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你们都找我

    更新时间:2015-11-29 21:32:19本章字数:2060字

    早晨九点。

    卖早餐的小摊位。

    王阳正坐在支开的小桌上吃早餐。

    一碗又红又香的麻辣米线,一笼皮薄馅足的鲜肉小笼包,不论是卖相还是香味,对于任何人都是一种诱惑,更何况是饿了一晚上的王阳呢。

    吸溜!吸溜!

    王阳低头吃得正香,额头已经微微有了细汗。

    眼前光线一暗,只见一个面目崎岖,鼻孔朝天的男子从背包里拿出一条毛巾来,仔细而快速地擦了一遍王阳对面那半边桌子和凳子,收起抹布对身后道:“老大,可以坐了。”

    王阳嘴里还叼着米线,诧异地看着他,以及从他身后走出来的两位女孩。

    当先一个女孩身材微胖而匀称,牛仔裤,白衬衫加黑色风衣,圆脸大眼,扎一条马尾辫,居高临下不怒自威地看着他。

    她身边一个女孩比她矮一头,一米六几,一套牛仔背带裤配小衫,齐耳短发,戴一顶黑色圆礼帽,大眼睛好奇地盯着王阳嘴角的米线,一只手里捏着一条奄奄一息的小虫子。

    影子:咿,有点意思啊!

    小女孩走了过来,趴在桌上,凑近了看着王阳,看看王阳的脸,再看看他嘴角耷拉着的米线,再看看米线碗,嗅了嗅,问:“好吃吗?”

    王阳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还没来得急反应,小女孩忽然将手里的虫子丢进了米线汤里,笑道:“你也尝尝吧,看样子很好喝呢!”

    小虫子一进汤里呼地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虫子,啵!像气泡一样炸裂没了。

    噗!

    王阳吓了一跳,嘴里的米线都喷了出来,一个后跃跳开了,带得凳子都摔倒在地下。

    “怎么啦孩子?”卖早点的摊主循声看来关切地问。

    “没事,烫着了,没事啦没事啦!”王阳搪塞掉摊主,回头却看见那小女孩幸灾乐祸地咯咯直笑,好像看到别人出洋相她就很高兴。

    之前那个擦桌子的男子挡在风衣女身前,他的胸前斑斑点点都是溅上去的汤,胸前扣子上还挂着两条米线。

    王阳急忙拿了餐巾纸自己扯了一截擦嘴,剩下的整卷递过去,笑道:“不好意思,被小朋友吓了一下,擦擦就没了。”

    推开男子,风衣女大马金刀往凳子上一坐,问:“你是王阳?”

    那小女孩好奇地看着那边摊主的餐车,兴奋地跑过去了。

    王阳不知道他们什么来头,一边戒备一边道:“对呀,你们是?”

    “不需要知道我们是谁,只要交出聂思雨和她的东西,你便可以离开了。”

    王阳笑道:“真是阴魂不散啊,昨晚他回去没给你带话么?东西不在我这儿,我也不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儿……没完没了了你们!”

    旁边站着的男子怒道:“什么昨晚前晚的,照老大说的做,不然,哼!”

    “你们和他们不是一拨的?”王阳顿时头大,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拨人来找自己。“要不要我挂一个牌子,写上:我不知道!你们才明白我说的话?”

    风衣女道:“我们不是来伤害她的,你大可不必把她藏起来,带我见她,自然真相大白。”

    “没有没有!要我说多少遍,我不知道!”

    影子:他们都是修真者。

    王阳:打得过么?什么阶段的?

    影子:看不出来。

    “你可以走了。”风衣女说。

    王阳一愣,“可以走了?”似乎不相信他们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了。

    “哎呀,着火了着火了!”

    突然听见摊主叫唤起来。

    王阳转头一看,天!摊主的餐车里面,盆盆罐罐里此起彼伏地呼呼冒着火焰,好似黑暗风格的舞厅里的灯光一样,此起彼伏,你冲一下,我冒一下。

    摊主又吓又着急直跳脚。

    那小女孩咯咯笑着,站在旁边乐得像过节一样看着那火焰嗤嗤喷射。

    影子:呦呵,巫术!

    王阳急忙窜过去,拿起锅盖运起真力一扇,呼!一下,将所有的火焰都压灭了。

    摊主叫道:“我的天呐,怎么了,煤气漏了吗?从来没见过这事啊!”

    王阳道:“可能是煤气漏出来了一点吧,不要紧的,检查一下就好了。”说着付了钱,转身走了。

    临走前看了一眼女小女孩,只见她站在风衣女身边,满眼都是不甘和气愤,嘟着嘴看着王阳,好似王阳灭掉火焰是做错了似的。

    一边往旅店走,王阳问:刚才那三个人都是修真者?

    影子:从那小女孩露出的那一手可以判断她是妖或者邪,她修习的是巫术。

    王阳:刚才那只虫子也是巫术?

    影子:对,只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王阳:赶紧收拾东西离开此地,真是是非之地,这样下去就别想找师傅了!

    上了三楼到了门口,只见门口蹲着一个大叔在抽烟,胡子拉碴,看着跟个农民工似的。正好蹲在门口,地上扔着两只烟头。

    王阳:“大叔,麻烦让一让,挡着门了。”

    大叔眯着眼咂了一口烟,站起来,问:“你是王阳?”

    “又来一个……”王阳没好气地看着他,说:“你和昨晚的是一拨的吧?说了我不知道,你们好烦啊!”

    “什么昨晚一拨的?俺是做兼职的,顺路过来的!”

    “兼职?什么意思?”

    大叔吸了两口烟,扔了烟头,鼻子嘴里冒着烟,道:“俺下午还上工咧,说这儿有个活,顺道来办了,还以为是个硬茬咧,原来是个娃娃……东西交出来吧,俺也不忍为难娃娃。”

    影子:有点不对劲!

    王阳道:“大叔你说什么啊,我一句都没听明白!”

    大叔笑起来,露着一口黄黄的牙,道:“这娃娃就是犟……双色花,蚩尤之泪,交给俺,你走你的,省得俺动手伤着你。”

    王阳这下明白了,大叔是来抢师傅留给自己那两样东西的,不是来找聂思雨的!

    “大叔别开玩笑了,我连你说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影子:小心!他是个修真者!

    王阳:我早听出来了,他修炼到什么境界了?

    影子:打一架不就知道了!

    大叔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倔吗,非得挨打?”他的手微微扬了起来。

    王阳忽然觉得脚下的地面有了异样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