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温柔,原是试探

    更新时间:2015-12-28 10:00:21本章字数:2847字

    『有些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有些事情并不是说无所谓就可以不在乎,就想谎言的背后是无止境的伤害一样,都是永不可磨灭的伤痕』

    黑夜依旧那般沉寂,晚风轻拂着一片片被月亮照得发光得树叶,如灵巧的舞者般灵动在黑暗中,就算舞动得再优美也没有人会欣赏它们,因为在黑暗中它们是制造诡异的使者。皇甫宅上空的繁星浩瀚如海,每一颗星星一闪一闪的释放它的光彩把皇甫家的每个角落都照的如白昼通明。

    皇甫凌烈好像很了解她一样,给她安排的房间有一个阳台,房间的格调也是她喜欢的暖色系。来皇甫宅的每个晚上,蓝允恋习惯了这样静静的仰望星空,人们常说星星会带给不幸的人幸运,星星是幸运的象征,对于多数人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荒唐的迷信传言,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倘若这个传言能给予心灵上的安慰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手,好点了吗?”皇甫凌烈突然像幽灵一样出现在蓝允恋的身后,关心的问道。黑色的刘海在月光下越照发亮,深遂的双眸显的炯炯有神,白色的衬衫更衬托出他伟岸提拔的身材。

    爱情就是在生命中不知不觉闯进一个人,然后这个人成为你一辈子的牵挂,这就是爱,防不胜防。

    当皇甫凌烈看到蓝允恋第一眼是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注定了他和蓝允恋的缘分。

    “你,你怎么进来了?”蓝允恋吃惊的看着皇甫凌烈,问道。

    “这里是我家,我难道不能进来?”如黑曜石般的眼眸透着狡黠,皇甫凌烈反问,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见蓝允恋的房间还亮着灯,知道她还没睡就进来了,彼时她站在阳台上孤默的身影吸引着他的脚步。

    “可这是我的房间”蓝允恋气呼呼地反驳着。

    “嗯,不介意把它改成我的房间”幽黑的眼眸狡黠的眯起来。

    “你,无耻”蓝允恋挥起拳头生气的说道。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正人君子啊”皇甫凌烈毫无悬念的挡下了蓝允恋的拳头,紧紧捉住她的手,打趣着说道。

    蓝允恋嘴角微微上扬,邪魅的笑浮现在脸上,正当皇甫凌烈以为她要妥协的时候,突然遭到的蓝允恋的一脚踢,皇甫凌烈吃痛的松开蓝允恋的手退到一旁道黑下眼眸道“你还是女孩子吗?那么暴力?”

    “我好像也没有说过我很温柔啊”蓝允恋嘴角勾笑,学着皇甫凌烈的语气。

    看着幸灾乐祸的蓝允恋,皇甫凌烈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一会儿,见皇甫凌烈还吃痛着,蓝允恋有点担心的上前询问,心想着自己是不是出手太重了,细语问道“喂,你没事吧?”

    见皇甫凌烈没有回答还在一旁吃痛着, 蓝允恋上前更靠近皇甫凌烈忧心道“对不起啊!我是不是……”话还没说完,蓝允恋就被皇甫凌烈反手禁锢在怀中,原来皇甫凌烈等的就是着一刻。

    “你出手太重了怎么办?很痛的”皇甫凌烈的脸贴近蓝允恋的耳朵,温柔中带着些许委屈的声音在蓝允恋耳边向起。

    “哦!是吗?那我也不负责”蓝允恋笑着,后抬起胳膊肘攻向皇甫凌烈,吃过一次亏的皇甫凌烈轻退开蓝允恋轻松的避开了蓝允恋的攻击。

    蓝允恋就惨了,本来注意力就不集中脚下不知道拌了什么东西正往地上倒去,皇甫凌烈见状眼疾手快过来拉住蓝允恋的手,但是匆忙之中的力道还是让皇甫凌烈跟着蓝允恋摔在地上,此时他们四目相对。

    “诶!疼”良久,蓝允恋吃痛嗫喃一声,皇甫凌烈压在她的碰到了她的伤口,听此,皇甫凌烈翻身从蓝允恋身上起来。

    “旧伤没好又添新伤了”蓝允恋坐直身子,看着擦破皮的脚踝怏怏道,一脸的委屈。

    “谁让你打我的”皇甫凌烈鄙夷的看了蓝允恋一眼就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她脚踝的地方的确擦破了皮,莫名的心疼。皇甫凌烈弯下身子把蓝允恋抱起来。

    “喂,你干什么”蓝允恋在皇甫凌烈怀里挣扎着,这个男人未经她的允许居然抱她两次,君可忍,孰不可忍!

    “你若不想把人都吵醒,我不介意你叫大点声”皇甫凌烈俊俏的脸露出诡异的笑容。

    皇甫凌烈把蓝允恋轻轻的放在床上,随后翻找一旁的柜子,蓝允恋做直身子道“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抱我,我自己有手有脚的自己能走”

    “不能”皇甫凌烈立马反驳道。

    “你,我又不是你的娃娃”蓝允恋没好气道。

    皇甫凌烈没有回答,默默打开医药箱,取出要用的道具,再蓝允恋面前单膝跪下,轻轻的为蓝允恋处理着伤口,消毒水的刺激让蓝允恋的脚不免的抽搐。

    “别动”

    蓝允恋怔怔的看着他帮她处理伤口,突然发现原来皇甫凌烈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这就是人人都畏惧的皇甫总裁吗?即使之前与世隔绝但对于皇甫凌烈的传闻还是听过不少的。皇甫凌烈为蓝允恋的脚踝轻轻的擦拭着药问道“好点了吗?”

    “恩,好多了”蓝允恋细语答道,白色的长裙,任意散落在肩膀的秀发,倾城之脸在灯光下越发迷人。蓝允恋痴痴的看着皇甫凌烈,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传说中恶魔天使?

    天使变成恶魔只需在念之间,那一念之间的导火线就是谎言、伤害和失去,最后绝望转变成了恨,恨这个像魔鬼一样的东西就是如此强大。

    “以后出去不要离开月幽影”他是绝对不会再让今天的事情再次发生,如果不是他的及时出现,后悔会怎么样他自己都不知道。

    一个人没有绝对的冷血,也没有绝对的无情,一个人的冷酷无情不过是因为他没有遇上一个能让他温柔的人。

    “为什么?她就是被你们训练成一个冷血的杀手才会这么的无聊,所以我才会跑来的”蓝允恋立马反驳道。让她这个崇尚自由的人又是刚从虎穴出来的人好好待着,我估计那是不可能滴。

    “外面不安全”就算是在意的话从皇甫凌烈的口里说出来情调也会下降好几层。

    不安全?蓝允恋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算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也是本姑娘保护月幽影吧!不对呀,皇甫凌烈这是在担心我?他为什么要担心我,难道千年冰山快被我融化了?男人好奇怪,蓝允恋摇摇头用一种看怪物的眼光看着皇甫凌烈。

    “不安全?怎么不安全了,我……”蓝允恋话还没说完就被皇甫凌烈打断。

    “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还有你这张脸别出去招摇过市”这是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强烈占有欲,皇甫凌烈虽然管理这庞大的皇甫集团却也只是个千千万万个普通男人一样都是一只狼,强烈的占有欲也是狼的本性。

    “为什么会被追杀?我今天从黑蝎子口中知道幕后的人是‘琉璃’”皇甫凌烈试探道。他这也算是告知实情了,他想看看蓝允恋的反应。

    蓝允恋没想到皇甫凌烈会问这件事眼神暗淡了下来,她知道是琉璃,在黑蝎子带着那条蛇出现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控制嗜血的动物是琉璃研究的目标之一,那条蛇的反应都快成精了,如此的训练成果除了琉璃,她再也想不出第二个,很可怕的是她不敢去想真正的幕后黑手,她怕知道后会崩溃,所以她一直选择逃避。

    皇甫凌烈见她不回答,心中已经的到了想要的答案。

    皇甫凌烈为蓝允恋处理好摔破的脚踝,并把医药箱放回原位道“洗澡的时候尽量不要让伤口碰到水”就欲转身有出去。

    “因为不想再过那种生活”蓝允恋对着皇甫凌烈的背影喊着,眼眸中泛泪光。这句话还包含着她是‘琉璃’的人,因为不想过那种生活所以逃出来了,所以会被追杀。

    皇甫凌烈的额头微微皱起,如黑夜沉寂的眼睛中掠过一丝杀气,随后又恢复了平静,回过头微笑着说“好好休息”便头也回的走出房间。

    对于蓝允恋是‘琉璃’的人她已经猜到了,问蓝允恋的时候,她没有吃惊,没有愤怒,而是黯然,说明她早就知道了杀她的人是琉璃集团,没有愤怒,说明她是琉璃的人,只是对于蓝允恋的答案很吃惊,突然绝得这件事好像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