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诸多疑惑

    更新时间:2015-11-27 19:44:41本章字数:3108字

    而在白苏消失后良久,锦葵依然站在原地思考着。

    他说的主人究竟是谁?什么叫她不应该是夏锦葵?如果她不是夏锦葵,那她应该是谁?花了多年布好的局又是怎么回事?而这个幻影,又是不是真的白苏布置的呢?完全想不明白。

    洛卿心里也是十分焦虑,锦葵不明白,他心里却是明白了一些事的。当年她的魂魄本就不应该入人间界,而真正应该转世为夏家大小姐的那个魂魄天界遍寻多时未果。那个魂魄的身份来头十分大,依刚才那人所言,看来应该是早已落入这神秘人之手。

    而夏家的命运本应得善终,却惨遭横祸,一夕之间尽数惨死。莫非这连些事都是刚才那人口中的“主人”一手策划?这个人为何会有如此通天手段?刚才攻击他们的绿衣女子应该也是他的人,能与魔族勾结,究竟是天界的叛徒还是妖魔两界中人?他为何要做这许多事?不论如何,这都是一个非常危险而强大的敌人!

    “我要回去找我师傅!”锦葵忽然转头对洛卿说道。

    洛卿本想提醒锦葵当心,不要随便说话,他担心幕后黑手依然潜伏在他们身边,因为幻影并不能攻击人,也不可能使用镇魂炼魄铃,但对方似乎对锦葵的行踪了若指掌,而且连同自己也放入了铃中,莫非连他也要一起算计?但是此次攻击并未取他们性命,不知对方什么目的,一时间心乱如麻。

    思来想去,他最终决定将此事也上报天界,因天界忙着收拾残局寻找夕罪,人手不足,他本想与吴羲炎暗中调查,却发现事情已经出乎他意料之外,如今这般不得不求助于天界了。

    如今敌在暗我在明,锦葵不能恢复真身,若是告知前世之事,非但对如今的局面并无助益,反而容易多生事端。为今之计只有先与吴羲炎陪同她一起去蓬莱山,一方面护她周全,一方面或许也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想到这里,洛卿假装好奇地问道:“你师傅是谁啊?”

    “洛公子,我师傅行事向来低调,不喜为外人知,恕我不能直言。我们今日就此别过吧!”锦葵说着,就准备走。

    “哎,等等!”洛卿捡起地上被弃置一边的镇魂炼魄铃,问道,“这里面的白狐你不管了吗?”

    锦葵皱了皱眉头,想着既然自己答应了人家,就要言而有信,便接过铃铛,说道:“那我们先回去找那两只狐狸。对了,吴羲炎不知道怎么样了。”

    适才她满心思考着自己的事,一时竟把这人忘了。其实吴羲炎虽然看上去放荡不羁,但是人也不坏,还在她遇到危险时救过她,自己却为了甩开他,毫不犹豫地把他卖了,现在想想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洛卿倒是并不担心他,至少从气息而言,他还活得好好的,连小玄和两只狐狸也没出事,只是那绿衣女子的气息倒是消失无踪了,也不知道是被杀了还是跑了。

    “对了,你的宠物猫呢?”

    “它.......不知跑哪儿去玩了,不过没关系,玩累了,它会闻着我的味道自己找来的。”

    “是嘛,好聪明。”锦葵没养过动物,也不太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并没有细细追问,只是初见小猫那一眼,就觉得非常喜欢。

    “嗯,对啊!”

    “话说我们该去哪里找他们呢?”

    锦葵查看了下四周,初始她离开驸马府邸后就行至这座山头,现在从铃中出来,这四周也都是花草树木的,她一向路盲,加之在铃中待的时间也没仔细算过,现在也不知是否还是在之前的那座山上。

    洛卿为了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便开口说道:“我带着你御剑飞行,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吧。”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只有手指大小的剑,只听他喃喃念咒,那剑随之越变越大,直到长到三尺多才停止。

    洛卿带着锦葵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吴羲炎他们的身影。原来刚才他们被带到了旁边的山头。

    待得下地,发现吴羲炎虽身有负伤,但是并不重,而小玄和火狐正端正着坐着,再看那四周,又满满了地围着一大堆的火狐。

    吴羲炎一见到锦葵,就冲上前去嘘寒问暖,惹来小黑猫与洛卿的阵阵白眼。

    “那女人呢?”洛卿发问道。

    “不知道,打着打着抢了我的扇子就跑了。”吴羲炎回答。他也是被弄得莫名其妙,本来小玄和他加起来其实也不能与对方匹敌,对方却在明显占了上风的时候突然跑路,抢扇子应该是为了救出沧翎,但那女子似乎非常恨他,竟然会轻易放过他,这葫芦里卖的究竟什么药?

    火狐讨好地走上前:“各位不必担心,方才我已命我的手下们重新列阵戒严了,对方若再来,虽然不敌,至少我们也有个准备。”

    洛卿点点头,对吴羲炎说道:“此事待会儿再与我详细说明,现在先保护锦葵为先。”

    锦葵并没有认真听他们的谈话,她此时所思之事实在太多,无暇再去想这些细节。

    而此时,受伤的白狐悠悠苏醒。

    “姑娘.......”白狐双眼泛着泪光,强烈的悲痛使她站不稳身子。

    火狐立刻上前抱住她,却被白狐使劲推开了。

    “不用担心,我说过会帮你,就不会食言。”说着,锦葵拿出了镇魂炼魄铃,准备施法。

    而此时,锦葵与洛卿并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开的地方,出现了两个人,赫然正是刚才与吴羲炎对战的绿衣女子和锦葵的仇敌白苏。

    “我帮你拖住吴羲炎,而你就化了个幻影和他们说了几句话?”绿衣女子愤愤不平地质问着眼前的男人。

    白苏对她的愤怒视而不见,只是低头把玩着手里的一件东西,调笑着说道:“你不是也有收获救出了沧翎吗?”

    绿衣女子见他如此避而不答,更是怒火滔天,冲上前就要抢夺对方手里的东西,却被白苏闪身躲开。

    “你当心点,这可是主人赐的宝贝,能掩盖我们的气息不被洛卿的神识搜索到,你若是给弄坏了,我们被他察觉到,身死是小,破坏主人的计划是大!”

    主人主人,就知道主人!绿衣女子恨恨地想着,早知如此,刚才不如直接把吴羲炎大卸八块了!

    白苏见她依然怒气冲冲,便安抚道:“不用担心,你只要听主人的话,你姐姐的仇自然能得报。吴羲炎若是就这么轻易死了多没意思,你不想折磨得他痛不欲生吗?况且,你们魔族的大计,还需要我的主人来实现呢!”

    绿衣女子闻听此言,稍稍压抑了自己的怒火,出来之前,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要她凡事皆听从对方。她倒要看看对方有什么本事,能令一向高傲自负的父亲如此看重!

    “哎,对了,为什么你不一起当着吴羲炎的面说那些话呢?”

    白苏摇摇头:“主人的计谋高深莫测,岂是我等能够随意猜测的?”

    嘴上这么说,他心里却回忆起了自己出门前也发出过同样的疑问,而主人的回答却是“我嘛,对吴羲炎的爱是非常非常非常憎恶的那种爱哦,对锦葵,是想要玩弄她欺凌她看她痛苦的爱哦,至于对洛卿嘛......”。说到这里,主人并没有再说下去。

    只是这番话若是实话实说,只怕眼前的女子又要暴跳如雷了。

    而他口中的主人此时正站在深蓝色的大海边,他旁边站着的却是天界上仙杜若。

    “为什么将她转世为人后要这样对她和她的家人。”杜若冷冷地开口问道。

    黑衣人很是无赖地笑了笑:“因为我高兴啊!”不等杜若说话,他又紧接着说道,“你知道吗?你封印得太晚了哦,他们已经找到她了。”

    “什么?”杜若大惊失色。

    “别这么紧张,他们为了调查她转世为人以及锦葵身份被调包的真相居然没有先一步让她恢复真身,而你封印他们之后,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告知她前世的事情,不过就算他们说了,你还是安全的。但是当年那件事若是他们想起来要细细追查,你还是脱不了干系哦!”

    杜若闻言紧紧地攥着拳头,一言不发。

    “你心里是不是在后悔自己当初做的事?可惜哟,一步错步步错,你现在除了找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呢!”黑衣人悠然自得地找了块大石头坐下,继续说道,“或者你可以找她坦白,告诉她你的心意嘛!暗恋什么的,多无趣呀!”

    杜若攥紧的拳头渐渐松开,眼里有些恍惚,他似乎又看到了她如花般的笑靥和信赖他的眼神,随即摇摇头:“不,我不能这样做,我早已肮脏不堪,配不上她了......”

    黑衣人忽然凑近了杜若,捧着他的脸:“那你干脆跟她坦白那件事的真相呗!”

    杜若身躯一震,一把甩开他的手,摇了摇头。顿了顿,他忽然问道:“夕罪的事可是你做的?”

    “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嘛!”黑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现在骑虎难下,唯一的路只在我这里,好好考虑一下嘛!”

     良久,杜若终于抬起头问他:“我该怎么做?”

    此时,他并不知道,他的选择已将他推入深渊,与锦葵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