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王欢喜王妃无恙

    更新时间:2015-12-06 20:54:03本章字数:3040字

    三天过去了,可是王妃却仍是音讯全无,整个王府阴云密布,人心慌慌。洛王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虽然没有动辄发火,却更让人提心吊胆。

    不只是侧王妃苏碧儿,就连王府的下人们也都被洛王弄糊涂了,明明王爷对王妃已经没有感情了啊,明明王妃的死活他都已经不关心了,甚至已经很久没有踏进洛芙轩半步了,可是,为什么王妃失踪了王爷好像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

    人们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尤其那些惯于见风使舵的奴才们,更是人人自危。

    他们因为王爷的偏好,近来对侧王妃的饮食起居非常上心,而对王妃却极尽苛刻之能势。

    如果王爷对王妃,并非他们眼见的那样绝情,那么他们岂不是要遭殃?

    所以,他们只有日夜祷告神灵,企盼王妃永无回王府之日。不是说被歹人劫掠前,她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吗?最好是死在外头,再也回不来了,那样他们的好日子才能得以继续。

    他们这样想着,心里才稍觉安稳些。

    可是,世事偏偏就那么不如人意。 

    王妃失踪第四天的清晨,天微亮,人们刚刚起床,就听见洛芙轩里人声攒动,不一会儿就有人大呼小叫,嘈杂声此起彼伏。

    “快,快去回禀王爷!”

    “快,快去请大夫!”

    “去拿床厚些的被子!”

    “炭火,快把炭火生起来!要最好的炭火!”

    “汤婆子!去把汤婆子拿来!”

    ……

    洛芙轩里尽管乱成一团,人们的声音中却无不透着兴奋和激动。

    洛王正坐在书房里看着下属标记的地图,以王府为中心,搜寻芙儿的半径不断扩大,现在已经扩大到方圆十里了,这个范围内挨家挨户地搜,却仍是没有芙儿的半点消息。

    洛王伸出手,用力地按住太阳穴,可是疼痛感没有些许的缓解。

    第四天了,芙儿失踪第四天了。

    她失踪前,三十个大夫集体给她判了死刑,她那样的孱弱,这四天里究竟会怎么样?

    每每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就一阵阵地发紧。他只有不眠不休,派出王府所有的将士,不断扩大搜寻范围,让自己像个陀螺般,不停地转啊转……

    不知道这样似乎芙儿的危险就会小了许多。

    芙儿失踪几日,他就几日没有挨过床塌了。

    近半年来,其实他没见过芙儿几次。

    他是气她的。

    可是,那个时候,即使不见她,他知道,她就好好地待在他为她建的洛芙轩里,那是他们的洛芙轩!只要他想见,他随时可见。

    可是,现在不同了,她不见了,他找不到她了,他突然无比地恐慌,头痛欲裂。

    正用力地按着头,外面突然有些嘈杂声,紧接着有人轻轻地叩了叩门。

    “进来!”洛王神色一凛,原本举在半空中的手不自觉放了下来。

    有人推门,却因为走得太过匆忙,冒冒失失地,还没等洛王看清楚进来的是谁,来人就被门槛绊了一跤,重重地摔倒在地,只来得及闷哼了一声:“王爷!”

    洛王皱了皱眉,定睛一看,才看清躺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伍,他机灵是机灵,却总是冒冒失失的。

    而此时,摔了一跤的小伍虽然疼痛不已,却忍着疼一骨碌爬了起来,满脸的喜形于色:“王,王爷!大喜啊!大喜啊!王妃回来了!” 

    本来洛王极不耐烦地揉着太阳穴,此时听到小伍的话不禁噌地站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王爷,王妃回来了!是王妃回来了!”小伍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自己面前刮过一阵疾风,下一秒王爷已经不知所踪。

    小伍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一瘸一拐地跟着跑了出去,边跑边喊:“王爷,等等我,我也要去看王妃!”

    哪里还有王爷的影子?

    洛王心急如焚,一路狂奔,直到跑到洛芙轩的门口,听到里面因为王妃归来而显得有些嘈杂的叫嚷,才有些恍惚地掐了掐自己的手,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他的心里却是欢喜异常。

    他终于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是真的,芙儿她真的回来了!他的芙儿回来了!

    洛王难掩欣喜,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洛芙轩。

    咏儿他们正围着王妃忙得不亦乐乎,一见洛王来了,赶忙俯身跪倒,向洛王行礼。

    洛王大步流星走到王妃的床前,伸出手覆上她的手。

    她很虚弱,一张俏脸苍白无比,此时正昏睡着,几缕发丝散落在额头。

    他轻柔地为她理顺发丝,一双眼柔情似水,深邃的黑眸中有着失而复得的庆幸。

    “大夫怎么还没过来?”

    “已经派人去请了。”咏儿战战兢兢地回答。

    “小伍,传我的命令,命那三十个大夫全部即刻马上到洛芙轩来给王妃诊治。”

    “是,王爷!”

    小伍麻溜儿地转身,脚底抹油般快速闪走。

    早有人为洛王搬来了座椅。

    洛王缓缓坐下,就那样痴痴地望着王妃。

    他一直在气她,气那个晚上的事,气那个他无意中撞到的画面,气她的隐瞒,所以他娶了侧王妃,所以他强忍着思念一直不肯来见她。

    他一直在怄气,甚至是恨她。

    可是,直到她病得几乎不治,继而失踪,他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她还在他身边,只要她好好地活在他的身边,他就知足了。

    那样将要失去她的恐惧让他胆颤心惊,让他无暇再计较过往,他只想要她好好地活着。

    “所以,芙儿,我会寻遍天下名医,保你性命,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洛王俯在心爱之人的耳畔,轻声说道,声音中竟有些哽咽,握住芙儿的手也有些颤抖。

    大夫很快赶来,为王妃把了脉,不禁连连称奇,明明已经被宣判了死刑的王妃,怎么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劫掠了之后,竟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看脉象,除了身体还很虚弱,竟已无大碍。

    洛王看着大夫脸上的变幻莫测和不可思议,急不可耐,烦躁地开口:“王妃怎么样?看了这么半天,你倒是说句话啊!”

    大夫吓得一个激灵,赶忙跪倒:“回禀王爷,王妃,王妃她……”

    洛王心底一沉:“王妃她怎么了?”

    “王妃她已经没有大碍了!”

    “什么?你说什么?”洛王心跳几乎漏掉一拍,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跪在眼前的大夫。

    “恭喜王爷,王妃无碍!”

    洛王恍恍惚惚,如坠梦中,激动地一把抓住大夫的双肩:“你说,芙儿她无恙了吗?”

    “是,无恙了!王妃一定得高人相救,这高人的医术远在我等之上,才救得了王妃性命。”

    其余二十九位大夫正一把把地擦拭着额头的汗,王妃已不治,他们也回天无力,这次恐难逃被赐死的宿命。

    乍一听见为王妃诊治的大夫说王妃已无恙时,他们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个呆若木鸡。

    直到洛王一遍遍地问,得到一次次肯定的回答,洛王悬着的一颗心突然安稳了下来。

    那些大夫们紧张的神经也终于放松了下来,竟感到有些虚脱,纷纷摸了摸自己的项上人头,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这颗脑袋,这就算真的保住了?

    阿弥陀佛,大慈大悲的世外高人!每个人都在心中默默感念着。

    洛王大喜过望,松开了抓住大夫的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好,好好,好好好!对了,你刚刚说什么?王妃的身子还很弱?你们快,去开些大补的方子,好好为王妃调理身子。”

    为王妃诊治的是王府大夫中的集大成者,治病救人一向一丝不苟,此时竟不时眉眼高低地较起真儿来:“王爷,王妃此时不宜大补,王妃身子羸弱,恐怕扛不住大补的方子。老夫以为,应慢慢调理,方能治其根本……”

    洛王此时哪听得进去这些,摆了摆手:“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只要能把王妃的身子尽快调理好就成,快,去开方子吧,小伍你跟大夫去抓药。”

    “得嘞,王爷!”小伍也是高兴,他向来敬重王妃,此时是真心地为王妃高兴。

    洛王兴奋地重新坐了下来,激动不已,深情款款地看着芙儿,可是她没有醒,这样巨大的喜悦竟没有人跟他分享。

    洛王回头,见一众大夫们还站在那里,一时高兴:“都下去吧,各赏一百两!”

    大夫们面面相觑,更加不敢置信,他们不仅保住了脑袋,还有大赏?

    见洛王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赶紧谢过王爷就告退了。

    洛王还嫌自己的喜悦之情没有完全释放,看着洛芙轩的丫头小子们个个顺眼,不禁又开口:“洛芙轩的丫头小子们尽心侍奉主子,护主有功,各赏二百两!”

    一时间,洛芙轩内人人欢喜异常,王妃向来对他们不簿,他们尽心侍奉实是内心所愿,心甘情愿,此时得洛王打赏自是高兴,但洛王对王妃又如往昔般疼爱才是让他们心里真正高兴的。

    尤其是咏儿,看到洛王对待王妃又恢复了往日的情意,高兴地眼含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