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迷雾重重

    更新时间:2015-11-27 19:42:05本章字数:3198字

    100多年前害死他全家人的白苏明明已被她亲手杀死,怎么又会去欺骗桃沐的感情,而且还和另一个女人有了孩子呢?锦葵一时间心乱如麻,要知道,非同族,不可能生下孩子。白苏是人类无疑,莫非他修炼了什么邪术,所以导致多年不死吗?自己曾杀过他,他却未死,而桃沐也说自己杀过他,那他现在究竟是死是活?

    忧思重重下,锦葵决定回蓬莱仙山去找师傅杜若,便匆匆告别了众人。

    而赌老秋和秦路尧兵分两路,一个带着公主去治病,一个留下善后。

    洛卿带着小黑猫和吴羲炎这次倒是没有急着跟上,反而跟着桃笙走了一段路。

    桃笙不得已只好停下来,他带着讨好的笑容向二人施礼:“两位大人,不知有何事还需要小的效劳?”

    仙灵使见他停下来,这才想起刚才一时事多,忘了自己的牌子还在吴羲炎那里,便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吴羲炎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放心,你的牌子我以后自然会还给你,你先带着他们回去,我们找桃笙还有事。等我哪天回天界了,一定给你推荐个好位置,免得你东奔西跑地四处巡查了。记住不要乱说话啊,不然的话......”

    这一番贿赂加威胁的话,把可怜的仙灵使说得欲哭无泪,只好苦笑着点点头,带着人犯走了。

    待他走远了,洛卿才微笑着开口:“桃笙,你是不是想跟着找个机会把你妹妹杀了,然后夺取她的妖丹助长你的修为呢?”

    他本就有一股温文尔雅的气度,说话也是温柔似水,然而这一番话里却带着冽冽的杀气。

    桃笙吓得当即跪了下来,连连喊冤:“少尊与羲大人明鉴,小沐是我的双生妹妹,我怎么会害她呢?”

    吴羲炎一把抓起他的衣领,冷笑着说道:“少跟我来这套!你在妖界残害同类,在人间为非作歹,妖王被你蒙在鼓里,自始至终对你信任有加,而我们因着仙魔大战没空收拾你,你还当真以为我们是傻的吗?”

      “大人,小妖冤枉啊!我听您的吩咐,助您接近锦葵,您可不能过河拆桥啊!”桃笙吓得魂不附体。

    吴羲炎听得不耐烦,正想了结了他,忽然一个影子袭来,他下意识地一松手一闪避,桃笙已被对方掳走。

    那是一只穷奇,吴羲炎认得,他正想追上去,却听得后方蹄声阵阵。他转身看去,烟尘滚滚中,一大群凶兽由远及近,向着前方奔去。

    饶是吴羲炎与洛卿,也一时看傻了眼:“好多只......穷奇啊......”

    开玩笑,这至少也有数百来只,他们两人加一起也未必有胜算。幸而这些穷奇只是从他们身边快速跑过,并未攻击。

    洛卿转头吩咐小黑猫:“悄悄跟上去,务必小心,被发现就马上跑,以自己安全为重,千万不要缠斗。”

    小黑猫点点头,立刻跟了上去。

    吴羲炎懊恼地挥了挥扇子:“本来想利用完之后,顺便解决了他,没想到居然会被凶兽劫走,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会不会暴露锦葵的身份给她带来危险呢?”

    洛卿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原来是利用桃笙接近锦葵,他就奇怪为什么非要拉着他跟着桃笙呢。但此时人已被劫走,说再多也无用,只希望以小玄的速度和机灵能探查到对方的行踪。

    吴羲炎这次倒是没有因洛卿的白眼发火,的确是自己思虑不周。

    仙魔大战之时,他们本以为天界必输无疑,本欲与她告别,却发现她的魂魄不知所踪,而这时战争正值紧要关头,他们根本无法抽身离去,只好殊死一搏。

    战争胜利后,他因伤势过重强行被太上老君留下喂了几颗丹药,而洛卿先他一步最终在人间找到了她,却发现发生的事实在过于蹊跷,所以立即通知了他,两人暗地里想先调查清楚以免打草惊蛇,所以并未与她碰面,却没想到她真魂忽然被封印,他正愁不知该怎么办时,正好遇见了桃笙求他帮忙解决桃沐的事情。

    虽不喜他人品,但是忽然想到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接近锦葵,有由头认识了她,也许有些事情调查起来就会比较方便吧。

    “她的封印你真的解不开吗?”吴羲炎忽然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洛卿摇摇头:“那可是上古洪荒留下的东西,我怎么可能解得开?”

    “所以无论如何,她现在没法恢复真身了吗?”

    “她的真魂被封印,真身不会接受她如今的魂魄。”

    “都是你,非要搞什么调查!找到的时候直接让她恢复真身,把人带走不就行了吗?”吴羲炎责怪道。

    洛卿叹了口气,没有答话。

    吴羲炎依然絮絮叨叨个不停:“桃笙哪来的面子,被这么一大群凶兽劫走,不知是否有人指使。说起来发生了这么多事,连阎王那里的生死簿和转世名单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这究竟是什么人在暗中搞鬼......”

    洛卿也是一筹莫展,如今战争刚结束,天界忙着收拾残局,根本没空管这些事,还是先把魔族已经冲破封印的事情禀报上去吧。

    思及此,他开口问吴羲炎:“沧翎还是不肯松口吗?”

    吴羲炎气呼呼地回答道:“他在我这玲珑冰扇里,我什么方法都用了,他嘴硬得很!我以前都不知道他还有这番骨气!”

    而另一边,被一群穷奇带走的桃笙也是松了口气,幸好主人还惦记着他,不然今天他这条小命可就搭这儿了。

    他被带到了一个布着结界的山洞里,一个披着黑斗篷的人正背对着他。

    桃笙赶紧下跪施礼:“属下幸不辱命,完成了主人交代的任务......”

    未等他说完,黑衣人摆手制止了他的话语:“你做得很好!今日我命穷奇带走你,必定引起他们的怀疑,真是希望他们有点脑子,可以查到我头上来。没有对手的日子太平静了,寂寞、寂寞啊!”

    桃笙满头黑线,在心里默默吐槽着:“那么寂寞就去大闹六界啊!一堆人追杀你,看你还寂寞不?”当然他表面还是维持着恭恭敬敬的态度俯首听着黑衣人感叹。

    黑衣人忽然蹲下身子,从地上拿起一件东西,像拍小狗一样拍了拍桃笙的脑袋,说道:“来来来,这个奖励给你!”

    “虎......虎......虎魄!”桃笙吓得瞠目结舌,话都说不利索。为什么魔神蚩尤的兵器在他手里。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赶紧磕头推拒:“承蒙主人厚爱,小的愿为主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如此贵重的赏赐小的承受不起啊!还望主人收回恩典!”开玩笑,这可是虎魄啊!他会被觊觎的人围殴致死的!

    黑衣人见他不要,又从地上拿起了一件东西:“那这个给你,养着玩吧!”

    桃笙一见骇然不已,心里哀嚎着为什么自己当初一时鬼迷心窍上了他的贼船,嘴上却依然不停哀求。

    “主人,主人!这是毕方的蛋,小的无能,万万不敢接受主人如此厚重的赏赐啊......”拜托,这要是被毕方知道了,连魂魄都会给烧没了好么?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哪里弄来这么多奇特的东西?

    黑衣人挠了挠头,有些郁闷地说道:“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让我很是为难,有功不赏不是我的作风啊!”

    沉思片刻,黑衣人突然打了个响指,欢快地说道:“有了,我再给你个任务,这样就好意思拿奖赏了吧?这回可是很有难度的哦,你要是完成了。这两件宝贝都归你,若完不成......”

    黑衣人的语气突然转为森森的阴寒,如冰雪蚀骨般,让桃笙不住地打颤。

    “你会变得和他们一样哦......”

    桃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山洞后方堆满了各种白骨,有人,有野兽,从遗留下的气息判断,似乎有不少仙魔妖人族。

    “这些家伙的血肉不怎么好吃,还是魂魄比较滋补。”黑衣人擦了擦嘴角,似乎在回味着他的美餐。

    变.......变态!你又不是饕餮,居然什么都吃!桃笙止不住的哆嗦。

    黑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好好替我办事,以后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来来来,我告诉你,接下去的任务......”

    桃笙听完后,很是疑惑地问道:“属下斗胆,敢问主人,和锦葵洛卿吴羲炎是否有什么深仇大恨?”

    黑衣人发出了一串嘿嘿嘿的笑声,听起来十分瘆人。

    良久,他才幽幽地说道:“这个嘛!深仇大恨是没有,我只是非常、非常、非常地爱他们仨啊!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任何生物都要热爱他们!”

    而此时,被他深爱着的锦葵、洛卿、吴羲炎再次聚到了一起。

    锦葵正匆匆赶路,没想到洛卿与吴羲炎居然也跟了上来,想与她同行。她很是奇怪地看着他俩,驸马府邸的事情已经解决,他们还会有什么事情呢?

    吴羲炎正想着编借口,洛卿已经上前一步,彬彬有礼地向锦葵作了一个揖,说道:“在下此次出门游历,乃是为了降妖伏魔,锻炼自身,不知姑娘是否方便与在下同行?我们一起好有个照应!”

    “不方便!我一向独来独往!”锦葵一口拒绝了,她向来独来独往惯了。

    吴羲炎见他吃了个闭门羹,心里甚是痛快,他正欲说话,却见路边一个球形物体一路滚到了他们身前。

    “小妖,你要拦路截道吗?”吴羲炎说着,用脚碰了碰,那白球渐渐舒展开来,原来是一只白狐,身上伤痕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