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带你回家

    更新时间:2019-01-15 23:11:23本章字数:3104字

    随着直升机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琉璃’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淹没,从此‘琉璃’不复存在。

    蓝亦瑾望着直升机窗外的滚滚浓烟,心中像打翻五味瓶般,各种滋味侵袭而来,‘琉璃’再见。另一架直升机上,皇甫凌烈始终抱着蓝允恋,那双常年深邃无情的眼眸通红,他的手上,衣衫上沾染着蓝允恋的血。

    手术室的红灯亮起。手术室外的人的心也跟着悬起。

    皇甫凌烈靠在洁白的墙壁上,目光空洞的盯着手术室的门,脑子里回放的都是蓝允恋倒下的情景。北夜玹也去处理伤口了,只有月幽影定定的站在皇甫凌烈身边,突然,皇甫言和蓝亦瑾,蓝亦恒也匆匆赶来,蓝亦恒忧着心问:“恋儿,怎么样了?”。

    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的问题。

    “你们倒是说话呀”。蓝亦恒看着沉默的两人,忧中夹怒。

    “恒,安静点”。说话的是蓝亦瑾,现在看着蓝允恋受伤,谁的心里都不会好受。蓝亦恒安静下来了,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干等着。

    六个小时的时间,手术室的红灯暗下,所有人都围在手术室的门口,等待着医生的结果。

    走出来的医生摘掉了口罩道:“放心吧,病人已没有性命之忧”医生也是送了一口气,他从未见过伤成这样子的女孩子。好在这个美丽的女孩在他的手下救了回来。

    “谢谢”皇甫凌烈道了一声谢,可把一旁的北夜玹吓倒,在他的印象中皇甫凌烈不会道歉,因为他不会无理侵犯别人得利益,皇甫凌烈不会道谢,他们这些兄弟那么多年陪在他得身边出生入死,别说是一句道谢,一个谢得眼神都没有。现在为了蓝允恋倒是说得出口了,看来他真的是认定蓝允恋了。

    话落,蓝允恋便被推了出来,她得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看着都让人心疼。

    医院顶间套房,配套设施一应俱全,现在所有人都围在床边,静静的等待着蓝允恋醒来,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寂静。

    “你便是着蓝亦瑾?”突然皇甫言走到蓝亦瑾面前,神色威严道。

    “是”蓝亦瑾淡淡应了一声,对皇甫言还是算尊敬。

    “你跟我来”皇甫言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守在床边,握着蓝允恋的手的皇甫凌烈,轻道。

    因为是顶层的关系,所以走廊里很安静,静得能够听得到人的呼吸声。

    “什么事?”。蓝亦瑾表情温和,问。

    “很抱歉,这些年让你们在‘琉璃’受苦了”从皇甫言的语气里和表情上都听见和看出皇甫言浓浓的歉意。

    “跟你没有关系”。这一切都是慕媚作的孽,在这件事情上皇甫言也是受害者,谈不上怪不怪。

    “如今‘琉璃’被毁,如果你没有什么打算的话就来皇甫集团”。

    “不用,我想一个L集团够我忙的了”。蓝亦瑾勾唇笑了笑,那张与蓝允恋眉眼之间略为相似的脸,这么一笑起来平添了一昧韵味。

    “什么?”皇甫言震惊道,他虽然早已退下‘江湖’,但对于这几年突然崛起并迅速发展的L集团还是听说过的,缓过神来又道:“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有为”。皇甫言的眼睛里有的都是赞赏,蓝清榆的后代就该这么优秀。

    “还有其他事?”。蓝亦瑾深冷淡道,他的妹妹还在昏迷中,他没时间陪皇甫言瞎扯家常。

    “为了对付‘寒灵芝’我培养了‘火阳芝’,一会我让人取来,你跟那个蓝亦恒一起服下吧,这样就不会在受‘寒灵芝’的苦了”

    “恋儿的可好了?”。蓝亦瑾眼眸凝视着皇甫言,寻求着他渴望已久的结果,他可没忘记她的蓝允恋送去皇甫家的目的。

    “这个你放心,有我们在她不会有事”。皇甫言说得信誓旦旦。

    “意思就是她还没好?”蓝亦瑾神情凝重起来,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刹气。

    “这丫头寒气没那么普通,不是普通的‘寒灵芝’可以解决的,不过我现在已经找到办法了”。为了让蓝亦瑾安心服下‘火阳芝’,皇甫言也是发挥了老戏骨的本色。

    “什么办法?”蓝亦瑾眼中闪过一道光,急切问道。

    “这个就不用你来操心了,我总不能让我的孙媳受苦,不是”皇甫言笑了笑。

    “我还没答应呢”蓝亦瑾瞥了瞥嘴,不屑道。

    翌日,中午,洁白的房间里,弥漫着消毒水的气息,皇甫凌烈自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就守在蓝允恋的床边,饭都没有胃口吃。

    蓝允恋动了动睫毛,缓缓睁开眼睛,强烈的光线和洁白的天花板刺激着眼眸,让她忍不住煽动了几下。还未来的思考身在何处,耳边就传来了那道熟悉的声音。

    “醒了,有没有那里不舒服?”皇甫凌烈弯腰,凑道蓝允恋面前,温柔抚了抚蓝允恋的脸。蓝允恋摇了摇头,除了身上有好多处有些痛意外,没什么不舒服的。

    “我们出来了?”蓝允恋感觉的到他们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空气中的味道让她判断出她在医院。

    “嗯”。皇甫凌烈一边轻轻应道一边摇起床,让蓝允恋坐了起来。

    “她呢?还有哥哥他们呢?”蓝允恋环视了一下周围,只有皇甫凌烈一个人在。

    “她死了,‘琉璃’毁了,蓝亦瑾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皇甫凌烈解释道。对于和慕媚的死和‘琉璃’的毁灭没有一丝同情。

    “毁了”蓝允恋的眼神黯然了下来,对那个从小生活的地方还是有些不忍它就这么毁灭。

    “没事的,等你好了之后,我带你回家”。皇甫凌烈把蓝允恋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摸了摸了蓝允恋的头。以后有他的地方就是她蓝允恋的家,这是他在心里暗自给蓝允恋允下的承诺。

    “回家?”这一个词深深的吸引着蓝允恋,天知道她由多渴望家的温暖。

    “嗯,回我们的家”。皇甫凌烈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眼神温柔宠溺的看着蓝允恋。

    “才不要,那是你家不是我家”。蓝允恋反应过来,撇了撇扭过头,可是还是莫名的觉得心里暖暖的。

    “只要你愿意那里随时可以是你的家”。皇甫凌烈双手轻轻扭正蓝允恋的脸,让她的眼睛与他对视,真挚道。蓝允恋红了脸,只感觉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家是一个温暖的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男生愿意跟你说:我们回家吧,那么那个男生一定是爱你的,他是你值得托抚一声的人——蕊希

    “哟,我们的小仙女醒了”。蓝亦恒顶着一张妖孽的脸进来,见蓝允恋醒来了,就笑道。他淡定的绕过床的另一边,一个眼神都不给皇甫凌烈,他还不想承认皇甫凌烈这个不是名义上的妹夫呢。一旁的皇甫凌烈倒也无所为。只是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被打断,有些不悦。

    “二哥”蓝允恋笑得也是灿烂。这笑容让一旁的皇甫凌烈更加不悦了,她笑得那么好看,有点想把她带回家藏起来,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蓝允恋那么好玩的一个人。

    “你这次不乖,为什么要救他?他又不是不会躲”。蓝亦恒的语气中颇有几分怪罪。说到这皇甫凌烈心里极不舒服,蓝允恋受伤都是因为他。他有对蓝允恋的愧疚,又有对自己的责怪,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二哥”。说道这里,蓝允恋立马制止了蓝亦恒,瞥了一眼一旁的皇甫凌烈,发现皇甫凌烈的脸已经黑了。

    “皇甫凌烈,你~”蓝允恋想要安慰皇甫凌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害怕触碰到皇甫凌烈心底的那根线。蓝亦恒在一旁白了一眼,对皇甫凌烈实在谈不上满意。

    “你记住,以后不要再挡在我前面”。皇甫凌烈道。

    “还有以后?”一旁的蓝亦恒反问,这次他敢让蓝允恋受伤,他想把皇甫凌烈大卸八块的都有了,要是再来一次,她一定付诸行动。

    蓝允恋瞪了蓝亦恒一眼,又对皇甫凌烈诚恳道:“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如果再来一次她也一定回选择站在皇甫凌烈前面。

    皇甫凌烈满意的刮了一下蓝允恋的鼻梁,蓝允恋温柔的笑了。

    一旁的蓝亦恒翻了翻白眼,终于明白什么女大不中留,不过心里还是酸酸的,他爱的女孩,也许这辈子只能用哥哥的身份来爱护她了。

    “饿了吗?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让人带来”。皇甫凌烈想起来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蓝允恋许久未吃东西,问道。

    “恋儿喜欢吃海鲜,虾,螃蟹,章鱼,武昌鱼”蓝亦恒在一旁道,对皇甫凌烈更加不满了,蓝允恋住在皇甫宅那么久,居然连蓝允恋吃的喜好都不知道。

    皇甫凌烈不满的看着蓝亦恒一眼,他不是不知道蓝允恋喜欢出什么,只是海鲜这种食物寒气重,蓝允恋本身体质就寒,现在还是受伤的时候,他不会让蓝允恋蹦这些东西。

    “没什么胃口,你看着点吧”。蓝允恋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一旁的蓝亦恒大跌眼睛,异样的眼光打量着蓝允恋,这还是他那个钟爱与美食的妹妹吗?

    一个小小时后,月幽影拎着两大饭盒进来,打开泛盖饭菜的香味就扑鼻而来,让人食欲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