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杀机起洛王震怒

    更新时间:2015-12-12 20:32:57本章字数:2126字

    其实父王的担心何尝不是他的担心。

    洛王思绪万千,自半年前开始,芙儿确实有些不太一样了,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自那时起,他总是感觉他和芙儿之间好像隔了层什么东西,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坦诚,真实,无所不说。

    从宫里回来的一路上,洛王一直在冥思苦想,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儿,所以整个人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洛王回来,苏碧儿也一路颠颠儿地跟了回来,她坐在轿子里不时地掀开轿帘,偷眼看看前面马背上的洛王。

    洛王一袭墨绿色的衣衫,与胯下雪白的骏马相得益彰,格外好看。洛王此时骑在马上,后背挺得笔直,更显得他修长高大,英姿焕发。

    偶尔他跟小伍说话时扭过头时可清晰地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剑眉英挺。而他沉默不语时,手中紧握缰绳,直视前方,黑眸中蕴藏着锐利的光芒,削薄轻抿的唇,盛气凌人。因为飞奔得有些急,发髻有些松散,却毫不凌乱。

    这一切宛如一幅绝美的画卷一般,看得苏碧儿有些痴迷。

    身方骑着骏马的翩翩美少年是自己的夫君,只要想一想,已经足够让她志得意满。

    嫁给他,是她自小即生根发芽的梦想,她以为,他们会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她以为他理所当然是她的夫君。她以为,他们青梅竹马就已经足够了。

    可是,没有想到,半路居然出现了一个乐语芙,破坏了她全部的计划和梦想。

    可那又怎么样,她本来已经心灰意冷,可他们还不是被她抓住了机会,现在自己不是好端端地成为了侧王妃!唯一让她丧气的是,自她过门之后,他从未对她绽露一个笑脸。

    即使这样,她仍然坚信,世上根本就没有不可能的事,只要假以时日,只要那个贱人从他们的生活中消失,他一定会跟自己伉俪情深,相濡以沫的。况且还有姑母帮着自己!

    想到这里,苏碧儿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嘴角勾起一抹笑,缓缓放下轿帘。

    是啊,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应该提心吊胆的是洛芙轩的那位,她就不信她每次都那么好命。

    正想得出神,突然轿子骤停,前面传来马儿一声厮鸣,苏碧儿知道,一定出什么事了,刚掀起轿帘,就见前面洛王的马前跪着一人,在向洛王禀报着什么。

    隔的有些远,苏碧儿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她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她的贴身丫环珠儿去前面探听探听。

    珠儿机灵地点点头,向前面跑去,可还没等跑到近前,就见洛王骑着马飞驰而去,转眼间就不见了身影。

    珠儿愣了愣,刚想回头问小伍,就见小伍也勒紧了缰绳,冲着地上仍跪着的人喊道:“上马,快,回王府!”

    随后两匹马也蹿了出去。

    珠儿赶紧往回跑向苏碧儿禀报:“侧王妃,侧王妃,我什么也没听清,只听他们说要赶紧回王府。”

    回王府?

    难道他得手了?

    苏碧儿心中暗喜,表面却装作很平静的样子点点头:“我们也赶紧回王府吧。”

    乐语芙,想跟我斗,门儿都没有!我从小仰慕的人,无端被你抢去了这么久,现在该是跟你算算总账的时候了!

    苏碧儿放下轿帘,表情一下子变得阴冷。

    洛王策马扬鞭,洒落的马蹄声在寂静的深夜里更显急促,声声叩得人的心里格外焦虑。

    刚到王府外,洛王就忙不迭地跳下马,疯了般向洛芙轩跑去,芙儿,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可是,洛芙轩里却没有他想像中的嘈杂声,这反常的寂静让他的心没来由地哆嗦了起来。

    脚下的步子更急了,他几乎是几个箭步冲进了洛芙轩,院落里的桌椅,花草散落满地,有人正在打扫。一看便知这里刚刚发生过激烈的打斗。

    洛王心里更急,抓住正在扫院子的下人问道:“王妃呢?王妃怎么样?”

    却不待那人回来,已快速跑进了芙儿的内厅。

    到了内厅,看到咏儿正眼睛通红地守在床前,而芙儿安然地躺在床塌上,不知道是不是还睡着。

    咏儿听到动静,转过身,见是洛王,赶忙屈膝行礼。

    洛王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忙不迭地问:“芙儿她……”

    “王爷放心,王妃没事,只是还没有醒。”

    洛王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可是紧接着又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咏儿刚刚喊出了两个字,就哽咽了起来,眼泪一对一双地滚落了下来。

    洛王眉头紧锁:“咏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但说无妨!”

    “王爷,求王爷为王妃作主,有人,有人要害王妃!”咏儿泣不成声,却又不敢太大声,声怕惊动了王妃。

    洛王面色一沉,看了看仍在睡着的芙儿,轻声说:“你随本王出来说!”

    走出内厅,咏儿才心有余悸地向洛王禀报了事情的原委。

    有人居然敢在王妃的药里下毒!

    被王府守卫副首领识破后居然想鱼死网破,欲当场行刺王妃。

    好大的胆子!洛王面色阴沉地出掌狠拍在面前的桌子上。居然敢对他的芙儿不利,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人呢?抓到了吗?”

    “还没有,副首领已经带人去追了!”咏儿仍是抽抽嗒嗒的,现在想起来还是后怕得紧,那碗药是她端来的,眼看着她就要喂给王妃了,副总领突然闯了进来,打翻了药碗,只喊了句“有毒”,外面就闯进来一个黑衣人。

    接下来,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副总领硬是把那黑衣人逼出了内厅,之后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事后,她让大夫急急地取了些药的残渣来查看,果然发现药中被下了剧毒。

    她吓得瘫坐在地上,自责不已,如果王妃喝了那碗药,后果不堪设想。她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差点害惨了王妃!

    洛王的脸阴沉得吓人,嘱咐咏儿好好照顾王妃,就走了出去,集合王府所有精兵强将,牢牢地守住王妃的洛芙轩。

    无论芙儿有什么事瞒着他,他都不允许她再有意外了。他已经失去过她一遍,绝不能再有第二次。

    而且,王妃今天刚刚回府,马上就有人来投毒,看来有的人消息灵通得很,他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他的王府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