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黯神伤王妃小产

    更新时间:2015-12-02 12:08:30本章字数:3060字

    乐语芙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朦胧间张开眼,依稀看见两个小丫寰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向来形影不离的咏儿却独独没在身边,心下一惊,当时挣扎着坐了起来:“咏儿,咏儿呢?”

    屏风外传来咏儿虚弱而带着哭腔儿的声音:“王妃,咏儿来了。”

    咏儿被一个小丫头搀扶着转过屏风,脸上也是极不自然,显然是刚刚哭过。

    不过,看到咏儿的乐语芙明显松了一口气,刚刚醒来时见两个小丫头哭成那样,她还以为咏儿出了什么事。

    心下一放松,乐语芙就感觉自己小腹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咏儿不顾病体,急奔了几步,扶着王妃躺下,吩咐小丫头去把煎好的药端上来。

    王妃拍着咏儿的手,关切地问:“咏儿,你好些了吗?你去休息吧,这里有她们照应着呢。”、

    咏儿未语泪先流,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个不停。

    王妃只当她是身体不舒服,不禁皱皱眉:“咏儿,很难受吗?快回去休息吧。”

    “王妃,咏儿对不起您!”

    说着咏儿俯身跪在王妃的床前。

    王妃大惊:“咏儿,你这是干什么?”

    她跟咏儿情同姐妹,早已免了她的行礼,怎么今天又行上礼了?

    咏儿泪眼朦胧:“王妃,都是咏儿不好,没有保住小王爷。”

    “小王爷?”王妃惊呆了,咏儿是说小王爷吗?那么是说她怀孕了?

    可是,没有保住又是什么意思?

    “咏儿你再说一遍。”王妃神色凝重,异常紧张地盯着咏儿。

    “王妃,对不起,对不起!咏儿害您流产了!”咏儿心里难过,差点儿没哭晕过去。

    王妃的一颗心如堕冰窟,她怀孕了!又流产了!

    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母亲悲惨如她,刚刚得知自己做了母亲,却是在已失去了孩子之后。

    “咏儿,不怪你,这是命,是我的命!”

    王妃喃喃地说着,感觉无比的倦怠,阖上双眼,两行清泪缓缓滑落。

    洛王暴怒异常,王府里专伺王妃的大夫被杖责,洛芙轩里除了贴身侍奉王妃的丫头外一律杖责,可是即使这样,仍难平他心头的怒火。

    王妃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竟然没有一个人知晓!

    他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甚至没尝到初为人父的喜悦,就这样永远地失去了他的孩子。

    乐语芙的内心翻江倒海,抑制不住地想要失声痛哭,可是,泪水此时却是那么奢侈,除了眼角缓缓滑落的那两行,再也没有。

    大悲至极竟是无泪可流,如哽在喉却是无处言说,乐语芙心底悲怆,泪已成灾,却只能任其在心底悄无声息地肆虐。

    恍然间,传来几个小丫头怯怯的声音:“王爷!”

    乐语芙没有睁眼,心如死灰,孩子没了,跟他真的就是了无牵挂了。

    可是,乐语芙却没有因为假寐而躲过洛王的暴风骤雨,她清晰地感到手腕狠狠地疼了一下,下一秒人就被洛王毫不留情地拽了起来。内厅的丫头们纷纷惊呼了起来,咏儿更是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洛王。

    乐语芙装不下去了,索性张开眼睛,不卑不亢地看着他。

    又是这样的眼神!

    又是这样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看在洛王的眼里,无异于挑衅,更似火上浇油,什么样的女子,会连自己怀有三个月的身孕都不知道?

    看着乐语芙这样的眼神,让洛王更加坚信自己的猜测。

    她小产,只有一个原因,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她不想要他的孩子!她不屑要他的孩子!

    她故意的!她故意杀死了他们的孩子!

    “说,是不是不想要我的孩子?是不是?”洛王眼睛通红,像是要杀人般地大喊着。

    乐语芙本就风雨飘摇的身子骨儿在洛王剧烈的摇晃推搡中像要散架了一般,乐语芙痛苦地捂住小腹,一双眼睛却仍是倔强地直视着洛王。

    以咏儿为首的几个丫头哭成一片,纷纷跪下:“洛王,求洛王手下留情啊!王妃刚刚小产,经不起这样折腾啊!”

    洛王哪里听得进去,一脚扬起,踹翻了旁边的红木桌椅,倒地时发出刺耳的声响。

    洛王红了眼,狠狠地掐住王妃的下颌,脸几乎要贴上了她的,疯了一般地咆哮着:“为什么杀死我的孩子?为什么?说啊!说啊!”

    哀莫大于心死!

    乐语芙分明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嘀嘀嗒嗒地血流不止,唇角却是凄凄然地向上扬了扬,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孽缘啊?

    她小产了,她的孩子没了,她比谁都要难过,难过得好像随时可能死过去。

    他却跑来质问她,全然不顾她的死活。

    他们的夫妻情分呢?他们的恩爱过往呢?难道都如烟消逝了?

    乐语芙凄凉地笑了笑,看着洛王那张被怒火燃烧着的英俊的脸,听着他的咆哮,她的眼神愈发空洞、涣散,恍若未闻未见。

    她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也无力再挣扎,尽管五脏六腑都好像要被晃出来了。

    洛王的怒火仿佛要将她燃成灰烬了一般,她却在这样的怒火中摇摇欲坠。

    刚开始,她还听得见丫头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后来她就什么也听不到了,甚至小腹的疼痛感都消失了。

    自己大概已经死了吧!

    听说死了就没有痛苦了!

    还真的是呢!一死百了,什么都不打紧了,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

    恍惚间,感觉有个小小的孩子摇摇晃晃地走向自己,奶声奶气地喊着:“母亲,母亲!”

    她湿了眼眶,孩子,母亲对不起你!好在,现在我们终于母子团聚了,从此,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我的孩子?

    王妃眼神涣散,呼吸微弱。

    洛王一把甩开她,恨恨地走了出去,对这个女人,他已经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了。

    爱恨交织吗?

    她是仗着自己对她的宠爱无法无天吗?可是,纵是再宠爱,也被她伤得所剩无几了。而且,现在的她,还在乎他的爱吗?

    如果说洛王之前对她还有些残存的爱意,那么,现在,她杀死了他的孩子,这是他无论如何不能原谅的。

    想死?

    没那么容易!

    洛王走出洛芙轩,一众大夫正跪守在门口。

    洛王目光阴冷,不带一丝感情,扫过战战兢兢跪成一排的大夫们:“没有我的允许,她不许死!医不好她,你们也都不必活了!”

    一众大夫不敢耽搁,赶紧争先恐后地跑了进去。

    医不好王妃,他们全都得没命。

    洛王转身,冷冷地扫了眼洛芙轩的大门。

    乐语芙,没有我的命令,你敢死!我们的账还没有好好算算清楚呢,你敢死给我看看!

    洛王恨恨地转回身,迈步离开,只是,平时刚劲有力的双腿此时像灌了铅一样,心底有个地方还在不住地颤栗。

    但是洛王打死也不会承认,他是在担心王妃!

    王妃床榻前,大夫换了一个又一个,几乎每一个,刚刚坐在椅子上搭上王妃的脉象,马上就如坐针毡般快速弹跳起来,然后傻愣愣地盯着那只纤细的手腕,冷汗直流。

    三天,三十个大夫,一模一样的表情,绝望透顶。

    第三十个大夫踉跄着走出来的时候,在屋外守候的另二十九个大夫齐刷刷地看向他,然后,瞬间,就集体凄凉地低垂下头。

    最后一个希望破灭了。

    三十个大夫得出了同一个结论,那就是,王妃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只能等死了。

    王妃活不成,他们也一个都别想活。

    三十条命,即将给王妃陪葬,每一个人的心理阴影面积急速扩大,对死的恐惧一下子充斥了每一个人的满心满脑。

    咏儿替王妃掖好被角,就紧赶慢赶地追了出来,环顾一圈,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心中不禁咯噔一声,闪过不祥的预感。口中却是不甘心地急切问道:“大夫,怎么样?我家王妃怎么样啊?”

    一众大夫耷拉着脑袋,没有人应声,甚至没有人抬头。

    咏儿只感到后背发凉,一双眼睛难掩惊慌地扫着各位医术高明的大夫。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夫无精打采地微抬起头,用空洞的声音说道:“姑娘,恕老夫直言,快些禀告王爷,给王妃料理后事吧!晚了怕是来不及了!”

    屋内静得诡异,每个人都明白,王妃怕是不成了,可是这一屋子的人也是不成了。

    咏儿的眼泪扑漱漱地落下,泣不成声,人已施施然跪了下去:“大夫,求您了!求您救救王妃!一定还有救的!您想想办法!咏儿当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的!”

    那位年长些的大夫叹了口气:“姑娘,你跪老夫也没有用,王妃是真的不中用了!我们枉为医者,无能啊!所以也只能陪着王妃一起上路了!”说着难掩哀戚地又垂下了头。

    还有几个时辰,他们这满屋子的医者都将为王妃陪葬了。

    咏儿呆呆地看着垂头丧气的大夫们,绝望地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王妃,我苦命的王妃,您真的要撇下我们走了吗?

    咏儿无望地跌坐在厅中央的空地上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