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天界仙灵使

    更新时间:2015-11-27 19:37:27本章字数:3094字

    锦葵细细打量眼前的男子,他约莫20岁左右,面容极是英俊出众,仿佛精雕细琢般,火红色的长发随意束起,有风吹过,几根发丝凌乱在了眉眼。他轻轻拨开,露出一双迷人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微薄的红唇抿起,嘴角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穿着一身粗布麻衣,皮肤有些黝黑。隐约能感受到一股非人类的气息,但具体是什么,以她的法力还是试探不出来。

    “请问你是?”锦葵疑惑地问道。

    男子神秘地一笑:“你猜!”

    “......”锦葵皱了皱眉头,她并不想和这个登徒子过多交流,不说拉倒。

    男子见锦葵不答话也不并不介意,继续自顾自说着:“姑娘,虽说你不是人,不过我不介意的。”他摸了摸下巴,仿佛陶醉般地喃喃自语:“鬼压床啊......”

    锦葵听得此言,厌恶地转过头,冷声说道:“公子,请自重!”

    “我很自重啊!”男子从腰里拿出一把破了好几个洞的纸扇,潇洒地一挥,兀自装着风雅之人。

    大冬天扇扇子,还是这么破的扇子,有病!锦葵心里想着,这人看上去不太正常,不管是什么,她都不想多做接触,便转身飞离了此处。

    男子见状,赶紧大叫:“姑娘,你不要这么害羞,等等我.......”一边追了上去。

    周围的行人看着这个男子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就开始狂奔,皆摇头叹息:唉,年纪轻轻就疯了,真是可惜!

    锦葵在那男子的追逐下一直往偏僻的地方飞,思索着能摆脱则好,若是不能,打起来也不至于伤到凡人。现下已跑入一片林子,对方依然一脸兴奋地一直紧跟着她,嘴里还说着不三不四的话,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品行的男人。

    锦葵略略思忖了一会儿,不知对方来路,贸然对手怕吃亏。既然这家伙出言调戏,何不让他看看自己死时的模样?或许便会被吓走了。

    一般来说,人死后,魂魄和尸体的样子是一样的。而她现在的样子是被师傅用了仙界灵草才恢复了容貌,但是她当年尸体的恐怖模样一直深深地印在脑海里,现在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

    想到这里,她立刻停了下来。

    而男子见她突然停下,以为是答应了自己的追求,兴奋地作了个揖,说道:“承蒙小姐不弃,在下吴羲炎,北方人士,爱好读书。今日得见小姐,一见钟情,嗯......那个......希望能与小姐共结连理。”这样说应该没错吧,应该没有失了凡间的礼数。

    锦葵有些无语地看着他,这会儿倒是成谦谦君子了,刚才还油腔滑调的呢!她忍不住出言讽刺道:“稀言?我看你应该改名叫吴多嘴!”

    “不不不,此羲炎非彼稀言!羲是伏羲的羲,炎是炎热的炎,我有着火一般的热情,是那冬天里的一把火,如同天上炽热的太阳一般,你明白不?你现在不明白也没关系,我早晚会让你明白的......”对锦葵的讽刺视若无睹,吴羲炎滔滔不绝地解释着。

    锦葵并未理会他的热情,而是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你......想不想看看......我死掉的样子......”

    “哎?”吴羲言听着这阴森森的话语,又看着锦葵莫名怪异的笑容,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不由得退后了两步。

    “你......你想干嘛?”

    说话间,锦葵的样貌已经产生了变化,原本白皙的皮肤剥离开来露出了深红色的血肉,如水波般潋滟的眼眸突了出来,如死鱼一般翻着白眼,鼻子和嘴巴扭曲在了一边,和脸上的肉粘结在一起,下巴肉已经全部没了,如瓷般光滑美丽的脖子已经成了黑漆漆的骨头。

    “你.......你......”吴羲炎张大着嘴,似是被吓傻了,呆立着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锦葵见起效了,便凑得更近了,继续用幽冥般地声音说道:“你.......你知道吗?我原本很美的,但是那火啊,从我的脚开始烧起来,我的整个身体都焦了,就剩这一张脸保存地最好了......你.......想不想看看我的脚,我的脚原本也是很美的......”

    说话间,忽然一股浓厚的迷雾包裹住了他们。

    而浓雾外的景色却依旧,只是不见了锦葵与吴羲炎的踪迹。

    一只黑猫从林中跳了出来,来到两人原先站立的地方,左瞧右看,而它身后有一个白衣青年踱步而出。

    “你看,我早就说了,找到她直接抢了就走嘛!你非不乐意,现在好了,他们被困进妖族的幻境了,我们快冲进去干掉那只妖然后抢人!”黑猫朝着男子说道。

    白衣男子并未在意黑猫的责怪,只是淡淡地回答它:“要破这幻境并不难,来者并无杀气,且先等等再说。”

    而在那幻境内,锦葵并不紧张,毕竟她是净魂灵魅,应该不会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想害她,只是要破这幻境,她法力不知道够不够。而更令她心烦的是,身边的吴羲炎非但同样不紧张,反而一直叽叽喳喳向她示好,使她根本静不下心来。刚想冲他发火,忽然眼前一闪,浓雾渐渐散开了,如梦般的迷人景致在他们眼前缓缓绽放。

    皎洁的月光温柔地照射着大地,闪烁的繁星如细碎的银沙般缀满了整个夜空。树木随风轻轻摇摆,闪着光芒的萤火虫穿梭在绿叶与草地之间,如同布满了流动的金子,与蟋蟀的歌唱遥相呼应,显得格外瑰丽动人。

    而在这一片美丽的夜色中,有一株桃树最为显眼,粉色的花瓣开满了枝头,原本柔美的桃花在白色的月光下反倒平添了几丝妖娆。

    桃树中有一人影闪现,与他的真身一般,那是一个极为妖艳的男子,绝代风华,美如冠玉,将周围极美的景色硬生生比了下去。

    他踏月而来,如花一般轻轻落下,对着两人微微鞠了一躬。

    “你是?”锦葵开口问道。

    “净魂灵魅,很是抱歉,连您一起带入幻境之中。”男子温柔的嗓音如天籁般响起,“我需要天界仙灵使的帮忙。”

    锦葵一愣,转向吴羲炎:“你是天界仙灵使?”

    “怎么?不像吗?”他骄傲地甩了甩头。

    锦葵默默无语,她是见过几名天界仙灵使,那是为防止妖魔作祟天下大乱,由天界上仙各自派遣,游走于六界维护各地和平的精英弟子,他们无一不是出尘脱俗法力高强之人,像他这样的好色之徒,她还是第一次见。

    似乎是看出了锦葵的怀疑,吴羲炎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牌,展示给她看。

    那玉牌通体淡绿,萦绕着一股浓郁的仙气,里面“北斗星君”四个金色的字体如水般起伏。

    吴羲炎轻轻一点,玉牌上缓缓出现了他的相貌与名字。

    桃妖一见立刻俯首行礼:“原来是北斗星君座下仙灵使,失礼了,在下名唤桃笙,用幻境留下大人实属无奈,还请恕罪。”

    “无妨无妨。”吴羲炎很是大方地摇了摇手。

    “既然是找这位仙灵使,那么我就不便打扰了,还请放我出这幻境。”锦葵并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

    桃笙却向她也行了一礼,说道:“此事颇为棘手,还请净魂灵魅也能留下帮忙。不知您尊姓大名?”

    “我叫锦葵,不知是何事需要我帮忙?”

    桃笙轻轻挥了挥手,眼前风景霎时变幻,他优雅地一笑:“此事说来话长,还请两位先看看吧。”

    锦葵与吴羲炎向前看去,原本迷人的景致里又多了一个娇媚的女子,与桃笙长得一模一样,她安静地站在枝头,微微垂首,似乎在很认真地看着什么。

    “那是我的双生妹妹,桃沐。”桃笙解释道。

    在桃花树下,一名男子席地而坐,他并未发现树上的女子,只是借着月光很认真地看书,不时还拿出笔在一本本子上誊写着什么。只是月光虽明朗,却也不能与白日相比,因此男子写的很是费劲。

    写了一会儿,他干脆扔了笔,在一条溪流边洗了洗脸。他似乎甚是忧愁,紧锁着眉头,对着河水自言自语:“林子夜啊林子夜,你何时才能考取功名光耀门楣,不再受人欺凌呢?”

    待洗干净脸后,他又坐在了树下,虽然拿起了书,却并没有之前的专心,快速翻动的书页与杂乱无章的笔记显示出了他的焦躁不安。

    桃沐见状,嘴角闪过一丝恶作剧般的笑容,她跺了跺脚,满树的桃花纷纷飘落下来,洒在林子夜的肩头,他一跃而起,狼狈地跑出十几步,使劲掸着身上的花瓣。

    桃沐轻轻地飘落到他身前,歪着头调皮地冲着他笑。

    林子夜无奈地摇了摇头,宠溺地说道:“小沐,我知道你武艺高强,但是不要老捉弄我好不好?不是说了让你在家好好休息吗?”

    桃沐摇了摇头,伸手揽过他的臂膀,对着他撒娇:“才不呢,一个人在家太寂寞了,我要来陪子夜。”

    锦葵听着林子夜这个名字很是耳熟,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桃笙:“这个林子夜是不是现在溱江国的丞相?”

    桃笙点头称是,锦葵更是疑惑:“可是我听说林子夜娶的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妹妹浅月公主。”

    桃笙闻言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