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拾阶亭险象环生

    更新时间:2015-12-16 21:28:40本章字数:1948字

    “哇,好清新的空气!”王妃夸张地张开双臂,微眯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终究才不过十六岁,心里到底还只是个孩子,连日来的阴霾和久缠病榻,让她此时如同一只飞出了笼子的小鸟,终于自由的感觉。

    几个小丫头惴惴不安地跟王妃身后,她们不知道一会儿咏儿姐姐回来了会怎么责骂她们,要是让王爷知道了又会怎样,只是眼下她们谁也劝不了王妃,谁也不敢顶撞她。

    王妃蹦蹦跳跳地在洛芙轩中走着、看着,眉眼间都是掩不住的笑意,不时伫足欣赏着如画的美景。

    这座园子是当初她嫁进王府前,王爷特意为她修建的。亭台楼阁,雕廊画柱,假山玉石、绿树成荫、繁花似锦,无一不是按照她喜欢的式样修建设计的,每一处,每一景,每一物,都彰显着王爷对她的心思。

    而这座园子之所以取名洛芙轩,是在他们名字中各取了一个字。

    想当初,他们那么相爱,心无旁骛,满心满眼都是对方,毫无杂念,也没有其他事需要操心。

    那时的时光多么无忧无虑啊,王妃甚至有些妒忌那时的自己,幸福快乐得仿佛不识愁滋味。

    前面就是她最喜欢的“彩虹石阶”了,101级台阶,是他专为她设计的,取意一心一意,而101级石阶被涂上了彩虹的色彩,远远望去,如同一道真的彩虹一般。

    石阶最高处修建有一个精致的亭台,她给取了个好听的名字—“拾阶亭”,站在“拾阶亭”,能见到不可多见的绝妙的景色。

    从前,王爷忙碌的时候,她最喜欢跟咏儿他们在这里蹦蹦跳跳地嬉戏玩耍了,边玩儿边等王爷,时间会不自觉过得很快,她也不会觉得无聊了。

    走到“彩虹石阶”的第一级石阶,王妃脚下的步子突然停了下来,抬头仰望着石阶尽头的亭台,目光突然有些怅然,眉眼间的笑意也慢慢收敛,

    几个小丫头以为王妃是累了,赶忙走上前欲搀扶。

    王妃摆了摆手,声音有些淡然:“你们别跟来,就在这儿等我!”

    她把着石阶旁的扶手,一步步缓缓地向上走着。

    几个小丫头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违背王妃的意思,只好等在原地。

    王妃一步步拾阶而上,到底是大病初愈,稍显力不从心,但她却坚持一步一步缓慢地走着,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下面的小丫头看着王妃缓缓轻动的背影,心里不禁都捏了把汗,生怕王妃一个不小心从石阶上滚下来,吓得都要哭出来了。

    一个叫隐儿的小丫头平日里非常机灵,低声冲另外几个人说:“你们在这儿等王妃,我去找咏儿姐姐!”

    几个小丫头齐齐点头。

    隐儿悄然无声地转身,慢慢远离了人群,才大步跑了起来。

    王妃平日里对她们很好,总是笑盈盈的,很少这样淡淡地冲她们说话,这样的王妃让她有些担心,有些惶恐,生怕会出什么事。

    正跑着,前面突然有咏儿的声音传来:“王妃,王妃,您在哪儿?您在哪儿啊?”

    想是因为不见了王妃心急如焚,咏儿的声调都变了,隐隐带着哭音儿。

    隐儿赶忙快跑了几步,喊道:“咏儿姐姐,咏儿姐姐!”

    咏儿听到声音赶忙奔了过来,见隐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而她身后哪有半点王妃的影子?不禁更加心焦,没好气地说:“王妃呢?怎么我就出去了这么一会子,你们就不好好侍候着王妃?”

    隐儿一心记挂着王妃,也不和她恼:“咏儿姐姐,王妃要上拾阶亭,我们谁也劝不住!”

    咏儿一听,吓得差点儿没晕过去,暗叫一声不好,喊道:“我的姑奶奶啊,这才刚刚能下床,怎么就跑到那儿去了?你们怎么也不知道拦着?”

    说着,也顾不得裙裾碍事,托起裙子,拔腿就跑。

    隐儿知道事态的严重,不敢分辨,紧赶慢赶地跟在咏儿身后。

    两个人还没跑出多远,身上一道身影几乎是飞着掠过,与她们擦肩而过。

    咏儿没看清是谁,但依稀看着远去的背影,似乎像是王爷。

    王爷平常这个时候正在忙,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没时间深究,她不敢停,继续向着拾阶亭的方向快速奔跑着。

    洛王心急如焚。

    芙儿怎么就跑到拾阶亭去了?那里台阶那么高,那么多,亭台上风又大,要是累着她,冻着她,可怎么是好?

    怪不得自己今天眼睛直跳,心里一直慌慌的,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什么也干不下去,索性就想来瞧瞧芙儿,结果就在路上遇到了大夫,说王妃身子不适,咏儿让他去给诊脉呢。

    洛王几乎是一路拖着大夫来到洛芙轩的,到了王妃的内室,大夫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可是,王妃并不在房间。

    洛王心里咯噔一声,也不理会大夫,急急地转身跑了出去,结果没跑出多远就刚好听到了隐儿的话。

    洛王恨不得立刻飞到芙儿身边,甚至懊恼自己为什么要修建那个拾阶亭?如果芙儿出了什么事,恐怕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心里胡思乱想,脚下虎虎生风,转眼间,远远地就看得到拾阶亭了。

    芙儿已经爬了上去,两只手扶着亭台里的石桌,微俯身子,一袭淡紫色的裙裾随风飘扬,美若仙子。

    洛王有些看呆了,知芙儿应没有什么危险,心稍稍放下了些,但是亭台上面风大,呆久了也是万万不行的。

    所以,站在不远处稍稍看了一会儿,就大踏步迈向了彩虹石阶。

    咏儿和隐儿也已经气喘吁吁地赶到了,见真是王爷,一颗心马上就放了下来。

    谁知,还没等洛王走上拾阶亭,王妃突然站直了身子,缓缓后退了两步,一只脚就一下子落了空。