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次遇险,出手相救

    更新时间:2015-12-02 22:35:42本章字数:2837字

    曾经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在这个新时代的霓虹灯下变得璀璨夺目。

    那诡异的贪婪之心总是驱使着人不顾一切的去争夺,黑道上的生存方式亦是如此你争我夺,尔虞我诈。

    皎洁的月光倾斜而下,月光映澈在皇甫家偏僻的一角,一个女孩漫无目的的走着,皇甫家真的很大,蓝允恋无意中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这里,这里只有几棵树,几棵杂草,由于地处偏远这里根本没有安装路灯,只能借助薄弱的光试摸索着,这里很幽静,冷冽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蓝允恋单薄的身影独自行走在这也得寂静中,深邃的黑色双眸看向前方,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

    刹间,蓝允恋被一点红光吸引着,女孩愤然追上去,一个压迫性的身躯突然落在她眼前,女孩停住了脚步,怔怔的看着来人,一身黑色的衣服,增加了几分诡异,那一点红光也停在了来人的身边,接着光线女孩仔细一看,一惊,那是一条巨大的金莽,正吐着它的舌头,似要说女孩就是它下一个猎物,低沉深厚的声音“蓝大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声音中透着无限的得意,邪魅的笑容在他的嘴边扬起,他的声音透露了他的年龄,黑衣人大约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

    “你是谁?”女孩疑惑的问道。

    “蓝大小姐,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黑衣人戏谑道。

    “不管我是谁?今晚你必须死”男人狡黠的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就说当初男人追寻过来的时候一个受了重伤的女孩怎么可能凭空消失,男人在皇甫家最偏僻的一角整整守了小半个月,就连皇甫家受过高级训练的保镖也不曾发现他的存在,眼前的男人就是黑蝎子,他的旁边的巨蟒的杀气来势汹汹。

    “黑蝎子?“

    ”你也不傻嘛,蓝大小姐“

    “哼!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咯!”蓝允恋冷冽嘲讽,对于死忙从来都没有恐惧过,她害怕的是生不如死!此时的男人也有一丝的察觉,他竟然感觉不到女孩身上的寒气,想到这个有利的条件他的笑容变得更加的邪魅。

    蓝允恋心想上次只是捉回去,现在倒是下了死令了,看来他的背后真的有人在操纵。

    此时,主楼奢华的客厅中,黑色沙发上,皇甫翎一副悠闲的姿态,清秀的娇颜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陌哲静静的看着皇甫翎,眼中充满爱意,但是一想到过两周就是皇甫翎的十八岁生日了,眼眸中又不禁流露出忧伤,宫勋耀犹如寒潭的眼眸凝聚着一层浓浓的迷雾,全身散发着冷傲的气息,北夜玹静静坐在一旁看着电脑。

    受皇甫凌烈委托,宫勋耀,陌哲,北夜玹来看着皇甫翎,非常时期免的皇甫翎又像上次乱跑。

    “给,这些是你的”皇甫翎把一把坚果放入陌哲手中,随后皇甫翎又拿起了一把“恋……”正当皇甫翎想叫出口是,客厅里却没有她想要叫的身影。

    “翎儿,你找什么?”看见皇甫翎东张西望,陌哲问道。

    “恋姐姐呢?”皇甫翎语气中有点着急,蓝允恋虽然来到皇甫家小半个多月,可她这小半个月走动的地方除了主楼和花园之外,别的地方根本就不熟悉。

    “不知道也许在自己的房间吧”陌尘拿起去鲜血般的红酒轻轻抿了口说道,就刚才晚饭后就没有见到她,他猜测蓝允恋应该是回房间休息了房间,而听到陌尘的回答,皇甫翎跑上二楼去看个究竟,北夜泫更是不敢相信,居然让蓝允恋住在皇甫宅的主楼,要知道那个家伙的性格可是很怪癖的。

    宫勋耀扬起一抹痞痞的笑意,似乎这件事情勾起了他的兴趣,心想着难道蓝允恋要露出尾巴了?

    皇甫翎急促的脚步声“恋姐姐不在房间,其他地方也没有”急湍的说道。

    “不在?那能去哪里”陌尘也突然惊慌起来,要是她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后果不堪设想。

    “恋姐姐会不会出事呀!”皇甫翎担心起来,她可是清楚的记得蓝允恋上次受伤的情景。

    “问一下忠叔吧”关键时刻还是宫勋耀一语点醒在场的人,忠叔做为皇甫宅的管家,皇甫宅发生的一丝一动离不开他的视线。

    还未等叫忠叔过来,忠叔就急忙忙的走进来说道“蓝小姐往西边的荒废园子去了,而刚刚检测到哪里有不明物体入侵”

    听此,皇甫翎等人同时跑出了客厅望西边去。

    蓝允恋没有携带任何的武器,面对一条巨蟒,一个黑蝎子,她深知这场战斗并不讨好,唯一的办法就是抢黑蝎子身上的刀或枪。蓝允恋向黑蝎子扑过去,金蟒直面迎来,张开它的嘴巴,坚利的獠牙露出,蓝允恋灵巧翻身,躲过金蟒的攻击,一个飞旋踢向黑蝎子踢去,黑蝎子见状立即闪躲,拿出刀子,蓝允恋立刻踢向黑蝎子的手,黑蝎子疼痛一声,刀子从手中脱落,蓝允恋眼疾手快接过刀子,推开黑蝎子攻向巨蟒。只见巨蟒也恶狠狠的想蓝允恋再次扑来,蓝允恋闪躲到一侧,握紧刀子向巨蟒刺去,巨蟒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对蓝允恋的攻击更是越发激烈,无奈,蓝允恋只好一直闪躲周旋。

    良久,但是黑蝎子得意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不耐烦,显然他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跟蓝允恋周旋,要知道皇甫家的保镖虽然没有发现他的潜伏,但高级保镖的身手可不是吃素的,如果被发现他可能全尸都不能留,所以他只想速战速决,这时,巨蟒狠狠的用它的尾巴缠住蓝允恋的双脚,令她不能颤动,蓝允恋拼命的踹来修长的双脚,企图挣扎来金莽的尾巴,越挣扎金莽就收的越紧,蓝允恋怒喝一身“该死”,被蟒蛇缠住在无退路。

    “你跑不掉了!哈哈哈!”黑蝎子发出令人作呕的笑声,扣动手中的手枪,指着蓝允恋。

    就在这时 一枚飞针飞来,正中黑蝎子的手臂,北夜泫,宫勋耀,陌哲,皇甫翎也随及出现在他们面前,“翎儿”蓝允恋看清楚来人似乎捉到救命稻草般的叫道。清灵的声音引得他们双双看向声音的声源处。黑暗的夜中只能看到女孩那完美的轮廓,北夜玹的视线落在女孩脚上的的金莽“哇!好大一条蛇”一向看起来好玩的北夜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陌哲也跟着把视线移到蓝允恋的脚上,一条巨大的金莽映入他眼帘,熊熊的怒火在他眼眸升起。

    “恋姐姐”看到蓝允恋倒在地上,被一条大蛇缠住,不免的吃惊和担忧。

    眼疾手快的宫勋耀从腰间掏出了改良过的精致手枪对准黑衣人射去,黑衣人巧妙的一个翻身完美的躲开了宫勋耀的攻击,不管他是不是为了蓝允恋,但只要有人入侵皇甫家,他定要他死无全尸。

    黑衣人躲开攻击后向宫勋耀冲来,宫勋耀迎上去,看清楚了黑衣人的容貌,黑蝎子!有意思!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黑蝎子一个旋踢飞向宫勋耀,宫勋耀手里飞出一条细丝一个勾回缠住了黑蝎子的脚,再用力一扯,黑蝎子吃痛的摔倒在地上,黑蝎子见状扔出一枚烟雾弹,瞬间,黑蝎子不理会那条金莽消失在烟雾中,宫勋耀没有追上去,知道是谁,报仇是迟早的事。

    金莽蠢蠢欲动,不断吐着它的舌头,似要告诉他们不了侵犯它。被金莽勒紧的人儿早已昏过去,北夜玹向金莽掷去一根带着强力麻醉药的针,这么好的一条金莽杀了怪可惜的,金莽逐渐松开了女孩,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

    陌哲抱着蓝允恋回到主楼,放到沙发上,昏倒过去的人儿似乎还在恐慌中,细眉微微皱起,痛苦的表情泥泞着。

    皇甫翎叫佣人打开热水为蓝允恋擦掉脸上的汗,再看看她修长的双脚,被蟒蛇缠住的地方已经泛起了红痕。

    “外面保镖都安排好了,黑蝎子受了重伤,估计不会在反回来了”宫勋耀从外面走进来,脸上挂着凝重的表情,看着昏迷的蓝允恋,心想黑蝎子怎么三番两次的来要她的命?他在思考这个问题。

    北夜玹去处理那条金蟒了,他对这种嗜血的动物一向感兴趣,那条巨蟒可是一条不多得的蛇,不归为己有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嗯”关键时候还是宫勋耀想的周到,陌尘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