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遭劫掠王妃失踪

    更新时间:2015-12-03 12:04:07本章字数:3091字

    “乒乒”、“乓乓”、“咣当”,洛王的书房里不时发出各种刺耳的声响,各种不明物体被陆续打砸摔在地上、墙上,吓得守在外面的侍卫宫女们不时地缩缩脖子,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而洛王仿佛还没有发泄够,两只手拄着面前的红木桌子,呼呼地喘着粗气,一条长长的辫子垂在桌子上,无精打采。

    书房仿佛被人劫掠了一般,满眼的狼籍。

    洛王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恐慌。

    三天了,一连三天了,派去洛芙轩的大夫一拨又一拨,直到今天,已经是整整三十人了,可是,派去的这三十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回来。

    难道,她真的要死了吗?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心里的某个部位就撕裂得疼痛难耐。

    他派去的都是名医,一顶一的名医啊!整整三十人,洛王府里顶级的名医!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的名医都救不回她一条命?

    她,真的就要这样离他而去了吗?

    洛王颓然跌坐在椅子里。

    远远地,似乎听到了哭声。

    洛王身形一陡,心底一沉,人恍恍惚惚地站了起来,就向门口奔去,一不留神,竟似绊了一跤,心狠狠地疼了一下,踉踉跄跄地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门外传来啼哭声。

    “王爷,王爷,王妃不中用了,您去瞧瞧吧,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

    有侍卫在低声呵斥着:“快住嘴!王爷不见任何人!”

    冷不防,书房的门从内里缓缓打开,已经三天没有走出书房的洛王失神地走了出来。

    侍卫赶紧噤了声,低下头。

    咏儿正跪在门口,眼睛红肿,一看就是哭了许久。

    洛王也不答言,只是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

    咏儿赶紧站起身,跟在了洛王身后。

    通往洛芙轩的路并没有多远,可是今天,在一身功夫的洛王脚下,这条路却显得那么那么地长……

    侧王妃苏碧儿正坐在碧月阁的凉亭抚琴,就听见洛芙轩的方向传来阵阵哭声,不禁皱皱眉。

    贴身丫环沁儿趴在侧王妃耳边悄声说:“主子,听说洛芙轩那位不中用了,这几天请的大夫都要把门槛踢破了,听说是没救了。”

    “哦,是吗?这可真是个好消息!”苏碧儿不禁喜形于色。

    在别人看来,她得宠得很,自打她过门,洛王天天吃在碧月阁,夜夜宿于碧月阁。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在洛王的心底永远抵不上洛芙轩那位。洛王天天宿于碧月阁,可是,她现在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洛王根本就没碰过她。

    白天,在下人们面前,洛王与她相敬如宾,可是到了夜晚,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洛王就像换了另一个人,对她不理不睬。

    而且,洛王不许她去洛芙轩,所有的礼数也都免了。所以,她过门这么长时间了,竟连王妃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有一次,她因为实在太好奇,差沁儿随自己去了洛芙轩,可是眼看着就要到内厅了,却被洛王一个传令叫了回去。

    为了这件事,洛王让她在碧月阁的内厅跪了一个晚上。

    在外人眼中,她是那么受洛王宠爱,让人艳羡,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夜的内厅之中,他们各自睡着,洛王根本不允许她碰。

    苏碧儿感到无比地屈辱,却敢怒不敢言。

    现在,洛芙轩那位不中用了,她自然高兴得紧。想她苏碧儿也是花容月貌,如果洛芙轩那位不在了,假以时日,洛王一定会倾心自己,让自己做正牌王妃的。

    想想都高兴,苏碧儿抿着嘴儿,不禁笑靥如花,眼中却闪过一丝跟她的甜美外形截然相反的阴冷的寒光。

    夜幕中,洛王和咏儿紧赶慢赶地向洛芙轩赶去,洛王此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在这炎炎夏日竟冰冰凉凉,没有一丝温度,心底仿佛被抽空了一般,而脚下更是深一脚浅一脚,凌乱不堪……

    两个人心急如焚地赶路,殊不料,一个黑影自斜刺里穿出,快若闪电,怀里似乎还抱着一人。

    洛王还没反应过来,后面传来侍卫的追赶和叫喊声:“放下王妃!王妃病重!快放下王妃!”

    洛王心中一惊,已暗中提气,追了上去。

    奈何那身影太过矫健,辗转腾挪间,已不见了踪影。

    侍卫们追了上来,见洛王阴沉着一张脸气喘吁吁,知道大事不妙,赶紧跪了下来。

    “是什么人掳走了王妃?”洛王的声音冷冷的。

    侍卫首领深吸了一口气,才战战兢兢地回答:“卑职,没有看清他的长相。”

    洛王转回身,两束目光阴冷得让人不寒而栗:“传我的命令,洛城内全城戒严,捉拿要犯!”

    三十名顶级神医正在外厅静候陪葬,却不知道王妃什么时间被人掳了去,一时间,洛芙轩里乱成一团,似乎没人再有精力管他们的事了。

    没有洛王的命令,他们却不敢擅自离去,仍是驻足在洛芙轩。

    天都已经快亮了,洛王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王府。还是没找到她!

    洛王失魂落魄地走进王府,身边没有一个随从跟着。

    他命令所有的人昼夜不休寻找王妃。

    天知道,她羸弱的身子能不能经得起这样的折磨,本就一直病着,眼下又刚刚小产,现在又被劫持……

    他不敢再往下想,脑子里乱糟糟的。

    经过碧月阁的时候,正巧里面传出声响:“王爷一夜未归?”语气中颇为不满。

    “回禀侧王妃,王爷一夜未归。”

    洛王本来没想停留,却不想,侧王妃苏碧儿却心怀不满地说道:“哼,就为了个快要死了的废王妃,王爷居然这么花心思!”

    洛王神色一凛,双手不禁握紧了拳头。

    “是啊,听说,洛芙轩的那位被挟持前,屋内足足有三十个一等一的大夫,但是,没有一个大夫治得了她的病,她啊,必死无疑。这回又被人劫持了,更是凶多吉少了……”

    幸灾乐祸之声不绝于耳。

    洛王双眉陡立,牙齿咬得作响,大踏步冲进碧月阁。

    刚刚还在幸灾乐祸的侧王妃苏碧儿和几个丫头正说得热闹,冷不防被闯进来的洛王怒目而视,吓得几个人的脸上顿时没了血色。

    “王,王爷,您,您怎么来了?”侧王妃苏碧儿一见洛王的脸色就知大事不妙,她不确定洛王究竟听到了多少她们的对话,只是,俯身行礼之际,暗下冲着几个丫头使了个眼色。

    几个丫头早已是吓得面如死灰尘,见此状,如获大赦般,赶忙慌乱地恭身而退。

    洛王目光如注,冷冰冰地盯着面前强作镇定的侧王妃,说出的话不带一丝感情:“你最好祈祷王妃没事,否则,你们无一会幸免!”

    侧王妃浑身一个激灵,虽然不敢抬头看着洛王,却能清晰地感到王爷的目光就停留在她的头顶,直感到头皮发麻,胆战心惊。

    直到洛王的脚步声远了,侧王妃苏碧儿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身体还在不住地颤抖,丫头们一拥而入,扶起了她。

    洛王骂了狠话,却没有半点放松,心中反而更加焦灼。但是苏碧儿她们的话却也让他醍醐灌顶,洛芙轩里还有三十名圣医,总得听听他们怎么说。

    虽然大夫们吞吞吐吐,但是洛王却是听得格外真切,一颗心如堕冰窟。

    原来王妃小产从来就不是什么偶然,而是身子孱弱,忧思过度,又没有得到及时医治,才导致病入膏肓,如今已伤及根本,恐怕华佗再世,也无力回天了。

    洛王听着大夫们的话语,心里一阵紧似一阵。

    虽然她曾那样对他,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心急如焚,心心念念全都是她。

    而黑衣人抱着王妃不知道疾驰了多久,才远远地看到了熟悉的院落。放缓步子,落在院落里,几步便迈进了屋内。

    屋内早有一名妇人在等候,听到脚步,赶忙迎了出来,喜形于色:“言儿,见到芙儿了?”

    待看到他怀中抱着的人时,她大吃一惊:“这,这是怎么了?芙儿怎么了?”

    “娘,快,芙儿不大好,耽搁不得!”她的气息越发微弱了,抱在怀中轻若无物,这让他心慌意乱。

    妇人不敢耽搁,赶紧铺好床,帮忙把王妃放好,只见王妃一张俊俏的小脸早已没了血色,气若游丝。

    妇人心下一惊。

    被唤作言儿黑衣人的名叫乐知言,他转头,面色急切:“娘,还魂丹!”

    妇人没有丝毫的犹豫,赶忙自怀中掏出一只小瓶,递给他。

    乐知言倒出一粒,轻放进王妃的口中,妇人早已端了杯温水过来,见状动作轻柔地以小杯慢慢喂进去少许水。

    直到王妃的呼吸听起来似乎变得绵长了一些,妇人凝重的面色才稍稍会展了一些,开口询问:“芙儿这是怎么了?”

    “她,她小产了。”乐知言低声,闷闷地说。

    “小产?芙儿几时有了身孕?又怎么会小产?”妇人颇为意外。

    “孩儿也不知……”乐知言吞吞吐吐。

    妇人见他这样,知道他一定有事瞒着自己,正欲仔细盘问,却瞥见他黑色的衣衫凌乱不堪,有几处甚至已露出狰狞的伤口,心下又是一惊,赶忙站起身走到他身边低头查看:“言儿,你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