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若安好,便是我的光明!

    更新时间:2015-11-28 20:11:43本章字数:2693字

    昏暗的房间里,一个俊俏的男人站在被黑色窗帘遮住光线的落地窗前,黑暗中,只见烟雾缭绕在他的耳畔,他的幽黑的眼睛里透露着淡淡的悲伤,窗前他修长的身影显得格外落寞。

    “怦”房间的门被狠狠的踹开了,一声巨响打破了这良久的宁静。

    “瑾,你为什么要怎么做?”门外气冲冲的走进来的一名长相妖孽的男子冲着窗前的男子怒吼道。

    “来了”站在窗前的男子的语气很平淡,也没有回头看来人,也没有因为男子的来势冲冲而生气,对于男子的到来似乎这是在他的预料之中的事情。

    “你说,为什么要叫三大帮派去攻击恋儿,你不知道那会要了她的命吗”见被称为瑾的男子那么淡然,来人就急了。兄妹三人不离不弃,同甘共苦,可眼前的男人却派人去攻打自己的妹妹,顿时让他的怒火中烧。

    “我知道,可是事实证明在她最弱的时候她还有自保的能力,我们不可能永远在她身边保护她啊”说这话时瑾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无奈,他们是被‘琉璃’创始人捡回来扶养长大的孩子,可是最近他却发现事情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可你也不能这么做呀”他接到消息三大帮派攻击蓝允恋,蓝允恋深受重伤被皇甫翎所救,接着被皇甫凌烈带回家,而这幕后黑手竟是她的亲哥哥蓝亦瑾在操纵。

    “我只是不忍心看到她那么痛苦,更不想让恋儿成为她报复的牺牲品”蓝亦瑾终于回头看着来人缓缓说道。

    蓝亦瑾.男.27岁.隐世组织‘琉璃’的第一继承人,蓝允恋的亲哥哥。

    “什么意思?”妖孽男子一惊问道,他当然知道蓝亦瑾说的是谁?可是他一时蒙了,那个收养他们的人做了什么竟然让蓝亦瑾让妹妹远离身旁。

    “亦恒,你真的以为她会那么好心收养我们吗?”蓝亦瑾说着走到书桌前那起一沓不薄不厚的文件递给蓝亦恒,没错,眼前的男子正是蓝亦恒,‘琉璃’的另一位继承人。

    蓝亦恒.男.27岁.隐世组织的第二继承人,一生只为守护蓝允恋而存在。

    “这些年我一直在调查,为什么她允许我们跟任何人合作唯独皇甫集团不行,这背后的故事远比我们知道的要多啊”皇甫凌烈淡淡的说道。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于仇恨真的让他想要远离,可当想要抽身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深陷其中。

    蓝亦恒不可思议的翻看着资料,这些年一直把他们当亲孩子养的人居然把他们当成报复皇甫言的工具。

    “这不可能啊?这些年她最疼爱的就是恋儿啊”蓝亦恒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事实就摆在自己眼前,况且蓝亦瑾不会欺骗他的。

    “疼爱?我们身上的寒气拜谁所赐?我们每月取血去喂养那些蛇虎狼又是为了什么?”蓝亦瑾的脸冷了下来,想想这些年所做的都觉得悲哀,他们兄妹三人为‘琉璃’贡献着一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寒气刺骨,每月取血这些都可以不计较,可当恋儿吃下最后一颗‘寒灵芝’的时候,她就要恋儿的心来喂那些蛇虎狼为让她能够好好的控制它们”蓝亦瑾解释着,他也不愿意相信着是事实,可证据摆在眼前,他不得不接受。

    “为什么?为什么要控制它们?”蓝亦恒呆愣着,他们饲养的牲畜确实攻击力,听话的程度都达到了成精的状态,想到这些年种种,不由得一阵心寒。

    “为了更好的杀人,凶残暴力加上毫无意识只会听命令的野兽比起人你说那个更好一点”蓝亦瑾继续耐心的解释着。

    “控制就控制,取血就行,为什么还要恋儿的心”蓝亦恒还是不明白。

    “彻底控制的最后一步就是要恋儿的心”蓝亦瑾说道,心.血液交流的场所,汇聚着灵魂,是人的意识跳动的地方。

    “我的心不可以吗?拿走我的心就可以了,我也服用了‘寒灵芝’,我也拥有寒气和控制野兽的能力啊”蓝亦恒说道,毕竟他的命是她给的他愿意还给她一切,哪怕是心是血是命他都不会犹豫,可唯独蓝允恋不行,他此生唯一的心愿就是守护蓝允恋让她好好活着。

    “我们都不可以,只因恋儿是女孩”蓝亦瑾的想法何不跟蓝亦恒一样,若能保全他愿牺牲。

    “这跟你那恋儿送进皇甫家有什么关系,我们难道不足以保护恋儿吗?”蓝亦恒问道,他还是不明白就算他们是她报复的工具把蓝允恋藏起来或是送得远远的就好,为什么要送进皇甫家,而且以那样的方式。

    “有些事情还是要找到源头的,或许皇甫凌烈能够克制恋儿的寒气” 蓝亦瑾说出原因。对蓝亦恒他没什么可隐瞒的,这些年蓝亦恒为蓝允恋做的不比他这个亲哥哥差,为了蓝允恋他相信蓝亦恒知道该怎么做。

    “为什么?”蓝亦恒又愣了,一直以来缠身的寒气居然还有克制一说。

    “‘寒灵芝’是皇甫言培养的,‘琉璃’还没有成立的时候她跟皇甫言是认识的,当年想要彻底控制野兽的也是皇甫言,她就和皇甫言一起研究 不过当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皇甫言突然要停止研究,她死活不同意,不久他们就决裂了在后来你也知道,她想要用皇甫言的办法杀了他”

    “据我所知,皇甫凌烈的妹妹皇甫翎的情况跟恋儿情况相反,新月的时候皇甫翎的身体会发热昏迷,我想应该是皇甫言培养出了什么来抵消‘寒灵芝’,既然是实验品我猜皇甫凌烈也服用了皇甫言培养出来的东西,可他却没有被侵蚀,所以皇甫凌烈可能恋儿的解药,只有他才能救恋儿”蓝亦瑾把他所知道的告诉蓝亦恒,只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无法保证蓝允恋的安全,多一个人多一分保障。

    听着蓝亦瑾的话,蓝亦恒已经完全呆滞了,他无法相信自己深陷在一个阴谋中,而布局的人是扶养他长大的人,蓝亦恒慢慢的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缓冲着着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良久,蓝亦恒开口问道:“既然‘寒灵芝’与皇甫言另外培养出来的东西相克,为什么皇甫言没有用‘寒灵芝’来救皇甫翎?”不管怎么样他现在要弄清所有,绝不给她伤害蓝允恋的机会。

    “培养‘寒灵芝’最重要的药是她的血 他们决裂后,皇甫言再也无法培养出‘寒灵芝’了”蓝亦瑾摇了摇头解释着。

    “你把恋儿送进皇甫家,她知道了怎么办?”蓝亦恒担心的问道,以那个人的精明程度肯定会发现的,到时候他们都将处于不利的状态。

    “所以就要你满着了”蓝亦瑾说道。“恋儿那里也不用告诉她实情 那样的话她会受不了的”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蓝亦恒安下决心只要有他在就不会给任何人伤害蓝允恋的机会,只因他爱她。

    “亦恒,恋儿到皇甫家之后,发现皇甫翎的情况,我想她会去拿‘寒灵芝’来救她,‘寒灵芝’丢了,她肯定会察觉到什么,我想让你在恋儿拿了‘寒灵芝’之后毁了那个基地,不要让消息泄露出去”蓝亦瑾说道,对于妹妹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了,既然这样,他只有在幕后洞悉一切 为她铺路。

    “嗯,我会的,其他基地的‘寒灵芝’也偷偷毁了吧,不能让恋儿在服用‘寒灵芝’了,即使再培养出来也需要5年的时间也足够我们拖延时间了”这一观点显现了蓝亦恒心思细腻,考虑周到的特点,表面上他是放浪不羁,可一旦认真起来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他的脚步。

    “可以,但前提是不要让她发现任何痕迹,另外找一个女孩来假扮恋儿,这件事情能满多久是多久”蓝亦瑾说道,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嗯 我明白”

    黑暗的空间,坚定的决心,你若安好便是我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