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质疑

    更新时间:2015-11-30 20:32:55本章字数:3364字

    人的疑心不可无,当自身利益受到威胁时,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怀疑的对象。

    奢华洁净的办公室,暖暖的阳光并没有把散发在空气中的冷闷气息给去除,一身黑色西装的宫勋耀坐在办公椅上,双眸盯着电脑上的数据,一如既往的冷漠。墨色西装的北夜玹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精美帅气的脸上有点邪魅的微笑。

    “耀,你对那个女孩有什么看法?上次烈叫我调查过她,已经好几天了却什么也查不到”北夜玹一本正经的说道,两眼直盯着手中的红酒。

    “那女孩?”听到北夜玹这么说宫勋耀尖锐的眼眸中闪着冰冷的寒光,一个能让黑蝎子亲自出马的女人肯定不简单,但是不管他是何方神圣只要伤害到他的兄弟,他一定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嗯!你不觉的很奇怪吗?”北夜玹意味深长的撇了宫勋耀一眼,来路不明的人对他们随时可能产生威胁。

    “奇怪?难道一点信息都没有?”耀紧紧的盯着电脑上的数据,微微皱眉,这倒是引起来他的兴趣了呢。

    “真的一丝都找不到”北夜玹的声音有点低,也是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能在兄弟面前理直气壮的说呢!说实在的不是他的能力有问题而是那个女子真的很神秘。

    “黑蝎子这几个月的行踪呢?”宫勋耀一语道破,真的有点想打人的冲动,堂堂一个集团的总裁,拥有全世界最高端的情报收集网居然什么都查不到。

    “黑蝎子近几个月来没什么动静,其他两人也一样,怪的是黑蝎子,白虎,黑牡丹前天突然同时出动去捉她,结果不仅失败,损失惨重,现在黑蝎子还不知所踪”精致帅气的脸宠已没有平常的放浪不羁,原本柔和的双眸闪过一丝冷冽,北夜玹很认真的说道。

    “同时出动?这三个帮派向来没有交际,就算有也是商场上的敌对,怎么会同时出动?”宫殒燿眼中晃过一丝光芒,邪魅的笑微显在嘴角,“我想应该是那个女子被算计了,如果她是一个帮派里的领袖或是杀手,那么就有可能在她出来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人把消息透露给三个帮派,让三个帮派杀她”宫殒燿认真的分析着,这种琐事他从来不想去理会,要不是和皇甫凌烈有关系的话!

    “是什么能让他们同时出动?难道她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北夜玹好像找到了新大陆般突然醒悟,阴冷的气息从眼中蔓延。

    命运之轮重新开启时,谁也无法逃脱。

    “耀,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会会那个女孩”北夜泫放下手中的酒,站起来对宫勋耀说道。

    “不去”宫勋耀冷冷的说道,这么无聊的事情他才不会亲自出马呢!

    “嘿!耀你不去的话”北夜泫脸上挂着阴冷的笑容,好像是在暗示宫勋耀什么。宫勋耀心里直发冷,他可清楚的记得北夜玹的整人过程。

    “嗯”宫勋耀无奈放下手中的电脑,站起来首先走出去,北夜玹紧跟而上。这么明显的威胁!怎么会有这样的兄弟呢!哎!

    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呼啸而过,留下路人震惊的神情,兰博基尼停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堡前,从车上走下两个俊逸非凡的男子,忠叔很吃惊的迎过来“两位少爷”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来干嘛,忠叔还是礼貌的迎接了。

    “忠叔,那个翎儿在吗?”北夜玹深思了一下,总不能开口就问蓝允恋吧!

    “小姐去学校了,不知两位少爷可否有事要我转告”忠叔和蔼的回答道。

    “没有,忠叔,那个烈带回来的女孩呢”北夜玹再次问道,皇甫凌烈飞去欧洲了不在家,又听说皇甫翎也不在,北夜玹就更放心了。

    “玹少爷说的是蓝小姐吗?”忠叔微微疑惑,虽然震惊,但还是马上回答道“她在主楼呢!”虽然北夜玹和宫勋耀不是皇甫凌烈,但是他们这么多年情谊情同手足,忠叔对他们也很是友好。

    “忠叔你知道她的来历吗?”一旁不说话的宫勋耀问道。

    “耀少爷说笑了,忠叔怎么会知道呢,她来的你们也是在的”忠叔如实回答,他确实不知道蓝允恋什么时候来的,第一次见到蓝允恋还是在她二次醒来的那个早晨吧。

    “那好吧!忠叔带我们去见她吧!”北夜玹道出了此次来的目地。

    “蓝小姐!泫少爷和耀少爷要见你,要你到客厅”佣人来到了蓝允恋的的房间,恭敬的说道。

    “泫少爷?耀少爷?谁呀?”此时,蓝允恋刚刚醒来,女仆就进来了,蓝允恋听到这两个陌生的名字,微微皱起眉头,疑惑的问道。

    “就是北夜泫和宫勋耀两位少爷”女佣微笑着解释,虽然女嫉妒但是这种情绪却不能流露于表,在皇甫凌烈家的女佣教养是无与伦比的,对于主人家的事情不得过问,不可多说,否则会生不如死。

    好吧!说了等于没说,只有两个名字!是谁呢!蓝允恋晃晃自己的脑袋,起来,穿戴整齐随佣人下去。

    “你们好!你们是?”蓝允恋从楼上走下来,视线马上落在客厅沙发上两个身躯笔直的人身上,蓝允恋简简单单穿了一套家居服,气质完全就像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蓝允恋很有礼貌的上前打招呼,樱桃般小巧玲珑的嘴唇扬起甜甜的微微,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误落凡尘的天使。

    “你好!我们是烈的兄弟”北夜泫俊逸精致的五官有着阳光般温柔的笑容。

    “你们来找皇甫凌烈吗?可是他出差了,你们不知道吗”蓝允恋疑惑的看着两人问道。无事不蹬三宝殿,蓝允恋料定他们是来找皇甫凌烈的。

    “我们是来找你的”北夜玹目视着蓝允恋,淡淡的妆容,精致的五官,柔顺的长发任意散落在腰间,确实很美!

    “找我?有事吗?”貌似跟他们不熟,还是第一次见面,蓝允恋疑问道。

    “你到底是谁?”北夜泫开门见山的问道,他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周旋,他的情报网居然找不出一丝信息,他的好奇心也升到了顶点,步步紧逼。

    蓝允恋很淡定心想没想到他们特定跑来是问她这个,在他们眼中她可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是存在一定危险性的。

    “你们真想知道啊”蓝允恋似笑非笑的看着北夜玹,她的眼神真的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北夜玹和宫勋耀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蓝允恋会告诉他们,可是他们想错了,蓝允恋紧接着又说道:“可是我还不想我还不想告诉你们”。

    “你……”真的被气到了,蓝允恋这给了一颗糖又扇了一巴掌的做法,让他的怒火渐渐上升。

    “你能在众多杀手中脱身,你的身份也不简单吧”一旁的宫勋耀说话了,他的眼神甚至要比皇甫凌烈的深邃迷离,更让人琢磨不透。

    “嗯,是呀,我的身份的确不简单”蓝允恋眨着漂亮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真实回答。可在北夜玹看来蓝允恋就像是戏弄他们一样。

    “我告诉你不要触碰我的底线”北夜玹怒了,恶狠狠的看着蓝允恋,那自带毁灭的气息扑面而来。

    “嗯,我不碰”蓝允恋一脸认真的答应着,她不是个傻子,惹怒了他们她不会好过,“你们来问我是谁,是因为怕我是什么间谍,伤害你们吗?”蓝允恋道破北夜玹和宫勋耀心中所想。

    “如果是,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北夜玹也否认,大家都是聪明人一句话挑明了。平时的北夜玹再怎么吊儿郎当,却是最重情的那个,北夜玹狠起来死神也不过如此。

    “抱歉了,我不是,而且我也不会伤害你们”蓝允恋释然,同时也赞美他们的兄弟情。

    “你们怎么来了?”清灵的声音传来,皇甫翎突然出现在门口,刚从学校回来的她穿着学生制服,白色衬衫,红色外套,浅灰色短裙,秀发高高挽起,俨然一个学生妹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看到北夜玹和宫勋耀两人,皇甫翎也是很高兴的,但是转念一看,气氛不太对呀!

    “额,翎儿你不应该在上课吗?怎么回来了”北夜玹看见皇甫翎立马心虚道,一点也没有刚才的威厉。

    “学校太无聊,我就回来了”皇甫翎边进来边回答,把背包自然地放在沙发上,奇怪的看着站着的三个人问:“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翎儿这是你要的蓝宝石”北夜玹机智的转移话题,从兜里拿出一个红色小盒子打开,一枚精致的蓝宝石闪现,还好有上次皇甫翎向他索要的蓝宝石做借口。

    “哇,谢谢玹哥哥”皇甫翎开心的接过盒子,如北夜玹所料她把刚才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她向来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况且对方是哥哥的朋友自然也没想太多。

    “你开心就好”温柔的话语,北夜玹的眼眸里尽是宠溺。

    宫勋耀默默观察了蓝允恋,发现蓝允恋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恶意,她看到皇甫翎开心,眼神里也流露出一丝喜悦,想到这里,宫勋耀对蓝允恋的警惕之心也渐渐消除。

    “玹,我们该走了”宫勋耀看了看手表,对北夜玹说道。

    “嗯,翎儿,我们就先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啊”北夜玹说道。

    “嗯”皇甫翎回应着。

    北夜玹看了一眼蓝允恋,就和宫勋耀走出皇甫宅。

    “耀,有什么看法?”走出皇甫宅,北夜玹就问问。

    “猜不透”宫勋耀摇摇头。

    “不是吧,你一向不是分析帝的吗”北夜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居然还有宫勋耀看不清的人。

    “不过,从目前看来她好像没有恶意”宫勋耀托着下巴,一副经过深思熟虑的样子。

    “管她呢,只要她做出不利于我们的事,我会让他知道代价”北夜玹握紧拳头说道。

    “行了,走吧”这句话宫勋耀听多了开始有点不耐烦,拍了下北夜玹的肩膀,走出皇甫家的大门,北夜玹紧随其后。

    两个修长的身影消失在皇甫宅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