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府中战斗

    更新时间:2015-11-27 19:39:43本章字数:3004字

    “不止他,我们也来了。”树后又走出两人。

    桃沐微微一笑,如花般妩媚,吐出的话语却不带一丝温度:“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和我斗?”

    吴羲炎脸色更难看了,太阴星君座下仙灵使李非也就罢了,他没想到原本身为天界上仙负责驻守百花谷后堕入魔道的沧涯和沧翎竟然也会在此!

    自仙魔两界一役后,天界损失精英无数,将魔族击退至寒冰深渊,并且布下结界,要魔族世世代代永留深渊,不得再现,这才过了多久,他们居然会出现在人间,还跟天界仙灵使与妖族狼狈为奸,也不知道他们在人间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天界的人都在搞什么?夕罪丢了,魔族也溜出来了,都没有察觉吗?

    锦葵现在的身份最多只能收拾那些怨灵,桃笙对桃沐,而他以一敌三.......若是他的鼎盛时期,还有胜算,现在的话么,只能如此了。

    想到这里,吴羲炎上前大声说道:“各位,我突然想起我还没吃饭,先走一步,你们慢聊。”

    这一番话的语气极为大义凛然,慷慨激昂,众人皆没想到他会逃跑,因此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纵身一跃,几个起落后,就没了踪影。

    沧涯最先反应过来,迅速追了上去。

    府邸内,只剩下桃沐、李非、沧翎、锦葵、桃笙与一干怨灵。

    这时,又是一声凄厉的叫声从府内的某个角落传出。

    桃笙此时真是欲哭无泪,没想到吴羲炎这么不仗义,说跑就跑,而且也不带他们一起,只好转头问锦葵怎么办。

    锦葵心里也是暗骂吴羲炎贪生怕死,但是现在骂他也没用,她虽然没有看出沧涯与沧翎的身份,但是李非的仙气她还是可以感觉出来,仙与妖沆瀣一气,眼前的局势对他们明显不利,跑是肯定跑不了了,但是要硬拼也拼不过。她忽然想起师傅留给她的法器,使用时以自身灵力为代价,力竭则亡,师傅千叮咛万嘱咐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用。如今自己尚未功德圆满,昆仑镜也未找到,怎可死在这里?

    一时间,锦葵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最终冷静了下来,今日便就此一搏吧。

    。。。。。。

    而另一边,沧涯也是紧追不舍,桃沐与李非都不知道吴羲炎的身份非比寻常。他与沧翎来人间是有任务在身,只是路经此地,见这桃妖长得漂亮,媚术一流,所以才在驸马府多留了几日,没想到居然会碰上他,消息若是泄露出去破坏了魔皇的计划就糟了!只是他没想到,吴羲炎逃跑的功夫倒是一流,没多一会就不见了他的踪迹。

    他只好静下心来闭上眼睛,用神识搜索着吴羲炎的气息。

    忽然之间,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并非是气息,而是......

    沧涯睁开眼,突然发现眼前多了一个人,然而更令他惊骇的是那人身边的武器。

    “夕罪!你......”

    话未说完,一道红光闪过,他最后看到的是自己断成两截的尸体。

    。。。。。。

    而飞速逃离的吴羲炎,使了个障眼法,又悄悄折回了驸马府邸边上的小巷子里。

    那里站着的正是一直在背后跟着他与锦葵的白衣青年一行人。

    一只甲虫迅速地飞到吴羲炎面前,变回人形,对着他点头哈腰:“羲少,您看您拿了我的牌子那么久了,玩得可还开心?您看您方不方便还我......”

    吴羲炎眼皮也不抬,一手推开他,直接对白衣青年说道:“进去帮忙!遇到麻烦了!”

    白衣青年指着真正的仙灵使说道:“先让他跟你进去......”

    吴羲炎不等他说完,就冷冷地打断他:“你还要在背后偷偷摸摸跟到什么时候?当初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身受重创,她又何至于沦落至此?你查了那么久,什么事都没查出来,不止没让她恢复真身,反而连真魂都被封印了!”顿了顿,他又指着旁边的仙灵使说道:“这些事暂且不提,眼下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就这家伙能帮我打赢里面的桃沐,沧翎和李非吧?”

    白衣青年并不与他争执,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先去帮你解决沧涯,随后再来”便与小黑猫飞身离去。

    吴羲炎也未再多言,只在背后狠狠地剜了个白眼给他,然后拖着仙灵使就走。

    出乎他意料的是,里面又多了两个人。

    一名衣衫褴褛的老者,一个清秀的少年,加上桃笙,正与桃沐李非沧翎对峙着。

    桃沐见吴羲炎这么快又折回,还带了一个帮手,却不见沧涯,心里一紧,莫非他已经......

    锦葵见他回来却是着实松了口气,没想到今日在赌馆见到过的两名修仙者会刚巧路过,再加上吴羲炎和他带来的人,至少主要战力在数量上还是可以平分秋色。她并不知道沧翎的真实身份,若是知道了,只怕心里不会如此轻松。

    锦葵虽轻松,但吴羲炎心里却是七上八下,虽然有两个修仙者帮忙,可是沧翎是什么人物?当初仙魔大战时,他与沧涯反出天界,两人跻身于魔皇座下十二大魔将之列,虐杀仙人无数,心狠手辣,而他如今已不复当年盛况,此次对战着实没有胜算,只希望那家伙能早早解决了沧涯来帮忙。

    先下手为强!桃沐身随心动,长剑直指桃笙眉心,却被他闪身躲开。

    桃笙见妹妹对自己起了杀意,也不再留情,一把妖刀夹杂着强大的妖力劈去。

    两兄妹都下了狠手,双方你来我往,一时间竟难分高下。

    而旁边的两位天界仙灵使也不甘示弱,斗得好不热闹。

    这边的吴羲炎与沧翎却一直对峙着,未动分毫。

    锦葵心下有些急切,上前一步,正欲说话,却被吴羲炎伸手挡住了,只听他轻声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和那两个修仙者先去解决那些怨灵。”

    锦葵这才发现,刚才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战斗上,竟没发现那些怨灵已经围了上来,幸好有两名修仙者挡着,才没有伤到他们。她瞥了眼吴羲炎,见他眉头紧锁,表情严肃,便知那个剩下的人不好对付,她知道自己帮不上忙,轻轻对他说了声小心,然后便加入了修仙者的战斗阵营。

    两名修仙者见锦葵加入他们的战斗,不露痕迹地尽量护着她,毕竟受人之托,不能让她出了岔子。

    沧翎冷冷地看着吴羲炎,心中却有几分忐忑,虽说仙魔大战前夕,用计重创了他,使他差点神魂俱灭,但是沧涯迟迟不归,八成已经遇害,虽然他和哥哥在魔界的斗争中早已没有什么感情,他死不死的都无所谓,但是吴羲炎现在安然无恙地站在自己面前,这是不是说明他法力已经恢复了?

    吴羲炎并不知道沧翎的想法,见他不动,以为他信心十足,现在敌我双方暂时平手,若是时间拖久了......一咬牙,他飞身上前,将扇子狠狠地朝着对方扇去!

    沧翎见那扇子的破洞中飞出了片片晶莹的雪花,暗道不好,堪堪避开,然而发丝还是沾到了,瞬间被化为冰渣,顷刻便消失不见。

    沧翎抚了抚自己的长发,哈哈大笑:“玲珑冰扇也不过如此!当年她临死之前将全身灵力灌注其上的法器,在你手里却使得如此不堪,幸亏她已经被我打得魂飞魄散了,不然要是被她看到自己的一番心血毁在你手里,只怕是要活活气死啊!”

    吴羲炎听到他提起故人,怒由心起,差点就冲上去与他拼命,但还是尽力压住了自己的火气。现在不能冲动,刚才一击他使出了全力,却并未伤到敌人分毫,如此看来,自己远不是对手,如今只能尽量拖着他等洛卿前来支援。也不知他与沧涯此次来人间究竟意欲何为?该不会与被盗的夕罪有关吧?但是藏匿它的流波山上却并无魔族气息。若是他人所为,又是什么人法力如此高深,连天界众仙都探查不出来呢?

    沧翎刚才是故意激怒吴羲炎,不知他那一击是试探还是使出了全力,如今见他强忍怒气并未出手,与以前脾性相差甚远,便知他法力尚未恢复。在天界时,他一向高傲自负,所以自己向来厌恶他,当初没有机会收拾了他,今日自己送上门来,正好送他一程!

    一道黑气在沧翎左手中出现,右手随即幻化出数只黑色兽头,一前一后向着吴羲炎袭去。

    吴羲炎先后闪躲开来,哪知肩上忽然一阵剧痛,定睛一看,原来一只黑色兽头已然咬住了他的肩膀,似是有生命般,源源不断的魔气侵入他的躯体,如刀剮般疼痛难忍。他凝神静气,将法力聚积于肩部,一阵白光闪过,黑色兽头已消失不见,肩膀上一大片鲜血滴落下来。

    未等吴羲炎喘息,六道魔气瞬间袭来,分别攻向他的四肢,身体与头部,仓促之间他赶紧运起法力抵御,却见沧翎双拳已至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