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师徒之情

    更新时间:2015-11-26 23:09:25本章字数:3165字

    而此刻的师徒两人,对那屋内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她看着走在前面的杜若,忍不住出声问道:“师傅,您这次特地出山是有什么事吗?”

    杜若转头看了看她,如水波般潋滟的眼眸,一如前世般纯真,回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卑劣之事害她今世沦落至此,心里的愧疚如腐虫蚀骨般折磨着他,也因此不敢见她,心里却又对她抱着一丝期待,总希望着她能放下仇恨,好好留在他身边。

    尽管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的思绪却如翻江倒海般纷乱。

    锦葵看着冷冷淡淡的师傅,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她与师傅之间向来不亲近,虽说当年他曾救过她,但是在让她成为净魂灵魅传授了基本功法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今日怎么突然会来人间界呢?

    “师傅?”锦葵轻喊了一声。

    杜若摇摇头,轻叹了口气。上古妖兵——夕罪一直被封印于流波山,此前因仙魔大战谁也没有来得及顾上那把兵器,等到终于想起来时,才发现夕罪已被盗走多日,并且任凭仙界如何搜索,依然不见踪迹。所以天界召集上仙秘密搜寻此兵器,他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心里又实在放心不下锦葵。

    “没什么,我只是出来逛逛。”定了定神,他沉声答道。思前想后,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不是没有看到师傅眼里的担忧,她知道师傅没有说实话,但是既然他不想让她知道,她也不会追问。不说便不问,两人之间一直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两人沉默良久,杜若忽然柔声说道:“锦葵,你要记住,只要你能净化999个有怨气的魂魄,然后再来蓬莱仙山找我,我就可以带你去见女娲娘娘,她会赐予你肉体,你便可成为修仙者。以后只要苦心修炼,就能得道成仙。”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若她真的功德圆满,他怎么可能真的会带她去见女娲娘娘呢?本以为仙魔大战,天界必败,她的身份从此便无人知晓。而如今......

    杜若深深地看着锦葵,心里默念:锦葵,你不要怪我。

    锦葵被他怪异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杜若随即意识到了不妥,放柔了目光,温和地说道:“锦葵,你如今即将功德圆满,为了避免功败垂成,为师送你一道护体金光。”

    锦葵点点头,当年师傅为挽救她破碎的灵魂,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所以内心是相当信任他的。

    杜若从怀里掏出一物,咬破指尖,将鲜血滴于其上,然后猛一用力将其打入锦葵额头。

    锦葵并没有任何感觉,身体也未出现任何异样。

    看着锦葵一如前世般全然信任他的目光,杜若有些不敢看那纯澈如水的眼眸。

    锦葵,你若知道我做过些什么,还会如此相信我吗?

    不,应该说,你若爱的是我,那该多好!

    杜若心里想着,却不敢说出口。纵然有千般不舍,他依然不得不离开。当年仙魔大战时,他虽名义上是天界上仙,却并不是战斗主力,而且从不与其他仙人来往,因此偷溜进人间片刻功夫也无人发现,也幸好战争未波及人间界。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战争结束后,人间已过百多年,却没想到她在人间吃了这么多苦。本来心里也担心他们会找到她,因此匆匆赶往人间,却因夕罪被盗的事耽搁了一点时间。幸而锦葵并无异常,想来他们还没有找到她,如今也只好等见过那人后再做打算了。

    杜若带着万般愁绪离开了,锦葵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师傅似乎心事重重,她有些后悔没有多问,但是师傅身为蓬莱山上仙,即使有事也应该难不倒他吧?

    当年若不是杜若师傅,她也不会成为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净魂灵魅。它们原本是体格特殊有仙缘之人死后的魂魄在机缘巧合下会被仙人收做弟子,由净化怨灵而积累功德,等净化完999个魂魄后便功德圆满,由师傅带其前去面见女娲娘娘,由她赐予肉身,然后就可跟着师傅前往仙山修炼。因着净魂灵魅是由仙人亲自带领修炼的,所以相较于凡间修仙者,修仙之路要轻松一些。也因着他们对世间有大功德,所以天界有令,六界皆不得伤之。

    净魂灵魅唯一的能力就是净化有怨气的魂魄。那些死不瞑目的魂魄们,怨气越强,力量就越强。依靠着强烈的怨气,它们可以吸取别人的魂魄强化自己修为,到一定程度便会成为魔物,为祸人间。

    但是净魂灵魅需要净化999个魂魄,才能被赐予肉身,而净魂灵魅也不止锦葵一个,所以很多灵魅都会在战场或者大海等这种死亡率高的地方等候。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死后都有怨气的,所以锦葵的修炼之路常常会遇到这样的事……

    “喂,你死了以后你相公马上娶了别的女人,心里没有怨恨吗?”

    “不会啊。看到他能重新振作起来我很开心啊!”

    “可是你受了你婆婆这么多虐待,你甘心吗?”

    “百善孝为先。虽然我婆婆对我不好,但是我们做小辈的怎么可以对长辈心存怨恨呢?”

    鬼差:“那个……净魂灵魅,你这样唆使魂魄是不算数的......”

    而有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个怨灵,也会变成这样:

    “喂!小丫头,这个怨灵是我先看到的,你修为在我之下,别想跟我抢!”

    想到这些,锦葵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在这100多年来,经过她不懈的努力,也快达到目标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正午。锦葵晃晃悠悠地在繁华的街头行走。不同于昨晚因大雪而萧瑟的街道,温暖的阳光直直地照射下来,挂在屋檐上的冰锥一滴滴滴着水。人群熙熙攘攘,都趁着天气好转出来逛,所以今天的市集格外热闹。

    锦葵有些庆幸,做净魂灵魅最大的好处就是在艳阳高照的大白天也可以四处晃。否则除非是修为高深的怨灵,一般弱小的魂魄可承受不住这样的阳光。

    她走进了当地最大的赌场,这里面有修仙者的气息。她本不爱与人交流,但是想起昨夜师傅忧心忡忡的样子,心里总是有些担心,偏生自己又没有认识的其他仙人,只好先试着跟修仙者打听下最近可否有异象发生。

    喧嚣的赌场里,红了眼的赌徒们此起彼伏的喊叫声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忽然间,她感受到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她。她转头望去,在人群中,有一个穿着极为朴素的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面容颇为清秀,长得很是白净,那如黑玛瑙般的眼睛此时正惊恐地看着她。

    “长得真像女孩子呀,不过气息挺弱,法力不强。刚才感应到了两股气息,另一个人呢?”出于礼貌,锦葵对他微微点了下头,循着气息仔细搜索着人群。

    而那少年见状却越发惊恐了,他慌慌张张地跑到正玩得满头大汗的一个胡子拉渣破衣烂衫的人旁边,使劲把他拉出来,结结巴巴地说着:“师傅……我……我看见……”

    “去去去!别烦我!”那人一脸不耐烦地推开他,“不就是净魂灵魅吗?那个没事!给你开了天眼后就老是一惊一乍的,你好歹是个修仙者,丢不丢人?”说完又挤进了人群开始了新一轮的赌局。

    少年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不安地绞着衣角,抱歉地看着锦葵。

    锦葵轻轻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这个人的气息很强,可是这爱好......以前她忙于净化魂魄,甚少和修仙者接触,加上她生前也是名门闺秀,家教甚严,所以今天见到这样的修仙者,心里生出了些许厌恶之情,和这样的赌徒,她实在不知该如何攀谈。

    她有些失望地出了赌馆,这时大街上一个到处寻找女子搭讪的男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这位漂亮的小姐,有没有兴趣和本公子今晚花前月下吟诗作对呢?”

    “好啊好啊!这位帅哥,人家就喜欢你这样的类型.......”不同于娇俏的身姿,说话的声音却是粗犷豪迈。那男子瞬间脸色煞白,惊恐地喊着:“不好意思,我没有这种爱好!就算你扮成女人也不行!快放开我啊!不然我要喊了......”

    好不容易挣脱了那名“少女”,男子四处张望着,又快速寻找到了下一个目标。

    “啊,这位美丽的夫人,离开你旁边那位丑陋的丈夫,跟着本公子吧,我一定把你明媒正娶,绝对会让你过得很幸——福!”

    “好大的胆子!敢看上我的女人,还敢说我丑?我剁了你!”

    “哎,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别动粗。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我不介意我们一起……啊——”

    只见一道人影在人群中蹿上蹿下,他身后,一个粗壮的汉子拿着把大砍刀,却远远比不上前面那人的灵活,不一会儿,就被甩开了。

    锦葵不屑地撇撇嘴:“登徒子!”

    没想到那人却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

    “这位美丽的姑娘,你简直就是天仙下凡!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人!不如跟我回家做我娘子吧!吸溜.......”原来正是刚才那个男子,此时正一边看着她一边擦着口水。

    锦葵瞧瞧身后的胖妇人和一个老大爷,确定对方说的是她后,不由惊呼出声:“你……你看得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