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害怕,你担心的未必会发生

    更新时间:2015-11-24 15:43:19本章字数:2139字

    如果一切物质财富是以付出幸福作为代价,那么不要也罢。

    我曾是一家市级广电系统的记者,工作算不上复杂,没有太多技术壁垒,无非是跟着领导去哪儿调研调研,亦或是去开几场新闻发布会,又或者去到几户居民家中去看看水管漏了没、天然气换了没:总之不是硬生生的用新闻通稿,就是奔走于街坊邻居的家长里短。刚开始工作时也许还新鲜,但时间长了,便开始疲惫于这些机械的重复。

    换个角度说,任何一个对未来还有理想的年轻人恐怕都不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因为在这里,你很难有更大的发挥。不止一个前辈跟我说过类似这样的话:早先我也是个文艺小青年,可是现在什么稿子都写不出了,唯一还能动笔的就是那种豆腐块的小稿子,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我相信前辈们的话并非危言耸听,我似乎也依稀看见了自己未来的样子:除了脸上多了几条皱纹,身体多了几块肥肉,步履变得更加蹒跚外,没有更多向上的变化。

    想想都觉得可怕。我不要,更不想变成这样的人。于是,我想寻求改变,打了辞职的主意。

    当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还只停留在想法这个阶段。说实话,真要放弃眼前的一切,不舍得。单位的福利待遇各方面都不差,对于女孩来说,这样一份工作也相对体面——这也是所有对自己现状不满的同事们一方面在抱怨,另一方面又舍不得辞职的主要原因。

    纠结成了我的常态。

    直到有一天,遇见S君。S君是我表哥的一个朋友,因为表哥结婚,因缘际会,我们认识了。S君比我大十岁,二十多岁的他跟我一样,一毕业就考上了当地的电视台。稳定的工作,不错的收入,同学羡慕的眼光,以及父母向他人炫耀的神情,这些我正在经历的虚荣,他也都一样经历过。

    “直到有一次,因为频繁加班,我直接倒在了导播间。被送进医院后,医生说是胃出血,然后还住院了一天。那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以健康作为代价的。同时,我也不开心,因为工作的内容也并未让我感到倍感兴奋,只是夜以继日的重复、重复,再重复……像机器人一样。”S君说。

    我特别能理解S君说的这种心情。多少次,我也想像朋友圈的朋友们一样,去到异国他乡,体验一下异国风情;多少次,我也渴望像其他姑娘一样,晚上逛个街,聚个会,拓展一下人机关系;多少次,看到广告上的美容SPA,我也想去按个摩、做个脸,让自己变漂亮一些。但,我没有这样的时间……工作以来,我几乎没有过休息,没有双休日,没有节假日,因为有节目,你就得工作,重复地机械工作,毫无激情地工作。

    S君说,住院后的他就果断辞职了。刚辞职的时候,他也慌过。因为是男生,他总认为未来要讨媳妇儿,有些存款是必须的,可是新闻科班出生的他,不在媒体工作,又能去哪?若只是简单跳个槽,情况也未必会得到改善。S君没敢将辞职的事告诉父母以及女朋友,只是简单的告知单位派了个公差,要外出几个月。

    拿着手上的三万块钱,S君只身来到了北京,这个很多人眼里的充满机遇的梦想之都。“起初,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该干哪行,新闻吧,其实并不喜欢。但因为没有接触过其他行业,说实话我对自己没有清晰的定位。租房后,我手上几乎就没什么钱了,那时我恐惧极了:往常我只有在看到银行卡上的数字向上叠加时,才会感到沉甸甸的心安;而那时,卡上的数字只有减少,没有增加。总觉得这样下去,我会被饿死。”

    我特别能理解这种心情。曾何几时,我也一样,虽然存折上有那么些积蓄,但总是不敢花,会担心,万一存款花完了会饿死;于是,每个月都有花钱计划,一旦超出计划一点就感觉要完蛋。

    “但事实上,那基本上是杞人忧天。”S君继续说,“我竟然靠着各种杂七杂八的兼职,也活了下来,并且慢慢地,存折上的数字又多了起来。从那时开始,我突然意识到那种会‘被饿死’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后来的S君靠着兼职的一些积蓄,在北京开了一家小面包房,并且逐步慢慢做大,如今已经是一家颇有特色的西餐厅了。“兼职的时候我去面包房做过学徒,感觉自己原来对这行特别有兴趣。”S君笑笑。

    在经营面包房的过程中,S君也经历了几次经济危机,“有几次我试图做大时,就差点赔掉了,连续租房租的钱都不够付了。但那时,我似乎已经没了当初辞职时的恐惧,我不会再担心因为工作终止会饿死,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让你活下去的办法。而我现在,虽然赚了不少,也不会像曾经一样不敢花钱,钱如果不流动起来,就只是银行卡上的数字,不是吗?”

    S君的一席话,让我瞬间开悟:其实你一直担心的东西,其实根本不存在。正如一则寓言所说:如果有一只小鸟是被关在笼子里长大的,那么后来它就算出了笼子,它也不会飞。因为在它的脑子中,已经有了一只看不见的笼子。而如果这只鸟想要飞起来,就必须向尝试突破“笼子”的这个屏障。——这在认知治疗中叫做“行为实验”:即把原先坚持的信念变成一个假设,再尝试以实验证实或推翻。举个例子,你认为你坚持认为你只有不断讨好他人,才能取得别人的喜欢。于是,你为了博得别人的喜欢一直说自己违心的话、一直做自己违心的事。可是,你这样做,真的会博得别人的好感吗?不妨做个试验,尝试某次说不,看看结局如何。你会发现,很多你长期以来的坚持会自动土崩瓦解。

    在S君的点播下,我终于下定决心,做出一些改变,因为如果不改变,我接下来的人生也将只剩下像祥林嫂一般逢人便说自己对现状的不满,而又没有任何变化。

    嗯,事实证明,辞职后的我,找到了自己的另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