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遇袭

    更新时间:2015-11-27 19:43:05本章字数:3041字

    洛卿小心翼翼地捡起小白狐,轻轻拍了拍她:“喂,要紧吗?”

    小白狐的眼睛充满了绝望而悲伤的泪水,她挣扎着跳到地上,轻声说道:“不要管我,让我死吧!”

    吴羲炎重新拎起它,垫了垫分量,又弹了弹它的额头,很满意地笑道:“嗯,不错,今天晚饭有着落了。你们说是烤着吃好还是红烧好?”

    小白狐依然生无可恋地被他提着,似乎并不害怕自己即将成为盘中餐的命运。

    锦葵不满地瞪了吴羲炎一眼,他只好干笑着把小白狐扔给了洛卿,嘴里嘀咕着:“开个玩笑而已嘛!”

      这时忽然从旁边林子中又跳出来一只火狐,小白狐一见那火狐,一改之前心如死灰的样子,立刻跳到了地面,低吼着阻止他的靠近。

    那火狐见小白狐如此凶悍,一时也没敢过于接近,只是在离她两三米远的地方徘徊,嘴里轻声呜咽着。

    洛卿问小白狐:“是他把你伤成这样的吗?”

    小白狐却并没有回答他,依然愤怒地朝着对方嘶吼。

    这时,一群又一群的火狐从树林中冲出来将众人团团围住。

    最先跳出来的那只火狐悲伤地看着小白狐,担忧地问道:“阿雪,你的伤要不要紧?”

    “要你管!要不是我忘了拿东西又回房间,我都不知道你居然会杀我哥哥!现在还假仁假义来关心我,无耻!”

    “不,你要相信我,你哥哥真的不是我杀的!”火狐紧张地盯着小白狐的诸多伤口,急急地解释着。

    小白狐怒喝道:“住口!我亲眼看着你把匕首插进我哥哥的妖丹,妖丹一碎,其身必亡!难道你要说我眼花了吗?”

    火狐急急地解释道:“真的是他自己撞上来自杀污蔑我的,你要相信我!”

    小白狐悲伤过度,听到这样的回答,竟不怒反笑:“我哥哥以死来污蔑你?你可真幽默!我和你在一起两年,从没发现你有这样的幽默感!”

    “停停停!”吴羲炎站出来大声喝止了两人的争吵,“二位要吵便吵,可否行个方便,让我们走先?”

    火狐仔细看了看三人,忽然将目光集中在了锦葵身上,有些迟疑地问道:“姑娘是魂魄之体,请问是否是净魂灵魅?”

    “不是!”锦葵一口否认,她心中焦虑白苏的事情,只可惜自己不能出入地府,只想马上赶回蓬莱山去找师傅帮忙。这些狐妖们的恩恩怨怨,她此刻实在是没有心思管。

    想了想,她又指着吴羲炎说:“这位是天界仙灵使,你们有事就找他吧!”

    吴羲炎一呆,附在锦葵身旁悄悄耳语:“喂,我都没戳穿你,你怎么能出卖我?”

    锦葵冷冷地瞥他一眼,早就嫌这家伙烦了,正好趁此机会摆脱他,于是便大声对着火狐说道:“这位仙灵使说他非常乐意留下帮助你们化解矛盾,你们还不快谢谢他!”

    吴羲炎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为什么这么快就把他卖了?他真的有这么讨厌吗?以前他也是这样玩世不恭的个性,她还赞他性情率直值得相交,为何现在却如此厌恶他?

    洛卿在后面憋着笑,心里无比痛快,若是前世,她也这么待吴羲炎那该多好。

    然而火狐却并没有因为锦葵的回答高兴起来,他迟疑地看看小白狐,又看看吴羲炎和锦葵,最终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姑娘请见谅,她哥哥死得蹊跷,我只怕他心有怨气。还望姑娘相助,日后必当报答!”他修行千年,绝不会看错锦葵的身份。

    锦葵正想推拒,小白狐却跪在了她面前,哭泣着向她哀求:“还请姑娘开恩。”

    锦葵见今日已走不成,只好答应了他们,并问小白狐:“你哥哥的魂魄在哪里?”

    小白狐一低头,从口中缓缓吐出一物,那物体渐渐变为手掌大小,原来是一个通体碧绿的铃铛。

    “镇魂炼魄玲?”洛卿诧异不已,蹲下身子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便问道,“这东西你是哪里来的?”

    小白狐摇头不语,锦葵也好奇地拿起它左看右看,这法器可是妖界至宝。

    法力低微的人只能用来镇压魂魄,致使其无法离开尸身,但是若是法力足够强大,便可用此物操纵魂魄,为己所用,更有甚者,利用此物炼化魂魄,增长其功力。想不到这小白狐居然有此等宝贝。

    这时,吴羲炎突然执起扇子,轻轻敲了下火狐的头,说道:“要我们帮忙是没问题,只是你看看......”他指了指周围的火狐,“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火狐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回答道:“刚才为了防止阿雪有个三长两短,不得已才派他们拦截,大人请见谅。”

    洛卿指着小白狐身上的伤,狐疑地问道:“拦截?那她是怎么伤成这样的?”

    火狐心疼地望着它,忧伤地叹了口气,“唉,此事说来话长......”

    吴羲炎打断了它的话:“你先把他们都撤了,围在这里臊气太大了!”

    此话虽然不礼貌,可是为首的火狐以为他真的是天界仙灵使,再加上有事相求,也不敢多话,赶紧命手下狐狸们回山。

    而吴羲炎这么做其实自有一番思量,镇魂炼魄铃乃是妖界至宝,这些狐妖各执一词,难辨真假,锦葵虽有他与洛卿护着,但难保不会出岔子。可这些话又不能明说,只好这样出言不逊。只是看着锦葵瞪向他的目光,心里还是难受不已,若是她能恢复前世记忆,该多好!

    洛卿心里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只是锦葵若是真的能恢复真身,想起前世之事,他真怕她会像那时候一样,恨他入骨。而现在,他看着锦葵姣美的容颜,那潋滟的眼眸里总是冷冷淡淡的,他心中有些恍惚,如果就这样一直陪着她,那也很好。

    锦葵被吴羲炎与洛卿的目光看得莫名其妙,这样深情而哀伤的眼神,那是爱上一个人才会有的目光,他们认识不到不到半天,也不曾多说过几句话,为何要这样看着她?

    她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莫非是一见钟情?

    这时,火狐的话语打断了她的沉思:“姑娘,可否让阿雪先疗伤?”

    白狐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不用你管!”然后又对锦葵说道,“我的伤并无大碍,还请姑娘将我哥哥的魂魄提取出来。这镇魂炼魄铃,我只能用来镇住我哥哥的魂魄,现在已经没有力量再释放出来了。”

    刚才她亲眼见到自己最爱的人杀死了她哥哥,痛不欲生,只怪自己平时没有好好修炼过,因此豁出了全部的力量才将哥哥收入这法器中,而自己却因被反噬受了伤,实在无力再用一次。净魂灵魅擅长通灵之法,虽说提取魂魄法力高强的人都能做到,但是她怕哥哥死不瞑目,化为妖鬼,是以先将他收入了铃中。

    锦葵拿起镇魂炼魄铃,正准备施法时,忽然一阵妖风袭来,她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法器,只见吴羲炎正拦在她身前,用扇子架住了砍向她的刀。

    那刀长三尺有余,刀身狭长,通体蓝色,在太阳下闪着凌冽的光芒,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而持刀的人则是个一身绿衣的女子,她戴着面纱,看不清容貌,只露出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透着浓浓的杀气。

    “化魂刀!”洛卿脸色一变,这可是当年魔皇苦心炼制的武器,凡死于此刀者,神魂俱灭,故得此名。

    那女子与吴羲炎对了几招,便身形一转,撇开他,向着锦葵劈去。

    洛卿一把夺过锦葵手中的镇魂炼魄铃,双手快速结印,只见那铃铛越变越大,迅速将锦葵收了进去。

    女子一刀劈在铃铛上,两件至高武器相碰,自然是拼法力高低,而她明显要逊于洛卿,一下被击飞好远。

    洛卿收了铃铛,正欲放入怀中,不料身后一道攻击袭来,初始只觉对方法力不高,所以并未在意,只是运气抵挡,眼睛却依然盯着女子飞去的方向,她此时已站稳身子,正欲向他冲来。对方冲着锦葵而来,却并不在意镇魂炼魄铃,莫非已然知晓她的身份?

    他正准备出手攻击那女子,谁料背后的攻击在接近他的刹那,陡然增强,待他觉得不对劲时,已然来不及。

    洛卿整个人被击得飞了出去,又正中那女子一刀,颓然落到了地上,喷出一大口鲜血。

    吴羲炎一惊,正欲上前查看,那女子返身向着他攻来。

    而火狐则一把将白狐护在身后,懊恼地想着,刚才若是没有把手下调走就好了。并非他不想帮忙,只是高手过招,哪有他们插手的余地?

    洛卿心下惊骇不已,放眼如今六界,能躲过他神识搜索的不出二十人,而从那女子攻击到现在,他一点也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化魂刀对他并没有造成多大伤害,反倒是背后那一击,这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破了他的防御,将他重创?

    他快速调理了一下气息,正欲起身,有一团影子飞身到了他跟前,未等他抬头,便被对方一掌击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