回皇甫家却没有看到皇甫翎的身影,正要出门是保镖队长转来了消息。紧接着宫殒燿,北夜玹两位也赶到,所谓兄弟,有难同当,两肋插刀!

    即使是深夜皇甫家的大门依旧散发光芒,隐藏在黑暗中杀戮的气息悄然而至,皇铺凌烈、宫殒燿等人早已在大门外等候。

    “深夜打扰,凌少实在不好意思”说话的正是黑蝎子,而此时他的额头不断冒出冷汗,本来以为只有皇甫凌烈在会好对付一些,可没想到北夜玹和宫勋耀也在。

    “知道来打扰,还不快滚”皇甫凌烈如王者般的气息降临,凌厉的目光射向黑蝎子那张让人‘恶心’的脸,一脸想把他碎尸万断的表情。

    “额,,不知凌少有没有看到一个身受重伤的女子”黑蝎子壮着胆子一脸不怕死的说到,反正都打扰了也不在乎那多出来的一刻。

    “黑蝎子,你皮痒了是不是,不管我们有没有看到,这里闯入者,你应该知道代价”说话的是北夜玹,他绝不允许一个小小的蝎帮欺负到他们头山。

    “对不起,凌少,打扰了”黑蝎子看出了皇铺凌烈有些不耐烦,本来在太岁上动头已经让他胆战心惊,而现在他有点想死的冲动。

    “等等”皇铺凌烈强而有力的声音震住了黑蝎子等人。

    “不知凌少还有什么吩咐?”黑蝎子转过身来额头直冒冷汗,不敢正视皇铺凌烈的眼睛,一直低着头!妈的!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窝囊过,黑蝎子心里暗骂着没出息的他,心想总有一天我不会在给任何人低头。

    “ 你惹到了我, 就这么走了,未免也太看不起皇铺家了”皇铺凌烈扯了扯微小的双唇,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不让他尝点苦头还真不把皇铺家在放在眼里了。

    “那凌少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黑蝎子知道皇铺凌烈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他在皇铺家头上动土呢?

    “我听说你从‘琉璃’手中拿到拿到了‘镜月湖’的地标项目,不知道可否拱手相让”皇铺凌烈嗜血的说道,他本没有兴趣去干扰这个项目,要不然这个项目已是他的囊肿之物,没办法谁让黑蝎子惹了他了,而且镜月湖是华国首都有名的景点,而且地处优势,是一个很好的地段。不狠狠的敲诈他就不是皇甫凌烈了。

    “这……”黑蝎子有点为难,可对方是皇铺凌烈让人恐惧的男人,黑蝎子不答应也得答应。

    “怎么?不愿意?”皇铺凌烈黑下脸说道。

    废话,当然不愿意,这个地标他拿命来换的,誰知道皇铺凌烈狮子大开口,一上来就要去了这个地标项目,现在要拱手相让当然不愿意。

    “没有,凌少拿走便是”黑蝎子恭敬的说道。若是黑蝎子不答应的话,皇甫凌烈的下一句可能是『不答应的话,就灭了你的帮派』

    “记住你说的话,滚”皇铺凌烈的耐心也到了极点,不过今晚还算有收获。

    “是,是、是”黑蝎子应着,很快就和他的手下消失在夜色中,让这么美好而夜又恢复了平静。

    看着黑蝎子等人离去,皇甫凌烈转过头说道“燿,玹你们在这守一会我去找翎儿”三更半夜黑蝎子等人能出现在这里肯定有什么事要发生,以防他们在折回来必须要有人坐镇才行。

    “嗯”北夜玹应道,宫殒燿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好像再说人在家在!家亡人亡一样,当然最后一种情况是不会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