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亡命天涯心不甘

    更新时间:2015-12-15 14:31:14本章字数:2218字

    乐知言一屁股跌坐回椅子上,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差点害死了芙儿!他差点害死了芙儿!

    男子似乎也是心有余悸,还在兀自说着:“幸亏我发现的及时,如果迟了一步,我简直不敢想。你啊你,险些酿成大错啊!”

    乐知言愣了一会儿,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下毒的人,抓到了吗?”

    “没有!没抓到!”男子有些负气地说。

    “没抓到?”乐知言颇感意外。他的身手他是知道的,远在自己之上,况且王府里多的是精兵强将,怎么会让他成功脱逃?

    “知言,王府里危机重重,芙儿回去,当真是羊入虎口,以邱家洛一己之力根本没办法护她周全,况且,有的时候,他还成为帮凶!”

    男子的顾虑乐知言不是没想过,可是,邱家洛是芙儿选的,是芙儿认定的,以前他劝不动她,现在和以后他也一样劝不动她。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才能救芙儿?”乐知言惶惶不知所措。

    “只有尽快实施我们的计划,杀了邱家洛!芙儿没了指望,自然就能回到你身边了!”男子脸上杀机乍起。

    “杀了邱家洛?他可是芙儿的命啊!杀了他,芙儿还怎么活?”乐知言喃喃着。

    “你可真是傻!邱家洛不死,芙儿的命就要没了!况且,有遭一日,邱家洛知道了真相,他还会对芙儿像从前一样吗?可能吗?知言,醒醒吧,他们俩,注定是有缘无份!没有人能帮她!何不早帮芙儿做个了断,让芙儿早些死了心!也省得她受这样的煎熬!”

    向来护着芙儿,不忍伤她幸福的乐知言,第一次,轻轻点了点头,同意了男子的建议。

    而同时,另一间小旅馆里,一名黑衫黑裤的老者步履蹒跚走了进来,要了一间房,又留下些散碎银子让店小二一会儿给他打盘热水,并把饭菜送到他的房间。

    店小二答应地很是痛快,在他们这样的小店,老者出手已经算是阔绰了。

    老者回到自己的房间,静静坐了一小会儿,就听见店小二的声音从自门口传来:“客官,您的热水来啦,热腾腾的饭菜也送到了。”

    老者佝偻着腰打开门,让店小二依次把热水和饭菜端了进来,然后开口向小二道谢:“有劳了!”嗓音低沉苍老。

    小二热络地挥挥手:“回见,您呐!”转身离开了。

    老者小心翼翼地掩上门,上上门栓,转身,眼神瞬间变得凌厉,原本佝偻着的腰也挺得笔直,随后脱下上衣。身上满是结实有力的肌肉,哪里有一点老态,与老态龙钟满是褶皱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是,他的左臂,缠着厚厚的白布,而此时白布被血晕染得腥红一片。他像跟谁赌气般狠狠地撕开白布,伤口很深,血流如注,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直接弯下身,把左臂浸入热水中。

    伤口传来清晰的疼痛,却远没有他心里的伤痛来得直接而强烈。

    他轻轻地擦拭,然后取出止血药和纱布,厚厚地缠绕在胳膊上,穿好衣服。

    做完这一切,他看了看不远处桌子上的饭菜,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坐下,平静地吃饭。

    夜色已深,小旅馆也已经打烊了,周边寂静得很。他这才狠狠地撕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年轻英俊的脸。

    他轻轻把面具放在枕边,又将随身佩剑摘下放在枕边,人突然露出疲态,缓缓倒在了枕头上。

    人虽然躺了下来,可却一点困意没有,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上面的棚顶,耳中反复响着她无情的话语:“哼,凶多吉少?没用的东西!罢了!不提他也罢!”

    明明还是那个悦耳的声音啊!可是,为什么,说出的话让他恍若不识,竟是那么冷漠。

    曾几何时,她梨花带雨地缠绕着他:“沐哥哥,我喜欢他,我喜欢邱家洛,我一定要嫁给他!这是我的心愿!你帮我!只有你能帮我!好不好,沐哥哥!”

    谁能知道当时的他心在泣血,却无比肯定地回答她:“我一定帮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达成心愿!”

    她破泣为笑,他却只能饮鸩止渴,只为了她看似关切的一句话:“沐哥哥,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先保全你自己!”多么悦耳动听的一句话啊,宛若天籁,让他肝脑涂地,甘愿臣服。

    他甚至怀疑,今日那冷冷的声调真的是她吗?

    如果真的是她,是谁赋予她的权利,让她可以如此轻贱、鄙夷自己?

    他胡思乱想着,愁肠百转千回,却直至天明才得出结论,是自己赋予她的权利,是自己赋予她随意差遣自己的权利,随意践踏自己的权利!

    更令他感到悲哀的是,他竟然已经习惯了这种差遣,这种践踏,大有越挫越勇之势,难道自己注定只能饮鸩止渴,踏上这条不归路吗?

    他轻叹了一声。曾经,苏王府中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苏沐,现在竟然亡命天涯,根本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只能靠易容和面具掩饰,狼狈地四处逃窜。

    他怎么就到了这步境地?

    有了大夫的精心调理和咏儿她们的悉心服侍,王妃的身子果然好得很快,没有几日,就可以自如地下地行走了。

    这几日,洛王只要一有闲暇就会来洛芙轩陪她说话,喂她吃药,陪她吃饭,吹箫给她听。夜晚,一定也是留宿在洛芙轩,虽然芙儿的身子还是羸弱,不能服侍他,但是只要能拥着她,他就满足了,睡得也格外香甜。

    看起来,他们跟以前无异,她也内心欢喜着,享受着这份难得的简单平和,他们都刻意回避着之前发生的不愉快,好像那些不愉快从来没有发生过。

    他们十分默契地,小心翼翼地,不去碰触那份过往,连他们之间的交谈,都尽拣轻松愉快的话题。

    这一日,外面艳阳高照,让一直抱病在屋里休养的王妃心里痒痒的,好不想出去透透气。

    咏儿不敢擅自作主,王妃好不容易见好,万一再被风吹到了可怎么是好。况且王爷一再嘱咐,要让王妃好好休养。

    王妃乐语芙见咏儿愁眉苦脸的样子,计上心来,捂着胸口:“唉呀,我的胸口好闷啊,都要透不过气来了。”

    咏儿连忙走上前,想要帮王妃拍一拍后背,王妃却摆了摆手:“快,快去请大夫。”

    咏儿慌慌张张地就跑了出去。

    见咏儿出了洛芙轩,王妃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就一溜烟儿跑了出去,支走了咏儿,这几个小丫头谁还能管得了她!只能是大呼小叫地跟在她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