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引忌恨妃不自知

    更新时间:2015-12-09 21:27:53本章字数:2117字

    洛王屏退了侍奉在左右的下人们,小心翼翼地亲自喂她吃过了药,然后,脱去了鞋袜,静悄悄地躺在芙儿的身侧,轻搂她入怀。

    几天来绷紧的神经一旦放松,困倦袭来,洛王突然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困太困了。

    期间,咏儿进来过一次,她实在是不放心王妃。王爷已经很长时间不来洛芙轩了,她吃不准王爷的脾气。

    结果她一踏进内厅,就看见王爷和王妃相拥而眠的甜蜜模样,咏儿眼含热泪,唇角却缓缓弯起。她的王妃,终于苦尽甘来了!

    可是,有人欢喜有人恨。

    碧月阁里,侧王妃苏碧儿听着丫头们的报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气得浑身哆嗦。尤其是当听到丫头们眼红王爷对洛芙轩的下人们一掷千金豪爽的打赏时,她更是气得牙根痒痒,牙齿咬得吱吱作响。

    正好一个小丫头过来给侧王妃倒了一杯热水过来,侧王妃正在气头儿上,端起水就喝了一口,结果被结结实实地烫了一下。

    侧王妃狠狠地吃痛,“啊”了一声叫了出来,转过头恨恨地瞪了一眼战战兢兢缩在一角的小丫头,一杯滚烫的水就被她狠狠地甩在了这个小丫头的身上。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所有人吓得一个激灵。

    侧王妃还嫌不解恨,恶狠狠地骂道:“不长眼的东西,拉出去,给我打!狠狠地打!”

    贱人!居然被她回来了!居然还安然无恙!

    王爷居然还大白天地睡在了她那里!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她苏碧儿努力了几个月也办不到的,那个贱人转眼间就可以做到?

    她不甘心!

    她实在是不甘心!

    苏碧儿眼珠儿转了转,计上心来。

    洛王感觉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睡过这样安稳的觉了,真舒服啊,真想多睡一会儿啊!

    可是有人在他耳边一直在说着什么,吵死了,让人不能安生地睡觉。

    洛王眉头皱了皱,人就醒了过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芙儿的俏脸迎面映入眼帘,洛王有一刹那的恍惚,伸出手轻轻碰了碰她的面颊,这才确定芙儿确实在自己怀中,心中一下子变得踏实了,双眼柔情似水地看着她。

    她跟以前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容颜间有些憔悴,眉间微蹙,好像有什么烦心事。

    洛王不自觉地伸出手抚了抚她的眉,这才见她眉目舒展,呼吸绵长,身上是他熟悉的清新的香气,然后他情不自禁加大了抱她的力度。

    小伍急的什么似的,却不敢造次。

    王妃床塌上的纱缦轻垂,让他看不清王爷是不是睡着,只得跪在床边小声喊着:“王爷,王爷,国主宣您入宫。”

    小伍自己也不知道嘀咕了多少句,又不敢大声,又不敢不喊,急得哭丧个脸。

    冷不防,纱缦被人挑起,王爷起身坐在了床上,随即一只手指竖在唇间,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警告小伍别再出声。

    小伍机灵地点点头,不再出声,用手指了指外面,示意王爷他有事要禀报。

    洛王微微颔首,小伍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洛王小心翼翼地重新放好纱缦,穿好鞋袜,走了出来,见咏儿迎了上来,轻声嘱咐:“进去侍候王妃,她醒了马上告诉本王!”

    咏儿屈身作揖,轻声挪步走了进去。

    洛王这才有些不悦地看了看小伍:“什么事大惊小怪的?吵醒了本王是小,要是扰了王妃的清梦,看本王怎么收拾你!”

    小伍委屈得紧:“王爷,小伍哪是那么没眼力见儿的人!真是有要紧事,才不得不追到这里来。”

    “什么事?说吧。”

    “王爷,国主宣您入宫,这都有阵时辰了!已经,已经派人来催过五次了。”

    “父王宣我入宫?”洛王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眼下天已经很晚了,父王怎么会这么晚宣自己入宫?而且还这么急!

    虽然现在的洛王一时一刻也不想离开芙儿,可是,父王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是不会这么急着宣自己进宫的,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进宫看看是什么事再说。

    临出门前,洛王一再叮嘱咏儿小心侍候王妃,又命两名大夫一直在洛芙轩等候,一旦王妃醒过来,马上为她诊治,询问她有什么不适。

    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洛王才终于走出了洛芙轩。

    一直到洛王和小伍都各自飞身上马,驰骋而去,一个人才自黑暗的角落里闪身站了出来,面露凶光。

    洛王一路飞奔到了王宫,在宫外匆匆下马,直奔父王的寝宫而去。

    刚到父王寝宫的窗外,就听见里面传来母后苏王后略带斥责的声音:“碧儿,你现在好歹也是侧王妃了,怎么就这么沉不气?且不说洛儿他只是累了困了睡在了洛芙轩,就算是他真的疼爱王妃,又有什么不对?他们毕竟是夫妻!”

    洛王脸色一沉,看来他的侧王妃是闲得紧呢,都闲到跑到王宫里打他的小报告了!

    阴沉着一张脸,洛王边向里走边故意咳嗽了一声,苏碧儿一听到那声音马上就噤了声,嘴张了张,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洛王给父王母后行过礼,站起身,修长的身躯绷得紧紧的,阴沉的目光扫过,一旁站着的苏碧儿忐忑不安,甚至不敢与洛王的目光相对,只是目光不时地飘向姑母苏王后,眼中满是乞求。

    苏王后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向来对碧儿簿凉,要不是因为当初“那件事”,再加上自己的威逼,恐怕她这个儿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娶碧儿的。眼下碧儿在宫中,他一定更要牵怒于她。想到这里,苏王后不紧不慢地开口:“洛儿,你不要怪碧儿,是我让她进宫的。母后一个人在宫里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就让碧儿进宫来陪我说会儿话。”

    洛王没吭声,母后向来向着自己侄女儿说话,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只是没有想到,一向对他们的行为颇不赞成的父王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纵容碧儿进宫来打他的小报告?怎么会任母后和碧儿胡闹?

    洛王不解的看了看父王,邱国国主若有所思地盯着儿子看了一阵儿,才开口:“洛儿,随我来。”

    邱国国主当然不会因为王后和碧儿那丫头的几句话就急急地召儿子进宫,他找他进宫确实有很重要的事,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