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甫言的到来

    更新时间:2016-02-01 21:35:07本章字数:1555字

    盗取‘血芝’的时间远比想象中的要快,在‘琉璃’基地只花费了一天的时间 ,路时因为有皇甫凌烈着这尊大佛在,用时大大缩短,当皇甫凌烈和蓝允恋回到皇甫城堡时离七天之期 还剩很多时间。

    急速如风的车稳稳的停在高大的门前,还未熄火,提前接到消息的陌哲便快速迎面跑来,皇甫凌烈下了车,颀长的身躯站在车前,紧接着蓝允恋也跟着下车,走到皇甫凌烈旁边。

    陌哲轻轻瞥了一眼蓝允恋后,转过眼对皇甫凌烈说道,“烈,他来了”

    皇甫凌烈的眼眸顿时放大,震惊的看向陌哲,只是那一瞬间皇甫凌烈便大步向城堡里走去,陌哲和一脸懵的蓝允恋紧跟其后。

    是谁让皇甫凌烈这么慌张。是谁让皇甫凌烈那么焦急。

    简约大方的客厅里,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白色真皮沙发上,他的短发有些夹白,脸上泛起微微的皱纹,看起来有些年纪,他静静的 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威严震慑的感觉,他就是皇甫凌烈的爷爷,皇甫集团的创始人皇甫言。

    蓝允恋看到皇甫绝的第一眼就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间想不起来。

    “你来干什么”皇甫凌烈站到皇甫绝面前冷声道。

    “你跟我说话的语气就不能好一点”皇甫绝气不打一出来,微怒道。

    “你没那个资格”皇甫凌烈淡道,短短的对话参杂着火药的味道,不需要导火线就一触即发。

    “混账,我是你爷爷”皇甫言站起来,手中的拐杖被愤怒的几大着结实的地板。

    “没事请你回去”皇甫凌烈丝毫不客气道。他并没有否认这层关系,他再怎么抵触,血缘这种微妙的关系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

    “我只是来看看翎儿,她怎么样了”皇甫绝强行把怒气压下,道出来的目的。

    孔子言;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随心说所欲,皇甫言的一生跌跌撞撞,风风雨雨,本不是无情中人,却为一情字弄得子亡孙疏。人老了才知道年少有多轻狂,这些年他极力的想要研制出救皇甫翎的办法,因为没有她的血,又找不到东西代替,始终没有一个结果。

    说到这里,皇甫凌烈漆黑的眼眸中便散发出强烈的怒气,那压迫感让人感到窒息,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回想蓝允恋的话,这些年并没有和琉璃接触过,除了小时候皇甫翎刚出生那会,便就皇甫绝抱了去,那时候皇甫凌烈的父亲与皇甫绝闹得很僵,以至于决裂,为追回皇甫翎在一场车祸中身亡,年仅七岁的皇甫凌烈比同龄人懂得更多,只是那时候他并不是很明白,亲情为什么会如此得脆弱,之后他明白,一是为了利益,二是为了情。从那以后他开始变得冷漠,惜字如金,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用不着你关心”皇甫凌烈深冷淡道,语气不参杂一丝感情。

    “凌少,小姐醒了”正当气氛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一向沉稳的月幽影有些慌乱,在蓝允恋他们去找寒灵芝的四天里,皇甫翎醒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时间也越来越少。

    “皇甫凌烈我去先去看看翎儿,你马上来”闻言,蓝允恋皱了皱眉,上前对皇甫凌烈说道

    这时,皇甫言才注意到皇甫凌烈身边站着一个绝美的女孩,只是那一眼他怔住了,只因这个女孩眉宇之间稍像他曾经的恋人,不过眼前的女孩更胜一筹。

    “嗯”皇甫凌烈刚刚答应,蓝允恋抬起长腿就往皇甫翎的冰房去。我也去,陌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也跟着跑去,反正这里他没什么要担心的,皇甫凌烈会处理好,皇甫翎才是他担心的头号人物,这样客厅里就只剩下皇甫凌烈,皇甫言,月幽影和忠叔,怎么说月幽影是皇甫言派来的人,如今皇甫言在这她走有点不太好。

    看着蓝允恋的背影,皇甫言思绪万千。

    “那个女孩是谁?”不仅是皇甫言注意到蓝允恋直呼皇甫凌烈的名字,看起来在皇甫凌烈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而且她看着蓝允恋总觉得心口有什么东西被堵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你管得太多了”忠叔送客,

    “等等,我要知道翎儿没事了再走”皇甫言坐下赖在沙发上,一副无赖的样子,撇撇嘴道。

    皇甫凌烈不语,给了皇甫言一个冷冽的眼神便抬腿就走。

    人即是有情感的动物,也是有感情的怪物,即便有一天恶语相向,刀枪向指,也敌不过未来的一句,“嗨,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