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真相

    更新时间:2015-11-27 19:40:56本章字数:3075字

    在这间狭窄的密室里,放满了各种令人触目心惊的刑具,还有一些疗伤的药品,地上躺着一个赤裸的少女,全身伤痕累累,还有一具男性尸体,已经腐烂发臭。

    那名少女目光涣散,在地上爬来爬去,屎尿随着她的动作流了一地。

    当她爬到尸体旁边时,忽然停了下来,用手抠着那尸体上的肉往嘴里塞。

    众人见此景象,忍不住干呕起来。

    而那名少女却对眼前的众人视而不见,似乎是饿急了,加快了吃尸体的速度。

    忽然,她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凄厉地惨叫起来。

    赌老秋心有不忍,将外衣脱下披在了少女的身上,想将她扶起来,哪知少女一边哀嚎一边拼命挣扎,差点抓伤他,无奈之下,只好暂时将她打晕。

    桃沐见状在一边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秦路尧听她笑声里透露着凄凉,询问道:“你和她有什么仇要如此折磨于她?”

    桃沐依旧疯狂地笑着不答话。

    赌老秋忍不住给了她一耳光。

    桃沐这才停止了笑,眼里透着无限的悲凉,她对着众人说道:“这个女人就是当今溱江国皇帝唯一的妹妹浅月公主,死了的那个是她的驸马林子夜,你们看,她是不是很美?他们两个很般配吧?”

    锦葵听到这个答案,并未诧异,她刚才早已猜到了这名少女的身份,只是没想到原来驸马也已经死了。

    她对桃沐与公知之间的恩怨并无多大兴趣,这世间,总有太多执着,太多无奈,放不下,舍不掉。多年来她所见过的爱恨情仇已经太多太多,看得她快麻木了,明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她心里总是忍不住生出悲悯之意。

    她本想着这府内既然有人活着,就顺便救出来,虽然这个公主已经神志不清了,但是好歹还活着,就让人通知皇帝一声,然后就走人吧。

    虽然锦葵没有兴趣,其他人却是非常好奇,纷纷开始逼问。

    桃沐恨恨地看着公主,看了一会儿,她似乎又陷入到了什么美好的回忆里面,眼神柔柔地微笑起来。

    “我爱上了她的父亲。”桃沐开口说道,明亮的眼眸如少女般娇俏可人,与刚才心狠手辣的她判若两人,“我假装自己是人类,没有用任何法术,一心只想当他的好妻子。而他起初对我也很好,只爱我一个人,对我发誓今生不会再娶任何别的女人。”

    “你爱上了上一任皇帝?”赌老秋忍不住打断她的话,“皇帝后宫三千佳丽,怎么可能对你一心一意?”

    桃沐冷冷地翻了他一个白眼:“谁告诉你她的父亲是溱江国的皇帝了?”

    接着,她又神经质地笑了起来:“不过连她母亲都不知道她是谁的种呢!当年那个负心人背叛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那个时候老皇帝出来微服私访,看上了她,我就做好事让他们在一起喽。能被皇帝临幸,这是多大的荣幸啊!也不枉那女人来人间走一遭了!”

    赌老秋忍不住插嘴:“那你也不是已经报复了吗?怎么连人家孩子都不放过?”

    桃沐森冷的目光直盯着他,阴寒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你知道他为什么去找别的女人吗?”

    “因为你不能生吗?”锦葵一下子就戳中了桃沐的痛处。

    她凄厉地喊叫着:“我是妖,怎么可能和人孕育出孩子来啊?他不是说过就算没有孩子也会一样爱我的吗?他说过的,他说过的啊!怎么能食言背叛我呢?”

    锦葵暗自叹了口气,在人间,无后是大事。她是妖,怎么会明白其中的利害呢?

    桃沐哭喊了一会儿,又大笑起来,眼里尽是疯狂。

    “这个女人可真不要脸啊!和皇帝睡了居然还想和我那个负心人在一起,后来怀孕了,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是谁的。我看他因为她的身孕那么高兴,就给他看了场捉奸在床的好戏。8个多月的身孕啊,被我那负心人一顿暴打,连皇帝都拦不住。哈哈哈哈哈,看得我那个高兴啊!”

    说着说着,桃沐的眼泪又流出来了,但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泪水是喜悦还是悲伤。

    “可惜皇帝的暗卫来得太及时,将那女的救下来了。本来我想阻止,看着她一尸两命,可是这样太便宜她了!我那负心汉不是想要孩子吗?我就让这个孩子生下来,然后再狠狠地折磨她,让她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偿还她母亲的债!可惜的是她母亲,刚生完孩子就死了。我就顺便把我那负心人先阉再杀,成全他们双宿双栖的愿望。”

    听到这里,赌老秋忍不住呸了她一口:“他们俩都被你害死也够了,你连孩子都不放过,太狠毒了!”

    桃沐也不气,反而大方承认了:“对,我就是这么狠毒!怎么样?”

    不等众人插话,她自顾自地说起来。

    “那个女人魅力可真大啊!皇帝把她的孩子当成公主捧在手心里宠爱,这件事只有他的太子,也就是现在的溱江国皇帝知道。为了讨好他父亲,这太子对这个小妹妹也是倍加宠溺。可是这孩子慢慢长大了,老皇帝却发现她长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反而跟我那负心人长得很像,便知道这孩子不是自己的。本来他想着毕竟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有点感情,干脆就继续当自己女儿养着。”

    桃沐说到这里,嫉恨的心理使她娇媚的脸都扭曲了起来:“可是我怎么能看着她这么快活地过日子呢?于是五年前,我就施了点法术,让老皇帝和这个小狐媚子睡到一起了!那小丫头还哭哭啼啼,寻死觅活,我呸!和她母亲一样会演戏,不要脸!”

    “你疯了!”赌老秋终于忍不住拍了她一掌,剧烈的疼痛让她蜷缩起了身子,猛烈地咳了起来。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桃沐又得意洋洋地说道:“这还不算完,我又施了点法术,连太子都喜欢上了她!父子俩有福同享,多好!”

    赌老秋实在是听不下这些肮脏事了,直接扛起公主,带着秦路尧就要走。只有锦葵和仙灵使依旧留在这里。

    桃沐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朝着他们讥讽道:“这就受不了了?我还有更多好玩的事还没说呢!”

    赌老秋脚步也没停,他虽然好赌,可毕竟是修仙者,一个可怜的小女孩承担了那么多本来不属于她的罪孽,现在被折磨得疯疯癫癫,而罪魁祸首丝毫没有悔意,他实在是无法再听下去,还是先把人带出去救治吧。

    锦葵本来没什么兴趣,却没想到小公主被这疯女人折磨到如此境地,着实可怜,她厌恶地看着桃沐。

    桃沐并不在意锦葵的目光,依然自顾自说着:“你说这小丫头,有两个那么尊贵的人喜欢着,还不满意,非要寻死。偏偏老皇帝年纪大了,力不从心,我寻思着给她找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正好这个时候天界仙灵使李非来了,他迷上了我,帮我隐瞒了这些事,我就让他也尝尝味道喽,然后又施法去迷惑了一个男人,就是这个死了的林子夜。前几天,魔族的两个人刚好出现,也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多个帮手也好,想不到他们这么没用!”

    “那这个林子夜又为什么死了呢?”

    “这小丫头迷惑男人的本事可比我厉害多了。”桃沐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咬牙切齿地说道,“老皇帝死后,我让她嫁给林子夜,反正大家都知道当今圣上疼爱这个妹妹,平时经常去她那儿走动也是正常的。可是没想到,时间久了,这个林子夜居然迷上了这个小丫头,我施的法术不再起作用,只好把他了结了。”

    真正的爱的确可以战胜这些旁门左道的障眼法,这点锦葵知道,她了然地点了点头:“所以你就这样折磨她吗?”

    桃沐的眼神有些凌乱,她又疯癫地笑了起来:“我就是要让她痛苦!我在这里杀了她心爱的林子夜,天天用这些刑具折磨她,又不让她死,给她治好伤,然后继续折磨她!”

    仙灵使厌恶地看了她一眼,骂道:“你就是个神经病!”

    锦葵冷冷地看着她,将自己的恨强加于无辜之人的身上,这个桃沐的想法偏激过了头,真的是个疯子!

    仙灵使一边拎着桃沐往外走,一边嘀咕着:“那个被你你看上的男人虽然有错,不过也真是倒霉啊!遇到了你这样的疯子!”

    桃沐狠狠地呸了他一口:“我才倒霉!今生居然会遇上白苏这样的负心人!”

    听到“白苏”这个名字,锦葵身躯一震,猛然转头问道:“你说谁?白苏?”

    桃沐被她僵硬的表情吓了一跳,一时愣着没答话。

    锦葵稍稍缓和了一下心情,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是他?

    她自嘲般地摇了摇头,自己真是太敏感了,便继续转身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她忽然想起那公主的长相,手中幻化出一个人影,问桃沐:“你的白苏不会碰巧长这样吧?”

    桃沐看到那人影,蓦地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锦葵心下大惊,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