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刺客来袭

    更新时间:2015-11-29 21:31:55本章字数:2124字

    小阳今天给我打电话说,在学校受到老师表扬了。我很高兴,下午喝了点酒,和李大爷聊了会天,顺便为他泡了一罐蛇胆酒。

    晚上我继续昨天的研究,终于发现了关于影子的某些不同之处。

    其实,影子的不同这个发现最初是归功于人的不同。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人生下来都是一样赤条条的,都是从空白长大的,为什么长大后就不一样了呢?

    后来我仔细研究这么多年的走南闯北见闻,再从古书古籍里面搜证,终于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

    当年女娲造人后,造出来的人类傻傻单调,根本不适合在世界上生存,但是女娲明白人类的躯体很脆弱,并不能灌输给强大的力量,于是她给每一个人都附属了一只影子,赋予影子微小的智能,来辅助人类生存。

    这就回答了上面那个问题。为什么人类起初是白板一张,却越来越精彩,就是影子在操纵。

    实际上,人类以为自己很聪明,其实,这一切都是影子的功劳,只不过绝大多数影子谨记祖先对女娲的承诺,又被术法束缚,只是简单附着在人体上而已。

    不过,一些胆大而欲望强烈的影子,已经在渐渐地修真了。

    很难说是它们影响了人类,还是人类影响了它们。总之,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奇妙复杂了。

    但是,如果让影子们获得了强大的力量,统治了世界,那么……

    读到这里时字迹模糊,纸张被淋湿过字迹变得很模糊了,根本看不清下面半截写了什么。

    王阳合上师傅的日记,一指厚的日记本,他才读到第四天,就已经写到了发现影子的奥秘。后面会不会出现跟他失踪相关的事情?

    想到这儿,王阳不仅毫无困意,而且还变得有点迷茫了。

    茫茫人海,大千世界,上哪儿去找师傅,上哪儿去找和师傅相关的人?

    王阳一转头,不见影子,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这个影子很神秘,有时候手段高强,有时候弱不禁风,而且关于他自己的来历从来不多说一字半句,朝夕相处一年,自己还是只知道他是受师傅所托,留下来照顾自己。

    但是,他也不知道师傅去了哪里。

    忽然,外面传来轻微的响动!

    王阳关掉了台灯,起身站在房间中央,凝神戒备着。

    这间旅店小房间也就七八平米大,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扇窗,厕所在楼道。

    此刻深夜,大家都应该睡了,这是三楼,窗外为何却有声音?

    忽然他想起来,楼外面有下水管,身手敏捷的人可以顺着固定在墙上的PC管爬上来。难道是有人来抢那两件宝物?

    王阳运起真力,感知到外面窗边上有人,而且来人并不是修真者。

    真奇怪,是谁?

    屋内漆黑,窗户外路灯微亮,王阳是占据了一些优势的,而且自持修真,也就并不怕来人了,当下稳稳站着,蓄势待发等看窗外人做什么举动。

    一把匕首伸进了窗边,悄悄拨开了缝隙,一只手缓缓推开了窗子。一个人头晃了两下却没进来。

    王阳心中一笑,外面的人好聪明,半路看见自己灭了灯,知道发现了他,竟然拿帽子冒充脑袋晃,这是在试探看里面的人什么反应。

    看见外面的人并不傻,而且经验丰富,身手敏捷,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更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王阳也不敢大意,静静等着。

    忽然窗口人影一闪,那人已经跃进了房间立刻往窗边暗处一站,稳若泰山。

    王阳禁不住赞他经验老道,从外面亮处进到暗处,眼睛自然是需要适应时间,他往暗处一站,一来是让眼睛适应光线,二来还可以观察一下屋子里的情况。

    王阳感觉他愣了一下。大概他也没料到目标会站在地上等他吧。

    王阳问:“朋友好身手,不知道有何贵干?”

    “交出东西来,你我无事,不然免不了见血了。”

    “这里东西很多,不知朋友要的是哪一样?”

    来人眼睛适应了黑暗,道:“那个女孩在银行交给你的东西,你可能还不知道她是谁,劝你不要参合家事,交出东西来,你便可以安全离开,不然,这座城市你寸步难行。”

    王阳倒是有点意外聂思雨还有背景,看起来不是大家族就是黑社会的样子,家事?哦,对,想起来当时她说那东西是她爸爸留给她的。难道他的爸爸有什么不测?

    来人见王阳久久不说话,以为正在权衡,又道:“换做我是你,我肯定交出来了。这样吧,你说个数,把东西给我,钱利马到你的账上。你也是意外遇见她,何苦为了陌生人给自己找罪受。”

    王阳忽然一笑,道:“没办法,爱情的力量,我喜欢上她了。怎么办?”

    那人一愣,猛然欺身扑来,暗中寒光乍闪,明显那匕首也是一柄利器。速度之快人影才动匕首就已经到了王阳的胸前!

    砰!

    王阳只一拳,那人便捂着肚子弯腰蹲了下来。

    开玩笑,就算你再厉害也是普通人,我要是不收着力道,这一拳打死你都绰绰有余。

    王阳见他半天起不来,问:“说说吧,那女孩是什么来头?”

    “你……你会后悔的……”

    屋内黑影一闪,是影子回来了。

    影子:师叔,我查了一下,外面没有其他人,就他一个。我在外面观察了半天了,他是个退役的特种兵,应该是跟了黑社会有一阵子了,一些当兵的习性都快磨没了。

    王阳道:“我后不后悔另说,如果你现在不说,我保证下一秒你就开始后悔了。”

    那人勉强缓了缓,试着站了起来,但再也不似刚才那么端正笔直了,擦了擦嘴角,那人道:“你确定要管这事?这梁子可就结下了,报个名吧。”

    “王阳。有事尽管来。”王阳傲然看着他,说:“回去你就拿我交差吧,现在可以说了?”

    那人顿了顿,道:“她是我们老大的女儿,带走了极为重要的东西,龙叔要那个东西。”

    “龙叔是谁?”

    那人猛地一颤,似乎听见这个名字都有点噤若寒蝉,黑暗中眼神都带着惊恐的神色,慌乱地转身走向窗子。

    王阳道:“狮子如果家养惯了,和狗就没多少区别了。你若再堕落下去就废了。”

    那人猛地一震,跃出窗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