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琉璃基地(下)

    更新时间:2016-01-12 17:16:48本章字数:3117字

    蓝允恋在前面带路,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目的地,蓝允恋和皇甫凌烈躲在暗处,看着不远处的一个血池子,血池子里的蟒蛇吐露着它的舌头,血池的中间垒起一个圆台,圆台中央长着一颗树,树上生长着一棵‘寒灵芝’。

    皇甫凌烈远远盯着寒灵芝,眼眸微凝,冷冽的气息毅然散出,那一棵鲜红的东西可以救他的至亲,他必须把它收归囊中。

    “大掌事,没有小姐的血无法让血蟒让步,只能杀之才能取‘寒灵芝’”白蝴蝶男子看着温顺的待在池中的血蟒,恭敬道,语气中颇有些不忍心。

    作为琉璃的守护者除了对主人的绝对忠心,二就是对待敌人、对畜牲的绝情。这条血蟒他养了十几年了,蟒蛇更是在蓝允恋的血的喂养下,灵性程度更是达到了成精的地步,虽是畜牲却像是自己的孩子啊!

    “嗯,你来吧,在琉璃手软可是死忌”被称为大掌事的男子点点头后便掏出匕首递给白蝴蝶男子。

    “这…………是”白蝴蝶男子犹豫了一会后颔首,接过匕首。

    闻言,蓝允恋的红唇翘起一个弧度,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倒是省了不少血,省了不少事。只是可惜了真么有灵性的蟒蛇。

    皇甫凌烈看着男子拿刀走向血池,想要出手被蓝允恋制止了。

    “嘶~嘶~嘶~嘶~嘶”锋利的匕首刺进蟒蛇的身体要害,极其痛苦的声音从蟒蛇口中吐出,蛇尾的剧烈摇摆荡起池中血液四溅。

    最后的反驳,蟒蛇张开大口向白蝴蝶男子攻击,男子灵巧闪到蟒蛇身后举起匕首又刺一刀,“嘶~”蟒蛇扬起尾巴甩向男子,男子被退到一旁,散发腥味的血从黑衣上滴落。 

    蟒蛇向男子展开疯狂的攻击,此时蟒蛇红了眼,凶煞的气息被毫无保留的刺激出来。戴白蝴蝶面具男子退到一旁,还未举起匕首蟒蛇的尾巴就甩过来想要缠住男子的身体,男子纵身一跃躲开了,反身又刺一刀。

    “嘶~”

    血蟒彻底疯狂了,攻向紫钻黑蝴蝶男子,面对蟒蛇的凶煞来击,男子没有丝毫慌乱,反而淡定的站在原地,匕首无声掷出直中蟒蛇的头部,蟒蛇倒下了,剩下尾巴在那里甩动,力气渐渐消失,幅度越小,到最后不甘心的爬在地上。

    蓝允恋波澜不惊的看完这场人与兽的战斗,皇甫凌烈预料之中的场景还是让他吃惊了,但他的表情还是那样像拒人于千里之外一样冷漠。

    蓝允恋动了动手指,手中的刀离手,像一把利箭一样向大掌事飞去,大掌事迅速躲到一旁,戾气散发,黑色的眼睛冰冷的看向刀飞来的方向。

    皇甫凌烈走出去,既然蓝允恋出手了,那就没有顾忌了,他选择相信蓝允恋。

    “你是谁?”蓝钻白蝴蝶男子见此立刻走到大掌事身旁,问道。

    琉璃基地一向隐蔽,只有高层才知道,每个基地也之派一名守护者而已,现在却进入了一个走到基地中心还毫发无伤的陌生人。

    “没必要知道”皇甫凌烈冷笑,强大的气场让他去黑夜降临的王,主宰着一切。

    “琉璃基地,闯入者,死”蓝钻白蝴蝶男子把匕首指向皇甫凌烈狠狠道。

    “哦,是吗?”皇甫凌烈的声音充满邪魅,让人仿佛坠入冰窖一样寒冷。

    蓝允恋待在暗处,虽然戴着面具,还是会被那两名男子认出来。如果真到露面的时候那就要杀人灭口了。

    说完,皇甫凌烈率先出手,如果说蓝允恋的身手还算是人类的话,那么皇甫凌烈绝对是非人类的中的‘妖孽’。皇甫凌烈极快的窜道那两个人面前,飞旋踢让踉跄着后腿,还未当两个人回过神来,皇甫凌烈就在纵身一跃到蓝钻白蝴蝶男子一旁手中匕首一挥欲割男子颈部,白蝴蝶男子被大掌事拉开,一只脚攻向皇甫凌烈,皇甫凌烈闪到一旁。

    “你这是许久不练越活越回去了”大掌事有些憋气的对白蝴蝶男子说道,琉璃基地的守护者百里挑一,现在却在一个毛头小子身上拜了下风,果然老了不中用了。

    “身手不错,小伙子”大掌事对皇甫凌烈赞扬道。一个回合一分钟,皇甫凌烈都以速度占了上风,更是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差点要了琉璃以为训练有素的守护者的生命。

    “过奖”皇甫凌烈勾唇。

    “年轻人不要太狂妄,今天将会是你的死期”大掌事拿出细铁链,铁链宛如水蛇一般残缠绕在他的小臂上,这根铁链专门用特殊合金打造,可柔可刚,攻击力一流,更是在大掌事的手中吞噬生命的利器。

    大掌事挥出铁链,下一秒弯曲的铁链就变成了铁棍,皇甫凌烈迅速闪开,以流星滑落的速度接近皇甫凌烈,来的时候蓝允恋但是带了不少武器,那都在蓝允恋手中,他身上唯一可以当做武器的只有一把匕首,只能选择近身作战。

    皇甫凌烈右拳抬起,直击大掌事的脑袋,他的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大掌事被击中,这一拳好像凝聚了所有的力量令大掌事踉跄着后腿三四、四步才站稳,眼底浮现出惊讶的目光,他见过琉璃继承三位继承人的身手,本以为那已经是人类所能达到的速度的极限,现在这个青年彻底打破了他的认知。

    这么想来琉璃继承人接受的训练还算是人类的训练,而他接受的是非人类的训练了吧,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身手。

    战场上,不能给敌人任何的缓冲时间,否则就是给本身找了一条死局。皇甫凌烈身形一展继续展开攻击,见大掌事招架不住,白蝴蝶男子也加入了战斗。

    白蝴蝶男子的武器是一双自制爪子,藏于手腕上的爪随着机璜声的想起,十片锋利的爪子片弹跳而出,黑暗的光线中似乎能够看到锋利的爪子的反光,是那么的夺目。

    面对两位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而且战斗力还不低的直面攻击的对手,皇甫凌烈面色毫无波澜,一如既往的淡定,利用手中的匕首直面迎击。

    相比两位年长男子的僵化身手,同样是以快狠准为主,皇甫凌烈的动作更加的灵活。锋利的爪子直扑而来,皇甫凌烈侧身躲开举起匕首一刀下去,鲜血骤然喷涌而出,再一个转身,凝聚力量,肘关节落在白蝴蝶面具男子的脖子上,同一时间修长笔直的腿向大掌事踢去,无疑大掌事灵巧的闪开后用铁链迅速缠绕在皇甫凌烈的脚上,皇甫凌烈纵身一跃,360度旋转于半空,挣脱铁链的束缚,平稳的落地。

    大掌事的铁链再次飞向皇甫凌烈,不给敌人一点喘气的机会,皇甫凌烈用用手抓住未端。

    ‘不好’蓝允恋心里暗叫。

    大掌事阴险一笑,这一刻他还是等到了,手在铁链的一端动了动,麻痹的毒素蔓延着整条铁链,皇甫凌烈神色微变,手似乎麻痹得不能动弹,亦不能抽离。这麻痹得毒素太过霸道,正常人一旦碰,一分钟之内必然倒下。

    在这边大掌事得意的同时,另一边白蝴蝶男子已经倒下,一把匕首刺入他的胸膛,没有人看到蓝允恋是怎么出手的,白蝴蝶男子看到蓝允恋的那一刻,内心骤然一紧,不再反抗,任由蓝允恋处置,黑暗之中他虽看不清蓝允恋的脸,但她的身形与身手在熟悉不过,他望着蓝允恋,蓝允恋贴进他的耳边细声说道“对不起,鬼叔叔”。

    “离开琉璃,好好活着”虚弱无力的声音。纵然吃惊于蓝允恋的出现,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对蓝允恋的嘱咐。

    ‘如果还能回头,我又何尝不希望’

    蓝允恋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场战斗,内心早已向打翻五味瓶一样错综复杂,在听到白蝴蝶面具男子和大掌事对话的时候,她的内心何其崩溃,那可是养育她,疼她二十年的长辈啊!对于她的生命说完结就完结,她不甘做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偶,不甘心囚禁在牢笼之中,不愿意双手占满鲜血,如果她的人生注定黑暗,那么她愿意为他人带来光明,那个女孩的光明不该这么消失。

    听到这边的动静,习惯生活在黑暗中的大掌事清晰的看到另一个人把他的同伴杀了。

    大掌事甩开皇甫凌烈,“呵,还有同伙”大掌事冷喝一声,转向与蓝允恋对打,皇甫凌烈单漆跪地,甩甩头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

    蓝允恋拿的同样是双手拿着两把匕首,匕首在她的手中如鱼得水。大掌事的铁链向蓝允恋甩来,蓝允恋把把匕首插入铁链末端,用力一扯,转身绕着铁链,来到大掌事跟前,匕首一刀下去大掌事得拳头打在蓝允恋的手腕上震开,蓝允恋在旋转,解开了铁链。

    “大小姐?”大掌事惊呼。能对铁链产生免疫的只有琉璃继承者,而眼前的人明显是个女子。

    “既然你知道,那么便留你不得”蓝允恋的柔软的声音充满了血的味道。

    说完,蓝允恋便掷出匕首,还在惊讶中的大掌事掷被直击额星,当场毙命。

    蓝允恋从大掌事身上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里面的药丸,放在鼻边嗅了嗅,确定没有问题后,拿过去给皇甫凌烈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