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援军来到

    更新时间:2015-11-27 19:40:24本章字数:3106字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吴羲炎整个人被击得倒飞了出去,周围的花草树木也瞬间化为灰烬。

    沧翎得意地哈哈大笑:“你果然还没恢复!就让我送你一程吧!”话音刚落,他身形一动,转瞬飞到了吴羲炎上方,双手幻化出一把黑色巨剑,带着强大的魔力往下劈去。

    浓重的黑烟盖住了一切,待得黑烟散去,却不见吴羲炎的尸体。

    原来修仙者那边的战斗早已结束,吴羲炎已被他们扶到了一边。

    沧翎已知自己必胜,所以心情大好,他大笑着看着眼前诸人,开心地说道:“何必着急呢?我会一个个送你们上路的!”

    吴羲炎推开搀扶着他的两名修仙者,大踏步上前,冷声说道:“别那么多废话,要打就打!”

    “你看看你如今这副样子,连死狗都不如,唉!”沧翎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气,“大家好歹同僚过一场,我就给你个痛快吧......”话未说完,身边一道红光袭来。

    沧翎反手一挡,这红光未对他造成丝毫伤害。他转头望去,原来是锦葵,她手里正举着一朵红色的莲花。

    “小美人儿,你该不会以为拿朵破花就能打赢我了吧?”

    话音刚落,却见那朵红莲的颜色渐渐淡了下去,反而显出了微弱的蓝光,接着那光芒越来越强,渗透了所有花瓣的蓝光闪烁着魅惑的光芒,看着看着仿佛灵魂也要被吸进去。

    “不好!”沧翎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刚刚中了幻术,一掌击向锦葵,却被吴羲炎挡在跟前,灌注了他全部法力的玲珑冰扇将这攻击尽数反攻了回来,而他自己也倒退了好几步。

    沧翎险险避开这回攻,忽然胸口一阵剧痛,他低头,只见胸口匍匐着数只蓝色蝴蝶,正在汲取着他的魔力,他伸手一拂,蝴蝶被他拂掉了,胸口却挂满了一只只蛹,蓝色的蝴蝶们破蛹而出,继续汲取着他的魔力。

    沧翎抬头看着锦葵,怒吼道:“小丫头,你敢阴我!”

    锦葵见攻击起了作用,快速地用手弹着花瓣,蓝色的蝴蝶们产蛹、破茧的速度更快了,瞬间挂满了沧翎的半个身体。而她心里却是焦躁不安,希望能在灵力用完前吸完他的力量。她还想要找到昆仑镜,与家人重聚,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吴羲炎见沧翎负伤,趁机加速攻击。然而对方盛怒之下,奋起反抗,一时间竟攻不下来。

    沧翎忍着身体的剧痛,他知道要弄掉这些蝴蝶,必须先杀锦葵,却一直被吴羲炎挡着,一招一式都打不到锦葵身上。

    战斗间,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这么维护她,该不会这个女的是......

    思及此,他运起全身魔力,一个巨大的黑球在他手中凝聚而成,里面流动的气体如水般缓缓流动,他将球击向吴羲炎,趁他抵挡之际,闪身来到了锦葵面前。

    锦葵一惊,没想到对方在这样的情况下,移动速度还这么快,眼见沧翎双拳挥出,自己却来不及运起法力抵抗,难道今天她真的要命丧于此吗?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白色的影子出现在沧翎上方,重重地踩了他一脚。

    地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沧翎趴在里面,一时间竟无法站立起来。

    吴羲炎好不容易挡下那黑球,见帮手终于赶来,总算松了口气,趁对方还起不来的当儿,直接跳进去一顿暴打。

    白衣青年重创沧翎后,紧接着制服了桃沐和李非。

    他这一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片刻工夫便将对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锦葵纳闷不已,连天界仙灵史都打不过的妖孽,他这么快就将他们制服,这究竟是什么人?

    白衣青年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转过身来,对着众人低头抱拳,自我介绍道:“在下洛卿,途经驸马府邸,见此处妖气冲天,又听得里面轰然之声不绝于耳,寻常百姓皆不敢靠近,想必是有妖孽作祟,这才冲了进来。没想到几位正在降妖伏魔,在下雕虫小技,献丑了。”

    洛卿?天下第一首富的二公子洛卿?锦葵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那白衣青年缓缓地抬起了头,只见他面如冠玉,眉如远山含黛,乌黑的眼眸灿若星辰,却透着淡淡的哀伤。薄薄的嘴唇微微抿起,有着好看的弧度,让他的笑容带了三分魅惑。如墨玉般乌黑的头发用玉冠高高束起,带着温雅的光泽。有几丝零落下来,扫过他浓密纤长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再加上他那身雪白的锦袍,衬得他整个人恍若仙人般清新俊逸,轩然霞举。

    原来是天下第一首富洛家人,据闻他们不止精通商道,并且崇尚修仙,曾得仙人指点,所以家中几代尽出精英,甚至有人飞升成仙,但即便再厉害,也是区区凡人之体,如何能胜过这些妖孽呢?

    似是看出了锦葵的疑惑,洛卿带着优雅的笑容说道:“幸亏诸位已将这些妖孽打伤,小弟趁其不备用家传秘法才侥幸胜过。”

    旁边的两位修仙者连忙拱手施礼:“多谢洛公子相救!”

    接着他们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原来衣衫褴褛的老者正是修仙界赫赫有名的浪荡子秋南星,因酷爱赌博,人送外号“赌老秋”,年轻的那个是他的弟子,秦路尧。

    而洛卿旁边的小黑猫见他没有介绍自己,着急地扯了扯他的袍子。

    洛卿赶紧抱起小黑猫,对着众人介绍:“这是我的宠物,小玄,是只母猫......”

    话未说完,被小黑猫一爪扇在了脸上,你才宠物呢!不过生气归生气,它也并未开口揭穿。

    幸亏小黑猫爪下留情,脸上才没有出现伤痕。洛卿干笑了两声,无奈地说道:“这小猫脾气大,让诸位见笑了.......”

    早已将沧翎打晕过去的吴羲炎见洛卿在那边假模假样,狠狠地剜了个白眼,心中暗骂:装!你就接着装吧!等我恢复了法力,第一个就先干掉你!

    锦葵并未看到吴羲炎的表情,听到洛卿的解释,似是有几分道理,毕竟是救命恩人,想来洛家得仙人指点自然非同一般吧,便暂且压下了心中的疑惑。

    这时,声声惨叫又从府内的某个角落中传来。

    锦葵皱了皱眉头,对着诸人说道:“这声音如此凄惨,想必已是备受煎熬,诸位随我一同去看看可好?”

    众人皆是一一应承了下来,只有洛卿,抱着小黑猫,扯着吴羲炎说要给他治伤,拉着他留在了院子里。

    吴羲炎见人都已经走光,只剩下不省人事的沧翎和李非,而桃沐则被他们带了进去。他不爽地瞪着洛卿,似是要用眼神将他凌迟。

    洛卿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这么瞪着我,虽然当年我伤你在先,不过我对你的厌恶一分都没有减少,要不是有事,我也不想和你说话。”

    吴羲炎见他表情严肃,不由得好奇起来:“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沧涯死了。”

    吴羲炎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白了他一眼:“然后呢?”

    “不是我杀的。”

    吴羲炎一愣,沧涯有多厉害他是最清楚不过的,“是谁做的?”

    “不知道,一击毙命,断成两截,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没有任何异常气息,黑白无常也没有探查到他的魂魄,想来不是被人带走,就是魂飞魄散了。”

    “什么人如此厉害?”吴羲炎难得地不再与他针锋相对,开始认真思索起来。

    洛卿皱着眉头,分析道:“我刚才袭击沧翎的确是趁他不备,如果是正面对战,也做不到一击毙命,沧涯不弱于沧翎,天界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人此刻还忙着收拾残局,妖族一向置身事外,两不得罪,应该不至于对魔族中人下此重手,而魔族么,就更不应该了。”

    “说起来,天界下的封印不牢靠啊,魔族的人都能随意出来溜达了。不过夕罪失窃,而现场没有任何气息,会不会是偷盗夕罪的人干的?”

    洛卿闻言眉头紧锁:“这是我最担心的事,能隐匿夕罪气息的人绝非凡人,仙魔大战结束后天界损失惨重,此时如果再有人兴风作浪,不知还能否渡过此劫?”

    “有没有可能是战争结束后,魔族自己偷走了夕罪?”吴羲炎问道,随即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若是有夕罪在手,何必还按兵不动,早就进攻天界了,他们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洛卿摇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沉默了一会儿,洛卿突然开口问吴羲炎:“锦葵的事情,你有查出什么吗?”

    吴羲炎摇摇头,答道:“她在人间的身份本不属于她,而这个身份真正的主人却在仙魔大战时不知所踪。她转世为人,真魂目前只有你这样法力的人才能察觉出来,而我们在调查时却忽然发现她的真魂也被封印了。这些事实在太过蹊跷,什么都没有查清我也不能贸然告诉她,以免多生事端。”

    洛卿点点头:“本来我想暗中调查清楚在现身,而事情的发展越来越诡异,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

    而锦葵带着桃沐,与两名修仙者和仙灵使终于找到了那惨叫的来源。

    那是一间封闭的密室,里面的景象让她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