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琉璃基地(上)

    更新时间:2016-01-09 13:20:18本章字数:3050字

    忙忙碌碌,又是一天的黄昏时分,夕阳的徐辉飘散在一处悬崖的两个黑影上,他们带着面具,让人看不见他们的脸庞,他们的眼神深邃,迷离。 

    看山的尽头那夕阳悄无声息的落下,看那奇山秀岭,环看周围,树木丛生,百草风茂。俨然人间仙境,殊不知是罗刹绝境。

    一路上蓝允恋都像个主人一天限制着皇甫凌烈,此次路途未知凶险,蓝允恋居然限制他带手枪,理由是她不想和他一起死。除此之外,蓝允恋还拿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道具。

    “从这里下去,下面有一个山洞”蓝允恋轻轻瞥了皇甫凌烈一眼,把登山用的绳子递一根给他“小伎俩,难不倒你吧,都说越鲜艳的东西毒性越大,峭壁上的花尽量不要碰”皇甫凌烈向山崖下面望去这才注意到光滑的峭壁上生长着许多娇人欲滴的花。

    皇甫凌烈毫不犹豫的接过绳子,跳崖是他的必修课,当然不会害怕什么,况且还是为了救皇甫翎,一路上蓝允恋也想他解释了一点皮毛,关于皇甫翎为什么会那样?关于他们此次来偷什么东西?蓝允恋知道的似乎超乎他的判断,习惯于当主宰的皇甫凌烈及其不愿听从蓝允恋的话,却又不得不听从。

    染满了鲜红花的绝壁上,两个轻巧的身影顺着绳子迅速下滑,那些带毒的红花在他们面前就是摆饰品,片叶未沾。不久,他们就到了一个看似普通的山洞。洞口很宽足足可以并排站下五个人,从外向里边忘去 一片漆黑。

    皇甫凌烈跟随跟蓝允恋轻轻跳进山洞,环顾四周,黑眸微凝,山洞四壁平滑光洁,根本就是一个人造山洞。能在这种地方建造山洞的人肯定不是吃素之辈,而且知道的人的身份也一定不简单“你到底是谁?”此刻,皇甫凌烈有些不淡定了,一路上皇甫凌烈太多的问题萦绕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你会知道的,不过不急于这一时”蓝允恋说着还带着她那人畜无害的笑容,这让皇甫凌烈觉得被三大帮派追杀的蓝允恋并没有恶意,甚至有些愿意去相信她。

    “这种地方也只有鬼才会来”皇甫凌烈站在平整的石板上,幽黑的山洞传来丝丝凉气,怎么看不都向是藏有宝物的山洞。

    “你猜对了,这种地方真的只有鬼才会来”蓝允恋一本正经开玩笑,蓝允恋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电打开,往里边走去,皇甫凌烈跟上。

    “这里是琉璃集团的一个基地,里面放的东西可以保住翎儿的命”蓝允恋很快走到一扇石门面前,用纤细的手轻轻试探。

    “基地?琉璃?”作为黑白两道上的王,皇甫凌烈对于琉璃集团自然也是听说过的,他曾想要寻找琉璃集团但凭他的力量也只是找到一丝蛛丝马迹而已,而此时他就站在琉璃集团的一个基地之中,不禁让他感到好奇。

    蓝允恋便像开自家门一样按下机关把石门打开,皇甫凌烈心中警惕万分,石门缓缓融入两边石壁,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向下的旋转楼梯,怪的是这个地方并没有阳光的却有微弱的光线。

    “跟我下来吧”蓝允恋正向要下去,却停住了,回头怪怪地看着皇甫凌烈。

    “我在前面吧”皇甫凌烈拉住蓝允恋的手,一路上都是蓝允恋在前,搞得他好像一个小跟班,不容蓝允恋拒绝皇甫凌烈就走到了蓝允恋前面走下去。

    蓝允恋微微一愣,好像有什么东西触动到了心中的柔软。

    “愣着干嘛,快点”皇甫凌烈用手电晃了晃,刺眼的光把蓝允恋从神迷从带出来。

    蓝允恋没有回答,而是加快脚步跟上皇甫凌烈。

    “这真的不像是一个基地,你确定来对地方了?”透着面具都能看的出皇甫凌烈的疑惑,他们向下走了许久,已深入地底下却还没有看里面任何入口,皇甫凌烈的耐心慢慢的被消磨着。

    “不会错的,琉璃集团一共1080个基地,每一个基地在什么地方,有什么,我都很清楚,如果错了,那只能说明我脑子坏掉了”蓝允恋为他耐心的解答,作为琉璃的继承人的条件之一就是对每一个基地了如指掌。

    “能对琉璃集团内部那么熟悉的人想必你也是琉璃高层的人吧”跟蓝允恋相处了几天,总算从蓝允恋口中听出了苗头。

    “现在才猜出来,你的智商不怎么样嘛”蓝允恋忍不住想要取笑皇甫凌烈,皇甫凌烈顿时觉得又尴尬又好气,怎么说他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王,敢说他智商低的女子只此一个而已。

    “说真的,琉璃不过就是一个坑蒙拐骗的集团,没有什么神秘的。”作为琉璃集团的继承人蓝允恋不但没有夸大琉璃反而诋毁,她此生最恨的无非琉璃集团而已。

    “你既然是琉璃的人,为什么还要诋毁?”皇甫凌烈是越来越看不透眼前这个迷一样的女子了,给一颗糖吃,再亲手的这颗糖从嘴里拔出摔碎,给人一种想要亲近却又不得不远离的感觉。

    “诋毁?我没有啊,这是事实”蓝允恋一脸无辜的说道。

    皇甫凌烈停在一扇石门前,前方已经没有路已经是绝境。“到了”蓝允恋也停了下来,指了指石门说道。“门打开之后面对的将会是三头白狼,你准备好了吗?”蓝允恋收起玩笑之心,此时她的眼眸中只剩浓烈的杀气,气息堪比修罗。

    皇甫凌烈警惕起来躲到门的一侧,点点头回复蓝允恋,微弱的光线,只见蓝允恋修长的手指在石门的机关上摸索着,不久,只见石门缓缓打开,强烈的白光崩射出来,晃然看到了光明。

    皇甫凌烈微微探头,警惕的双眸扫视石门内,只见六头白狼气势汹汹的走开,那泛着青色光的六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口里滴的液体似乎在暗示有送上门的猎物。

    蓝允恋掏出匕首握在手中,这是要肉搏吗?皇甫凌烈心想,下一秒他就知道他错了,只见蓝允恋轻轻在手心划一刀,血液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娇艳欲滴,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

    皇甫凌烈默默的看着她不语,这个女孩即既可以是天使也可以是恶魔,让他心有悸动。

    蓝允恋让血液流入事先准备好的瓶子,待到足量是收住。

    “诱饵”蓝允恋用举起鲜红的瓶子用唇语说道。

    皇甫凌烈会意点下头同样掏出匕首紧握在手中进行一场搏斗。

    蓝允恋把鲜血撒向白狼,白狼似看到食物一般奔向鲜血,注意力被分散,蓝允恋迅速刺向其中一头白狼的头部,转身时另外两头白狼已经倒下,蓝允恋差异的看着皇甫凌烈,他的速度已经达到非人类的地步了吧!

    “走吧”蓝允恋说道。

    “你没有必要拿你的鲜血作为诱饵?”皇甫凌烈轻松道,言外之意就是蓝允恋大题小做了。

    “它们是间接用我的血喂养的,我的血对他们来说就是毒药,麻痹它们的神经”蓝允恋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似波澜不惊,眼底却暗藏这一抹忧伤。

    皇甫凌烈听闻心不由得一绺,一个弱受的女孩要要多少血才能喂养这些畜牲。

    话间,他们来到一座石桥,正要通过去时,皇甫凌烈拉蓝允恋到自己的怀中躲到一旁的石柱,蓝允恋好想怒,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即陌生有熟悉的声音。

    几名戴着黑色蝴蝶面具的男子走过。

    “大掌事,时机未到,为何着急提取‘寒灵芝’,这是主人吩咐的事情容不得我们质疑,小姐闭关,怕是主人等不及要动手了”被称为大掌事的男子戴了一个黑蝴蝶面具上面镶嵌了一个紫钻,代表着在琉璃集团崇高的地位。

    “这……主人,真的要杀了小姐吗?”一戴着蓝钻白蝴蝶面具的男子忧心说道。

    他们老一辈的这些人是看着蓝允恋长大的呀!那个女孩天真烂漫、常常给黑暗中的他们带来光明,现在却……

    蓝允恋一惊,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她好像听到了什么,‘杀小姐’奶奶要杀了她吗?为什么?刹那间她颤抖着。

    皇甫凌烈也感受到怀中女孩的变化把她抱得更紧了、她大概猜到了那些人口中的小姐就是她——琉璃的继承者。怪不得她对琉璃那么熟悉。

    蓝允恋。呵呵。蓝允恋在心里把自己嘲笑了一番。迅速从皇甫凌烈的怀中抽出。

    “我们去拿‘寒灵芝’吧”蓝允恋平静的说道。好像刚刚的对话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你,没关系吗?”她越是会隐藏,皇甫凌烈越想猜透她,越想撕破她的保护色,由他守护她。

    “没事了啦”蓝允恋笑道。“不过我们的战斗力要提高了,大掌事的战斗力也不弱”

    “好,交给我”

    蓝允恋在前面带路,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目的地,蓝允恋和皇甫凌烈躲在暗处,看着不远处的一个血池子,血池子里的蟒蛇吐露着它的舌头,血池的中间垒起一个圆台,圆台中央长着一颗树,树上生长着一棵‘寒灵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