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恩怨

    更新时间:2015-11-27 19:38:38本章字数:3182字

    这三人在幻境内悠悠谈着话,而幻境外的林子中有些人却是坐不住了。

    在幻境外的密林中,有一只小黑猫焦急地走来走去,不时抬头看着身边的白衣青年。

    “怎么还没出来?要不我们冲进去吧?”

    “对对对,还是冲进去吧!”答话的并不是白衣青年,而是一只匍匐在地上的小甲虫。

    黑猫一爪将它拍飞:“去去去,别老跟着我们!”

    小甲虫不死心地又飞到了白衣男子脚下:“少尊,求您帮我把天界仙灵使的牌子拿回来吧,若是让我师傅北斗星君知道了,一定会狠狠责罚我的!”

    白衣青年抓起小甲虫,悠悠地说道:“虽然我很想帮你,可惜我近日身体不适,虚乏无力,头晕眼花,实在是没有精力帮你了。当初仙魔大战时,你们人间界的仙灵使并未被召回,而是在人间守护人类平安,现在天界还在收拾残局,你师傅没空管你的啦!你就不要这么小气了,借他用用又何妨?”

    这跟小气没有关系好么?而且羲大人哪是借,分明是抢啊!小甲虫看着他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样子,在心里嘟囔着,不愿意就不愿意,干嘛找这么蹩脚的借口?但是这些话他可不敢说出口,他一个小小的天界仙灵使,这两人都得罪不起!本以为少尊与羲大人向来不和,自己这一告状,少尊肯定愿意帮他,没想到他却称病不理会,还一直偷偷跟着,莫非他另有打算?话说那净魂灵魅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引得他们的关注?该不会是传说中的......

    白衣青年看着小甲虫不满的样子,思索着说不定将来还有用得上他的地方,便提议道:“不如你和我们一起悄悄跟着他吧,然后找机会趁他不备,拿回来。”

    小甲虫听得此话立刻精神一振,连连点头。

    黑猫在一边不屑地撇了撇嘴,继续观察着动静。

    而此时,幻境内三人的谈话依然继续着。

    桃笙深深地向着锦葵与吴羲炎施礼,口中说道:“还请仙灵使大人与锦葵姑娘移步至驸马府邸,她心魔太深,在人间肆意妄为,我实在是奈何她不得。”

    听到他的请求,锦葵却并未马上答复,尽管他态度谦卑,但是她总觉得他妖娆的眉眼间略带着几分邪气,看上去不像好人。

    在她沉思间,吴羲炎却忽然转头说道:“美人儿,把你的幻象解除了嘛!一直用法力维持着,不累吗?”

    锦葵这才想起,为了吓走他,她的幻象还没有解除,被他这么一说,的确是有些耗费法力,便恢复了原来的容貌。

    桃笙见到她真容,微微一怔,他与桃沐的容貌在妖界已是翘楚,因此从未将他人放入眼中。而这位锦葵姑娘的绝色风姿,却美的让人呼吸一窒。

    如墨般漆黑的长发直直地垂到脚踝,肌肤胜雪,眉如翠黛,水波般潋滟的眼眸本应是娇娆妩媚之色,然而淡漠清冷的眼神反而衬得她如濯水清莲般清雅淡然,小小的鼻梁下是那如花蕾般粉嫩的唇,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好一个倾国倾城的佳人!

    桃笙一时之间看得有些失神,直到吴羲炎在旁边微微咳嗽了两声才反应过来,赶紧低头道歉。

    锦葵摇摇头表示不在意,她问道:“我只是净魂灵魅,能帮上什么忙呢?”

    桃笙再次向锦葵深深地施了一礼,连连恳求:“锦葵姑娘有所不知。我妹妹修行已有两千年,加上她身边还有一些怨灵为她差遣,我们此去未必能降服得了她。”

    “原来有怨灵,怪不得需要我了。”锦葵了然地点点头,看他表情,此事似乎颇为棘手。虽然对桃笙心有戒备,但自己即将功德圆满,加上有吴羲炎这个天界仙灵使在,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岔子,便将此事应承了下来。

    桃笙立刻解除了幻境,带着二人前往驸马府邸。

    三人皆是御风飞行,不出半刻便来到了溱江国最为奢华的驸马府邸。

    当今驸马林子夜,本是寒门子弟,一朝中得状元郎,才华横溢,谦逊有礼。因此当今圣上将自己唯一的妹妹浅月公主下嫁于他,听说二人恩爱非常。不过听桃笙的叙述,恐怕事情另有乾坤。

    果然,偌大的驸马府邸,竟是没有一个仆役伺候,安静地有些反常。

    吴羲炎抚了抚双臂,扭头问桃笙:“这里怎么阴森森的?你妹妹在这儿吗?”

    桃笙有些不确定地回答道:“大概......应该是在这里吧?”

    “什么叫大概?什么叫应该?你自己妹妹在哪儿你不知道你还把我们带到这儿来?”吴羲炎很是不满。

    “这个......我也是通过双胞胎之间的感应感觉她就在这儿附近,我好久没有看到过她了,不过直觉告诉我,她应该是在这里。”桃笙唯唯诺诺地回答着。

    “.......”吴羲炎瞪了他一眼,“那你还不快去把人找出来!”

    锦葵在一边淡淡地说道:“不用费这功夫了,我们已经陷入阵法里了,人也该来了。”

    被提醒的两人一愣,随即静下心来,也察觉出了一丝异样。

    锦葵皱着眉头,这两人一妖一仙,不擅长辨识这些怨灵的法术,而且这些小法术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用。而她身为净魂灵魅,,由十二只怨灵集结布下的小小阵法虽然并不致命,但是还是让她十分地不舒服,似是有千斤重担压在了她的身上,使她举手投足间都要使出极大的力量才能动弹。但是对方只是限制了她的行动,并没有立下杀手,想必应是顾及到了她的身份。

    吴羲炎看出了她的不舒服,拿出了那把布满了破洞的扇子,似乎是要准备破阵,然而还没等他行动,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

    “净魂灵魅,还有那位不知名的公子,你们与我素不相识,为何非要帮桃笙坏我好事呢?”

    伴随着柔美的嗓音,一个人影从天而降落到了他们面前。

    “小沐.......”一旁的桃笙激动地冲上前。

    “住口!”桃沐似乎对自己的双生哥哥有着无限怨恨,出手就是杀招,桃笙无奈只好见招拆招。

    一时间,两人打得难分难解。

    吴羲炎扇着破扇子,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瓜子,边嗑边看热闹。

    锦葵用丝带狠狠地捶了他一下,力度之大,让吴羲炎整个人都差点扑到了地上。

    “咳咳咳......你......”吴羲炎一边拍着自己的胸顺气一边颤颤巍巍地指着她,“你......你谋杀亲夫啊?”

    “少胡说!还不快去阻止他们!”

    “哦......”吴羲炎还没看够热闹,但是美人吩咐,岂有不听之理?他正准备出手,突然猛地一回头,“哎?你把阵法给破啦?为什么不等我来救你?”他痛心疾首地垂着胸,大声哀嚎着自己错过了这个英雄救美的好机会。

    正忙着应付桃沐的桃笙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他快要被自己妹妹打死了,现在是计较这种小事的时候吗?

    锦葵见桃笙情况不妙,直接打断了吴羲炎的哀嚎,冷声问道:“你到底去还是不去?”要不是她法力有限,早就自己去了,才不会和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笨蛋废话!

    “去!美女的吩咐,我一定照办!”吴羲炎见锦葵真的动怒了,也不再玩笑,立即冲了上去。

    只是他并没有动手,而是直接站在了俩兄妹的中间,拿出天界仙灵使的牌子,对着桃沐大喝道:“我乃天界北斗星君座下仙灵使吴羲炎是也,妖孽休得放肆!”

    桃沐见他亮明身份,犹豫了一会儿,突然娇笑道:“原来是仙灵使大人,请恕小妖有眼不识泰山。”

    她缓步上前,用手轻抚着吴羲炎的面颊,眼里柔情似水:“大人,不如去我房里坐会儿?小妖必定好生招待您。”

    那妩媚的身姿,大胆的动作,把锦葵看傻了眼。

    真是世风日下,这年头妖都胆大妄为到勾引天界仙灵使了吗?这下麻烦了,这个吴羲炎可是个见色眼开的家伙!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吴羲炎居然正经地推开了桃沐,一脸严肃地呵斥她:“放肆!”

    桃沐脸一红,她天姿绝色,以媚术纵横人妖二界多年,哪一个男人不是乖乖地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就连先前来巡查的仙灵使也为她美色所迷,乖乖任由她摆布。像这样被人呵斥还是头一回,她不甘心地又缠了上去,手轻抚着吴羲炎的脖颈,慢慢下移,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好一个千娇百媚的绝色美人。

    不曾想,吴羲炎看也不看一眼,就用力推开了她。锦葵对他的举动倒是多了几分赞赏,看来这人还是能分轻重的嘛!

    桃沐见吴羲炎依旧没有为她所迷,面有愠色,正欲说话,忽然有一声大喊传来,叫声极为凄厉。

    桃沐听得此声,神色一变,冷冷地盯着锦葵三人,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几位今天若是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我便放你们安然离去。如若不然......”

    “不然怎么样?”吴羲炎哈哈大笑,“难道你还要杀了我们不成吗?”

    桃沐冷冷一笑:“哼,不然,我就要你们在此魂飞魄散!”

    “小沐,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桃笙试图好言相劝。

    锦葵心里却忽然划过一丝不安,明知她与吴羲炎的身份,桃沐依然要杀他们灭口,莫非还有后招?

    仿佛为了应证她的不安,一个人影缓缓地从一棵大树下走来。

    吴羲炎一见,脸色一变:“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