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智取失物

    更新时间:2015-11-29 21:30:08本章字数:2284字

    影子:她给了你一张银行卡咧!快去救她!

    王阳摸出刚才没来及看的东西,见果然是一张卡,禁不住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穷的连钱包都用不上,人家一甩手就给卡,这世道……

    大汉抓了聂思雨,笑道:“大小姐别怕,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只要您拿着取了的东西跟我们回去,我们保证不伤害你。”

    “东西呢?怎么不在包里,在哪儿?”旁边那个大汉刺啦一声撕开了包,抖了两抖,看着聂思雨。

    包里东西撒了一地,除了一些护照,钱,电话之外,没其他东西。

    聂思雨也瞪大眼睛看着。

    “东西呢?”大汉焦躁地叫着。

    王阳走过去拍了拍大汉的肩膀,说:“包是我的,你撕它干吗?”

    大汉愣了一下,混了多年黑社会没想到还有人找自己的茬,怒道:“活腻歪了你……”

    砰砰砰砰!

    聂思雨眼前一花,四个大汉已经躺直了。她惊讶地张大了嘴,看着王阳惋惜地看了看被撕烂的包,卷成卷塞进了口袋。

    “那个……它对你很重要吗?我赔你一个吧。”

    王阳收拾好了地上的东西递给她,道:“不用啦,回忆怎么能赔得起呢。拿好你的东西,还有你的卡,赶紧走吧。”说着连那张卡也递了过去。

    “你不要钱啦?”聂思雨手里捏着原本装在包里的一沓钱递给他。

    “那么有钱你把警察局买了,不就安全了。”王阳白了她一眼,往出走去。

    聂思雨忽然跑过来拉住了他,道:“你这么厉害,能帮我……我雇用你吧!你帮我找回我丢了的东西,我付你钱,这样总可以吧?”

    “你丢什么了?”

    “就是……他们要的东西啊,我上车时在包里装着的,拉开包看,忽然想起忘了给你说密码,我就让车掉头过来,我就急匆匆下车……”

    王阳哭笑不得,问:“大妹子,你是第一天来地球么?”

    “没有啊……之前……之前都有人陪嘛,有些事不用我动手……”

    看看脸红红低了头的聂思雨,再看看地上躺着的四个大汉,王阳忽然笑道:“他们四个真倒霉,哈哈!”

    “你答应啦?”聂思雨欣喜地将那沓钱放到王阳手里,道:“那快找吧,对我很重要的东西呢!”

    王阳看了看那沓钱,少说都有七八千,递回去说:“还是你拿着吧,收好东西,告诉我你最后下车是在哪儿?”

    “巷子口对面的路边!”

    王阳一边带着她往出走,一边说:“你的东西肯定是落在出租车上了,你又没有留联系方式,你肯定也没注意车的司机编号,车牌号,哪个出租公司,更没记住司机的样子,是不?”

    聂思雨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王阳看她白净的脖子,红彤彤的耳垂,倒是别有一番惹人怜悯,当下转了口气道:“其实也没那么难,他拉了你到这里后,肯定掉头又回到了银行那边去等客了。”

    “你怎么知道?”聂思雨边走边问。

    王阳笑道:“你坐的是停在银行门外的出租车,他们是一有空就停在那里的老司机了,知道进出银行的人都是有钱人, 你从那儿坐到这儿,这么短的距离,你是不是给了一百就跑了?我就知道,他肯定会又回到老地方停车,然后给其他司机炫耀你的慷慨……”

    “真的吗?那快找回来吧!真的很重要!”

    王阳带着聂思雨坐了电动三轮回到了银行门口,一下车聂思雨就跑向银行右边的出租车,跑到自己刚才上车的位置,打开车门在里面找。

    司机问:“姑娘你干嘛?走就上车,不走就下去,找什么呢?”

    “我的东西呢?你把它藏哪儿了?快给我啊!”

    “这姑娘你说什么呢,什么东西?我干了十几年司机了,从来不顺客人落下的,光是被客人送拾金不昧的锦旗就送了四面了……”

    王阳过来拉出来了聂思雨道:“你在这儿找什么呢?他又不是你刚才上车那辆!”

    “怎么会!我刚才就是从这儿上的车啊!”

    王阳顿时头大,吩咐影子道:你去最后面那辆车上找找。

    这才耐心道:“刚才你出来一上车,那辆车走了,后面的车就开过来占了这个停车位,拉你的那辆车再回来就得排队,停在最后面,明白了?”

    聂思雨一愣,匆忙跑向后面那辆车。王阳急忙跟了过去。

    到了最后那辆车跟前,那司机正在和三四个出租司机闲聊。

    聂思雨道:“大叔,麻烦你把我落在车上的东西还给我吧!”

    那司机打量着她,说:“你找错了吧,没见过你啊,这儿这么多车,找错人了吧,老张是不是你拉的客人?”

    那边被叫做老张的司机笑道:“我才拉屎回来,拉什么客人啊!”

    “哈哈……”司机们笑起来。

    聂思雨委屈的眼中充满了泪水,无助地站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了。

    王阳将她拉到了身后,问影子:什么情况?

    影子:他后备箱里藏着一只小包,不知道是不是她要的东西。另外,这家伙在外面还养着一个,开出租这点钱哪能养得起,肯定顺了不少客人的东西。

    王阳笑道:“这位大叔,咱们单独聊聊?”

    “有啥机密事么,说吧,大家都听听。”司机叼着烟斜眼看他。

    王阳说:“我会看相,看大叔这面相,最近桃花运正旺,不过,有一大凶之兆已经在你额头隐现,若不去除,恐怕……”

    “一边去,哪来的闲孩子,再不走我打你!”司机瞪了眼睛叫道。

    王阳依然不动,道:“今年3月24号,在福源宾馆,大叔还记得么?还有3月28号,4月2号,大叔都去过……”

    “上车上车!”司机忽然嚷起来,打开车门让王阳和聂思雨上车后,开出去一段距离,停在了路边,回头看着王阳,眼神犹豫,问:“你怎么知道的?我老婆雇你来的?你想怎么样?”

    王阳淡淡道:“我女朋友落了东西在车上,还给了一百块给你……”

    聂思雨惊讶地看着他,忽然之间脸红了,虽然没人看她,她还是低了头拿眼偷偷看王阳。

    司机立刻下车从后备箱拿出了小包回到车里,扔给王阳,道:“可以了吧?”说着口袋翻出钱来,给了五百块过来。“拿着赶紧走吧,别再跟踪我了!对我老婆撒个谎,我让她给你加钱!”

    聂思雨高兴地叫起来:“是啊,就是它,这下找回来了!”

    王阳拿了钱和包下了车,司机踩起油门一溜烟跑了。

    王阳把自己背的包取下来,东西装了口袋,递过包去,说:“装进去吧,背好别再丢了。快走吧!”

    聂思雨收拾好东西背了包,不舍地看着他,问:“我走了,那你呢?”

    王阳笑道:“我还要找人呢,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