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白苏现身

    更新时间:2015-11-27 19:44:07本章字数:3156字

    来人动作十分快,转瞬就击败洛卿,并带走了他与镇魂炼魄铃。吴羲炎还未看清对方长相,下意识地就冲上去想拦截,哪知这一分心,已然被绿衣女子偷袭得手,败下阵来。

    他看着将化魂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绿衣女子,愤愤地说道:“你小心点,把刀搁这么近,不小心划伤我娇嫩的皮肤怎么办?”

    “闭嘴!当心姑奶奶一刀砍了你!”

    绿衣女子用刀背狠狠拍了一下吴羲炎的肩膀,继续把刀架在他脖子上,死死盯着他。

    吴羲炎狠狠地瞪她一眼,又转头看着火狐,咬牙切齿地说道:“居然不帮忙,眼睁睁看着我败下阵来!”

    火狐一脸委屈地低着头,不敢答话。那可是化魂刀,不小心被砍了会魂飞魄散的,本来想悄悄溜走搬救兵,没想到天界仙灵使这么快就败了。他心疼地抱着因伤势太重已晕过去的白狐,默默地蹲在吴羲炎身边。

    绿衣女子看着吴羲炎颓然的样子,心里不禁得意起来。真是没想到当年叱咤风云的人物也会有今天,要是能让姐姐看到他现在这副模样,多好。

    为了眼前的男人,姐姐不惜背叛魔族,最后却落得被天界囚禁终身的下场。

    想起可怜的姐姐,绿衣女子心中愤怒不已,一脚将吴羲炎踹倒在地,将化魂刀对着他的眼睛。

    “你干嘛?虐待俘虏啊?”吴羲炎纳闷地看着突然暴怒的绿衣女子,心里寻思着脱身之法。

    “干什么?”绿衣女子冷冷地笑起来,“我要戳瞎你的眼睛,让你再也不能看这大千世界;我要割下你的舌头,让你再也不能欺骗别人;我要斩断你的双足,让你永生匍匐在地!”

    女子一言一句都迸发着滔天怒火,在吴羲炎听来,似乎是与他有血海深仇。虽然能感觉到她身上有股魔气,想着或许是当年仙魔大战时的仇敌吧。但是说骗,是怎么回事?

    “我骗过你吗?”吴羲炎试探着问道。

    “哼,看来你是骗的人太多,已经记不清了嘛!没关系,我会在你脸上一字一字地刻下原由。可惜啊,你已经看不见了。”

    说话间,女子正要动手,却听吴羲炎大喊一声“且慢”。

    “怎么?还想拖延时间?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女子遗憾地摇摇头,“你的余生就在这漆黑漫长的时间中忏悔吧!”

    女子手起刀落,刀尖已至眼前,忽然一团黑影掠过,将她的刀锋硬生生别在了地上。

    女子一惊,定睛一看,一只小黑猫正坐在吴羲炎头上,悠然自得地舔着爪子。

    她本来跟踪着穷奇,结果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幻境将她困住,等出去后对方早已不知所踪,只好回来找洛卿,却发现吴羲炎身陷险境。

    小黑猫东张西望了一下,不见洛卿与锦葵,唰地一爪子拍在了吴羲炎头上:“喂!他们人呢?”

    “轻点,这是头,不是西瓜。”吴羲炎将小黑猫从头上抱下来,朝绿衣女子努了努嘴,“问她。”

    小黑猫跳上前,瞪着那女子问道:“喂,丑八怪,蒙着面纱怕人寻仇啊?快把人交出来!不然我今天就要你命丧黄泉!”

    但凡女子,最忌讳别人说她丑,绿衣女子虽是怒气冲冲,但自己有任务在身,不能杀他们,不过能把他们打一顿解气也好。

    “小猫咪,你以为你打得过我吗?”

    “打不打得过,试试才知道。”

    吴羲炎忧心锦葵的安危,偏偏绿衣女子在打斗的过程中也不忘抽出空当来劈他几刀,明显是不想让他溜走。而那火狐只顾着抱着白狐疗伤,真是一点儿都指望不上!

    虽然他平时很是憎恨洛卿,但此时他无法抽身,只能祈祷着以洛卿的实力可以救锦葵脱困。

    而被他担心着的人儿此时正与洛卿一同被关在镇魂炼魄铃中。

    锦葵担忧地看着昏迷不醒的洛卿,脑中急速思索着:来人首先攻击她,想必是为了镇魂炼魄铃,而洛卿在危急关头将她放进来,应该是为了保护她,现在连他自己都被装进来,而吴羲炎却不见踪迹,也不知是死是活。对方的目的若只想取得这宝贝还好,若是想将他们炼化......

    她头疼地看了看旁边早已死去的白狐,她现在实在没心情再把他的魂魄招出来问话。

    她正暗自思忖着逃离之法,却见洛卿悠悠转醒。

    洛卿看到锦葵平安无事,松了口气,下意识地摩挲着左手上的一串红色珠链,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刚才虽是自己小瞧了敌人,被偷袭得手,但是对方下手不轻,若是正面相逢,只怕自己并非对手。什么时候,六界之中,出了这样一个人物?

    锦葵看着洛卿忧心忡忡的样子,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洛卿温和地笑了笑,并未回答,只是盘腿坐下,开始调息。

    锦葵看着他优雅的脸庞,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他的笑容会让人安心。她也轻轻坐了下来,安静地在一旁等着。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洛卿终于调息完毕。

    锦葵见他气色好了不少,便问道:“可以出去了?”

    洛卿摇摇头,“要出去只能硬来,只怕是耗费法力出去后,还有更强的敌人等着我们。”

    “袭击我们的究竟是什么人?”

    “不知道,我也没看清......”洛卿再次摩挲起左手腕上的珠链,一边皱着眉头思索着。

    锦葵这时才注意到洛卿的那串珠链,并非上乘的珠玉,似乎只是普通的木制品,却因着主人长期的摩挲散发着微微的光泽。

    “这么珍惜,想必是心爱之物吧?”

    洛卿一愣,没想到锦葵不问脱身之法却聊起这串珠链,旋即他又温柔地笑了笑。他抚摸着珠链,想起曾经伊人芳华,如今却相见不识,只有一物徒作思念,他眼里的哀伤随着回忆越来越浓。

    锦葵见他面容忧伤,想必是回忆起了伤心事,便转开了话题:“也不知道吴羲炎怎么样了?”

    洛卿虽向来不喜欢此人,听得锦葵提起,心里开始担心起来,毕竟他对她而言,是那么重要的人。他不想让她再次难过。

    难道真的别无他法了吗?洛卿一手不由地按着胸口,里面是她的真身,眼下两人落入如此凶险的境地,要不要告诉她真相?

    锦葵见洛卿低头捂着胸口,以为他是受伤所致,便拿出师傅给的法器,递到他面前,说道:“我可以给你治伤。”区区疗伤的灵力,她还是承受得起的。

    洛卿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白莲,纳闷地问道:“这是什么?”

    锦葵被他一问,一时间有些尴尬。当年师傅赠予她时,并未告诉她法器名字,只说了用法,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我也不清楚,我师傅给的。”

    不清楚你也敢乱用,洛卿心里暗暗嘀咕着。

    “这东西要怎么用呢?”他思忖着还是先问清用法以防万一。

    “此花分三色,白色救人,蓝色伤人,红色杀人,都需要灵力催动。我虽法力低微,但是用来救人还是没问题的,你尽管放心吧。”锦葵见他面色有疑,以为他是不信任自己,心里虽不悦,但此时两人被困于铃中,不是计较这些小事的时候,便耐着性子解释道。

    “白色救人,蓝色伤人,红色杀人......”洛卿嘴里重复着,他似乎是在哪儿听过。

    锦葵见他念念叨叨着似乎依然心存怀疑,心里甚是不悦,冷冷地说道:“看来洛公子身体无碍,我便不再多事了。”

    洛卿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赔笑着:“锦葵姑娘多心了,我只是觉得此花似曾相识,这才思索了一会儿。姑娘身为净魂灵魅,又怎会有害人之心呢?只是这花治伤既需灵力催动,而我们此时陷入困境,还是节约力量来的好。姑娘请放心,洛某并无大碍。”

    锦葵听他这样说,也不再吭声,收了法器默默地坐着。

    洛卿看着她冷淡的容颜,也不知她是否依然生气。他幽幽地叹了口气,这小脾气,和前世真是一模一样。至于那莲花,他关心着眼前佳人的情绪,早已忘了。殊不知,他这一放弃思考,却错过了一个惊心动魄的真相。

    两人正各自沉思着,忽然铃中整个世界动摇起来,眼前出现一片亮光,待两人反应过来,他们已出了铃铛。

    “锦葵,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这声音.......锦葵一转头,猛然发现当年害死她全家的凶手——白苏,就站在他们面前。

    “你.......”

    锦葵正欲扑过去,被洛卿拦了下来,“这是幻象,不是真的。”

    锦葵一愣,仔细看那人影,见对方人体虚浮飘渺,果真是幻象。

    “白苏,你还活着?”

    白苏哈哈大笑起来:“托主人大恩,我白苏可是活得好好的,你是不是很失望?”

    锦葵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怒喝道:“有本事就光明正大地出来让我再杀你一次!弄个幻象出来算什么本事?”

    “你知道吗?你不应该是夏锦葵的。锦葵她,是属于我的主人的。”

    “什么?”锦葵被他的话弄得莫名其妙。

    白苏却并未回答,邪恶的笑容加上飘渺的人影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诡异。

    “主人要我转告,他精心布好的局,终于可以开始玩了。”

    “你主人是谁?”

    洛卿敏感地抓住了重点,而那人影却已消失不见,任他如何搜索,也无法探查到周围有任何生命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