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下幽人影

    更新时间:2015-12-08 22:59:45本章字数:2709字

    时间总是会不知不觉的流逝,转眼间一周过去了,从黑蝎子那晚落荒而逃之后就再没有出现,只是皇甫宅的戒备更加森严了,受伤的日子可以说是蓝允恋有生以来过得最惬意的日子了,每天不用考虑明天是不是活着,不用处理琉璃那些繁琐的事务,和皇甫凌烈他们相处到也和睦,像是平常老百姓家的日常。

    暖暖的阳光普照大地,天空上软绵绵的白云随风飘动,清凉的秋风阵阵吹来,树枝也随风摆动。

    皇甫宅主楼中。

    阳光透过光洁的玻璃窗跳跃到沙发上的人儿身上,蓝允恋卷缩在黑色沙发上,皇甫凌烈去他的公司了,皇甫翎也去学校了,旁边只有一排排面无表情的保镖和认真做家务的佣人,蓝允恋无聊的按着遥控器。64寸液晶电视不断转换,人生地不熟的要不出去熟悉熟悉,蓝允恋着一想法让她马上行动起来。

    “忠叔,我想要出去玩一玩”蓝允恋已经换好了一套衣服,淡蓝色的飘逸长裙裙子,加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长而飘柔的秀发散落在双肩,淡淡的妆容让她显得格外清丽脱俗,一种清秀的贵族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小姐想去哪里,可以让司机乘你去”忠叔还是那么和蔼,虽然不清楚蓝允恋的来历,但经过这小半个月来的观察,忠叔打心眼里认可眼前这个绝美女子,爱打趣不说,心地善良不说,就冲着她一点也没有看不起他们这些下人反而很聊得来,比起那些娇生惯养的千金女来说好多了!

    “忠叔,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你叫我允恋就好了”蓝允恋嬉皮笑脸的对忠叔说道“嗯!我想去熟悉一下外面”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去玩嘛!

    “好!你等一下我去叫月幽影来陪你去吧!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有她在忠叔放心”忠叔笑了笑说道。有一个人保护她总会放心许多,再有上次的事情发生,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月幽影?是她吗?蓝允恋愣了愣,待蓝允恋回过神来,忠叔已经去安排了,哎!不管了!蓝允恋晃晃自己的脑袋。

    月幽影,皇甫家老爷子收养的孤女,十岁那年被送去绝灵岛训练,直到二十岁学成归来,就留在皇甫家当一个保护者,现如今二十二岁。

    绝灵岛:动物的天堂,人类的地狱。

    过了一会儿,迎面走开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子,紧身的牛仔裤加黑色的上衣,外加一头精炼的短发,白皙的皮肤,幽黑的双眸中充满凌厉,薄薄的嘴唇紧抿着,随着月之影的走进,月幽影也看清了眼前的人,白皙的脸上多了分惊疑,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良好的训练素质让她很快恢复了镇定,月幽影微笑着迎面笑着走过来“蓝允恋你怎么会在这里?”月幽影在蓝允恋面前停下,声音带着点喜悦。

    “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呀”蓝允恋顺着声音看去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蓝允恋三步合成两步跑到月幽影面前开心的说道,在这个地方看到老熟人让蓝允恋喜出望外,当年她们在绝灵岛搭档共同作战,相互扶持,才让她们共同活着走出幽魂谷。

    “你怎么在这里呢?”看到曾经的搭档月幽影同样兴奋无比,今天她看到的蓝允恋有点不同,如果说绝灵岛里的蓝允恋是修罗,那么眼前的蓝允恋说是天使也决不过分,月幽影不由得一惊。

    “忠叔说要我陪一位小姐出去,不会就是你吧?”月幽影反应过来惊鄂的说道“你什么时候也需要别人来保护了?”曾经蓝允恋力斩万兽啊。

    “一直都需要啊”蓝允恋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得月之影心里直发毛,鸡皮疙瘩掉一地,虽然分别两年但是感情还在,这种样子蓝允恋也只在信任的朋友面前显露。

    “话说,你怎么在这里?”月之影扯会正题,在她的记忆中,蓝允恋是琉璃的继承者,理应受到很多人的保护。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我被追杀了你信吗?而且还是三大帮派围攻,光荣负伤了呢”蓝允恋撅起小嘴说得很轻松,在她的生命中被追杀是家常便饭的事,她从不会放在眼中。

    “什么,你受伤了?你没事吧?”月幽影先是惊讶,在后来是担心。当初在绝灵谷的时候就算面对的是狼是虎又何曾见蓝允恋受过伤,这次出来居然受了伤。不对,不是非常时期蓝允恋是不能够离开‘琉璃’的想着问道“你不是不能离开‘琉璃’的吗”

    “你也知道那一天我是可以出来的,所以我在那天跑出来了”蓝允恋答道。

    “什么?你不要命了?”听此,月幽影更是大吃一惊,关于蓝允恋的一切她是清楚的,听到蓝允恋这么说她就更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更是刚烈,让人刮目相看了。

    “哎呀!这种过去的就不要再提了,我还没有逛过街,吃过这里的小吃,你不是要陪我去的吗?走吧”蓝允恋挽起月幽影的手说道。

    “可你为什么会在皇甫家?”被蓝允恋牵着,月幽影还不忘问道。

    “我受伤了嘛,被翎儿救了,救暂时住在这里了,而且那里我也不打算回去了”蓝允恋嘟着可爱的小嘴,眨了眨眼眸说道。她是真的不想回去了,那种没有阳光的环境,她一刻也不想待。

    “不回去?那你怎么交代?”月幽影灵眸看着蓝允恋,担心着。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蓝允恋

    “对了,有一件事想问你,皇甫翎的病你知道吧?”月幽影突然停下脚步问蓝允恋,

    “嗯,听说过一点,不是很清楚”蓝允恋点点头。关于皇甫家的消息‘琉璃’是关注的,对于皇甫翎的病自然也知晓。

    “其实她的情况跟你的相反,是在新月是烈火焚身”月幽影的声音压的很低,生怕别人听见,毕竟皇甫翎的病一直是一个秘密。

    “什么?怎么可能?”蓝允恋也是一惊,她只知道她身上的寒气来源,可烈火焚身又从什么地方而来?难道还有其他的东西?

    “是真的,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她好好的,可是我回来之后就变得跟奇怪,有一次深夜她突然变得很异常,整个皇甫宅都为了她的事搞的风云风雨,那时候我也去看了她居然躺在一间全是冰做的房间里”月幽影解释着,皇甫翎异常那晚的景象她一生都记的,那个女孩即使躺在冰上也在不断的冒汗珠,她的表情泥泞着,很痛苦,这种情况她曾经也在蓝允恋身上看到过,只不过皇甫翎的更让她心惊肉跳。

    “哦”蓝允恋无心应着,心却早已陷入沉思,她突然想起来她出事的那一天晚上明明是自己寒气最高的时候,明明任何人都无法靠近她,可是皇甫翎却可以轻易的靠近自己,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

    “哦?哦是什么意思?”月幽影对蓝允恋的反应很疑惑,她告诉蓝允恋这件事是看看蓝允恋有没有办法救皇甫翎,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女子,皇甫家对她的恩情足以让你一生对皇甫家死心塌地。

    见蓝允恋不语,月幽影紧接着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救救她?”

    蓝允恋想得出神,太多太多的信息在她的脑海里交织着,越来越乱。

    “喂,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月幽影把出神中的蓝允恋拉了回来。

    “办法肯定是有的,放心吧”蓝允恋胸有成竹的保证道。

    “真的?”

    “比珍珠还真,哎呀!不想了,头都疼,走吧,我好不容易出来了,你该陪我逛逛你们的人类世界”蓝允恋拉着月幽影的手一脸的委屈,她不担心皇甫翎会死,因为那种根本就不是什么绝症,只要找到一颗‘寒灵芝’就可以了。

    话间,司机刘凡已经开来了一辆黑色奥迪过来,蓝允恋特地交代的不用来那么拉风的车,那样子太过招摇过市了,月幽影被蓝允恋拉无奈的拉着上了车,奥迪在皇甫家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